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度到肉黄文 大团圆结亲情会在线阅读

青城人民医院CT室里

检查台上的人突然坐起,手臂勒住正要给她检查的医生脖子,猛地发力,医生很快晕了过去。

女人利落的跳下来,扒掉医生的白大褂穿在自己身上,黑发塞进帽子里,打开CT室的门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过了拐角处,加快脚步朝电梯飞奔而去。

门口站岗的警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站住!你再跑这性质就是越狱了,你想在监狱里过一辈子吗!

几个穿警察制服的男人闻声追上来,蓝汐毫不理会,冲下楼钻进一辆出租车里。

去哪儿啊大夫?出租车司机漫不经心问道。

往前走!

出租车司机往前开了一段,直到发现身后不断朝他鸣笛的警车,终于察觉出不对劲。

后视镜里,此时蓝汐已经脱掉了白大褂,绸缎般的黑发散落在写着青城第二监狱的囚服上,眉目如画,樱唇似染,出租车司机看痴了,许久未转过神。

蓝汐唇角勾起满意的弧度,翻身蹿到副驾驶,狠狠踩下一脚刹车,跳下车冲进了眼前奢华的酒店。

大厅里人来人往,保洁员正提着拖把走向卫生间,蓝汐跟进去,在背后敲晕她,迅速把保洁员的衣服套在身上,戴上口罩推着垃圾车在走廊里朝着电梯走去。

这时电梯门缓缓打开,从门缝里看到几个穿警察制服的男人。

蓝汐暗骂了句该死,转身跑向走廊尽头拐角,急切的想要敲响就近一间房门。

刚敲上去,门无声的打开,真幸运,居然没锁。

蓝汐舒了口气,进入房间迅速关上门,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蓝汐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寻找逃走的路线。

万事俱备,脱掉保洁员的衣服,捡起地上的衬衫,正往身上套,身后响起低沉的男声。

我好像……没叫鸡!

刚刚洗完澡出来的男人看着眼前半裸的蓝汐,自己宽大的衬衫套在她身上,露出白暂的大腿,甚是诱人。

他说自己是鸡!

蓝汐回头恶狠狠瞪着言语轻浮的男人,悄悄握住手边的水壶,下一秒,就要砸爆这个男人的狗头!

萧先生,请您开下门好吗?刚才酒店里闯进了犯罪分子,我们要……

我这里什么人都没有!

意料之外,男人竟帮她掩护,门外的声音没有再继续,蓝汐心里一喜,看来这个男人有些来头,警察都不敢冒然进来。

丝毫不知,他萧云逸在青城,连警察局长都要让他三分!

谢谢——话音未落。

萧云逸走近抬起手,冰冷的枪口对准蓝汐的太阳穴,薄唇轻启。

滚!

蓝汐心下一惊,这男人居然有枪!

抬眼直视面前的男人,蓝汐的眼神似是看猎物一般,淡漠不掺杂任何感情:我现在还不能走,萧先生犯得上跟我一个弱女子动刀动枪的么?

看她波澜不惊的样子,萧云逸察觉到眼前女人的身份恐怕没那么简单,心生警惕,手上暗暗用力,抵的蓝汐生疼。

不管你是什么人,要么现在滚出去,要么别怪我无情了!

此时还能清晰的听到走廊里杂乱的脚步声,她知道那些警察还没走!

眼看要撑不下去,蓝汐轻咬唇角,心一横,冲着萧云逸吻上去,只穿衬衫的娇躯贴近萧云逸。

隔着浴袍感受到女人惹火的身材,他怎么扯都没办法把她从身上扯下来。

萧云逸有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勃然而起,冲散了所有理智,呼吸渐渐粗重,欺身而上,把女人压在地板上,正当快要攻城略池时。

忽然背上感受到一处冰凉,将萧云逸所有邪火驱散。

从我身上滚下去!

萧云逸俯视身下的蓝汐,这个刚刚还不停撩火的女人,此时瞪着自己的眼神像一条冷血的蛇,敢拿枪对着他的女人,她还是头一个。

如果我不呢?

话音刚落,下身猛地一沉,来自死亡的威胁,那种灵魂在地狱和天堂穿梭的感觉,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身下女人发出痛苦的闷哼,征服的快意和未经人事的紧致让他所有的理智消失殆尽。

他竟敢真的这样做,蓝汐毫不犹豫扣下扳机,丝毫不顾及门外警察的存在,无论如何,她要杀了他!

意料中的枪声并未响起,扣下扳机的前一瞬,萧云逸的手已经在背后攥住了手枪,只听咔哒,弹夹掉在地上,男人挥手将其丢到桌下。

在这生死时刻,男人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下身的剧痛把蓝汐从惊愕中唤醒,此时她眼里竟有些不知所措,正欲挣扎,男人抬手将她两只手钳制在头顶,完全动弹不得。

那些引以为傲的身手和招数,到了这个男人身上全都无济于事,蓝汐才意识到,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双手被萧云逸死死攥住,剧烈的冲撞下,蓝汐整个人都快要散架,噙满泪水的美眸此时布满血丝,恶狠狠瞪着眼前的男人,早晚有一天她要亲手宰了他!

她内心所想,旁人自然猜不透,萧云逸饶有兴趣看向女人表情丰富的面庞,占有欲从内心喷涌而出,愈发想征服她,神经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顶峰。

稍作歇息后,萧云逸脚一勾,弹夹顺着地板滑到身边,拿起塞进枪身,对准刚坐起身的蓝汐。

作为从小受训的杀手,蓝汐清晰感觉到背后的威胁,起身动作僵住:你还想干什么?

再怎么刚强,她也是个女人,被人这样夺走第一次,内心的屈辱和身体上的不适将她淹没。

委屈的鼻音响在耳边,眼神扫过白色地毯上那抹鲜红,萧云逸内心深处莫名一阵柔软,伸手从床上扯下被子盖在自己和蓝汐身上。

躺下,睡觉。

枪还抵在她的后脑,蓝汐咬着唇,听从指令缓缓躺下,屈辱感弥漫心头,温热的液体占满整个眼眶。

乖,别耍花样。

拿着枪的手下滑,抵在蓝汐的后背,另只手抱住她,蓝汐丝毫动弹不得。

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初经人事的疲累占领所有意识,蓝汐竟真的升起一丝困意,迷迷糊糊中不忘提醒身后的男人。

你的枪可别走火。

记住,我叫萧云逸。

……

再睁开眼,已是天亮,蓝汐警觉的坐起,环视四周,萧云逸已经不见踪影,床边放着一沓钱,蓝汐盯着钱呆滞几秒,反应过来狠狠骂了句王八蛋,他真的把自己当鸡了!

起身穿上那套保洁员的衣服,在柜子里翻出一把剪刀,用力扯下窗帘,剪成条状并接在一起,在窗框上拴紧,顺着窗帘滑了下去。

蓝汐不知道酒店外面还有没有警察在,逃出酒店先给自己换了身行头,经过路边早点摊时,被馄饨的香气吸引了进去,她也确实饿的不行,热腾腾的馄饨吃下去,整个人都精神了,她也知道她必须马上赶回‘老家’,虽然明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一场灾难。

正思衬着如何应对,马路对面的男人让蓝汐一阵不自在,他看起来不像是警察,可他确实是在跟踪自己!

蓝汐拿起水杯一饮而尽,用力掷过去,男人发出惨叫倒在地上,蓝汐迅速起身,消失在清晨嘈杂的人群里。

鲲鹏集团总裁办公室,陆子豪敲门进来。

逸哥,阿强跟丢了,让那个女人溜了,这是目前能查到的资料。

意料之中,萧云逸知道那个女人的奸诈狡猾。

他接过陆子豪手上的资料,原来那个女人叫蓝汐,在第二监狱服刑。

如此说来,她是越狱了?原来昨晚的警察就是奔她来的!

当看到犯罪细节时,萧云逸哭笑不得,这个女人的坐牢原因,竟然是在酒店里踢坏富商的命根子!回忆起昨晚她的手在他背后留下的感觉,她指节上几处粗糙的老茧,那是常年握枪才会有的,萧云逸忍不住去猜想,这个女人,她到底是个什么人?

蓝汐回到了所在的杀手组织所在地,这个被组织里所有人称为‘老家’的地方。

地下室里,池墨寒和几个弟兄正在打麻将,嘴里的烟忽然被抽走,他刚想开口骂娘,发现烟已经到了蓝汐嘴里,他看着蓝汐,惊得说不出话来。

坤爸呢?

蓝汐因为紧张,看起来一脸的不耐烦,大口的吸着烟,燃烧的烟头发出亮眼的红光。

小汐,你怎么出来的?

像是不相信一般,池墨寒忽然站起捏紧蓝汐的肩膀,但听语气,他是在开心。

跑呗!坤爸那里怎么样?提过我吗?

池墨寒沉默了一会儿。

你要了那个人的命根子,坤哥退了钱给雇主不说,道上的声誉也受损,你说,他能不火大吗?你可要有点儿心理准备!池墨寒担心的看了蓝汐一眼指了指楼上:呐,上面呢,要不要我陪你上去?

蓝汐摇了摇头,将烟头丢在脚下踩灭,径直走了上去。

坤爸,我是蓝汐,我回来了……

进来!

林胜坤正在躺椅上吞云吐雾,蓝汐见他正在吸粉,心里暗想,他正在爽着,会不会心慈手软放自己一马?

蓝汐,你越狱了?

坤爸,我不能在监狱里过一辈子……

你竟然还敢回这里?你害的我还不够吗?

林胜坤手里的烟管狠狠的砸在蓝汐的额头,蓝汐赶紧跪下。

对不起坤爸,是我办事不利,我发誓这种事情绝不会有下次!

下次?

林胜坤忽然咧嘴笑,从眉中贯穿到下巴的刀疤像是被扯开,林胜坤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鬼,这种感觉让蓝汐一直恐惧了十二年。

蓝汐,你已经见了光,没用了,滚吧
那小辰呢?蓝汐小声问。

我把你们养大,你们自然要回报我,你不行了,他自然要上!

不!坤爸不要!我求求你,小辰是我们蓝家的希望,我求求你了坤爸,你不要让小辰下水,我以后会努力好好干的,我什么都听你的,求你了坤爸!

在蓝汐成年后,林胜坤就不再让蓝汐练枪法和身手,因为他发现了,蓝汐最厉害的武器是她的美!是任何男人都难以拒绝的诱惑!

林胜坤狠狠的吸了口烟管,时间过了足有一分钟,他转身拿过一把枪递到蓝汐手里。

看看你的手法还准不准!

说着打开窗,手里的烟管向外抛出,蓝汐起身扑到窗台,利落的上膛随之一声爆裂声响彻在空中,细长的烟管完美的断成了两截。

出什么事儿了坤爸?

池墨寒和几个兄弟听到了枪响跑到了外面,林胜坤挥手示意他们没事。

蓝汐,几年没摸枪了,你的手艺没落下,去墨寒那拿把狙击枪多加练习,等着听消息。

是坤爸。

蓝汐出了房间,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放下了,不过她知道,林胜坤准备让自己杀人了!该来的总会来,她终究是逃不过!

坤爸没说要给你什么任务吗?

池墨寒看着专心的摆弄手里狙击枪的蓝汐,一脸担忧的问。

没!

要让你杀人了是不是?

蓝汐不说话,歪头俯身瞄准,行云流水的动作后,一声闷响,大雁直直的从天空中坠落在地面,蓝汐走上前捡起它笑着对池墨寒道。

烤来吃吧!

三天后,蓝汐接到任务。

她趁着天没亮爬上了茂源大厦的楼顶,找好位置低头观察着左下方的九号公馆,算计着自己逃跑的路线。

心里第一次这么没底,这次的任务,她全身而退的机会几乎渺茫,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

日出时,九号公馆的大门准时打开,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走出来,不远处的车上下来两个人,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

就是他了!

蓝汐猎豹般寻找着最佳角度,男人不经意抬起头,透过狙击镜蓝汐准确认出那个男人的脸,竟然是那晚睡了自己的萧云逸!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在萧云逸坐上车的瞬间,蓝汐毫不犹豫扣下扳机,带着消音器的狙击枪精准打中他心脏位置,男人身形闪进车里,车子迅速开走,消失在蓝汐的视线。

蓝汐心跳如擂鼓,她确信子弹打中了萧云逸的心脏,迅速撤离现场。

拎着枪的指尖微微颤抖,报复的快感刺激又骇人,那种控制别人生死的感觉让她兴奋到颤栗。

但她高兴的太早了,一楼的几个出口都有保安和穿着黑西装的人埋伏着,蓝汐当然知道萧云逸不会这样轻易的让自己逃走。

大厦的二层楼高足有十米,她来不及多想,看准了一块巨型的广告牌,打碎挨着它的那块玻璃,一咬牙跳了上去,她死死地抓住广告牌的边缘,锋利的铁架边缘深深的勒进了皮肉,蓝汐忍着疼往右挪着,对着下面的草坪纵身一跳。

蓝陌开心的笑,她知道自己成功了!只是,这草坪似乎太过柔软,而且,还有温度!

蓝陌瞬间警觉的想站起,才察觉自己竟然跳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抬头,是萧北那张戏虐的脸,他看着自己笑,勾起的嘴角却让蓝陌恐惧的打了个机灵。他竟然没死?这怎么可能?

看向萧云逸的胸口,偏左边的西装有个圆圆的小洞,露出里面金属质感的防弹衣!蓝汐心中呢喃:早知道就该给他爆头!

不过睡了你一次,竟然真的来要我的命了!呵……

萧云逸转过身吩咐手下:带回去。

蓝汐还没来得及摸枪,嘴巴被人猛地捂住,挣扎不过十秒,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蓝汐已经被五花大绑在房间的柱子上,萧云逸坐在她面前。

谁派你来的?

……

你是杀手?

……

真的不说吗?

蓝汐不耐烦的开口。

要杀就杀,费什么话!

萧云逸有些不耐烦,蓦地起身,眼里的狠戾像场血腥的杀戮,这样的萧云逸,连跟了他多年的陆子豪都觉得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