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求放过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缓缓放下梳子,许薇望向镜中姣好的容颜,喃喃地说了声:看来我们的假期要结束了。

我去订返程的机票。梁恬说着,将手机递给她。

接起电话,传来云中飏那冷漠低沉的嗓音,一如既往地不带有一丝波澜:什么时候回国,把时间发给我,我会去接你。

求人办事还一副高傲的样子,他凭什么?凭脸皮厚吗?

我说过,要我回去,你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如果你还没想好……话还没说完,云中飏霸道打断道。

不就是想要云家女主人的位置吗,只要你守得住寂寞,对我来说娶谁都是一样的。

No,No,当然不一样,就拿眼下云氏地产的困境来说,并不是随便一位名媛千金都可以帮你摆平吧,如果不是非我不可,高高在上的云大少爷怎么会自降身份,亲自把电话打给我这个小会计,呵。

梁恬走了过来,将手机上的机票信息拿给她看。

许薇扫了一眼屏幕:两天后下午三点,我会回国。

对方一阵沉默,率先结束通话。

梁恬在她身边坐下来,长长地喟叹一声:不知道等着我们的会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她淡淡收回视线,随手拿块马卡龙递给梁恬,问:伏泽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在马卡龙上轻轻咬口,梁恬陶醉似地眯起了眼睛,随意地开口:他跟云真儿协议离婚不成,目前已经向法院起诉离婚。

伏泽方跟你属于婚内出轨,过错方在财产上会吃大亏,好在云真儿目前不会同意离婚,我们还有时间再做点什么。

你已经有想法了?两人多年默契不是吹的,梁恬饶有兴致地望着许薇。

后者勾起会心的笑容,凑到她耳边将自己的想法对她和盘托出……梁恬会意跟着淡笑。

你回去以后可要多加小心,我一会先通知计豫,租一套隐蔽的住处,回去让他接你,不过你要记得,千万不要跟伏泽方在新家见面。

梁恬准确捕捉到她话中的深意,凉凉轻笑:云真儿的行事风格我们都很清楚,只是,这个时候我若有事,伏泽方会更加的恨她,她能那么蠢?

人冲动起来什么都可能发生,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

当晚,许薇和梁恬坐同一航班返回国内。

下机之后,两人恢复为陌路人,各走各的。

许薇率先走出候机大厅,一眼看到人群中的云中飏,他站在人堆里,格个的显眼,身穿着线条硬朗的夹克,显得整个人阳光有朝气,敝开的衣襟里露出白色衬衫,下穿黑裤配以他条大长腿,单单往那一站,那种帅气逼人的凌然之风,也足以让天下女人为之痴狂,也难怪,他换女人的频率比换衣服还勤!

与此同时,云中飏也看到了那抹包裹厚重、全身上下只露两只眼睛,还向他招手的臃肿女。

真不知道谁给她的自信,非要嫁给他。

云中飏微微扶额的动作,倒让许薇心情转好,她就想看到云中飏讨厌干不掉她焦头烂额地样子。

紧走几步,小跑到他面前,伸开双臂扑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看到他的眉头都拧成了一字型,许薇憋笑憋到快要内伤。

云中飏伸出一只手指头戳她的眉心,生生将许薇的头推开一些,语带嫌弃:别装做跟我很熟的样子,像你这么恶心的女人,我没兴趣!

他话一说完,根本不给许薇回嘴的机会,扭头就走。

但没走几步,视线被一抹熟悉的身影吸引。

伏泽方穿着笔挺有型的西装,整人人看上去精神焕发,他紧走几步到出口,与一名小跑过来的女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伏泽方抱着女人很青春地转了好几圈,完全就是热恋中的小情侣一般。

云中飏的坏心情积压到一定程度,终于让他寻到了一个突破口。

他冷笑一声,径直奔着伏泽方,并且一把拉开伏泽方抱着女人的胳膊,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记直拳。

伏泽方全无防备,歪头倒下去。

梁恬与许薇对视,立刻闪到一边,许薇拿起手机拍摄。

云中飏这一拳打下去,还不足以发泄心中不满,伏泽方也是莫名的愤怒,很快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机场的安保人员过来把二人拉开,一起带到了警室。

许薇将视频发给了计豫,由他传发网络。

回云家的路上,云中飏始终沉着张脸,一言不发。

许薇不以为然,单手撑着下巴,倚在车窗边上望着那些飞快后退的街景,平静的心湖早已荡起层层波澜。

很快,她就要以云家未来女主人的身份,正式踏入云中飏的家门。

她很想对云家人宣告,她苏颜回来向他们讨债了,为了她那化成血水的孩子,也为了自己经受过的所有痛苦,她将亲自去惩罚这些人渣
车子驶入云家大宅,云中飏没再理许薇,大步走进院子里。

许薇对着车窗简单梳理头发,才推门下车。

她人还没走进客厅,就已经听到里边的嚷嚷声。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庞润梅紧张地给云中飏看伤。

许薇推门走进去,她站在门口换好拖鞋,不以为然对着客厅里人大声说:妈,刚才中飏接我时候,在机场遇到了姐夫,两人一言不合打起来了。

什,什么?原本窝在沙发里的云真儿,听到她说姐夫二字,立刻从沙发里跳出来,冲到云中飏身边,盯着他紧张询问:中飏,你跟你姐夫动手了?

云中飏并未回答,目光一沉,回头瞪向许薇,只说:我去换衣服。

收到眼神的许薇立刻低下头,不敢言语。

看弟弟走了,云真儿转头盯向许薇,急问: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庞润梅也急于知道事情原委,走过来拉起许薇的手,拉她在沙发里坐下来,薇薇,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可不能瞒着我们。

许薇佯装犹豫,后从包里掏出手机,找出那条微博爆料,把手机递给她们,稍显吞吐的说:妈,您和大姐看看这个就什么都明白了。

云真儿也凑过来,俩人急急地看着视频,当在视频里看到梁恬的时候,云真儿已气到发抖,愤愤骂道:又是这个剑人,我说这几天怎么不见她人影,原来躲到国外去了。云真儿转头看向母亲:妈,伏泽方前脚起诉离婚,梁恬就回来了,他们俩就等着我在离婚书上签字,好双宿双飞呢,没门!云真儿气的直跳脚,怒把手机摔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庞润梅疾步过去把手机捡起来,无奈叹了声:这事跟薇薇又没关系,你摔人家手机干什么。她把碎裂的手机随意放在茶几上,扭头看许薇:薇薇啊,妈一会让人给你送部新的吧。

许薇急忙摆手:不用,我那还有两部新的没用过,回头把卡换一下就可以,您别担心这样的小事。

庞润梅点头不再多言语。

云真儿气得跳角,又一拳头砸在沙发上,吼道:这个剑人,大庭广众之下勾引有妇之夫,真是不要脸,贱骨头!

听她骂的如此恶毒,许薇暗自腹诽,当初伏泽方和梁恬明明是相亲相爱的情侣,就因云真儿看上了伏泽方,就找人强J梁恬,还拍下照片,威胁梁恬不分手就将她的照片发到网络…。

云老爷子大约是听到吵闹声,由管家扶着从外间的花厅走过来。

老爷子两鬓苍白,脸上纹横皱生,堆积着岁月的痕迹,目光矍铄,思维方式基本不输于年轻人,所以在云家,仍旧是一句话就能定乾坤的一家之主。

见到许薇回来了,勉强点了点头:薇薇回来了。话音一落,对着庞润梅母女就是一道凌厉地眼神,让她们别再丢人!

母女俩黯然垂首,完全被老爷子震慑住。

爷爷,这些天,您过得可好啊。许薇上前两步扶了老爷子坐到了沙发里。

云稳如的面色微有缓和:算不得好,中飏呢?

庞润梅插话:中飏去楼上换衣服了,刚才去机场接薇薇,谁想遇到了伏泽方也去接机,还接了那个女人,两个人在机场搂搂抱抱,半点都不避嫌,中飏看不过就过去理论,谁知道这伏泽方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跟中飏动起手来。

妈!你怎么这么说啊。云真儿听到庞润梅这样说,顿时心生不满,明明是弟弟先动的手,这般诋毁,让爷爷以后怎么看她老公啊。

你们的家事,回你们家去处理,再这吵闹成何体统?

是,媳妇知道了。庞润梅说着,瞪了云真儿一眼,不管怎么说,云中飏也是她的亲弟弟,云真儿被眼神震慑住,撅起嘴不再知声。

云中飏从楼上走下,穿着随意的米色睡衣,外罩了件宽大的浴袍,快步下楼,倒也将他身上的凌厉之风掩去不少。

他没看任何人,只是径直走到沙发,随手抄起果盘里的苹果,‘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

微微也坐下来。老爷子显然对他这种故作轻慢的态度很不满,拿拐杖指了下云中飏,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吊儿郎当的,云氏才交给你几天,股价就打着滚的往下掉,爷爷一辈子的心血,我看等不到我闭上眼睛就被你败完了!

云中飏嘴角勾动,淡淡笑道:爷爷根本无需担心身后事,现在您的得力干将又回来,相信许会计,分分钟就能挽回局面。只是爷爷以后用人方面还要谨慎,别让外人知道太多的内幕,那么今后像这类负面消息扩散,是一定能够避免的。

他的话中暗指她散播云氏的负面内幕,许薇听得明白,但却不以为然,她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的放出消息,其中不乏云老爷子的暗中授意,表面上看,云氏集团有损失,但却换来云中飏认可许薇这个未婚妻,这其中孰轻孰重,云老爷子可是把账算得比谁都精
要是没有这丫头,你当我放心把云氏交给你?你以后最后对薇薇好一点,有点云氏继承人的样子,否则你的后悔!

云中飏眯起眼斜睨面无表情的许薇,这么明显的偏袒,真不知道她给老爷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庞润梅站起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有什么事,都等饭后再说。

云稳如随意应了一声,神情有所缓和,起身往客厅走,经过许薇身边的时候提醒道:你明天就回去上班,兼职副总裁的职位,把云氏给爷爷管理好。

那个副总裁的位置,云中飏从接手云氏的第一天,就安排给他的心腹任职,结果被老爷子发话就给撤职了,估计心理的阴影面积不小。

果不其然,云中飏握着苹果的动作微滞。

许薇将这个小动作看在眼里,含笑应和:谢谢爷爷的信任,我会好好做事的。

心底暗暗决定,饭后就立刻告辞回家,免得留下来听云中飏的冷嘲热讽。

饭间大家各怀心事,云老爷子心情大好,不时让孙子给许薇夹菜,云中飏本就阴郁的眸中,恨不得喷出火来。

饭后茶许薇没喝,找托词说累了要回去休息。

佣人已经收拾好云中飏隔壁的房间,云稳如让她搬过来住,也方便他们俩培养感情,许薇受宠若惊,而后以回家收拾东西的借口敷衍过去。

云中飏此刻自然没有要送她回家的意思,否则也不会换上家居服了。

直到老爷子发话:你送薇薇回家。

不用,中飏受伤了,还是让他休息吧。许薇抢先回答。

老爷子的脸色压得更低:一点皮肉之伤而已,难道还动不了?

可是,中飏已经换了衣服。

换了衣服又怎么样?就穿这样出去送就行了,反正又没光着。

许薇配合老爷子一问一答,云中飏就站在旁边冷眼旁观,那表情,就是请尽情你们的表演。

管家很是懂事地将车钥匙送过来:少爷。

云中飏狠狠丢掉苹果核,阴阳怪气道:爷爷,您就放一百个心,保证把您的许会计安全的送回家去。

老爷子听他又皮,举着拐杖做势要打,云中飏人已经先一步扯过许薇出了门。

一路上,许薇想着箱子里还有送给小外甥女的礼物,她这个外甥女最喜欢布娃娃了,一定很喜欢。

云中飏透过后视镜向后扫一眼,只见许薇抱着枕头睡着了。

手上打几个转向,把车开得摇摇晃晃的。

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许薇早就筋疲力尽,任凭他怎么转打方向,都睡得纹丝不动。

直到她这边的车门开了,冷风顿时把她冷得一个激灵。

到家了,你可以走了。

许薇睡眼惺忪,立刻解掉安全带,人刚下车,他开着车子分秒必争地跑远了。

许薇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冷冷一笑,才要转身回家,可又突然发现,手年空空的,糟糕!给诺诺的礼物还在车上。

她本能地回身,想喊一声:停车,她的礼物还在他车上,云中飏你混蛋!

可是,喊也没用,他人都跑没影了。

许薇兴致缺缺地走进许姿那套小别墅。

敲了半天门,也没人过来开门,她那贤妻良母的许姿姐,从来没有什么夜生活,往常这个时间,她都是在家照顾女儿诺诺。

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隐约听到有呜咽的哭声。许薇心像是被大手揪了一下,赶忙拿出手机报警,而后向里面喊:诺诺,你能听到小姨的声音吗?我是小姨,发生什么事了,你别哭,过来开门好吗?

顿了一下,试探性喊道:姐,大姐,你在家吗?

哭声仍旧断断续续的,但始终没人来开门。

这个给你,邋遢女人。

许薇惊诧的回过头,云中飏居然返回来了,手上拿着好她给诺诺准备的礼物。

接过礼物,云中飏正欲离开,却被她一把拉住,许薇紧张道:哭声,里面有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