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炕上的畸情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可想而知,这只酒瓶子要真打在头上,那她这美丽饱满的额头,估计就完蛋了。

见许薇想挣脱,闻町一口咬到许薇小腿上,皮肉被撕开的剧痛猛然传来。

想到这许薇拼命地向后闪身,可腿仍旧被闻町死命地抱住,令她闪身不及,心想这下完了。

怎么也没想到,云中飏会出现,跳起一脚把喻素踹飞,向吧台砸去。

云中飏大学时就酷爱运动,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保持着轻盈迅猛地体能,侧身飞踹这个姿势也是酷劲十足,男人力爆棚,如果不是她太了解他,其实只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的家伙,就真会不小心被迷惑。

云中飏抓起喻素的手腕一个反手,他手里空酒瓶,顷刻间砸到了闻町的头上。她向后倒去,扯开半块许薇小腿上的肉。

许薇疼得揪紧了眉毛,全身都在打颤。

町町,町町。喻素一看到他情人被打得满脸是血,挣扎着扑过去,大吼大叫的抱住她。

许薇失去重心,加上腿上无力,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恰时云中飏搂她在腰上,稍微用力将她抱在怀里。

嘶——血染红了许薇的裤子,顺着裤脚缓缓流下去,那种疼痛让她不由得倒吸凉气。

云中飏动作轻柔将她放到地上,蹲下身卷起她的裤子,看到那血肉模糊伤口依然面不改色,从容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帕子,动作麻利将伤口给包扎严实。

回头看向林凡:叫救护车。

林凡反应过来赶忙打电话,随后凑过来,蹲在许薇身边:你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彪悍的女人。

许薇淡淡瞥了他一眼,林凡上学时就是温柔奶油的小生,现在长大了还延续着斯文小白的风格,只是性情上变了不少,敢开云中飏的玩笑了。

他们三人同是大学同学,这么多年过去了,云中飏和林凡的友谊倒是比爱情还要坚固。

那是你压根没见过几个女人。许薇毫不留情白了一眼林凡。

林凡微惊,过后,他拍拍云中飏的肩膀,调侃道:兄弟,家有悍妻,这回可有你受的了,这么多年的好兄弟,我表示,完全帮不了你。

冷哼一声不作理会,云中飏冷眸扫向围观的几名服务生,招手示意,几人赶忙屁颠屁颠跑过来:老板有什么吩咐?

让人把这里收拾好。砸坏的东西记得让那个家伙赔。

这个时候,几名警察从门口走进。

喻素跪坐在地,抱着闻町,见到警察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指着许薇的方向大声说:警察先生,就是那个女人,她打人,把我女……把我同事打成这副样子。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只是冷冷垂眸瞟了眼喻素,并未停留径直走向许薇。

云中飏目光冰冷,打量直奔向许薇的男人,身高目测一八五左右,身材匀称,上身穿着黑色风衣长款风衣,散开的衣襟里是件纯白色正装衬衫,下配黑色长裤,戴着的墨镜,很好地遮住了他大半个脸。倒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面容。

湛腾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仔细打量许薇,弯腰将她横抱起,快步走向一侧的沙发,满满的关切:薇薇,你怎么这么急,就不能等我过来再说?我看看伤口情况怎么样?他说着就要去扯掉云中飏刚系好的手帕。

许薇没想到湛腾会来,一把按住他的手:被狗咬了,一会去医院打个狂犬疫苗就行了。

许薇放松地往沙发上靠,忽然想到什么:湛腾,你不会是来抓我进局子的吧。

湛腾不掩宠溺:我过来,就是让你不进局子的,把我想成什么了。说着,旁若无人地抬手轻抚她发顶。

她与湛腾是生死之交,就算是在云中飏面前,也懒得顾及他的感受。

许薇不以为然,居然不自觉地扫向吧台外站着的云中飏,微嘲地笑笑:我倒是不担心这个,一个人过更舒坦。

云中飏闻言,不屑地瞟了她一眼。

林凡蹭过来,眯眼调笑道:哥们,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你情敌!

云中飏回头冷眸狠狠瞪向沙发里互动的两人。

只见,湛腾对许薇动手去摸她的胳膊,还口口声声:我给你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受伤。

就见那双手落在她胳膊上,并慢慢的移动,捏弄,然后由上至下,一点点摸索前进,最后到了大腿,小腿就连脚踝都摸了一遍。

这样的画面,着实让人生厌。

中飏,这个时候了,还不过去亮出你的身份?林凡继续支招,唯恐事闹的不够大。

不安份!云中飏从齿缝挤出了三个字,还是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这时两名警察走来,出示警官证挡在他面前:这位先生您是这里的老板吗?请配合我们工作,说说事情的具体经过。

警察先生,就是那个女人打我的,你们快过来向我了解情况。喻素抱着昏迷的闻町,大声嚷嚷着,对于没人理他们,表示相当的愤怒

你们快过来,我女……同事昏迷了,快叫救护车。

为首的警察看了他一眼:别嚷嚷,刚才已经帮你叫过救护车了。

云中飏眼光停留在许薇与那男人身上,林凡立刻跨前一步,挡住云中飏,帮他解围,他伸了个请的动作,说:二位警官,我才是这里的老板,有什么事,我可以说明。

云中飏脱身,脚步便径直的向着许薇方向踱步。

湛腾,这么小的事,你还亲自来了,是不是需要带我回局里了解情况?

说完还把两手腕并在一起,送到湛腾面前,脸上洋溢着甜笑:来吧,最好你亲自开车送我过去,路上我好再给我姐打通电话,就跟她说要出差,过些日子才能回来。怎么样?

湛腾看她毫无畏惧的样子,不禁莞尔,凑到她面前压低了声音:来的时候,我都给你想好了解决办法,一会你就照我这样说,只需要回去了解一下情况,很快就能放你回家。

许薇眼波微闪,眼底一片清亮:什么办法?说来我听。

冲着她勾勾手指头,许薇立刻将侧脸凑到湛腾面前,想听听他到底有什么好方法。

许薇,在你未婚夫的酒吧,跟别的男人咬耳朵说悄悄话,不大合适吧。

身后传来警告意味十足的话,湛腾脊背微顿,转而起身站到了云中飏面前。

湛腾冲着他伸了伸手:我叫湛腾,不知这先生怎么称呼?

几秒的对视,暗流汹涌。

云中飏淡笑伸出手:云中飏,许薇的未婚夫。在说完未婚夫三个字之后,云中飏敏锐地发现,对面的男人眸光里有翻云覆雨的变化。

他几乎可以断定许薇与这个男人之间,关系匪浅。

善于掩饰情绪的湛腾很快意识到失态,瞬间恢复如常:早听薇薇提过云先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幸会!

哦,不知道湛先生是怎么跟我们家薇薇相识的呢?云中飏眉梢微挑。

瞥了一眼许薇,湛腾侃侃而谈:她这个火爆脾气你也看到了,我记得是去年,还是前年来着,她有一次在回家遇到了流氓,结果反把流氓给撂倒了,当时就是我出的警。

云中飏轻挑眉梢,意有所指地笑说:二位关系亲厚,应该不会只打过一次交道吧。

还是云先生犀利,后来我一直想追求薇薇小姐,可惜她已经心有所属了。湛腾刑警不是白当的,说话自然是滴水不漏。

见云中飏对湛腾这么在意,唯恐这家伙脑子里又憋什么坏水,许薇急忙打破僵持的局面。

忍痛站起来,许薇看向绘声绘色跟警察讲经过的喻素,冷哼不屑:还真是会添油加醋。

云中飏与湛腾的目光也投过去:你打人都摄在监控视频里了,他怎么说都是事实。

许薇看了眼自己的腿伤上还系着他的白手帕,笑容极淡:你不会是不帮我吧,也对,你给未婚妻做证,那证词也不算数的。

云中飏立刻回她:看来我想帮你也无能为力了。

许薇也不示弱,再次迎视他深深目光:非也啊,刚才如果不是你出手,那只空瓶子就砸到我头上了……

说着笑容扩大:而且,这伤还是你帮我包好的,由此可见你对我还是很关心的。

他越是不承认不愿意跟她担上关系,她就越想恶心他。

这一回,云中飏只是嘴角轻扬,抬手搂住许薇腰,用力往自己怀里一紧:你是我的未婚妻么。我帮你无可厚非。

湛腾站在两人身后,默默地将二人的互动全数收入眼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闷在心口,似乎很不爽。

120的医护人员走了进来,许薇一把抓了云中飏的手用力掰开,对着医生招手,大声说:这里,医生,我受伤了。喊完,不着痕迹地推开他,快速脱身。

一名医生闻声前来帮她检查伤势。

门口又传来了许姿的声音。

许薇,许薇,薇薇……

许姿的声音很急,语气中透着愤怒与忧虑。

姐,你怎么来了?许薇从椅子里站起来。

许姿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头上也缠着白纱布,蓝秘书跟着她快步走进来,最先看到正在抱着女人处理伤口的喻素
许姿那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顿时燃起了熊熊怒火,眼前的一切,已经瞬间让她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双手紧握成拳,许姿迈步就要冲过去。

却被许薇紧紧拉住:姐,姐,你别激动,现在警察已经来了,都会处理好的。你怎么来了?你身体尚未痊愈不应过多操劳。

转头看向许薇,眼里有层层的水涌盈动,许姿微微抬头,眼神中现出几许绝望的神色。

妈妈,小诺诺跑了过来,扑到了许姿怀里。

许姿蹲下来,轻抚女儿发顶:诺诺乖,妈妈来了。

怀中诺诺抽泣着,伸手指向喻素,委屈道:爸爸喜欢那个阿姨,常带着诺诺和阿姨出去玩,爸爸说,妈妈太忙了,没空陪我玩,以后,那个阿姨就是我的新妈妈,让我管那个阿姨叫妈妈,我不叫,爸爸就生气,还打我。

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抬手用袖口抹眼泪。

诺诺,你为什么不早点跟妈妈说!许姿心疼地搂住女儿,眼泪汹涌而下。

酒吧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喻素越发下不来台,指向许薇,嗓音尖利大声质问:许薇,肯定是你教我女儿说的那些话,好离间我们父女关系,你真卑鄙!

说着更来劲,对身边警察说:我告诉你们,就是这个女人冲过来打我们的,现在我员工受了这么重的伤,估计会脑溢血,你们一定得把她抓起来,我要告她故意伤害,还恶意诽谤!

喻素,你告我妹妹故意伤害,那我的呢?我头上的伤又怎么解释?许姿再也抑制不住愤怒,冲过去,向着喻素的脸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喻素目光似是能喷出火来,反身拳头打向许姿:臭娘们,长本事了?话音未落。

拳头停滞在空中,再也无法下降半分,喻素瞪向阻止他的人:你他妈算哪根葱,凭什么管老子的家事?

在下不才,林凡,这间酒吧的老板,你打老婆确实是你的家事,但我这有个规矩,任何人不得在我的地盘打女人,是你老婆也不行!林凡笑道,目光闪过凶狠。

林凡生来斯文,气质儒雅,从未像今天这般显露情绪,刷新了许薇对他的认知。

他的话,让喻素分分钟吃瘪!

求助的目光环视四周吃瓜群众,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他说话,连他的女儿诺诺,都躲到许薇身后,用戒备的眼神看他。

特别是看到那湛腾跟许薇站在一处,更为气愤。喻素指着众人,指尖微微颤抖:我被打了,你们这些警察居然不抓人,我要告你们徇私枉法!

湛腾从许薇身旁缓步走出来,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场站到喻素面前。

喻素明显感到压力,神色慌张地看着他:你,你要干什么?

这说起来呢,今天的事确实是你的家事,起因就是你带着情人包场酒吧求婚,结果你选的地方不好,在人家娘家人的地盘包场,小姨子生气找你理论,可你不服,对小姨子大打出手,你那个小情人还把你小姨子给咬伤了,恰巧呢,这一幕让你小姨子的未婚夫给看到了,护妻心切掰开你的手,谁知道你拿着瓶子砸自己情人头上了。

想来确实是这样,当时拿着瓶子的一直都是喻素。

你,你这话里话外,还是我的不对了?喻素气得红眼,跳脚大骂:你算是什么警察?执法不公!

湛腾厉声质问:不公?事实如此,我告诉你,你即将面临两条诉罪,第一,婚内出轨;第二:家暴!你暴打妻子的出警记录,都已经记录在案,只要你妻子起诉你,诸多证据容不得你抵赖,你将面临二罪并罚。

嘴角勾起危险的笑容,湛腾猛然靠近,眼神如同地狱修罗一般摄人心神:三年以上的刑期。

看喻素被吓得傻眼,湛腾浮现满意的神情,心底暗暗腹诽:让你欺负不该惹的人。

适时许姿走上前,气质逼人,喻素觉得这个妻子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喻素,你要是敢告薇薇故意伤害,就等着去蹲监狱吧!现在的许姿不会再心软,尤其看到桌上鲜花与蛋糕,以及女儿惊恐无助的脸,她再也不能继续软弱下去。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这时,一名急救医生走来,指指还躺在外面急救车里的闻町。

你们谁是这位伤者的家属?

我是,我是家属。喻素几乎是脱口而出,过后,满带怨气瞪了眼许薇几人,小跑着追过去,甚至没管自己的妻女。

这位客人,请等一下!林凡上前两步挡住他的路。

喻素此时感到无地自容,好好过个生日,没想到搞到闻町被打住院。

没好气地说:我已经不告你们了,你还想怎么样?

林凡轻佻眉梢,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你还没结账,把我这的东西打烂了这么多,想一走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