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漫画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苏清涟连连对着经理大喊,经理,救我,经理,救我。

可是奇怪的是,经理明明就在不远处,可是他似乎没听见一般,依然背对着苏清涟,站在角落里好像在和什么人通电话。

情急之下,苏清涟低头对着李天厚的手臂就是狠狠一咬,毫无察觉的李天厚立刻疼的松开了手,他一边大声咒骂着逃跑中的苏清涟,一边疼的呲牙咧嘴。

经理救救我,我被一个客人缠上了。苏清涟走到经理面前,委屈的差点掉下眼泪。

在这个地方,她谁也不认识,只能寻求经理的帮助了。

挂断电话的经理一转身便看到了哭的梨花带雨的苏清涟,刚想上去安慰几句时,这时,李天厚身后的小弟也赶到了。

他们一脸蛮横的拦住了苏清涟和经理的去路,识相的,赶紧把这女人交出来,我们老大兴许还能饶你一命,要不然的话,今天你这生意可别想做了!

闻言,经理不卑不亢的瞪了那伙人几眼,便转过身安慰道,你先去贵宾室躲着,我来处理这些事情。

话毕,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制房卡悄悄的塞到了苏清涟的手中。

趁着慌乱之际,苏清涟一个转身飞快的跑进了电梯,径直摁下了六楼。

她缩在电梯的角落里,紧紧的抱着自己,浑身都在打颤。

今天是第一天上班,一瓶酒水都没能卖得出去,反而惹到了人人畏惧的兰城恶霸,她不由得担心起来,这份工作经理还能让她继续干下去吗?

要是没了这份工作,她和父亲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继续?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六楼是会所最高级的地方,一般人是不可以进入的,所以经理安排她躲到这,的确是一个最明智的选择。

走廊的灯有些暗,这让心上胆怯的苏清涟感到有些不适,她转悠了好久,这才找到了房间。

刷完房卡,刚坐下不久,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这让苏清涟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兀的又有些紧张起来,脚步声逐渐逼近,最终在房间门外停了下来。

滴。的一声,房间门被人打开了。

一道刺鼻的酒精味幽幽的传到了苏清涟的鼻息里,她本能的捂住了口鼻,手里拿着花瓶做出防御状。

苏小姐,好巧,我们这又见面了。男人走近后,摘下头上的帽子,一脸贪婪的扑了上来。

看清男人的面容后,苏清涟手中握着的花瓶啪的一声滑落至地。

她不敢相信眼前的站着的男人竟是李天厚,李他怎么会找到这的?!

你怎么会有房卡的,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苏清涟大惊失色,连连后退,直到退到无路可退。

李天厚嘿嘿一笑,他看着眼前这个无路可走的女人,眼里泛着精光。

这么好的尤物就让他轻而易举的得手了,心里别提多爽快了,整层楼道都被他包下了,现在的苏清涟算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你别靠近我,你再多走一步,我就从中跳下去。看着男人越来越逼近的身影,苏清涟顿时慌了,她走到窗台前,将窗户打开,低头看了眼楼下,一阵眩晕感袭来,她有些站不住了。

好啊,有本事你就跳啊,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躺在我的身下,我保证我会温柔的!李天厚看了眼女人白晢的肌肤,纤细的大长腿,不禁咽了咽口水。

门外,经理小心翼翼的拿起手机,快速拨通了电话。

喂……事情办好了……苏清涟这次铁定逃不出去了……我办事您放心……

听着屋内的动静,经理得意的挂断了电话,抬脚就打算离开。

这时,隔壁的房间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从中走出来,他慵懒的倚靠在门框上,声音低沉道,站住。

闻言,经理心一紧,连忙转过身,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这道楼层的人可都是兰城的大人物,他可不敢随意得罪。

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我要换房间。宫宸傲慢的撇了撇嘴,不满的说。

话落,经理好奇的将视线从男人身上移开,转移到了房间内侧,看什么看,我说话你听到没有?我要换房间。

男人见状,棱角分明的脸庞顿时脸色大变,不耐烦的将房间门关上了。

这……您想换到哪个房间呢?经理尴尬的搓搓手,将视线收了回来。

正当男人开口想要回答时,突然安静的楼道上传来了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
什么声音?

宫宸微微的蹙着眉头,眼神却不自觉的瞥向了经理。

他一早就发觉这个经理的眼眸有些不大对劲,一直不敢与自己对视,老是处处躲避着,似乎在隐藏着什么事情。

把这房间门打开,这里面出事了。

男人收回视线,傲然的对着冒着冷汗的经理发号着施令。

不……不行……经理吓得结结巴巴,直直摇手拒绝。

心生疑虑的宫宸一手直接将经理按到了墙壁上,面露不悦,让你开门就开门,哪来这么废话!

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经理的手都要被他按断了,他忙不迭的连连求饶,好好好……我马上就开。

摸索了一阵子,房间门终于被打开了,苏清涟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缩在角落里,浑身都在打着颤。

而她身旁不远处躺着一个男人,浑身血淋淋的,大汩大汩的鲜血从李天厚的额头冒出,他艰难的挣扎着想要坐起身。

这……这怎么回事?经理见状,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原以为苏清涟这次插翅难逃,没想到她选择了放手一搏,直接砸晕了李天厚。

这下,事情全办砸了,他恼恨的一把揪起苏清涟,抬手就想一巴掌打下去。

你想干嘛?欺负女人?

宫宸眼疾手快将经理推开,顺势将苏清涟揽到了怀里。

他看了看眼圈泛红,神智不清的女人,心莫名的有些悸动。

你没事吧?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动作温柔的披在了苏清涟的身上,接着不客气的对着经理道,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拨打120救人?!

回过神的经理连忙掏起手机,他思索片刻后,拨通了电话。

不多时,走廊上响起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一帮彪形大汉行色匆匆的赶到了现场。

见状,宫宸下意识的将苏清涟紧紧的搂在怀里,手指紧握成拳状,面色暴怒的瞪着躲在一边的经理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帮彪形大汉一看就是来势汹汹,早有准备,一定是经理私下走漏了风声。

我……我只是按命令行事……不关我的事……经理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李天厚可是兰城第一恶霸,他得罪不起的。

这里没你的事,赶紧给我滚开,把这女人给我们留下,我们要为老大报仇!

彪形大汉手里握着铁棍,恶语相向道。

听到这话,宫宸丝毫没有露出一丝胆怯,他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小心翼翼的将双眼无神的苏清涟放到沙发上,然后一步一步走到那帮大汉面前。

你们是要一挑一,还是一起上?男人勾了勾唇角,挑衅的问道。

言落,众人脸上皆浮现出一抹惊愕,这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在他们的地盘上如此嚣张。

双方僵持了数秒后,宫宸率先出手。

他动作迅速的将一名彪形大汉控制起来,我可以留下,但是这个女人必须离开。

宫宸忍不住转过身,淡漠的看了眼沙发上的苏清涟,她依然是茫然的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其他众人看到男人的身手,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眼见事情越来越失去控制,经理连忙出来打着圆场,要不大家都退一步吧,先生您先回到房间去,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虽说这个男人的身份还未明确,但是从男人独有的气场来看,这人的必定不是个简单的人,他可不能因为苏清涟一个女人得罪这么多贵人。

眼见男人并未拒绝,经理一脸讨好般的走到男人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给老子滚蛋,你算老几,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宫宸狠狠的对着经理就是一脚,丝毫不给面子。

倒在地板上痛苦吟叫的经理见劝说无望,连忙逃也似的逃离了现场,临走前还不忘将苏清涟口袋里钞票一并带走。

放了他吧,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走吧。

一直未出声的苏清涟突然将视线转移到宫宸的身上,她一脸感激的望着男人,语气平淡说道。

她起身将手上的外套脱下,还给了宫宸,然后一脸肃然的对着众人道,我伤害了人,我愿意接受你们的惩罚。

闻言,宫宸不自觉的松开了男人,有些不解的望着女人,刚想开口,苏清涟的脸色突然大变。

她不管不顾的径直冲到宫宸的面前,嘴里大喊着,小心!

接着,她的眼前先是猩红一片,然后逐渐变得昏黑。

地下的血很快就蔓延开来,一朵一朵的开出一片片诡异的血花,苏清涟颤颤巍巍的抬手,嘴唇轻颤,想要说些什么,突然手势滑落,倒在宫宸的怀里。
头有些晕,昏昏沉沉的,一幅幅画面在脑海里快速闪过。

在梦里,苏清涟似乎看到了时寒墨那张冷的没有温度的脸,她抬手想要抚上男人,可是下一秒,镜头一转。

乔枚面色暴怒,怒睁着一双眸子狠狠的瞪着她,她举起双手死死的扼住苏清涟纤细的脖颈,呼吸愈来愈急促,苏清涟顿觉得自己快要死去了。

她奋力挣扎,她想要呼救,绝望之中她看到了时寒墨的身影,她伸手向他求救,可是男人像是没看到一样,径直的走到乔枚的身旁,温柔的揽着女人。

不要……不要……放开我……

倏地,满头大汗的苏清涟突然挣扎着坐起身,眼前是一片的黑,厚重的窗帘将房间遮得严严实实的,她什么都看不清。

本能的恐惧感袭上心头,苏清涟手忙脚乱的掀开被子就打算离开,这时,房间门开了,走廊外的路灯投射出一丝丝微弱的光亮。

谁?

一个高大的声影蹭蹭的走了进来,扒的一声,整个屋子都亮了。

宫宸站在不远处,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么这么快就把我这个救命恩人给忘了?苏小姐,你是三秒记忆吗?

男人轻佻的勾了勾唇角,眼眸定定的锁在苏清涟的身上。

救命恩人?

苏清涟闻言,下意识的环顾了一圈,白色的天花板,白色墙壁,白色床单,这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色。

原来这是在医院。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病号服,突然感觉后背一阵钻心的疼,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见状,宫宸心一紧,连忙迎了上来,他语气瞬间变得有些温和,抬手轻轻的抚了抚苏清涟的后背,有些责备道,刚止住血,你就开始乱动,伤口要是再裂开,我可不管你了。

宫宸一边说道,一边将被子重新盖在了苏清涟的身上。

你离我远点!苏清涟有些畏惧的推开了男人,她眼神有些躲闪,拜托你离我远点好不好,我不习惯。

这些年,苏清涟只有过时寒墨一个男人,时寒墨不准她靠近除了他以外的男人,所以她从未和任何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过,她实在是不习惯宫宸这般热情。

话落,宫宸手里动作一顿,把手收了回去,后退了几步,语气有些霸道,好好好,我不碰你,但是你答应我,躺在床上好好的,不准动!

嗯。

苏清涟浅浅的点点头,别过脸,不在说话。

宫宸见状,识趣的带上门径直离开了。

走廊外

医生,苏小姐的伤大概什么能恢复?

宫宸倚在墙壁上,脸上难得露出一抹忧虑之色。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当那帮人拿出明晃晃的匕首时,是苏清涟这个看似弱不经风的女人不顾自己安危冲了上来,替自己扛下了那一刀。

如若不是她的话,那匕首早就准确无误的插进了他的心脏。

现在的他早就躺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了。

所以,苏清涟是他的救命恩人。

宫先生,您放心吧,苏小姐伤的并不算重,只是需要静心休养一些日子。医生拍了拍宫宸的肩头,安慰道。

不过,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一声,苏小姐怀孕了。医生顿了顿继续说。

什么?怀孕?!

宫宸有一瞬间怔在,然后不自觉的看了眼病房里的苏清涟,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原来她是有主的人,只是不知道到底谁是孩子的父亲,眼下她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见有家属前来,这个苏清涟的来历似乎有些神秘。

走出医院后,宫宸踏上一辆白色迈巴赫,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我要苏清涟所有的资料,十分钟我会到公司。冷冷挂断电话后,宫宸发动引擎,猛地脚踩油门,车子嗖的一声疾驰了出去。

宫氏集团

宫宸刚将车停下,车子还没来得及熄火,助理张天早就毕恭毕敬的守在了一边。

宫总,这是苏清涟所有的资料。

张天将手中的资料递上后,眼眸快速闪过一丝不解,宫总,这苏小姐不是一般简单的人呐,她可是时寒墨包养了三年的情人……

正仔细翻阅资料的宫宸,在听到情人两个字时,手中的动作一顿。

他转过身面色有些难看的望着张天问道,你说什么?时寒墨的情人?!

对……时寒墨的……张天有些不敢直视宫宸眼睛,低下头,支支吾吾回道。

啪。手中的资料落到了地面上,宫宸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回过神。

脑海里不自觉的冒出那个脸色惨白的女人,她怎么会和时寒墨扯上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