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 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

顾正林笑容一僵,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今天是你回门的日子,说这个干什么。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放心吧你母亲很好。推脱之意分外明显。

到时候,到底什么时候,他根本就没想过告诉她母亲的下落。可他不说,她毫无办法。

正当顾小月心中恨意无法释放之时,身后磁性声音响起。

顾家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我这个女婿在回门之日,连岳母的面都见不到?

一句话,噎得噎的顾正林骑虎难下,面色涨红,支支吾吾半天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他没想到凌如风会为顾小月出头,这点连顾小月自己都没想到。

凌如风不是蠢笨之人,定然能看出她的利用之意,但依然选择配合并且相信她。

暖意顺着两人牵着的手掌传来,一时间,她心里就像被风吹皱的一池水,泛起阵阵涟漪。

平复下心绪,顾正林抬眼打量这个传说中的凌氏继承人,出乎意料的是,后者坦然对视回去,目光深渊般平静无波。

顾正林被那空洞的目光盯的背脊发寒,而凌如风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差点当场崩溃。

女婿上门却不能拜见岳母,顾家的规矩我今天算是领教了,既然如此,这门亲事还是退了为好。

此话一出,顾家众人脸色变幻不定。他们只知凌家少爷是个病秧子,却从不知道对方竟也是个颇有手段之人。

片刻沉默后,顾正林终于顶不住凌如风越发幽深的目光,将顾小月母亲所在地说了出来。

话音未落,顾小月热泪盈眶,勉强控制情绪,握着凌如风的手紧了紧。

谢谢。

轻揉她的发顶,凌如风目光柔软几分,这在顾正林看来格外扎眼,拉起顾小月的手向屋内大力拖拽。

小月,今天回门,家人一起吃个饭吧。顾正林将目光中的阴狠之意隐藏甚好。

她赶紧转头向凌如风投去一个求助的目光,好不容易得到地址,她迫不及待想去找母亲。

凌如风看向顾正林大手下发红的皮肤,双眼微眯,迅速拉住顾小月另一只手。

岳父,小月她皮肤嫩。

警告意味十足,瞬间拦住了顾正林的步伐。

扭过头满脸堆笑,慈爱地看向顾小月发红的皮肤,心疼道:爸爸看见你回门太高兴了,把你的手弄疼了吧?

不愧是商场混迹多年的老狐狸。

顾小月赶紧抽回手,毫不留情道:确实很痛。

顾正林脸上的笑容一僵,差点收不住眼中的阴狠。

见她不给面子,干脆换个目标。

拉起凌如风便往屋里走:如风啊,既然来了就多待一会再走吧。

顾氏最近有个项目再找合伙人,我跟你讲讲,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说罢,顾正林直接绕过顾小月,用几乎搀扶的方式带凌如风走向会客厅。

让她难以想象的是,那人居然真的跟着顾正林进去了。

顾小月刚想上前阻止,身后的房间里却骤然响起一阵女声:嗯……浩……轻点……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虽然顾小月只经历过一次不怎么愉快的床事,但她还是能听出,这是什么声音。

此时跟顾瑞灵在一起的人,可不就是何文浩吗?

顾瑞灵偏挑这个时候和她相恋六年的前男友行事,摆明了挑衅示威,顾小月心中鄙夷,却还是红了眼眶。

看出她的情绪变化,凌如风意味深长斜睨顾正林:想不到顾家还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岳父,您教女有方啊。

房间内声音戛然而止,顾正林暗骂她这时候徒生事端,赶忙赔笑:小女不懂事,回头我一定收拾她。如风,你看这项目……

如风,我有点累了。

顾小月直接打断了顾正林的话,好像看不见后者吃人的目光,径直坐到凌如风身侧。

这房子里好像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被我不小心听到了,现在恶心得要命。

凌如风温柔地笑看顾小月,是吗?那咱们赶紧回去吧。

顾小月乖巧地点头,她与凌如风四目相对,双方脸上的笑容都不达眼底。

如风,急什么啊,项目的事儿还没……听到凌如风要走,顾正林立马慌了。

凌如风虽然是个病秧子,但好歹也是尊贵的凌家少爷,他一定要抓紧。

下次再说吧,小月听见了不好的东西,得回家去。

凌如风打断了顾正林的话头,拉起顾小月的手便向外走去,这时,门口忽然出现了两个身影。

顾小月不用看就知道,那是顾瑞灵和何文浩。

穿好衣服的顾瑞灵和何文浩不知何时已走出门口,顾正林如看到救命稻草般,将顾小月推给他们二人。

你姐姐回门,你快带她去叙叙旧。话音未落,顾小月被推出去,只听咔哒一声,顾正林从里面反锁。

别看了,人家再怎么给你面子,也不可能耽误生意的。顾瑞灵语中酸意浓重,惹顾小月掩嘴轻笑。

看出其笑中嘲讽意味,顾瑞灵面子有些挂不住:你笑什么?

我是笑你像个小丑,巴不得赶紧把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展露出来,乞求别人的关注。

语中深意几人不言而喻,明显是在讥讽方才两人在房间里故意发出那种声音。

顾瑞灵勃然大怒,目光狠厉抬手扬向顾小月,手腕却被何文浩握住了。

瑞灵,凌少爷还在这。何文浩低声提醒,帮她找回理智,但这口气他还是要出的。

得意忘形!等那个病秧子死了,你从高枝上摔下来。我等着你跪下求饶。似是想到那天顾小月在地下室中狼狈的模样,何文浩神情惬意而狂妄。

顾小月顿时鼻尖发酸,想不到深爱六年的人竟变得如此扭曲狰狞。

甚至不如仅有几面之缘的人待她温柔,顾小月顿时有些庆幸能嫁到凌家。

我绝不后悔嫁给如风,就算他未来某天有什么不测,我顾小月,也永远都是凌家的媳妇!

话音刚落,门被大力推开,空气中弥漫起危险的气息,顾小月心虚转身,果然看到凌如风冷若冰霜的脸。

如风,我……不是诅咒你。
凌如风上前牵起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是你们俩,惹她生气了?

在场人皆是愣怔,各怀心思。

顾正林满脸堆笑,赶忙打圆场:误会,都是误会,孩子们开玩笑呢,是不是?赶忙向两人挤眉弄眼。

两人会意尴尬扯动嘴角,恐惧如大手般紧紧攥住他们二人的心脏,唯恐惹怒了眼前人,顾家和何家将会就此消失在商圈。

刚才的项目,凌氏做过太多,合作我看是不必要了。冷冷撂下话,凌如风牵起顾小月走出别墅。

闻言,顾正林面上笑容再也挂不住,面如土色赶忙跟上脚步:如风,如风,凌少爷!

男人头也不回,带着顾小月坐进车里。

关上门的一刹,顾小月透过车窗看顾正林慌张失态的模样,心中满是快意。

轿车缓缓开动,顾正林追车不停拍打车窗:凌少爷您再考虑一下,凌少爷……

随着车速骤然提升,顾正林被甩在后面,两脚相拌踉跄几步,差点摔个狗吃屎。

噗嗤一声,悦耳笑声溢满车内。

开心吗?我表现是不是很合你胃口?凌如风出言调侃,但语气阴沉危险意味十足。

蓦地想起自己利用了他,顾小月收起笑容,赶忙正色道歉:对不起,下次一定跟你坦白。

怕他不信般,伸出三根手指并拢,抬至头侧:我发誓!

凌如风面色稍有缓和,斜她一眼:还敢有下次?

顾小月缩缩脖子,低声嘟囔:不敢不敢。

那可说不定……

心中真实所想当然不敢说出口,忽然想起什么,顾小月声音沉闷:对不起,刚刚因为我,让你的项目做不成。

简直要被她的智商打败,凌如风无奈翻白眼:刚顾正林那样你还没看到吗?想做这个项目的话随时都可以,但是凌氏不需要他来分杯羹。

凌如风侧眼看向眼眶逐渐湿润的顾小月,明显误会为自己怕她内疚才这样说。

顿时扶额,但也懒得再解释,这女人智商堪忧啊!

今晚带你参加聚会,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跟你母亲见面。

想不到外界传言的病秧子,骨子里竟这般温柔,顾小月感激涕零。

看着他完美英俊的侧颜,心里甜甜的。

不多时,轿车停在陌生的旧校区里,从下车那刻开始,顾小月紧握的双拳便没有放松过。

她被顾正林接走后曾提出带母亲一起回来,却被后者义正言辞拒绝,还安抚说已经给她母亲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养病。

眼前这个看起来起码有二十年历史的小区,莫非就是顾正林口中舒适的地方?

思绪翻涌,不知不觉来到门前,猛然间想到极其重要的事情,赶忙拉住凌如风。

糟了!钥匙……

话音未落,凌如风面色无奈,扬起手到她面前。指尖挑起钥匙环,上面套有一枚带着斑驳锈迹的钥匙。

呃……顾小月尴尬的面色绯红,似是吐槽般低头嘟囔:这货一定是有四次元口袋。

微小的声音凌如风依旧听得清晰,自顾自打开门,推开门时,凌如风冷淡回答:这是从顾正林那里拿来的,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跟他在客厅里待那么久。

竟是为了自己吗?顾小月怔怔望向男人背影,那看似羸弱的身躯,在此刻竟显得如此高大,从未有人这般呵护她。

还没来得及感动,凌如风毒舌道:真是笨出了新高度……

所有感动霎时间烟消云散,顾小月嘴角抽搐,对他背影扬扬手,但在他转头时赶忙假装挠头。

等他转过去走进屋,顾小月白他一眼,懒得跟他计较,赶忙跟随脚步进屋找寻母亲。

刚到卧室门口,床上虚弱不堪的妇人轻咳几声,本就苍白的脸色,顿时更加惨白了几分,显得奄奄一息。

眼眶一红,顾小月声音低哑而颤抖:妈……
汪娴雅看到女儿身影,目光多了些许生机,伸出手:小月,快过来,妈妈想你了。

两人相拥许久,稍微平复心情,汪娴雅这才注意到门口男人,疑惑开口:这位是……

这位就是凌如风,我的……丈夫。说到最后两字声音渐弱,红霞浮上脸颊,顾小月有些尴尬,毕竟他们才相识一天。

凌如风看她们二人相见,并未打扰,只耐心等待,现在听她们叫自己,便走上前。

与汪娴雅礼貌打过招呼后,抬手看腕上手表:还有三十分钟,我会来提醒你。

说罢,凌如风嘴角衔着温暖笑意,转身走出卧室,将时间留给她们母女二人。

明白他的心意,顾小月感动莫名,汪娴雅感受出两人之间情意微妙,意味深长说了句:该是你的,别人夺不去,不该是你的,强求不来。

顾小月不明所以,目光疑惑,但汪娴雅只淡笑并未解释,前者无奈只好作罢。

咳,咳咳——急促的咳嗽声打破二人的心思,顾小月赶忙给汪娴雅倒水。

妈,他们怎么能把你丢在这里!顾小月心中内疚,胸口刀绞般疼痛。

汪娴雅喝了点水,涨红的面色缓和许多,轻笑着抚摸女儿的发顶,随后目光有些落寞。

当年他带着孟慧兰和顾瑞灵登堂入室,我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

孟慧兰就是顾瑞灵的妈妈,顾正林曾经的情人,在顾家逐渐平步青云之时,带着她的女儿,在顾正林的帮助下挤走汪娴雅,成为了顾太太。

原本的大小姐成了私生女,而真正的私生女却整日风风光光,顾小月嘴角笑意越发讽刺。

微微探身抱住母亲,顾小月明白她这些年有多不易。与心爱之人白手起家,好不容易熬到成功的那天,却遭背叛,其中的心酸并非常人能想象。

两人又交谈了许久,忽然门锁打开,凌如风走进来。

该走了。

简短的三个字,对母女二人来说极尽残忍,凌如风同样不忍心打搅,但不得不如此。

重逢有多美好,离别便有多痛苦!

顾小月跟汪娴雅含泪告别,出门那刻起,她已开始想念母亲。

我以后……还可以再来吗?

小心试探问道,凌如风毫不犹豫:不行!

顿时失落感弥漫内心,顾小月低头默不做声。

用余光瞄了她一眼,凌如风嘴角勾起淡淡笑意,继续说道:那里环境太差,病人需要静养,我已经联系了人,将她送到疗养院。

顾小月目光闪动,当初出嫁时百般不愿,未曾想丈夫竟然这般包容她。

那股她从未体会过的温暖,在她如此狼狈之时,更显重要。

顿时心情大好,抬头问道:你要带我去参加聚会吗?

以你现在的样子去参加宴会,是要给凌家抹黑?

顾小月:……

轿车驶入繁华地段,停在一家名为diamond的造型会所前。

两人走进会所里,瞬间吸引了一大票目光。

凌如风自不必说,站在哪里,都是闪瞎眼的存在,顾小月跟他一对比,显得有些不堪入目。

会所经理亲自出来接待,凌如风大大咧咧地把顾小月向那人面前一推。

给她做造型。

之后两小时,顾小月的经历大抵可以称得上是惨烈。

什么丑小鸭变天鹅,村姑变公主,听起来梦幻又唯美,但亲身体验后,顾小月只觉得身心俱疲。

还好结果令人满意,凌如风在看到顾小月时一瞬间的失神,就是对顾小月此刻模样最好的评价。

我这样,会不会有点奇怪?

顾小月僵硬的提着裙摆,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

她糙汉似得活了二十余年,第一次穿上礼服裙。

造型师为她选择的是一条白色礼服裙,长度及膝,露出两条光洁的长腿,长发卷出波浪,随意地披在肩后,面上只是化了淡妆,一双泛着粼粼波光的眼睛好似能摄人心魄,鼻子小巧而高挺,两片樱唇粉嫩柔软。

凌如风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后,淡笑点头:还可以。

顾小月舒了一口气,造型师更是放下心来。

这是凌如风第一次带女人来,他们提心吊胆,生怕做出来的造型让凌如风不满意。

好在顾小月外形条件实在很好,像蒙了尘的珍珠,稍作打扮,就能光彩夺目。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