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冲直撞的进入 云芬第1部分阅读

喻素很不服气,厉声道:那些东西都是她砸的,凭什么我掏钱,她的未婚夫不是很有钱吗,找他要。喻素看向云中飏。

云中飏不禁垂眉低笑,抬手搂住许薇肩膀,宠溺的揉揉她的发顶:这些东西,确实不算什么,如果是薇薇喜欢砸东西取乐,那砸多少我都买单,因为我的女人,我会负责任,但是今天是因为你的女人,这些理应由你买单。

亲爱的,你说是不是?他说着,还笑着看向怀里的许薇。

你……许薇此时心中五味杂陈。

喂,伤者家属你还走不走?旁边等待的医生早就不耐烦了。

走走,算我倒霉。喻素拿出钱夹,从里面捏出一沓钞票甩在了桌案上。随后大步流星地往外追去,对于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都无暇去管。

许姿看向他的背影,眼底尽是失意。

当初他追求她时,还只是个穷小子,天天讨好父亲收他为徒,等到他成为一名药剂师,药品研发,开办药厂,赚到人生中第一桶金。

生活逐渐有起色,可平静的日子才过去五年,他就受不住外面花花世界的诱惑,跟财务室的闻町搞婚外情。

许姿后悔当初怎么会被花言巧语蒙蔽,或许她早该听薇薇的话,不能再纵容他欺负自己,他们的婚姻早就应该结束了。

姐,我送你回医院吧。

许姿摇摇头,神情疲惫,看向许薇说:我不想回医院,也不想回家,先去酒店住一段时间吧。

许薇沉眸,暂时不回那个家也好,只是,住酒店的话恐怕会更疲惫,许薇转身看向云中飏,目光精明,冲他温柔一笑:亲爱的云总,我记得你在盛东路那,有一个公寓是吗?

云中飏眸光微闪,他突然发觉许薇这个女人,似乎不像他过去两年里看到的那样,乖巧温顺好拿捏,特别是刚才,她不仅利用她是酒吧老板的事,仗着他的势把他套路进去,还准备插手他的产业了,这个女人还真有意思!

看云中飏怔神,许薇已经等不及了,上前抓住男人的手,急切道:快点啊,我姐可是病人。

中飏,我记得你钥匙在办公室里呢,我上楼帮你去拿。林凡突然插话,被甩了一记嫌弃的眼神,贼兮兮的转身走了。

许薇目送林凡离开,这一幕被云中飏尽收眼底,不爽地皱眉,反握住许薇的手,拿到嘴边轻吻一下:钥匙可以借你,但你记得,这次你欠我一个人情。

我欠自己男人的,应该不用还的吧。许薇嘻嘻一笑,调整了个方向,对许姿说:姐,我们去车里等钥匙。

许姿轻浅地眼神落在云中飏身上:谢谢你。

云中飏客气的还礼,瞥到许姿额上纱布,心思微沉:跟薇薇订婚以后,公寓我不回去住了,大姐可以安心的多住一段时间,有事,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

许姿目光微闪,喻素冷面绝情令人心酸,竟然连这个薄情男人都不如。

许薇则是斜眼看他,讶然他会这么好心?

几人各怀心事,等到林凡取来钥匙,顺道送许姿回家。警员收队,但湛腾心里惦记着许薇腿上的伤。

此时酒吧里,只剩下云中飏、许薇和湛腾三人……

湛腾摘下墨镜,彻底露出真面目,蹲在许薇腿边,皱眉伸手轻轻触碰那纱布周围。

放心吧,我没事的,不过是被狗咬了一口,又没伤到骨头。湛腾是了解她的,过去许薇经历过多少台大大小小的手术,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好了,你的身体状况我清楚,现在我就送你去医院。湛腾依旧面色紧张,伸手牵许薇。

湛腾,你太小心了。许薇笑的像个孩子。

云中飏面色阴沉看二人互动,还真当他这个未婚夫不存在了。

不过……听到二人接下来的对话,云中飏计上心头。

出门前许薇想跟云中飏打个招呼,但想到他说欠的人情,顿时打消心中念头。

被湛腾拉着头也没回地走出门外。

湛腾,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车边许薇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

湛腾也停住脚步,微风中许薇漂亮得如一株灿烂夏花,总是让他忍不住要去想呵护。他抬手,温柔捋过她额前的碎发,轻轻别到耳后。

你要是真想感谢我,那就请我吃晚饭。

吃饭还不简单,你说吧,想吃什么?

嗯…让我想想,小龙虾?三文鱼刺参?大闸蟹?还是吃羊肉火锅?湛腾说起各色美食,许薇两汪眼已经变成了清澈的泉眼
就知道,她什么都想吃。

湛腾抿着嘴微笑:还是去海鲜自助吧,能满足我不同的要求。

好啊。好啊。许薇拍手雀跃。

这样的许薇,天真、活泼、可爱。但于云中飏而言却异常陌生。

站在酒吧门口,云中飏怔怔望着湛腾车子开走的方向,许久才回过神来。

他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拨给谢助理。

你到海鲜自助餐厅去一趟,帮我去拍点照片回来。云中飏自行脑补亲昵又和谐的画面,嘴角也微微地漾起来……

谢助理:我马上过去,只是不知道我要拍什么照片。

收敛起那丝笑容,云中飏的脸色恢复平静,淡淡道:拍许薇眼她在一起的男人。

医院里。

经过一番仔细认真的处理,伤口被重新包扎。

最后,在湛腾一再坚持下,许薇只好妥协,坐着轮椅被推出医院。

到了车旁,湛腾推开车门,转身过来要抱她。

许薇赶忙拒绝,手做阻止的动作:湛腾,我自己能行。

假装没听到她的话,湛腾抱起她往车上送。

帮她系好安全带才放下心,湛腾嘱咐道:我把送轮椅,你就乖乖的坐着,哪也不能去,知道吗?

许薇狂翻白眼,不禁吐槽道:知道了知道了,像个糟老头一样叨叨不停。

湛腾哭笑不得,要不是她太爱逞强,也不会让人这么担心。

目送湛腾推着轮椅折回去,许薇不禁眉心紧皱,心底担忧,喻素那个无赖的样子,恐怕让他以过错方跟姐离婚,还要花好一阵功夫。

在想什么?低沉的嗓音从耳畔传来。

手撑在下巴上,许薇自顾自呢喃:那个喻素让我姐那么伤心,我不会放他跟女人过逍遥自在的日子,更不能让他夺走诺诺…

见她出神,湛腾嘴角勾笑:那就让他吃点苦头吧。

嗯?许薇立刻感兴趣地向他面前凑了凑:怎么说?

并未立刻回答,湛腾不紧不慢发动车子,向着餐厅的方向行驶。

喻素的事不难解决,交给我就好。你呢?就好好养伤,再负责多吃点,你最近又瘦了。说着伸出魔爪掐向身侧人的脸。

许薇轻轻地挑眉,每次都说她瘦了,然后喂她吃很多好吃的。

哪有瘦,我还胖了三斤呢。侧脸避过湛腾的大手。

脸圆了一点,可眉眼间驱不散的怨念。我看那云中飏智商在线,他就没认出你来?

说到这,许薇目光黯淡,云中飏有那么多的女人,有明星,有名模,有白领还有各金小姐,只怕他自己都混淆了,何况,她只是他大学时期的一个不起眼的匆匆过客,按他的想法,玩腻了,更没了新鲜感,像扔垃圾那样扔掉最省力。

颜…湛腾轻轻地叫她的真名。

许薇收回游走的思绪,挤出笑容扯开话题:你最近还那么忙吗,交到女朋友没有?你这个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你……

最近,有一个特别喜欢的!湛腾意味深长说。

许薇听闻贼兮兮探过头:真的啊,那,太好了,是什么样的小姐姐?不会是你同行吧?是警花?她好奇地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湛腾淡淡瞥了她一眼,语气冰冷几分:我有喜欢的人,你兴奋个什么劲,坐好!

许薇撤回身体,欣慰的靠在椅背里,摇头感慨:你这块石头,总算是开窍了。要不怎么说,各花入各眼,一物降一物呢,万物都是有规律的……话音未落。

啊——

车子猛地拐弯,左右摇晃,把许薇吓了一跳。

到了海鲜自助店,车子戛然而止。

许薇诧异的眼神瞄他,嗔怪地嘀咕:有心上人还不让人问了,肯定那姑娘看不上你……

动作生硬,推门下车,湛腾粗声低吼两个字:下车!阔步离去。

许薇不禁腹诽这男人重色轻友,不多言语,下车跟湛腾走进大门。

两人相谈甚欢,湛腾为她剥虾,看她吃的一脸陶醉,嘴角不由勾起温暖笑意。

丝毫不知,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人拿着手机拍下这一幕。

饭后,两人散步消食。

天色微澜,行人稀疏,气氛刚刚好。

什么时候把你的准女朋友带出来,让我也见见。

你就那么好奇?湛腾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淡淡睨了她一眼,语中深意不易察觉。

切,我是看看谁家的姑娘那么倒霉,找了一个每天忙碌,十天半月不在家的男朋友。许薇话中调侃,气氛缓和些许。

两人正互相吐槽,响起一道铃声。

许薇低头从包里翻找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许薇方才嘴角残留的笑意消失殆尽。

爷爷让你回老宅一趟,限你十分钟之内回来,否则我就不帮你!

云中飏甩她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完直接挂断
许薇听得一头雾水,但只能先回去,抬眼看向湛腾,尴尬开口。

那个……湛腾,我得回去了。

去哪?我送你。

云中飏说,爷爷要见我。

哦……湛腾垂眉,目光黯淡几分:你住进云家了?

没呢,不过快了,等许姿姐的心情好一些再说吧。许薇并未察觉面前男人情绪变化。

想到方才埋单时,服务员说湛腾已经提前结过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许薇垂下视线:我欠的实在太多了,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饱含深意看向她,湛腾半开玩笑地说:不然以身相许得了?

并未看出他目中隐下的一丝认真,许薇故作轻松道:打过胎的女人你还要啊,真够饥不择食的。

语毕,眼底浮起失意,自嘲的笑了笑,低喃:我的人生已有定数,注定要跟云中飏那个家伙纠缠不休。

湛腾看向她嘴角那抹苦涩,捏着车门的手不禁收紧……

半小时后,许薇赶到云家老宅。

下车后隔着车窗对湛腾摆摆手:那……我姐的事,就麻烦你了。

看她已经整理好情绪,湛腾安心些许,眉宇闪过一抹心疼:放心吧,那个……照顾好自己。

没头没脑的关心让许薇愣怔一瞬,不等她反应过来,湛腾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摇摇头不再多想,转身走进别墅,推开雕花大门。

客厅里的气氛,很是诡异。

云稳如仍旧是一幅老态龙钟,手握着他的拐杖,气场强大地端坐在沙发里。

坐在下首沙发里的是云中飏,长腿交叠折着二郎腿,气质慵懒而邪佞。那双深幽的目光正有熠熠泛光地睨视着许薇,脸上带着淡淡笑意但不达眼底,等着看好戏一般。

爷爷,我回来了。许薇恭敬欠身。

老爷了面沉似水,侧脸瞥了一眼她,甩在茶几上一个牛皮纸信封,嗓音阴沉,不难听出隐忍的怒火:你自己看!

心下疑惑,猜测里面的内容,脑海里闪过无数种可能,公司的事?还是云中飏又爆出绯闻了?

但看沙发上男人云淡风轻的表情,似乎都不是。

那会是……

许薇走上前,放下背包,拿起信封坐在沙发里。

打开翻阅里面的内容,随之色变,内心奔过无数头羊驼。

你该怎么解释?我的好孙媳妇儿。

这些照片还真是新鲜出炉。

她刚跟湛腾吃完饭,就搞出这些错位的亲密照,还第一时间送到老爷子面前,连刚才在门口她在车窗边别的都有。

许薇看向旁边云中飏,后者神色轻松一副得意的样子。

不由地冷呵一声,他还真是用心良苦,不肯放过一个能‘请她离开’的机会。

看来他是太闲了,许薇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

随后许薇眉心凝结,泪水充斥眼眶,似是随时都能落下来,楚楚可怜道:爷爷,想必中飏已经跟您说了吧,这位是湛警官,是负责……我姐夫出轨家暴那起案子的刑警。

老爷子低沉阴郁的面色有所缓和,他挑眼扫过云中飏,语气里微露不悦:这是怎么回事?

云中飏正要开口,许薇伸手落在老爷子的袖口上:说出来都是家丑,大约中飏还没跟您说起,我姐夫喻素搞外遇,被我姐发现了,姐夫恼羞成怒,就和小三一起把我姐给打了,我已经报了案。

你大姐看得出来是个贤妻良母。云老爷子赞同道。

就是啊,连警察也挺同情我姐的,那位警官还帮了我们大忙,大姐因为受伤住院,我负责照顾大姐的女儿诺诺,可是今天幼儿园说孩子不见了,我当时就慌了,跟负责案子的这位警官联系,结果,意外得知姐夫包了酒吧给情人庆生,我当时赶过去不让他们狗男女得逞,姐夫恼怒要告我,最后还是这位警官帮我解的围,所以,我请这位警官吃了顿自助餐,事情就是这样的过程,可是,我不知道是谁拍的照片,找那么刁钻的角度,竟然我们照得跟情侣似的。许薇说完,视线淡淡扫向云中飏。

老爷子毕竟久经商场,这样的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中飏,这样的事,你怎么没跟爷爷说,险些错怪了你媳妇。

云中飏起身转而坐到许薇身旁,强行伸手横在她的腰间,用力往怀里一紧:爷爷,您叫我来,就一直板着脸,那信封也没让我看一眼,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事,再说了,许姿是薇薇的亲姐姐,我对她是存了份尊重的,妻姐和老公之间的家事,我……我怎么好去说三道四。

看他演的真切,许薇狂翻白眼,这男人不去演戏真是浪费天赋,奥斯卡欠他一个小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