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的故事 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

在侍应生的指引下,两人停在一间包房前,推开门,顾小月便闻到一股浓重呛人的酒气。

爷,你总算是来了爷~骚气的男声响起,惊起顾小月一身鸡皮疙瘩。

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英俊男子斜靠在沙发上,怀里拥着个美艳的女子。

刚毅的脸上丝毫不见笑意,顾小月心中讶异,这男人的声音和长相,差距也太大了些。

你再这样说话,如风会打你!爽朗的女声响起,短发女子走近凌如风,在目光触及顾小月时,瞳孔不自然地紧缩:这位是?

还能是谁?嫂子呗。休闲装扮的阳光少年调笑着:季月,凌少昨天刚刚结婚。

季月的表情垮了下来,嘴角勉强地牵动着。

顾小月。凌如风对着三人介绍顾小月:这是我朋友,柳西洲、宫洋、季月。

顾小月挨个打招呼,柳西洲和宫洋很是热情,只是到了季月那里碰了壁。

如风,你的品味有些问题。季月昂着头,无视了顾小月伸出的右手。

她的话不免让在场众人有些尴尬,尤其是顾小月,她收回了自己的手,心里对季月已经有了判断。

柳西洲赶紧出来打圆场:季月,凌少好不容易有空来聚一次,我们赶紧喝酒吧!

宫洋附和着举起酒瓶:喝酒!喝酒!

说罢,他打开那瓶价值不菲的洋酒,给每人杯中倒满。

场面和谐,唯有季月的目光紧盯坐在凌如风身侧的人影上。

如风今天带了新娘来,不如我们玩点大的。季月猛喝了一口酒,从桌子下摸出一副牌,洗好了搁在众人面前。

宫洋一看到牌便来了兴致:还是玩一百万的?

顾小月一听到一百万三个字,刚吞入喉中的酒顿时呛住,咳嗽个不停。

季月看见她窘迫的样子,不屑的嗤笑出声。

今天不玩钱,玩人。季月道:输一局,女伴脱一件衣服,不脱就喝酒。

此言一出,房间里又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柳西洲和宫洋倒没什么,他们身旁的女子,不过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可是凌如风的不同,顾小月是和他领了证的正牌妻子。

季月,这不好吧?宫洋道,虽然他平日里看热闹不嫌事大,可凌如风的脾气他们清楚,惹火了凌如风,他们谁也没有好果子吃。

玩不起?我们凌少什么时候玩不起过?季月冷笑:以往带来的那些女人,让脱就脱了,谁想带回去玩玩,凌少也没说过什么。怎么这回就玩不起了?

听着季月挑衅的话,凌如风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柳西洲和宫洋也有些恼怒,凌如风以前带来的人,都是一些身子不干净的女人,为了钱而来,跟顾小月的身份怎么能相比?

顾小月不知所措,乞求的看向身侧男人,只是他似是没看见一般。

玩吧。凌如风开口。

气氛瞬间冷了下来,顾小月讶然凌如风竟会同意,整天来,他给予的所有温暖尽数归于冰点。

放心。凌如风语调温柔道:我不会输的。

我……顾小月轻咬唇角,不知该说些什么。

季月眼中狠厉更胜,宫洋冷哼一声,他早就看她不顺眼。

看出顾小月的顾虑,宫洋刻意出声安慰道:嫂子别怕,凌少不想输的局,从来不会输的。

刻意加重了嫂子二字,说给谁听的大家心知肚明,语中深意不言而喻。

顾小月心里没底,但也无能为力,只能瘫坐在沙发上,像条任人宰割的鱼。

凌如风始终面无表情,看牌的时候,眼中依然波澜不惊。

四人共同亮牌,他是牌面最好的一个,顾小月暗暗松口气。

宫洋输了,他身旁的女伴大大方方地脱下一件上衣,露出性感的上身,在黑色内衣的遮掩下,倒显得更加撩人了。

继续!宫洋仰头喝杯酒,不服气地斜了眼凌如风。

几局以后,柳西洲和宫洋的女伴便脱得只剩一套内衣,顾小月清醒不已,看向凌如风的目光中带着丝毫不加掩饰的崇拜。

这让凌如风很受用,转头揉了揉她的发顶,磁性声音轻柔低哑:我答应过,不会输的。

季月却坐不住了,冷言相向:凌少也要沦落为妻奴了吗?看来顾小姐真是有手段。

凌如风眼中闪过怒意,随即被隐藏极好,抬眼直视季月,周遭气势凌厉:我只对你,加注三倍,如何
季月愣怔,不可置信道:你为了这个女人,要让我难堪吗?

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凌如风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套用方才季月说的话:游戏而已,怎么?玩不起?

看气氛不对,怕一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宫洋立刻站出来打哈哈:都说了游戏而已,别太认真了,伤了和气不好,咱们喝酒吧。

柳西洲生来冷漠,淡淡问凌如风:如果继续的话,我就要发牌了。

他向来不喜欢把自己置身于这些事情当中,而且今天晚上的事儿确实是季月过分了。

怎么样?

凌如风抬头看了一眼季月,继续把玩着手里的牌,淡笑:敢不敢跟我再来一把,我们两个人,加注三倍。

季月沉默。

一时间包厢内安静下来,宫洋觉得气氛不对,眼神瞥向顾小月,暗示她说些什么。

可她从来都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顾小月并不打算为季月求情,只淡淡把目光移向别处。

季月垂眸深思,继而露出挑衅的笑:好啊,我们俩都加注三倍,可是你的牌只能由顾小姐来抽。

此话出,柳西洲和宫洋二人皆是一愣。

而凌如风依旧没什么大的表情,只是往左边的挪了一点腾出位置,随手把顾小月拉过来,坐在他的身边,旋即笑道:可以。

脑袋顿时轰——的一声,顾小月双手紧紧的拉着白色礼服,像只受惊的兔子。

她虽然名义上是顾家的大小姐,但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些名流会所,更别说这种游戏,就连规则她都不懂,怎么能让她来玩?

季月,要不我来代替如风抽一支如何?宫洋总觉得今天晚上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明明是在开着空调的包间里,可是他都已经感觉到了万千寒气涌来。

果然是凌家的人一生气,整个城市都要跟着遭殃。

不行!季月利落的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挑衅的看着顾小月,语气平淡:你敢不敢跟我玩一把?

顾小月愣在原地,随即想起顾瑞灵那张盛气凌人的脸,不禁一只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垂眸说:来就来,就按照刚才的规则,输了的人就脱衣服。

周围的人均被她的气势吓到,就连凌如风也开始眯着眼睛,好好的打量起顾小月来。

这个女人,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无趣,平时像只猫,但是偶尔也会露出锋利的爪子。

这样的人,更让人猝不及防。

好。季月嘴角露出危险的笑,简单说了一遍规则之后,出言提醒:输了的话,最好不要找如风帮忙,否则我会很看不起你的。

顾小月抿了抿唇,没有继续说话,而是把刚才的规则都记了下来。

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两人各抽一只牌,比大比小。有时候靠的是运气,但是有时候靠的是惊人的记忆力,比如凌如风。

他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因此只要是他不想输的局,就一定不会输。

少废话,开始吧。顾小月现在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因为从她决定嫁给凌如风开始,她就发誓一定要主宰自己的命运,无论用什么方式,只要比从前过得好就行。

最重要的是能让自己的母亲过上更好的生活,自己还能追求梦想。

柳西洲也就走过来为她们俩发牌,顾小月紧张的盯着那些牌,带着所有人的面脱衣服,她还真是有点做不到。

别怕。

凌如风淡淡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顾小月突然觉得有一股暖流涌上了自己的心田,她挺直了腰板,开始认真的观察着那些牌。

两个人玩的是一把定输赢。

顾小月抽了一支牌之后,用手紧紧的压住,季月也跟着抽了一支,可是在看到自己的牌的时候,她的神情突然就有些松懈。

我输了。

季月依旧是那般冷静利落的模样,随后淡淡的把牌翻过来,纵然是一副牌里面最小的一只,她的神情却没有过多变化。

顾小月也露出自己的牌,赫然是最大的一支。

胜负已定。

冷眼斜睨顾小月,季月今晚穿的是一套黑色的皮衣皮裤,脱掉一件衣服之后,她还穿了黑色的背心,看起来异常性感。

宫洋打趣:季月,没想到你平常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那么男人,身材看起来挺火辣的嘛。

柳西洲则是垂了垂眸,随后淡淡的坐在一旁品尝着红酒。

季月似乎是有些不甘心,大有种要再来一把的气势,凌如风却先行揽住顾小月的肩膀,开口道:既然结束了,那就不玩了。

如风,看来顾小姐在你心目中的地位还是比较特殊的。季月随手抄起一杯红酒,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她的女人味,嘴角还噙着一抹妖媚的笑。

不得不说,她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再加上身上那股冰冷的气质,足以让很多男人沉迷。

凌如风的手懒懒散散的搭在顾小月的肩膀上,喝了一口红酒,旋即悠悠的开口:季月,我想你应该改一改称呼了
就是嘛,宫洋向来是个活跃的主,拿着一杯红酒就走到了顾小月的面前,笑了起来:今天晚上第一次见嫂子,以后可要常和如风出来和我们聚一聚啊。

顾小月微微一笑,随后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初次见面,我先干为敬。顾小月喝完一杯红酒之后,抬手擦掉残留在嘴角的酒渍,旋即看向宫洋:虽然不太懂你们玩游戏的规则,但是我以后会习惯。

宫洋一愣,他早就听说昨天凌如风的婚礼上,新娶的那个女人很不简单,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柳西洲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哑然,端着红酒过去,淡淡的叫了一声嫂子。

而季月自始至终并未说话,凌如风看向她的目光已经带有一丝不悦,供养和柳西洲赶忙出来打哈哈,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不得不说,今晚上顾小月的表现,已经超乎了众人的意料,特别是季月,经常看向顾小月,眼中饱含深意,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绝对不会放过凌如风身边的女人!

之后几人又开始玩闹,顾小月为了尽快融入到凌如风的朋友圈,也喝了不少酒。

宫洋是这群人当中最活跃的一个,有他在的场子,基本上都是比较热闹的,季月则是坐在一旁安静的喝着红酒,目光时不时的看向顾小月。

别喝了。就在顾小月和宫洋玩游戏输了又要喝下一杯酒的时候,凌如风截住了她手里的酒杯,之后就扬起头一饮而尽。

宫洋目瞪口呆。

顾小月酒量不差,不过喝到现在,她已有些醉意,看到凌如风如此动作,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

看到这个动作,包间里的人神情皆是一愣。

凌如风轻微皱眉,但是却没有阻止顾小月的动作,反而还将她脸前的一缕秀发捋到脑后,动作温柔。

谢谢你。顾小月搂住了凌如风的脖子,深深的把头埋进他的肩膀里,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那三个字。

季月只当两个人是在说些什么暧昧的话,心头的一口气上来,直接把红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拿起那件黑色皮衣。

看来今天晚上已经没有什么可玩的了,我走了。她声音平平淡淡,实则眸子中带着一抹怨气,更能够看到她眼神里浮现出的恶毒。

说完,她利落的套上皮衣,之后就离开了包间。

凌如风也轻轻的抱起了顾小月,对二人淡淡说:那就改日再聚吧。

宫洋和柳西洲两人面面相觑,难以置信一向不喜人靠近的凌如风,此时竟会抱着一个女子。

要知道喜欢他多年的季月都没能碰到他分毫!

二人怀疑这一幕是不是梦境,尚未回神,凌如风已经抱着顾小月离开。

翌日上午。

睡眼惺忪的顾小月简单洗漱后,踱步走到大厅,凌如风坐在餐桌前。

避免尴尬,顾小月主动打招呼:早上好。

哪知凌如风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继而轻声开口:不早了,现在是北京时间十点。

还真是不留情面,顾小月嘴角抽搐,低声道歉:对不起啊,以后我会早点起床的。

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更何况凌如风昨天帮她见到母亲,还将母亲解救出来。这份恩情她无论如何都报答不了。

更何况他是个病人。

凌如风目光深沉,看到顾小月一身装扮,神情不悦。

你这是故意要向大家宣布我们凌家欺负你?

冷不丁的一句话,顾小月摸不清头脑,莫名道:怎么了?

凌如风顿时觉得有些无语,难道这个女人是在装傻吗?

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到身上衣服,随即了然,赶忙解释:不是,一早起来,我没找到衣服,所以就穿了昨天的。

说到这儿,她又打量了一下餐厅里的环境,继而才疑惑的问:这好像不是你家吧?

凌如风目光有所缓和,淡然回答:这是我的私人别墅,以后就住在这里,一周要回一次老宅。

老宅?

顾小月一听到这两个字便会背脊发寒,脑中回放起那天晚上凌如风犯病时的模样,以及凌家大奶奶那令人窒息的气势。

双手拧在一起,显得坐立不安。

不过,以后每周才需要回去一次,总比天天在那里强。

自己去买衣服,别给我们凌家丢人。凌如风不愿意多说,快速吃完早饭,把一张金卡放在桌子上,随即穿上西服离开别墅。

顾家。

何文浩和顾瑞灵手挽着手从楼上下来,看到沙发上面色阴沉的顾正林便问:爸,你这是怎么了?

顾正林把手中的文件袋狠狠的扔在了客厅的桌子上,恶狠狠道:顾小月还真是有本事,凌少居然真的为了她,取消了一开始谈好的那个合作项目。

闻言,何文浩和顾瑞灵的脸色一僵,后者眉眼中闪着些许恶毒。

何文浩讨好的坐在了顾正林的身边,小心翼翼问:爸,你说的是之前和凌家谈好的那个房地产项目么?

是。顾正林震怒之下狠狠拍向桌子,巨大声响使旁边站着的两人皆是颤抖不已。

昨天我还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那个项目被他收回去了,而且给了和我们顾家敌对的林家,真是……

都是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话,她怎么可能会攀上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呢。

顾瑞灵把手中的水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语气不善:真以为自己变成了凤凰吗?

何文浩思虑许久,沉声开口:我有个想法,绝对能让顾小月失宠,这样的话,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争取之前的那个房地产项目了。

闻言,顾正林和顾瑞灵的眸子皆是一亮。

顾小月正站在别墅的花园中,佣人匆忙赶来把手机递给她。

少奶奶,你的电话。

接过手机,看到上面熟悉的电话号码,顾小月眼眸中划过一抹哀伤,但是很快转瞬即逝,她接听了电话,语气平淡:什么事?

不知那边说了什么,挂掉电话后顾小月面色沉重,随即收拾离开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