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中香金银花露原文 嫖70岁老妇舒服

正在走神之际,电话那端又响起了女人的声音,她挑衅般的撒着娇道,寒墨,有人找。

接着,手机回到了时寒墨的手里,有什么事吗?他的声音冰冰冷冷的,像是十二月的寒雨。

你能不能回来一趟,我一个人怕……纠结了许久的苏清涟始终没有将乔枚派人侵犯自己的事情告之,而是声音怯怯的询问着时寒墨能否回来陪伴自己。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请求他。

电话那端沉默了许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寒眸,你快点,人家还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乔枚娇媚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先睡吧,我晚点再去看你。时寒墨没有犹豫,干净利索的挂断了电话。

直到电话里传来冰冷机械的嘟嘟嘟忙音时,苏清涟才倏地回过神,泪水不知不觉爬上了脸颊。

这时,楼下的声音越来越大,苏清涟连忙放下手机,直奔楼下,光头带着手中的众小弟,肆无忌惮的搬弄着别墅里的各类奢侈艺术品。

她本想开口阻止的,可是看到那帮男人腰间别着的长刀时,她选择了无视这一切,默默转身回到了卧室。

过了不知多久,楼下的动静小了,她起身小心翼翼的来到楼下,别墅大门大开着,人早已离去。

凡是值钱的东西全部被扫荡一空,整个屋子看起来冷冷清清,苏清涟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心中掀起无限悲凉。

一夜无眠。

第二天苏清涟将行李打包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墅。

锁上门的那一刻,她鼻子一酸,眼泪不可遏制的低落了下来,离开这里后,她和时寒墨之间曾经发生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她不是个无情之人,三年的点滴相处,那个男人早已刻在了她的心间,只是可惜的是,那个人并不爱他。

将父亲接出医院,坐上出租车,徐医生站在马路边,眼圈泛红,不停地挥舞着双手,立在原地很久都不曾离开,直到车影渐行渐远,他才垂着头回到了医院。

办公室

乔枚一脸得意的坐在班椅上,人走了?

嗯。徐医生没好气的回道,你明知道苏南风的病是无治之症,为何还要让我去欺骗苏小姐呢?

他实在替苏清涟抱不平,乔枚身为高高在上的乔氏集团千金,为何总是要针对她呢?

有些事你不需要知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了,我答应你的事,我也会做到。乔枚挑了挑精致眉梢,起身。

对了,要是被我发现你私下与苏清涟还有联系,下场你是知道的。

拎起随身包,乔枚优雅的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时代集团

时寒墨全神贯注的看着笔记本,突然办公室门外响起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接着助理蓝天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

时总,苏小姐失踪了。

什么?失踪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寒墨放下手中的工作,神情顿时紧张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昨晚有一群人闯进了郊区别墅,将别墅洗劫一空之后,苏小姐便失踪了,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并没有发现其踪影。蓝天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这些年时寒墨身边的女人就只有苏清涟一个人,现在她下落不明,看样子时寒墨要为此大动肝火了。

去医院。

时寒墨拿上外套,便匆匆的走到了停车场,不管遇到任何事,苏清涟都不会丢下苏南风的,只要找到苏南风就一定能得到她的下落。

可是当他赶到医院时,看着空荡的病房,顿时傻眼了。

他们父女两一同消失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找!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得给我把他们找到!时寒墨脸上蓦地升腾起一股怒气,他以为三年的囚禁生活早就将她身上的棱角除去,没想到她早就私下做好了逃离自己的准备。

整整三天,苏清涟像是人间蒸发了,他的人将莲城来来回回翻了好几遍,怎么也找寻不到那个女人的影子。

时总,看样子她大概已经离开了莲城了,这茫茫人海到底该如何去寻找啊……蓝天站在办公室桌前,有些为难问道。

时寒墨与乔枚的大婚在即,眼下他派人寻找苏清涟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莲城。

乔氏集团早就对此有所不满了,要是继续下去的话,保不准乔氏集团会因此翻脸,时代集团又会再次面临经济危机
气氛尴尬之时,乔枚打扮娇媚的出现在办公室门前。

寒墨,来尝尝我亲自下厨给你做的鸡汤,这些天公司是不是太忙了,你都好几天没来看我了。乔枚手里拎着保温杯,款款朝时寒墨走来。

蓝天见状,识趣的退下去,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剩下了乔枚和时寒墨两个人。

寒墨,听说你最近都在找苏清涟,她这是去哪儿了?乔枚将保温杯放到时寒墨面前,一脸温柔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

时寒墨拿起勺子浅浅地喝了一口,便放下了勺子,将保温杯推到一边。

不知为何,近日他的食欲总是很差,什么也吃不下。

见状,乔枚脸色一变,虽然面上两眸含笑,心底早已是暗暗生恨。

她不顾形象的径直坐到了时寒墨的大腿上,语气娇嗔,她是你的过去式了,离开了就忘了吧,下个月就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听到这话,一脸乌云的时寒墨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先是将女人推开,然后才道,一切都听你的。

眼见时寒墨终于决定将那个女人放弃,乔枚的心底别提有兴奋了,她一个苏清涟也想跟自己斗,只要她动动手指头,苏清涟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兰城

苏清涟与苏南风在这已经安然无恙的生活了一个多月了,带来的钱早就花的所剩无几了,为了生计,她只好在各大网站上投放简历。

虽然她被时寒墨圈养了三年,但是她曾经替父亲打理过公司,对于管理公司这一块,多多少少还算有些经验,加上她的高学历,想要在兰城找份轻松的白领公司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将父亲在医院安置好,她便回到了狭小的出租屋里,打开笔记本寻找着自己心仪的公司。

简历投出去没多久,突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便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电话接起才得知是一家公司通知她明早面试,听到这个消息,苏清涟的心底激动不已,本以为找工作多少会有些困难,没想到好运这么眷顾自己。

第二天,苏清涟早早的起床,坐在镜子面前,小心翼翼的画着淡妆。

自从和时寒墨在一起,除了出席高档酒会,平日里她是从来不化妆的,时寒墨不喜欢她浓妆淡抹的样子。

想起那些年处处小心,看人脸色的日子,她大好的心情兀的有些失落了,即使逃离到新的城市,那个男人对自己的伤害远远都不可以抹去。

不多时,镜子前便出现了一张绝美的面容,清纯中带点妩媚,加上修身的职业装,将性感的身材展现得一览无余,此时的苏清涟看上去整个人都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按照约定,苏清涟提早二十分钟来到了公司面试。

整个面试过程,苏清涟面对面试官提出的任何刁钻问题都能镇定自若的对答如流,赢得了众多面试官的赏识,加上形象气质都胜人一出,当天的苏清涟成为了所有人心中当之无愧的人选。

就在苏清涟心心念念等着公司复试时,公司的人事部突然通知她落选了!

她抓着手机不可置信的再次询问了一遍,为什么将我踢了,是我哪方面做的不够格吗?

苏小姐,你的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只是……只是……不符合我们公司……人事小姐支支吾吾的解释了几句,便心虚的挂断了电话。

连续几天,兰城各大公司都一一回绝了她。

苏清涟对此很是不能理解,她觉得这些事有些蹊跷,总觉得背后有人在故意为难她。

回到出租屋,刚坐下不久,医院那边便打来电话,告知她父亲的医疗费需要续费了,而她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离开时寒墨后,似乎所有的生活压力全部朝她袭来,她有些喘不过气。

将银行卡中最后一笔钱打进医院账户后,苏清涟绝望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无望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来到兰城,苏清涟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医治父亲的方法,等待父亲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疾病折磨。

不过在她心里,只要能留住一天得光阴,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她都愿意倾力付出。

出去找寻了几天的工作,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最后苏清涟实在没辙了,她胡乱的将简历海投了一番,这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两天后,苏清涟的电话终于响起,兰城有名的高档私人会所给她带来了希翼。

人事经理在电话里告知她,以她的工作经验只能在会所最底层的服务员做起,作为曾经万人瞩目的千金大小姐一转眼落魄到如此境地。

现在的她什么也顾不上了,面对父亲高昂的医疗费,她早已经捉襟见肘,要是再没有工作,估计她和父亲的温饱都成问题。

所以她仔细想了一通,最终才松口答应下来。

临到傍晚,苏清涟按照经理的要求换上了性感的黑色超短裙,手里端着各类世界级的名贵酒水推开了包厢的大门。

包厢里,烟雾缭绕,灯红酒绿间,各色各类的男女紧紧的贴在一起。

刚走到包厢里的苏清涟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场景,她看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努力的勾出一抹微笑,缓缓的走到那帮人面前,放下手中的酒水。

先生,请问你们需要酒水吗?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声音怯怯的问道,在此之前她可从未出入过这些地方,心底对这些人还是有些畏惧的。

闻言,众人都好奇的将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其中一个满脸冒油的中年男人眼泛金光,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要抚摸苏清涟的大腿。

你干什么?离我远点!

苏清涟被这一举动彻底吓懵了,她手足无措的推了把中年男人,转身就想逃离现场。

站住!中年男人突然一把拽过苏清涟,咬牙切齿怒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推我?信不信我在这就把你办了!

中年男人一发怒,身旁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他们目光凶狠的瞪着苏清涟,那模样像是要把她撕了一般。

我只是来卖酒水的……不是来卖身的……苏清涟小心翼翼的躲避着众人的目光,颤着声音解释道。

话落,周围突然响起了一阵鄙夷的嘲弄声。

中年男人走到苏清涟的面前,抬手捏住她的下颌,讥笑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来了这还想明哲保身,我告诉你,我李天厚看上的女人就没有一个能够逃脱我的手掌心的!

你想要干什么?你放开我!苏清涟心急之下忙着挣脱开男人,怒瞪着双眸惊恐的问道。

干什么?你猜猜我要干什么?李天厚脸上勾起一抹邪笑,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酒水,大手一挥,你的酒我全买了,你的人也应该归我!

怔在原地的苏清涟听到这话,犹如一个晴天霹雳。

虽然她早就知晓在这消费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但是她以为只要本分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不会招惹上他们,可是眼下看情况,这个叫李天厚的男人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李先生,酒水可以卖给你,但是我不做那种事的。苏清涟顿了顿,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李天厚的要求。

她高昂着脖子,目不斜视得到正面碰撞,她是缺钱但是她绝不可能为了钱做出这种出卖肉体的事情!

我告诉你,酒跟人今天我是要定了!

李天厚从随身包里拿出一大把钞票塞进苏清涟的口袋里,然后不由分说的将她拽出包厢,他纵横江湖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倔强的女人,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能顽强到什么时候。

你放开我……来人……救命……苏清涟一边奋力的挣扎着,一边向走廊里来来往往的路人求救。

她清楚的知道这个李天厚绝不是好惹之人,一旦落入他的手中就等于羊入虎口,她还不想如此被人糟蹋身体。

可是无论苏清涟如何反抗,如何嘶吼着呼救,来往的行人都是无奈的摇摇头,充满同情的望着女人,似乎他们早就知晓了苏清涟的下场。

这不是刚来的员工吗?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得罪了李天厚这个恶霸?

哎,落到他手里,这往后的日子不太平啊。

遇到李天厚能把命保住就不错了。

这些旁观者的话语清晰的传到了苏清涟的耳朵里,她这才明白,这个李天厚竟然是兰城第一恶霸,无人敢惹。

给我进去!走到电梯间,苏清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是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