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嫩人妻沦为他人胯下 还在体内乖吃饭h

就知道,她什么都想吃。

湛腾抿着嘴微笑:还是去海鲜自助吧,能满足我不同的要求。

好啊。好啊。许薇拍手雀跃。

这样的许薇,天真、活泼、可爱。但于云中飏而言却异常陌生。

站在酒吧门口,云中飏怔怔望着湛腾车子开走的方向,许久才回过神来。

他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拨给谢助理。

你到海鲜自助餐厅去一趟,帮我去拍点照片回来。云中飏自行脑补亲昵又和谐的画面,嘴角也微微地漾起来……

谢助理:我马上过去,只是不知道我要拍什么照片。

收敛起那丝笑容,云中飏的脸色恢复平静,淡淡道:拍许薇眼她在一起的男人。

医院里。

经过一番仔细认真的处理,伤口被重新包扎。

最后,在湛腾一再坚持下,许薇只好妥协,坐着轮椅被推出医院。

到了车旁,湛腾推开车门,转身过来要抱她。

许薇赶忙拒绝,手做阻止的动作:湛腾,我自己能行。

假装没听到她的话,湛腾抱起她往车上送。

帮她系好安全带才放下心,湛腾嘱咐道:我把送轮椅,你就乖乖的坐着,哪也不能去,知道吗?

许薇狂翻白眼,不禁吐槽道:知道了知道了,像个糟老头一样叨叨不停。

湛腾哭笑不得,要不是她太爱逞强,也不会让人这么担心。

目送湛腾推着轮椅折回去,许薇不禁眉心紧皱,心底担忧,喻素那个无赖的样子,恐怕让他以过错方跟姐离婚,还要花好一阵功夫。

在想什么?低沉的嗓音从耳畔传来。

手撑在下巴上,许薇自顾自呢喃:那个喻素让我姐那么伤心,我不会放他跟女人过逍遥自在的日子,更不能让他夺走诺诺…

见她出神,湛腾嘴角勾笑:那就让他吃点苦头吧。

嗯?许薇立刻感兴趣地向他面前凑了凑:怎么说?

并未立刻回答,湛腾不紧不慢发动车子,向着餐厅的方向行驶。

喻素的事不难解决,交给我就好。你呢?就好好养伤,再负责多吃点,你最近又瘦了。说着伸出魔爪掐向身侧人的脸。

许薇轻轻地挑眉,每次都说她瘦了,然后喂她吃很多好吃的。

哪有瘦,我还胖了三斤呢。侧脸避过湛腾的大手。

脸圆了一点,可眉眼间驱不散的怨念。我看那云中飏智商在线,他就没认出你来?

说到这,许薇目光黯淡,云中飏有那么多的女人,有明星,有名模,有白领还有各金小姐,只怕他自己都混淆了,何况,她只是他大学时期的一个不起眼的匆匆过客,按他的想法,玩腻了,更没了新鲜感,像扔垃圾那样扔掉最省力。

颜…湛腾轻轻地叫她的真名。

许薇收回游走的思绪,挤出笑容扯开话题:你最近还那么忙吗,交到女朋友没有?你这个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你……

最近,有一个特别喜欢的!湛腾意味深长说。

许薇听闻贼兮兮探过头:真的啊,那,太好了,是什么样的小姐姐?不会是你同行吧?是警花?她好奇地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湛腾淡淡瞥了她一眼,语气冰冷几分:我有喜欢的人,你兴奋个什么劲,坐好!

许薇撤回身体,欣慰的靠在椅背里,摇头感慨:你这块石头,总算是开窍了。要不怎么说,各花入各眼,一物降一物呢,万物都是有规律的……话音未落。

啊——

车子猛地拐弯,左右摇晃,把许薇吓了一跳。

到了海鲜自助店,车子戛然而止。

许薇诧异的眼神瞄他,嗔怪地嘀咕:有心上人还不让人问了,肯定那姑娘看不上你……

动作生硬,推门下车,湛腾粗声低吼两个字:下车!阔步离去。

许薇不禁腹诽这男人重色轻友,不多言语,下车跟湛腾走进大门。

两人相谈甚欢,湛腾为她剥虾,看她吃的一脸陶醉,嘴角不由勾起温暖笑意。

丝毫不知,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人拿着手机拍下这一幕。

饭后,两人散步消食。

天色微澜,行人稀疏,气氛刚刚好。

什么时候把你的准女朋友带出来,让我也见见。

你就那么好奇?湛腾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淡淡睨了她一眼,语中深意不易察觉。

切,我是看看谁家的姑娘那么倒霉,找了一个每天忙碌,十天半月不在家的男朋友。许薇话中调侃,气氛缓和些许。

两人正互相吐槽,响起一道铃声。

许薇低头从包里翻找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许薇方才嘴角残留的笑意消失殆尽。

爷爷让你回老宅一趟,限你十分钟之内回来,否则我就不帮你!

云中飏甩她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完直接挂断
许薇听得一头雾水,但只能先回去,抬眼看向湛腾,尴尬开口。

那个……湛腾,我得回去了。

去哪?我送你。

云中飏说,爷爷要见我。

哦……湛腾垂眉,目光黯淡几分:你住进云家了?

没呢,不过快了,等许姿姐的心情好一些再说吧。许薇并未察觉面前男人情绪变化。

想到方才埋单时,服务员说湛腾已经提前结过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许薇垂下视线:我欠的实在太多了,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饱含深意看向她,湛腾半开玩笑地说:不然以身相许得了?

并未看出他目中隐下的一丝认真,许薇故作轻松道:打过胎的女人你还要啊,真够饥不择食的。

语毕,眼底浮起失意,自嘲的笑了笑,低喃:我的人生已有定数,注定要跟云中飏那个家伙纠缠不休。

湛腾看向她嘴角那抹苦涩,捏着车门的手不禁收紧……

半小时后,许薇赶到云家老宅。

下车后隔着车窗对湛腾摆摆手:那……我姐的事,就麻烦你了。

看她已经整理好情绪,湛腾安心些许,眉宇闪过一抹心疼:放心吧,那个……照顾好自己。

没头没脑的关心让许薇愣怔一瞬,不等她反应过来,湛腾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摇摇头不再多想,转身走进别墅,推开雕花大门。

客厅里的气氛,很是诡异。

云稳如仍旧是一幅老态龙钟,手握着他的拐杖,气场强大地端坐在沙发里。

坐在下首沙发里的是云中飏,长腿交叠折着二郎腿,气质慵懒而邪佞。那双深幽的目光正有熠熠泛光地睨视着许薇,脸上带着淡淡笑意但不达眼底,等着看好戏一般。

爷爷,我回来了。许薇恭敬欠身。

老爷了面沉似水,侧脸瞥了一眼她,甩在茶几上一个牛皮纸信封,嗓音阴沉,不难听出隐忍的怒火:你自己看!

心下疑惑,猜测里面的内容,脑海里闪过无数种可能,公司的事?还是云中飏又爆出绯闻了?

但看沙发上男人云淡风轻的表情,似乎都不是。

那会是……

许薇走上前,放下背包,拿起信封坐在沙发里。

打开翻阅里面的内容,随之色变,内心奔过无数头羊驼。

你该怎么解释?我的好孙媳妇儿。

这些照片还真是新鲜出炉。

她刚跟湛腾吃完饭,就搞出这些错位的亲密照,还第一时间送到老爷子面前,连刚才在门口她在车窗边别的都有。

许薇看向旁边云中飏,后者神色轻松一副得意的样子。

不由地冷呵一声,他还真是用心良苦,不肯放过一个能‘请她离开’的机会。

看来他是太闲了,许薇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

随后许薇眉心凝结,泪水充斥眼眶,似是随时都能落下来,楚楚可怜道:爷爷,想必中飏已经跟您说了吧,这位是湛警官,是负责……我姐夫出轨家暴那起案子的刑警。

老爷子低沉阴郁的面色有所缓和,他挑眼扫过云中飏,语气里微露不悦:这是怎么回事?

云中飏正要开口,许薇伸手落在老爷子的袖口上:说出来都是家丑,大约中飏还没跟您说起,我姐夫喻素搞外遇,被我姐发现了,姐夫恼羞成怒,就和小三一起把我姐给打了,我已经报了案。

你大姐看得出来是个贤妻良母。云老爷子赞同道。

就是啊,连警察也挺同情我姐的,那位警官还帮了我们大忙,大姐因为受伤住院,我负责照顾大姐的女儿诺诺,可是今天幼儿园说孩子不见了,我当时就慌了,跟负责案子的这位警官联系,结果,意外得知姐夫包了酒吧给情人庆生,我当时赶过去不让他们狗男女得逞,姐夫恼怒要告我,最后还是这位警官帮我解的围,所以,我请这位警官吃了顿自助餐,事情就是这样的过程,可是,我不知道是谁拍的照片,找那么刁钻的角度,竟然我们照得跟情侣似的。许薇说完,视线淡淡扫向云中飏。

老爷子毕竟久经商场,这样的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中飏,这样的事,你怎么没跟爷爷说,险些错怪了你媳妇。

云中飏起身转而坐到许薇身旁,强行伸手横在她的腰间,用力往怀里一紧:爷爷,您叫我来,就一直板着脸,那信封也没让我看一眼,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事,再说了,许姿是薇薇的亲姐姐,我对她是存了份尊重的,妻姐和老公之间的家事,我……我怎么好去说三道四。

看他演的真切,许薇狂翻白眼,这男人不去演戏真是浪费天赋,奥斯卡欠他一个小金人
你不方便说什么到是没错,只是这个喻素,又是个什么东西,摆明欺负到咱们云家人头上了,你再不出面,显然是不妥当了。

是是是,爷爷说得是,云中飏认错:看来这些个照片,就是这喻素搞得鬼了,薇薇之前拿瓶子打了他的情人,他怀恨在心,就让人找了薇薇的麻烦,搞出这些照片来。

许薇目光恶狠狠剜向他,心底疑惑,他是怎么做到撒谎还脸不红心不跳的?

不过他倒是机智,把这锅直接甩喻素身上去,将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既然现在事情弄清楚了,你们俩就好好相处,爷爷老了,等什么时候可以把我这辈子的心血全交到你们手上,也就能放心地闭眼了。

爷爷,您说什么呢,您必定长命百岁。许薇立刻从云中飏怀里跳出去,凑到了老爷子手边,挽上他袖口,讨好地笑道。

云稳如稳若泰山,看她古灵精怪的样子,不免笑道:中飏,你也努努力,早让爷爷有生之年,也能见见曾孙。

我全听爷爷的……云中飏闻言眯起眼:只是最近薇薇请假处理大姐的事,这工作量实在繁重,孙子这几天加班下来,也确实有些力不从心,所以对微微多少有些疏忽了。

几句话把责任推到许薇身上,老爷子眯眸:我记得你之前在公司安排了一个副总吧。

是安排了,只是薇薇对他似乎不太满意,所以我安排人暂时放假了。

有得利的人,要学会知人善用,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你,这样吧,副总的位置还是由薇薇来当,毕竟她跟着爷爷这两年,对工作熟悉,能力也强。至于你安排的人,你就放到别的部门,或是提升为总裁助理,也一样能帮你。

云中飏淡看了眼许薇:那就总裁助理吧,我也好有时间帮着薇薇搬家,将行李取来,好尽快地培养感情。

许薇早知道云中飏对她架空副总这个职权有意见,原来他搞出暧昧照片这么大个圈子,就是重新培养他势力和人脉,到最后彻底将她和老爷子都架空。

其实她为云稳如工作,从来都不是为了财富和权利,这一点,她跟云中飏的利益关系不矛盾。

只是,她见不得他得意,只想他倒霉。

她苏颜不惜更名改姓为许薇,就是为了报复云中飏,给他后半程人生挖坑。

事情就这么定了,薇薇,你一会跟人事部门打个招呼。

好的爷爷。许薇重新站起来,收拾好照片快速装回信封里:爷爷我还要去看望一下我姐姐,那我就先走了。

老爷子没有异议,对着云中飏摆了摆手:你开车送你媳妇去,晚上再把薇薇接回来,之前的行李,也不用搬来搬去的麻烦,给门店打声招呼,让他们把当季的新款衣服送过来一批就是了,要是再缺什么,就拉出单子,让人去置办。

听到这话,云中飏和许薇对视一眼,各怀心事。

管家牵来了大黄,那是一只大型的拉布拉多犬,老爷子的最爱。

看到爱犬,老爷子脸上的阴霾烟消云散,亲昵的揉了揉大黄的头,起身往外走。

二人陪同跟出,许薇心中冒出一鬼点子,要好好恶心云中飏一下:中飏,你是不是吃湛警官的醋?生我的气了?

云中飏打心里泛起股恶寒,这话让他怎么接,说没吃醋?承认吃醋了?

面无表情地没理她。

明知道老爷子在那全能听清楚,于是拉着他的胳膊,撒娇谄媚道:你一定是生我气了吧,怪不得我说请湛警官吃饭,你说你有事不愿去呢。你要是不喜欢我跟男人吃饭,你可以不让我去啊,反正我对你的话,是言听计从的。

她话音刚落,那边老爷子接话道:中飏,以后像这种事,你怎么也得陪着你媳妇一起,总不能让自己媳妇跟别的男人去吃饭,你这样算什么男人。

许薇不禁腹诽:云中飏算什么男人,空有皮囊,骗骗单纯少女还行。

这时,一辆黑车摇摇晃晃冲过来,稳稳停在几人面前。

老爷子的拉布拉多兴奋的狂冲过去,用它的爪子狂挠车门子,还对着车里的人汪汪狂吠。

把云真儿吓得都不敢出来了。

许薇心道:平时怎么没觉得,这只拉布拉多汪这么暖人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