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皆是修罗场 快穿 心有花

“大帅万岁!”

“大帅万岁!”

……

在夹道欢呼声中,杨大帅重新回到京城。

话说此时的欢呼声,甚至比他之前回来的时候还响亮,很显然因为这场铁腕反腐,京城军民对杨大帅的忠诚度暴涨,说到底老百姓就喜欢这个,杨大帅兑现了让他们温饱的承诺,现在又兑现了公正的承诺,他们渴望的领袖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现在杨大帅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他就是他们世代渴望的领袖。

至于那些将领的不满,这个关他们屁事,杨大帅纵容他们,才是真正对不起老百姓。

一群原本的底层官兵,因为杨大帅的带领提拔,全都成了高官,不想好好报效杨大帅,反而因为杨大帅不让他们贪赃枉法就心生怨气,他们有什么资格,没有杨大帅,他们还在贪官污吏的压榨下吃不饱饭呢!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这场内部风波的是非对错。

杨丰在欢呼声中继续向前,不断向着两旁军民挥手致意。

这时候大城那边的进攻已经暂停了,主要是团练和还乡团都撑不住了。

他们在这些天里朝大城打了上万发炮弹,而最终收获仅仅是摧毁了两个三角炮台,但这并没什么用处,因为那两个三角炮台只是彻底被打烂而已,它们的废墟照样还是堵在城门前面。

对他们来说唯一的价值,就是可以把重炮向前推进几百米,然后在有效射程内轰击后面的外城墙。

但什么时候轰垮……

这个得看他们后方弹药的供应能力。

上万发炮弹啊!

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重炮弹。

真定乡贤会的耆老们心都在滴血啊!

那一发发炮弹打出的都是银子,打一发就是十几斤生铁,好几斤火药,上万发炮弹,加上士兵的火枪,短短几天时间,快十万斤火药打出去了,那都是从四川买来的硝,从南洋买的硫磺

,最后打出去听个响,什么家业能撑住这样干。而且大炮打几百发就不敢再用了,这种野战重炮不是防守用的铁制大炮,想要能在外面正常机动就只能用铜炮,也就是说几千斤优质青铜,无数工匠耗费很多天,还有至少超过一多半的报废率,最终换来的就是它打两三百发。

然后就得熔了重铸。

然后再耗费无数工匠无数工时。

可以说前线的每一天进攻,都代表着银子哗哗往外淌。

那些耆老乡贤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什么是现代战争,过去一人一马一副弓箭拎根长矛就行,最多养马费钱,步兵炮灰那就是真正炮灰。

现在?

拼银子,拼工业,拼资源,拼后勤运输,拼一切战场外的东西。

一些目光短浅,生性吝啬的耆老,这时候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打仗这么费钱还不如不打,毕竟这银子扔出去了,最后还不一定打赢,可以说完全就是一场豪赌。不打仗最多也就是没了田地,至少银子还有,可这样万一失败,银子没了地也没了,甚至命也没了。

甚至说不定还没打完就没了。

为了向大城前线运输弹药,耆老们都开始组织修路了。

要不然大炮走不动,哪怕铜炮那也是三千斤。

三千斤的铜炮,但凡路面质量差点就容易陷住,而过去那些只是走人和小驴车的桥梁全都别扯了,不加固甚至重修根本不可能走过去,过去路上有个沟沟坎坎也就抬过去,甚至驮马连抬都不用,现在是个沟沟坎坎就得填上,甚至还得夯实加固。

现在他们也深刻理解了杨丰为什么除了冬天之外根本就不打仗。

需要无数民夫维持后勤。

这要是换成春秋季节,真就得武力强抓壮丁当民夫,冬天至少没什么农活,那些民夫还能勉勉强强叫出来。

总之他们现在不进攻了。

但也不可能绕过,虽然大城算不上什么要隘,但后面各城都一样,甚至整个顺天永平两府,所有城市也都这样,都是一个模子,他们打不下大城,那也一样打不下别的,难道一路绕到京城?再说京城防御更严密,不但三角炮台,甚至外围还有星堡,这时候的京城才是固若金汤,照杨丰的估计,不进化到阿姆斯特朗炮,是别指望打开的。

至少一鸦级别的火力,是根本没什么指望的。

所以大城前线团练和还乡团的进攻已经停止,转入围困,然后等待其他各地援军到达。

毕竟光复京城也不是北直隶自己的事。

或者说不能光北直隶掏钱。

欢呼的人群中,换了一身衣服,甚至连胡子都忍痛修剪过,已经很难认出之前形象的孙承宗,默默看着这个可怕的敌人,在他身后是鹿善继,还有数十名化装成商贩的手下。话说此刻他真的很想给杨丰一枪,但问题是在他周围全是狂热的民兵,他那枪估计刚掏出来就被围殴了,不得不说眼前这一幕让他很无奈,京城首善之地变成这个样子啊!

忠义都哪里去了啊!

“王掌柜,怎么来京城也不到兄弟那里?”

不远处一个声音响起。

“汪老弟,正要去找你!”

孙承宗笑着和汪文言拱手说道。

然后两人就跟老朋友一样,说笑着挤出人群,走向后面不远处店铺,他们并没注意到,已经走过去的杨大帅,正转回头看着他们。

“大帅,那就是汪文言!”

九千岁

低声说道。

“这个大个子有点眼熟啊!”

杨丰说道。

孙承宗的确改头换面,可他的身高没法改啊!

所以说这种身材醒目的人,其实很不适合搞这些秘密工作,尤其是他和杨丰见面才没过多久。

“想来是外面的同伙。”

九千岁说道。

“太子殿下到!”

突然间前面响起喊声。

杨丰和九千岁赶紧转回头,看着前面缓缓而来的太子仪仗,已经成年的太子殿下穿着团龙袍,端坐金辂内,很快在他们面前停下,然后杨丰等人下马,太子殿下下车迎上前,两人见礼……

“辽东侯,常洛得知辽东侯凯旋而归,故此于宫中设宴,为辽东侯洗尘,以谢辽东侯为国征战之劳。”

太子殿下一脸真诚的说道。

“那臣就只有谢恩了!”

杨丰笑着说道。

然后他将太子殿下送回金辂,自己骑马在旁边,搞得仿佛主圣臣贤般,一同走向皇宫,而两旁军民继续欢呼着,仿佛他们对太子殿下也很尊敬般,不过太子殿下至今的确不算惹人讨厌。主要是一般没人想起他,其实如果不是他出来,京城的军民都已经快忘了宫里还有个太子,这时候的太子殿下连大婚都没有,至今还是光棍,虽然床上肯定不会缺少女人。

但太子妃的确没有。

他爹一去两年,哪顾得上操心他的终身大事。

他们就这样一起走到皇宫,守卫东安门的第一镇所属第二协统制郑栋已经带着部下迎候。

这时候皇宫就是京营第一镇防守。

四个步兵协四个门,第一镇总兵和炮兵驻午门,骑兵驻社稷坛,所以红巾军的大炮实际上可以瞄准皇宫的,虽然这样有点过分,但却是很有必要的,不把大炮架到皇城上,杨大帅进皇宫总是难以心安。不过杨丰他们不是走承天门,他是从朝阳门进城没必要绕那么远,直接走东安,东华二门进皇城,毕竟走正门也是要走侧门的。

没必要那么麻烦。

“你是京营的老将吧?”

杨丰看着郑栋。

“回大帅,属下原本是京营校尉。”

郑栋赶紧说道。

“好好干,可不要学孙林,跟着本帅,少不了你的前程。”

杨丰说道。

“属下谨遵大帅教诲!”

郑栋说道。

杨丰满意地从城门走进去。

“大帅万岁!”

“大帅万岁!”

……

城墙上士兵激动的高喊着。

“呃,殿下,兄弟们一时过于激动。”

杨丰此地无银三百两般赶紧解释。

“无妨,这也是将士们对辽东侯的敬爱,古人还有名万岁者,无非一个称呼而已,魏公公不是也被民间尊称九千岁?”

太子殿下笑着说道。

然后杨大帅也笑了,魏忠贤赶紧也跟着笑了,一时间继续君臣和谐。

他们就这样继续向前进了东华门,沈阁老和叶梦熊已经在内阁前面等待,很显然太子殿下也邀请了他们。

“龙塘公,杨某肃贪之举,可让公满意?”

杨丰朝叶梦熊说道。

“辽东侯嫉恶如仇,法纪严明,老朽佩服。”

叶梦熊淡然说道。

“杨某平生最恨贪官污吏,以太祖肃贪之举为平生所愿,这贪官污吏见一个杀一个,不论是什么人,朝臣也罢,杨某部下也罢,公社也罢,只要敢贪污纳贿的一律杀无赦。不过也不光是杀贪官污吏,那些行贿,引诱贪官污吏犯法的一样也要杀,龙塘公要是知道有这样的人,可别忘了继续检举,到时候杨某见一个杀一个。”

杨丰说道。

“那老朽谨遵辽东侯所托!”

叶梦熊笑着说道。

一直送他们到这里的郑栋,面无表情的向部下挥了挥手,然后带着他们返回东华门……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