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消防队20集生肉 佐藤遥希

事情办完了,雨水也不急着告诉何雨柱。

想着来都来了,就准备到菜地去转一转。

可惜她来的不是时候,除了西瓜和小菜地,其他的地都是光秃秃的。

雨水很是失望,找人打听了一下,又朝着养猪厂走去。

刘光天刚好从猪圈里面出来,看到雨水就跟她打了声招呼:

“雨水你怎么来了。”

“来你们厂看望老同学,她上班去了,我没事就在厂里转悠转悠。”

雨水的同学,好像是那个叫于海棠的吧,似乎还是单身。

刘光天眼睛一转,朝雨水谄笑着:

“雨水你看我现在还是孤身一人,能不能把你同学…”

“晚了,我今天来就是给她牵红线的。”

雨水不等刘光天把话说完,就抢先开了口。

刘光天哦了一声回到座位上看起了书。

雨水见他这个样子,以为他受了打击,连忙转移话题:

“刘光天,你带我去看看小猪呗。”

刘光天其实内心没啥波动,刚才那只是他见到雨水时突然冒出的想法。

现在听雨水说要去看小猪,刘光天很是牙疼。

这猪有啥好看的,要不是自己打扫的勤快,这里指不定多臭呢。

也亏的是雨水这么说,要是换了别人刘光天早叫他滚蛋了。

放下书,刘光天带着雨水进了猪圈。

猪雨水虽然见过,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小猪。

“光天,这小猪还挺可爱的。”

雨水也不嫌脏,抓起一个小猪开始自言自言。

“小猪小猪快长大,要吃得肥嘟嘟,胖乎乎。”

“那样才能提供更多的肉。”

刘光天有些汗颜,一脸“残ren”的打破了雨水的幻想。

“雨水,这几头猪是用来繁殖的。”

雨水没了兴趣,放下小猪就准备去找何雨柱。

“雨水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雨水刚进后厨就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

仔细一看原来是刘岚,一脸开心的朝她走去。

“刘姐我来找我哥。”

“你哥在办公室呢,走我带我去。”

不等雨水回答刘岚就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两人刚出厨房,小马立马跑到马华边上:

“马华,刚才那个姑娘是谁。”

雨水来的目的马华一清二楚,心里还是很焦急的。

见小马撞到了自己的枪口,好没气的回答他。

“我师傅他妹妹。”

“人家高中毕业,又在肉联厂当会计,你死了那条心吧。”

马华的话丝毫没有对小马有任何影响,他还是嬉皮笑脸的。

只是萧瑟的背影显示出他内心没那么平静。

进了办公室,雨水惊讶的打量着何雨柱柱:

“哥没想到你居然也有办公室。”

何雨柱额头布满井号:

“叫你傻水真没错,我好歹是个主任,有办公室不是很正常吗。”

雨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反而理直气壮:

“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厨子。”

“一个厨子坐办公室怎么想都很违和。”

何雨柱也不惯着她:

“雨水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雨水也不示弱,你一言我一语的揭起了短。

刘岚看的津津有味,准备伸手朝何雨柱要瓜子。

不过她很快反应了过来,慢慢的将手缩回来。

但她的小动作还是被眼尖的何雨柱看到了。

先是示意雨水闭嘴,然后突然问刘岚:

“要不要来的花生瓜子。”

刘岚下意识的回答:“好阿好阿。”

觉得不对时才发现师傅阴笑的看着自己。

刘岚表面镇定,实则内心慌的一比。

完蛋,要倒霉了。

因为雨水也在,所以何雨柱给她留了面子。

但还是用充满威胁的口气问她:

“刘岚你今天听到什么了吗。”

“我不是来找师傅的吗,他人好像不在,我到别处去找找。”

刘岚此刻求生欲拉满,何雨柱觉得自己以后应该打个小金人给她。

雨水看得脸上直抽抽,怎么什么人跟哥哥久了,都会变得不正常。

刘岚走后好一会,雨水终于想起了正事:

“哥,我跟于海棠说好了,你定好时间去告诉她一下就行。”

可雨柱脑壳疼,这两个虎妞。

“叫你傻水真没错,

你怎么没问于海棠什么时候有空。”

雨水脸一囧,但她嘴上可不服软。

“这个你自己去问吧。”

接着又把手伸到了何雨柱面前。

“什么意思?”,何雨柱一头雾水。

“吃饭钱,我要请于海棠吃饭。”

“要不是看我的面儿,你认为她会答应跟马华见面吗。”

雨水这话还真没说错,换别人去说于海棠估计当场就拒绝了。

何雨柱只得掏出了十块钱给了雨水。

“算你识相。”

拿到钱的雨水心满意足的走了。

雨水走了好一会何雨柱才想起她没跟于海棠定时间。

这个虎妞,何雨柱头疼的拍了拍脑袋。

只得亲自去了趟广播室。

到了广播室,何雨柱将于海棠喊出来。

于海棠玩味的看着何雨柱。

“哟,柱哥你亲自来了。”

何雨柱没好气的回着她:

“还不是你们两个虎妞,连时间都没定。”

于海棠讪讪的笑了一下:

“要不就今天下班吧,咱们厂不远处不是有个亭子吗。”

“就这么说定了。”

见何雨柱要走,于海棠有些奇怪的问他。

“柱哥你应该知道我看不上你徒弟的。”

“怎么还来?”

“少年人嘛,总要撞个头皮血流才肯回头。”

“再说了,万一你两看对眼了呢。”

“知道我是怎么教导厨房的那些孩子们吗。”

于海棠被勾起了兴趣:“柱哥说说看。”

何雨柱先嗯了一个长声,接着一副高人的样子:

“我告诉他们,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去追。”

“你丑不要紧,万一她瞎呢。”

何雨柱话还没说完就被于海棠的笑声打断了。

“柱哥你真幽默。”

等她笑完,何雨柱接着说。

“毕竟有些女子还是很重口味的。”

重口味,于海棠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柱哥给解释一下呗。”

“就是形容一个人口味独特。”

“比如常人觉得难吃的东西他特别喜欢。”

于海棠恍然大悟。

“柱哥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然后又俏皮的笑了笑:

“柱哥我可不是重口味。”

何雨柱摆了摆手。

“你们小年轻的事我不管,我就是个传话的。”

喜欢四合院:我成了何雨柱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