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里戏外(1v1)hby苏玛丽 我的二次元禽兽人生

气氛一下子就凝重起来,乔枚不可置信的怒瞪着双眸,苏清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敢打我?

苏清涟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连连摇头,不自觉的后退着: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想低调的处理她和乔枚之间的私人恩怨,真的不是有心伤害她的。

这一巴掌真的是她一时情急。

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你还敢抵赖?乔枚恼怒的抬手,对着一脸惊慌的苏清涟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戛然而止,双眸紧闭的苏清涟犹疑的缓缓睁开眼。

刚才明明看到乔枚朝自己举起了手,可是为什么巴掌没有落到自己的脸上?

待看清眼前的一幕,苏清涟几乎晕厥过去。苏南风痛苦的倒在地板上,眉目紧锁,像是失去了知觉。

爸!苏清涟心底一紧,连忙扶起卧地不起的男人。

见状,乔枚怔在原地,一时没反过过来,她完全没想到苏南风突然跑了过来。

眼见事情闹大了,她本打算推开人群一溜烟的离开时,时寒墨的高大身影兀的出现在人群之外。

她脸色一变,随即装作一副委屈的模样贴了上去。

你这脸怎么回事?谁干的?看着女人半肿起的脸颊,时寒墨的语气俨然带有一丝怒意。

是……苏清涟……乔枚一改人前的盛气凌人,楚楚可怜回道。

闻言,时寒墨的冷眸一缩,将乔枚安顿好后,推开人群,径直走向苏清涟。

此时的苏清涟正焦急徘徊在走廊上,双手死死的绞在一起,心中紧张极了。

让开。时寒墨冷冷的推开苏清涟,然后大力的踢开了病房门,都给我停下。

正在进行抢救的医生们看到时寒墨,赶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额角沁出冷汗,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你干什么?苏清涟第一次敢跟时寒墨这般大声说话。

后者先是一愣,随即盛气凌人,眼底尽是鄙夷:你现在当着媒体的面,给乔枚道歉!

时寒墨的声音冰冷无比,如冷风肆虐般。

我会道歉的,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只要我父亲脱离了安全期,我一定亲自当面向乔小姐道歉的,求求你……苏清涟的声音已经哭到哽咽,惨白的小脸泛着泪光。

现在的她根本顾不上其他,只要父亲平安无事,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时寒墨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慢慢的凑到女人的面前,抬手狠狠的捏住了她的下颌,你觉得你还会有商量的余地?我告诉你,乔枚是我的未婚妻,谁也不准欺负她,包括你!

他的未婚妻……

听到这些话,苏清涟不由得晃了神。她艰难的将视线转移到病危的父亲,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推开时寒墨,向不远处的乔枚走去。

对不起。她死死的咬着唇角,低垂着头,轻声道。

乔枚嘴角勾出得意的弧度,像是没听见一般: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对不起。苏清涟的头更低了,声音瞬时提高了几个分贝。

正当乔枚打算再次故意刁难时,站在背后的时寒墨幽幽的开口道,对着媒体的镜头,一字一句的道歉。

听到这话,苏清涟难以遏制心中怒火,狠狠瞪向男人:时寒墨,你有完没完?明明知道我父亲抢救时间宝贵,为什么还要对我百般刁难?

泪水不由得夺出眼眶,她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

做错事情的人本来就是乔枚,现在父亲因为她的关系早已躺在了病床上,生死未知,他却拿着父亲的安危逼迫自己。

她实在搞不懂,这个男人就这么恨她吗?
空气只是短暂的安静了几秒,接着时寒墨淡淡的声音响起,他轻蔑的瞥了眼女人,我想让他死,这个理由你满意吗?

说这话时,男人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状,额角的青筋因为愤怒而根根暴起。

苏清涟一心担忧父亲的病情,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她怨恨的瞪了男人一眼,随即一把抢过记者手中的麦克风,强忍着泪水面对镜头,一字一句道,乔小姐,对不起!

话毕,她利索的扔掉了麦克风,走到时寒墨面前,语气淡漠,时先生,这下满意了吧?你说的我都照做了,现在请你出去,不要耽误治疗时间。

苏清涟的脸上充满了不甘和委屈,这是时寒墨这些年来,第一次见到。

他记忆里的那个女人一直都是自命清高,桀骜不驯的,看到女人妥协的样子,他的心隐隐的痛了一下。

重新回到走廊,苏清涟浑身无力的倚靠在墙壁上,时寒墨揽着乔枚以一种极其亲昵的姿态经过她的身旁。

苏小姐,下个月就是我和寒墨的婚期到时候你一定要来祝福我们哦。行至她面前时,乔枚突然停了下来,眼神轻蔑的瞪向苏清涟,幸灾乐祸道。

苏清涟没有搭理她,而是将视线移至别处,现在她并不想与她过多纠缠。

她已经找到了能够治疗父亲的方法,只要度过这次危险期,便可以带着父亲远走高飞,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冷冰冰的城市里。

走吧。时寒墨拽起乔枚,看都没看苏清涟一眼,直接抬脚离开了苏清涟的视线。

当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时,佯装坚强的苏清涟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手术整整进行了一天一夜,苏南风终于熬了过来,当清晨的第一缕晨光折射进来时,苏南风苏醒了。

爸,你醒了?睡眼惺忪的苏清涟蓦地睁开眼,心情有些激动,脸上露出了罕见的笑容。

咳咳……苏南风皱着眉头轻咳了几下,然后缓缓的坐起了身,他眼眸定定的看着苏清涟,面色凝重。

小涟,你说实话,你什么时候招惹上乔家大小姐的?你知不知道得罪她的下场?

闻言,一脸惊喜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苏清涟面露难色,低着头不知道该做何解释。

见状,苏南风心底兀的更加担心了,乔家的势力可以说是只手遮天,得罪了乔氏集团的大小姐,那无疑就是死路一条啊。

小涟,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时寒墨?

不是。沉默了片刻后,苏清涟终于抬眸,目光坚定道,我不认识乔枚,我更不认识时寒墨,他们的一切与我毫无关系。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再也不要和他们纠缠到一起。

听到这话,苏南风还想再问些什么时,徐医生突然推开了房门,他先是饶有礼貌点点头,然后对立在一旁的苏清涟使了使眼色。

走廊上

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莲城?

兰城的事情安排妥当后,我就会带着父亲一同离开。苏清涟走到窗台前,远远的眺望着景色。

还回来吗?徐医生有些伤感的问道。

苏清涟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她努力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抬手拍了拍徐医生的肩头,或许吧。

看着女人玫瑰般小脸,徐医生满是心疼的想要揽过女人给她安慰,可是苏清涟本能的躲开了。

她知道徐医生的心意,可是在她的心底,似乎已经住进了那个男人,别的人再也进不去了。

将医院的事情处理好后,苏清涟再次回到了郊区的别墅,她将时寒墨送她的所有值钱东西都变卖了。

看着眼前堆在一起的红色钞票,她恍惚的回到了那年刚被时寒墨领回家的那天。

那个时候她不言不语,每天躺在卧室的床上,双眼死死的盯着头顶上的白色天花板。

正当她拿起手中的剪刀打算了结生命时,时寒墨突然冲了进来,他想要夺过她手中的剪刀时,挣扎中她将剪刀挥向了时寒墨。

鲜血洒了一地,时寒墨的手臂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顿时染红了男人的白色衬衫。

叮铃铃……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苏清涟倏地回过神,抬手随意抹了把眼泪。

电话是时寒墨打来的,她握着手机颤了许久,刚一接通,时寒墨不耐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你在干什么?怎么这么晚才接电话?

苏清涟将桌上的钞票收起,轻声回道,我身体不太舒服。

闻言,时寒墨眉头皱了皱,你等我半个小时,我去接你。

去哪儿?听到这话,苏清涟一下子就慌了,她害怕时寒墨发现自己的意图,那样的话她所有的财物都得被收回去,她和父亲就再也不能离开了。

我只是有点感冒,你不用大费周章,多去陪陪乔枚吧。话一说出口,苏清涟就后悔了,刚想解释时,电话那端又响起时寒墨清冷的声音。

半个小时,我一定会赶到。

还没来得及反应,电话便挂断了,苏清涟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钞票藏好后,系上围裙径直走向了厨房。

华灯初上,苏清涟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子,时寒墨的身影并未出现。

她自嘲的笑了笑,将围裙解下,刚坐下不久,就听到了一阵刺耳的车鸣声。

大门被人推开了,听闻声响,苏清涟眼底闪过一抹亮色,放下饭碗,她脚步轻盈的迎了上去。

待看清来人后,苏清涟本能的心底一慌,你们是谁?

眼前的人并不是时寒墨,而是一群彪悍的大汉,他们一脸贪婪的看着脸色煞白的苏清涟,目光散发出幽幽的绿光,一步一步的逼近。

苏小姐,有人出了钱让哥几个好好伺候你,你可别怪我们。领头的那个光头咽了咽口水,抬手伸向了苏清涟。

你们是不是乔枚派来的?她到底给了你多少钱?你们要是今天放过我,我出双倍!苏清涟面色惊惶,连连朝后退着,声音害怕到颤抖。

她没想到乔枚的手段如此卑鄙,竟然大半夜的派人来骚扰她,她就是笃定了,在这荒僻的郊区,就算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知道。

双倍?听到这话,光头停下了脚步,他狐疑的看了眼苏清涟,就凭你?给得起这个数吗?

眼见领头松了口,苏清涟连忙点点头,只要你们放过我,我一分都不会少给的。

大哥,这女的是时寒墨的情妇,估计私藏了不少呢。

对啊,你看看这别墅,到处都是奢侈品,我们随便拿走个一两件也发财了。

身后的小弟你一言我一语的出谋划策着,光头怔在原地,迟迟不能做出决定。

苏清涟抓住机会,一脸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彪形大汉,对于我的身份你们也都清楚,我可是陪在时寒墨身边多年,只要你们今天侵犯了我,明日就是你们的死期。我知道各位都是为了财,现在既然我愿意出双倍给你们,那么请就地收手吧。

说这话时,苏清涟背在背后的双手一直颤抖着,她在拨通时寒墨的号码,对于这次谈判她并没有胜算,现在能救她的只剩下他了。

可是,电话拨出去许久,一直未能接通,苏清涟紧张的心渐渐冰冷。

这样吧,苏小姐,你现在立刻给我们兄弟们现金,我们立马就走人,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光头突然走近了几步,面露凶光,要是你敢报警,今天我们就弄死你!

来不及思考,苏清涟连连应允下来,她蹭蹭走上楼,不多时,她拎着一个黑色行李箱再次折身返回。

点点数吧。苏清涟将行李箱打开,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当那些人一窝蜂涌向红色钞票时,苏清涟转身回到楼上卧室,她将房门锁好后,立刻继续拨通时寒墨的号码。

这次,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苏清涟心底有丝窃喜。

喂?你谁啊?电话那端传来一道女音,语气极度的不耐烦,听闻,苏清涟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她尴尬的轻咳了下,然后才道,麻烦你让时总接听电话。

寒墨在洗澡,你找他有什么事?

寒墨……她究竟是谁,竟然如此称呼时寒墨,难道是乔枚?他现在和乔枚在一起?

此时苏清涟的脑子很乱,脑海里出现了无数个疑问,他不是说好半小时来看自己的吗?

怎么会和乔枚在一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