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宵喜酌po 师父欢宠无度 男男车图堆糖

潮湿阴冷的地下室中,顾小月屈膝缩在角落里。

身上除了冷,而更多的是疼。

惨无人道的殴打和鞭笞,几乎让她身上没有完好的地方。

啪——

一本结婚证甩在她的脸上,交往六年的男朋友和妹妹依偎在一起,笑得甜蜜。

照片上的那圈钢印此刻就像印在她的心上一样,生疼。

姐姐,我和浩结婚了,特地过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顾瑞灵脸上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呵,你们为了让我乖乖嫁给凌家那个病秧子,什么办法都能想的出来。

顾小月紧紧抱住自己,可是身体反而越来越冷,如坠冰窖。

那本结婚证上,恩爱的样子令她作呕。

强忍住心中的悲痛,她抬起头,艰难的挤出几个字:为什么?

何文浩,这个她爱了六年的男人,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他们之间的一切。

就看你一副穷酸样,浩怎么会看上你?顾瑞灵越发的得意忘形。

顾小月,你别不识好歹!凌家再怎么说也是H市的顶级世家,能嫁给他完全是你攀高枝,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是吗?那你怎么不嫁?

顾小月本是普通贫民姑娘,母亲卧病在床,正当她孤苦伶仃时,忽然出现个男人声称是她父亲,要给她最好的生活。

未曾想,这竟是一场骗局!而她只是颗棋子。

凌家有个病秧子需要冲喜,顾家老爷子不忍心将自家大小姐嫁过去,便找来她这个私生女来顶替。

想到这里,顾小月心中恨意更盛。

姐姐糊涂了,我跟浩今晚就要结婚了,哪能再嫁给凌少爷呢?说着唇边扬起一抹讥笑,目光深处挑衅意味浓重。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顾小月箭步上前,伸手想要挥向顾瑞灵。

却被顾瑞灵轻而易举的推开,重重摔倒在地。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记清脆响声过后,火辣辣的疼痛从脸上传来。

她倔强的抬起头,看向刚刚扇她巴掌的妹妹。

我劝你早点同意这门亲事,省的再受这皮肉之苦。

门重重的被关上,死一般的沉静伴随孤寂席卷而来。

顾小月低头身体轻颤,随后大笑出声,笑容狰狞可怖,泪水顺着眼角止不住滑落。

从始至终,在他们眼中,她顾小月就是这样一个小丑角色吧。

她不甘心,她做错了什么,她们要这样对待她。

陷害她们母女的顾家,还有深爱六年却背叛自己的何文浩,她要让他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她要好好的活下去!

起身回头,顾小月朝屋里发红光的地方看去。嘴唇翕动,并未出声:我同意,你们不需要关我了。

摄像头背后人读懂她的唇语,立刻派人带她出来。

顾家迫不及待定下了婚期,十天后,婚礼如期举行。

凌家,H市实力最强的家族,家族继承人结婚,注定会是一场世纪性的婚礼。

果不其然,刚从豪华婚车下来,举着长枪短炮的众多记者蜂拥而至。

酒店门口的豪车层层叠叠,围了个水泄不通。

真是豪华热闹呢!

看着这一幕,她嘴角露出一抹酸涩,脚步随着司仪从旁边保镖开拓出来的通道走入酒店。

待看清宾客席上何文浩那张春风拂面的笑脸,她觉得无比的讽刺。

何文浩,等着吧,总有你求我的一天。

今天,她就是要做个高傲的白天鹅,哪怕是装的,她也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一步一步,绿地红毯,很快就到了宣誓台前。

她站得笔直,静静地等待着婚礼男主角到来。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男主角始终没有出现。

某些人还真以为自己是谁呢,可惜啊,人家凌少爷看不上……

人群中不知谁大胆嘲讽出声,众人附和,喧哗声越来越大,打量的目光更加肆无忌惮。

顾小月深吸口气,拿过麦克风,礼貌而得体。

实在抱歉,今天如风临时有事,暂时不能到场,耽搁了各位的时间,在此,我代他向各位道歉。

一番话落落大方,毫无半点扭捏之态,语毕深鞠躬,优雅走下台。

现场渐渐恢复平静,众人不再出言嘲讽,甚至有几分惊叹。

这个凌家新上任的少奶奶,也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差劲。

没有新郎,一个人的婚礼,再怎么热闹奢华也不过一会。

顾小月一个人做坐在阴影处,静静地看着慢慢萧瑟下来的现场,只觉得浑身都冷。

虽然她刚刚说的漂亮,但婚礼现场新郎连面都没露,作为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不介意。

正想着,忽然头上阴影遮下,高大的人影站在她面前
新郎连面都没露,看你这么可怜,求我的话,我没准会大发慈悲帮你逃跑。

何文浩不冷不淡的声音传来,顾小月心中泛起一阵恶心。

妹夫这是在说笑呢,我好不容易才嫁给这么得天独厚的男人,怎么能逃跑呢?你该不会是做梦还没醒吧?

说着,起身狠狠甩了他一巴掌,目光冷漠毫无波澜:帮你清醒清醒。

何文浩一时没反应过来,捂着脸上巴掌打过的地方,震惊的看向顾小月。

顾小月毫无畏惧的对视着他的目光。

这是我跟凌少的婚礼,别想在这作妖。她的嘴角嘲讽之意更胜,故意抬高了声调。

凌家一行人注意到这边,带头的管家张伯走到她面前:少奶奶。

语毕意味深长的看向何文浩,目光充满敌意。

何文浩脸色苍白,不知该如何辩解,顿时哑口无言,憋屈的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再看看现场顾家人变化莫测的脸色,她心中讽刺,真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

凌家给她做面子,顾小月也不能不识好歹,热络的跟张伯打招呼。

一阵寒暄过后,张伯这才说出找她的目的,凌家大奶奶叫她过去一趟。

今天婚礼上凌家主要成员没有到场,但是她在婚礼上那番举动,凌家都看在眼里。

凌家大奶奶从来都是个传说级别的人物,早年,凌家兄弟争夺家产,差点分崩离析,正是因为她站出来才挽回了局面。

不仅如此,在她的带领下,凌家一跃成为H市顶尖的豪门世家。

顾小月忐忑不安的跟在张伯身后,想到即将要见的人,忍不住心里发慌。

到了门口,张伯轻敲几下。

进来。

清冷的声音传入耳朵,顾小月后脊发寒,额角渗出细密的冷汗。

张伯推开门,恭敬的站在门口,不再往前一步。

深吸口气,顾小月艰难的迈开步子走了进去,顺手拂去额角的虚汗。

刚进门,一眼就看到了实木办公桌后的人。

尽管对方看上去已经苍老,但那双经过岁月打磨的锐利眸子却让她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来。

被对方气势所摄,顾小月一下愣在原地,不动分毫。

你今天的表现,不错。

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有所缓和。

顾小月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女人又出声了。

不过……你既然已经进了这个家门,有些事就必须忍着,明白吗?

顾小月听出了对方的意思。

忍耐,她当然知道要忍耐,豪门大族里,各种龌龊的事情实在太多,别说只是今天新郎没到场,就是发生更过分的事情,为了母亲她也会忍下的。

抬头对上大奶奶的目光,那眼神中笼罩了一层寒意,顾小月无奈只得点头应下。

好了,你可以走了。

幽深寂静的走廊,一眼看去竟像一条通往地狱的黑暗之路。

跟在张伯身后,大奶奶的神情依然在脑海浮现,瞬间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让她情不自禁地加快了步伐。

不知不觉,张伯已经将她带到一扇雕花大门前。

少奶奶,今后你就住这儿。说完转身离去。

顾小月愣怔许久,才推门进去。

房间空旷,除了一张大红色的床之外,什么也没有。

她踱步到床边躺下,脑中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多时困意席卷而来,沉沉睡去。

热,带着难言的失重感,一阵阵向她袭来,睡得迷迷糊糊的她感觉死亡正在向她逼近。

不多时下身刺痛感划破天际,将顾小月从梦中强行拉扯出来。

睁开眼的瞬间,对上一双带着浓烈嗜血意味的眸子。

看清眸子主人的那一刻,她眼里的惊慌迅速被惊艳所替代。

这是一张能让女人疯狂的脸,剑眉,挺鼻,薄唇……精致的五官恰到好处的组合在一起,一下使得这张脸的帅气更上一个层次。

顾小月没想到,这个外人眼中的病秧子少爷竟长得这副模样,一时间愣住了。

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男人动作急躁,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

就像野兽恨不能将她吞吃入腹。

难言的疼痛一阵阵袭来,身体忍不住痉挛,她想挣扎,可是根本没有机会。

既然挣扎不过,那就这样吧,从今晚开始彻底跟过去告别吧!

闭上眼,遮住翻涌的情绪,她主动配合起来。

然而,就在这一刻,上方的身体却突然抽搐起来,动作越来越大,最终倒在她的身上。

眼前的情况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对啊,他是有病的。

刚刚对方强势霸道的行为让她忽视了这个事实。

开门,叫人,很快房间就涌入一群人。看着众人井然有序地工作,以及凌如风慢慢恢复红润的脸色,她放下心来。

想到他刚才发病的情形,顾小月心中一阵后怕。

要是这男人出了什么事,那她……

少夫人,大奶奶叫你。还未回神,身后张伯的传话让她差点晕厥。

顾小月也没想到,短短一天之内,她就见了两次传说中狠厉无比的大奶奶
还是上次那个房间,她看着上方面无表情的人,从心底感到一阵寒意。

凌家大奶奶看向顾小月的目光明显不同于上次,带了一丝厌恶:就这么迫不及待?

她绝不允许任何能够伤害如风的人。

目光似剑刃般射在顾小月的脸,竟有种被凌迟的疼痛。

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顾家安的什么心?不自量力!

说罢,向门外一扫,进来一群黑衣人,拉过顾小月就要往外走。

把她送出国吧,我不想再见到她。

不要!不是说好让我来冲喜吗,你们不能赶我走!顾小月歇斯底里,依旧无法挣脱黑衣人钳制,只能拖延时间罢了。

婚已经结完了,不要贪得无厌!凌家大奶奶不想再多言语,摆摆手,黑衣人便将她拖向门外。

这一去,就是真正的龙潭虎穴,生死未卜。

但她一个女人,哪里是众多强状男人的对手。头发在挣扎中散落下来,鞋子也不知去处,身上的衣服滑落,露出了里面的白皙。

门越来越近,顾小月的目光越来越灰暗。

此刻,她找不到一个能帮自己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大奶奶,少爷说请您手下留情,留下少奶奶。

突然,张伯的声音响起。此刻她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好听的声音了。

没想到凌如风竟然会救她。

黑衣人在大奶奶示意下放开她撤出别墅外。

未待她劫后余生舒口气,冰冷的警告声从脑后响起,顾小月顿时汗毛竖立。

既然如风要求,那你就留下吧。不过今天这样的情况我不想在看见第二次。明白了吗?

明白,放心吧,大奶奶,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如风的。顾小月恭敬俯首应答,但微颤的肩膀和始终紧攥的双手显得有些不堪。

拖着沉重的步伐踏进房间,惊魂未定的回身关上房门。

没想到转身却撞上一个高大的身影。

凌如风单手撑门,以壁咚的姿势,将她抵在门上。

四目相对,她被对方那双带着浓浓嗜血意味的眸子惊住了。嗜血,张狂,霸道,完全不像一个生病的人。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顾小月低头想要从男人身侧溜走。

凌如风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大手将她拽回,抚上她软软的脸颊,指腹摩挲温热唇瓣,低头吻上去。

愣神的一小会儿,就将她仅剩不多的衣服剥了下来。

早春的天,本就带着几分寒凉。此刻浑身赤果的她被迫承受着空气中传来的阵阵凉意,忍不住轻轻颤栗,继而在对方的抚摸下,又泛起阵阵粉红。

随着她身体的变化,他似乎愈发兴奋,动作越来越用力,一股狠劲儿从他眸中一闪而现,看着她的眼神好像要把她拆吞入腹。

终于他一个挺身,没有半丝停歇,更加大力的征伐接踵而至。

疼,无边无际的疼快要将她淹没。

可是,对方却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恍惚中,她终于承受不住愈发强烈的痛苦,昏睡了过去。

翌日,窗外阳光映在她的脸上,刺眼的不适感唤醒梦中人。

一声轻哼,她醒了过来。瞬间,酸疼的感觉传遍大脑,让她撑起的身子又倒了回去。

昨晚的一幕回到脑海,她的身上顿时扑上了一层粉红,在阳光的照耀下,煞是好看。

突然身旁传来动静,慌忙看过去,昨晚还在她身上征战的男人缓缓睁开眼。

一时,四目相对,空气中带着尴尬的成分。

原本以为,对方醒来会跟她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凌如风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后一句话不说就要离开。

见此,她也顾不得自己一丝不挂,拉住对方。

咳……那个,今天回门,你能不能陪我回去?

瞬间,她感觉拉住的手一顿。

不用多说,她也知道此刻的自己像极了一只向他乞怜的小狗。

可这是她得到母亲消息的最快途径,她不得不放下自尊。

凌如风轻轻勾起嘴角,点头答应了。

唇角的笑意慢慢晕开,衬得他苍白的脸色多了几分明媚,本就帅气的面容更加吸引人。

这样的凌如风,从未让任何人见到过。

直到坐上回门的车,顾小月才如梦初醒般转过神来。频频回头打量身旁的男人。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她,却没注意到身旁男人越来越暗沉的眼神。

司机看出两人之间气氛微妙,会意一笑,却默不作声。

很快到了顾家大宅。

顾家的远亲近邻全都在,尽管早已知道顾家对这场婚事的看重,却还是没想到会看到这么多人。

顾家一行人更不可思议,看到从车上下来的凌如风,都愣在原地。

她只想借此机会,得到母亲的消息,完全没有心思跟这些人寒暄。

我妈在哪?顾小月走到名义上的父亲顾正林身边,声音冰冷,问出的话让后者笑容僵在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