我在古代当讼师主角尹凝玥叶辰天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第1章

痛!很痛!

尹凝玥缓缓的睁开眼睛,感觉额头有粘稠的液体滑落。她隐约听到了嘤嘤的抽泣声。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古装妇女怀里。

“大哥,大嫂……你们这是把我们孤儿寡母往绝路上逼啊……你们把房子收走,以后我们母女俩住哪儿啊……我们可怎么办呢……”

尹凝玥微微动了动,立刻就惊动了哭泣的妇人。她满脸疼惜的为她撩开了长发,关切的问道:“玥儿,你怎么样啊?伤到哪儿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可不能丢下娘一个人……”

尹凝玥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尖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臭丫头,别以为装死就没事儿了。我告诉你吧,这栋房子是你那个短命鬼爹留下来的是不假,可那也是公爹公婆给他置办的。如今他死了,又没有儿子继承,理所当然该归侄子所有。”

“就是,弟妹啊,别说我这个当大哥的不近人情。你们俩霸占着房子这么多年,现在女儿也长大成人了。我儿子娶妻生子用得着,你们俩,赶紧搬走。”

尹凝玥有些发懵,她明明是去给在实验室做研究的父亲送爱心汤,途中手机响起准备接电话……

砰!

她好像是遇到了车祸。那么眼前的景象?

尹凝玥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法律系的高材生,兼读心理学,并不太相信小说中那些穿越的情节。

“大哥,大嫂,我娘家的人都不帮我,如今你让我和玥儿能搬去哪里?”妇人苦苦哀求着,希望能够打动眼前这两个凶神恶煞想要霸占他们家产的人。

“根据天顺皇朝律法规定,凡持有房屋田地的户主,每年都需要向朝廷按时缴纳税款。根据这栋房子的面积,每年税款为一两八钱。屋主已经有四年未准时缴纳。”

尹凝玥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个软糯的声音就在脑海中响起,把她吓了一大跳。

“你……谁在说话?”尹凝玥下意识的问道。

“玥儿,你怎么了?”妇人有些慌张的看着茫然的尹凝玥。

“谁在说话?当然是我们了!”

粗壮的男人疾步走到了尹凝玥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

“丫头,可别说大伯欺负你,我再给你一个晚上时间搬家。明天你们要还是赖着不走……哼哼,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夫妻俩骂骂咧咧的吐了口水以后,扬长而去。

尹凝玥在妇人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脑海之中闪过一些零星的片段。

她确定自己的确是穿越了,她现在看到的就是原主短暂而悲苦的一生。

父亲早逝,跟软弱的母亲相依为命,日子过得一贫如洗。大伯大伯母上门来讨要父亲唯一留下来让母女俩安生立命的房子,原主在反抗过程之中被大伯母推了一把,额头撞到墙角而一命呜呼了。

尹凝玥看着用手帕小心翼翼为她擦拭伤口的妇人,心头发酸。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不在人世,她能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吗?

“玥儿,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你舅舅家看看。说不定……他会帮我们做主呢。”

根据原主的记忆,母亲娘家的人因为他们穷困潦倒,如同躲避瘟神一样躲着她们。

那些人,怎么会替她们做主。

可是在蒋氏心里,这已经是唯一的办法。她没有等尹凝玥说什么,匆匆给受伤的女儿做了午饭就出去了。

四周一片寂静,尹凝玥看着这个四面透风,没有一件像样家具的家,欲哭无泪。

她怎么说也是从小在富裕环境长大的呀!父亲是教授,母亲是公司高管,怎么这么倒霉穿越到这个……

等等!

刚才脑海里的声音说,这里是天顺皇朝?

真的有天顺皇朝?

尹凝玥的父亲是研究冷门历史的教授,他在一次考古活动中发现了一些线索,在历史长河之中有一个叫做天顺皇朝的年代,却始终无法考证。

好巧不巧,她……

“没错哦!这就是天顺皇朝!”

又是这个声音。

“你到底是谁?”尹凝玥冷静下来,眼神都变得凌冽起来。

“宿主,你别害怕,我是你的小助手,协助您完成在天顺皇朝的任务。”

尹凝玥愣住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问道:“什么任务?”

“您魂穿过来,在另外一个世界你只是昏迷哦。只要您积攒了足够的积分,就可以回去了。”

尹凝玥顿时就来了精神。“怎么积攒?”

“天顺皇朝之所以在历史上没有记载,是由于史料的缺失。所以,您可以在这个时代任意发挥,不用害怕改变历史。您在这里每办成一件事,根据事件大小积分不同。”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玩的就是一个升级游戏?”

“额……宿主您要这么理解也可以。”

“那积分的规则呢?”

“系统会为您自动计算。”

尹凝玥嘟起嘴巴表示不满。“你们这是霸王条款,规则都不公开,那还不是什么都你们说了算?”

“对不起嘛……游戏规则就是这样的!”

尹凝玥整个人都蔫了,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有什么功能?”

“搜索功能!”系统自信满满的答道。

“搜索功能?”

“对,就像您在现代使用的各种搜索引擎一样。”

“还能……这么玩?”

尹凝玥大概明白了,这等于是带着百度来了。可是,对她有什么用呢?

她现在需要面对的困境,这个系统好像没啥用。

尹凝玥正要为自己的合法权益争取,忽然听到了门外的黄狗在不听的狂叫,她打开院子门走了出去。

前方不远处的石子路上,一个身形消瘦却又见状的男子推着一辆板车在慢慢的走。

他上身赤膊,下身穿一条分不清颜色的裤子,身上和头发上都沾满了血。在他面前的板车上,还放着几块新鲜的猪肉。

几个顽皮的孩子跟在男子的后面,捡起地上的石子不停的朝着男子身上扔。

有个年纪稍长的孩子胆子大,拿起板车上的一块新鲜猪肉撒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