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七爷,夫人她又持宠行凶了!主角为江棉顾七夜免费阅读

《七爷,夫人她又持宠行凶了!》 小说介绍

七爷,夫人她又持宠行凶了!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乔安安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第6章本来十分安静的会议室闯进陆南辰这个噪音狂魔后,气氛瞬间变得微妙。不少认出陆南辰的股东脸上的肥肉都跟着抽搐起来。江棉怎么把陆南辰这尊大神给招惹过来了,不要命了吗!陆南辰,陆家公子爷,也是陆华集团唯一

《七爷,夫人她又持宠行凶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本来十分安静的会议室闯进陆南辰这个噪音狂魔后,气氛瞬间变得微妙。

不少认出陆南辰的股东脸上的肥肉都跟着抽搐起来。

江棉怎么把陆南辰这尊大神给招惹过来了,不要命了吗!

陆南辰,陆家公子爷,也是陆华集团唯一继承人。在云城,那绝对是无法无天的活祖宗。

江棉缓缓起身,澄澈的眸中流转着些许的笑意,“我就是江棉。”

陆南辰微眯起双眼,利剑般的目光打量着江棉。在看到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时,表情明显愣了一瞬,不过那封信带给他的怒火还是瞬间飙升了起来。

“把她给我绑了!敢羞辱我,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江家凭什么!”

这话一出,众人的嘴角猛地抽搐。

没错,这就是陆南辰。要是真的闹起来,绑一个人对他来说还真不是啥大事。

陆南辰背后的助理硬着头皮走向江棉,“江小姐,要不您……”

话还没说完,江棉抬手抓住他胳膊猛地一转,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助理瞬间便被制服,砰的倒在地上。

陆南辰瞪大双眼看着已经被按倒在地的助理,后退一步,错愕地看向江棉。

江棉没太在意地笑着靠近陆南辰,“陆少别急。这还有比我做得还要恶劣的事情等你解决呢。”

原本气势汹汹的陆南辰突然不敢说话了,场面一度的寂静。

平和的氛围就这样维持到了半个小时之后,江氏所有的高层股东陆续到齐。

王毅鸣脸色极差地拿着一沓文件走进会议室,狠狠拍在桌上,“设计图泄密的事情,江氏至少要损失几十个亿!谁来负责?!”

这话瞬间拔高了会议室内的紧张气氛,股东们的火力立刻对准江棉。

“我都听说了!这个项目就是江棉负责的。除了她,旁人根本没有机会泄露机密!”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江家自己人出卖自己,还要不要点脸?”

“这次的亏损江家必须全权负责!江家不是还有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吗?必须拿出来一半贴补到公司账户!”

江棉笑意盈盈地将置身事外的陆南辰拉进战局,“陆少,这帮人也真是的,非说我和你深夜私会,暗通款曲将公司机密泄露给了你,你说这不是胡扯么?”

陆南辰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江棉,气得半死,“放屁!!我什么时候和你深夜私会了,我压根没见过你好吗!”

虽然陆南辰不在乎名声,但不代表随便一个人都能过来污蔑他。真当他陆家好欺负呢。

陆南辰这一句话直接将江棉这段时间被污蔑的罪名瞬间打破。

本来还十分强势的股东们突然愣住。

啊?公司里传了那么久江棉私会陆南辰的事情竟然是造谣的?

王毅鸣眉头紧皱,感觉事情好像有些不对,他立刻看向秘书,“江嫣然和梁启明呢?把他们叫过来。”

没多久,江嫣然和梁启明被秘书带进会议室。

江嫣然刚刚还一直在预想自己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可她在看到会议室内陆南辰的身影后,脸色瞬间惊慌起来。

陆南辰怎么在这?!

王毅鸣以及众多股东的视线齐刷刷地落到江嫣然和梁启明的身上。

“你们说公司机密被泄露一事是江棉串通陆少所为,可现在陆少说他压根没见过江棉,这是怎么回事?”

江棉与陆南辰深夜私会的消息最开始便是从江嫣然口中传出来的,结果却没想到今天陆南辰竟然亲自站到这里澄清了此事。

江嫣然眼神有些慌张,但很快她脑海中一抹灵光闪过。几秒后,她恢复理智抬起头。

“王总,都说了江棉和陆少的关系不简单。万一是他们两人合起伙来演一场戏骗大家,你们也信吗?小棉确实是我妹妹,但在损害公司利益这种大事上,我绝不会包庇她的。”

陆南辰和江棉的名声差到了极点,只要江嫣然咬着不放,他们两个没有证据,便永远不可能洗脱骂名。

更何况,陆家虽然厉害,但江家和宋家联起手来,也绝不是好惹的!

梁启明根本没有退缩的机会,只好顶着压力配合江嫣然,“没错!云城谁不知道陆南辰和江棉臭名昭著,他们两个没准早就商量好了在给大家演戏。”

陆南辰心情本来就不好,被这两个二货一**,直接从座位上暴怒地站起来。

“你们一个个脑子被狗啃了吗?我和她合起伙来演戏?我他妈怎么不去当影帝啊!”

江嫣然被骂得表情有些难看,但事已至此,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她只能把陆南辰一起拖下水。

见江嫣然又轻而易举地化解了问题,江棉眼神中的戏谑越发深重。

啧,这白莲花的演技还真是不错。

不过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她也懒得继续在这浪费时间了。

江棉轻轻拍掉衣袖上的灰尘,优雅起身,“行了。大家今天来这目的不就是为了找出公司的内鬼吗。那就不要扯别的了。”

王毅鸣见总算被拉回正题,也严肃地点头,看向江棉,“关于公司内鬼的事情,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虽然江棉的嫌疑依旧没有摆脱,但王毅鸣总觉得以刚刚江棉的表现看,根本不像是做出那种事的人。所以他给了江棉一个解释的机会。

江棉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发丝,扬起红唇,“其实这件事情也没那么复杂。”

这时,之前又被江棉派去公司隔壁街道咖啡厅的前台弱弱地敲了下门,“江小姐……我把监控拿回来了。”

监控?

全场的注意力瞬间集中到了那前台的身上。

公司的监控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都被弄坏了,根本没有拍到任何视频。那这前台又是去哪里拿的监控?

梁启明心中隐隐升起几分不安。

江嫣然也皱起眉头,谨慎地看着前台。

在江棉的示意下,前台小心翼翼地把监控视频投放到会议室的大屏幕上。

没错,公司的监控确实已经被破坏掉,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但江棉要前台去拿的,却是梁启明和陆华集团的人交易图纸那个咖啡厅的监控!

声音嘈杂的视频开始播放,当梁启明顶着满脸笑容交出设计图的画面出现时,全场股东的脸都气黑了。

好啊!

内鬼原来是这个一直栽赃陷害江棉的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