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闪发光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撒野?我看你才是撒野吧!

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纪霜霜哪里肯放过她,直接一样手,冷水哗啦啦全淋在纪梅心身上,同样给她来了一个透心凉。

啊——

纪梅心一声尖叫,赶紧逃开,已经来不及了,成了落汤鸡,纪霜霜,你、你这个小贱=人!

嘭!

纪霜霜甩手,将脸盆丢出门外,关好你自己的嘴,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小秋已经被惊醒了,纪霜霜冷着脸把身上的试衣服换掉,带着小秋出门,今天还要上山割猪草。

纪霜霜,你站住!纪梅心不肯让她就这样离开,上前抓她,被她一把甩开,转手有拽住小秋的手腕,想等到黄氏起床后过来教训纪霜霜。

却没想到,纪霜霜眸子一寒,手中割猪草的镰刀猛地挥过来。纪梅心吓了一跳,赶紧松手,手背上被镰刀划出一道血痕,再晚一些整只手就没了。

她吓得顿时脸色苍白,哇哇大哭起来,再也不敢上前抓两个人了。

大清早的,吵什么吵?黄氏的声音从另一边屋子里传出来,带着几分起床气。

纪霜霜没有理会,拉着小秋出了门。

大清早的,吵什么吵?黄氏的声音从另一边屋子里传出来,带着几分起床气。

纪霜霜没有理会,拉着小秋出了门。

身后,纪梅心还在哭,黄氏一边系着扣子跑出来,大清早不睡觉,吵嚷什么?

娘,纪霜霜她欺负我!

纪梅心哭哭啼啼的告状,黄氏不耐烦,给了纪梅心一巴掌,你闭嘴!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

即便纪梅心是黄氏的亲生女儿,但也是个丫头片子,这个年代,只要是丫头,基本上都是赔钱货,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黄氏已经有一个儿子了,这个女儿自然没有那么受宠,平日里也要帮着干一些农活的。

纪梅心再生气委屈,也只能捂住脸,委委屈屈的去干活了。

出了纪家大门口,纪霜霜才觉得压抑在胸口的别闷气消散了很多,连耷拉着头的小秋也有了几分活泼。

姐姐,我们为什么这么早上山啊?

以前纪霜霜上山割猪草尽量不带小秋,一是怕她受伤,二是不忍心让她干粗活。

现在纪家已经成了一个牢笼,把小秋一个人留在家里她不放心。而且,小秋也需要一些锻炼。

纪霜霜看看手腕上的白蛇,心里也有了底气,大摇大摆的往山上走,一点不担心再被蛇咬到。

上山的路很安全,居然一条蛇都没有看到,纪霜霜心想大概是白天蛇比较少,更往里面一些就能看到蛇了。

她的兴致更高了,今天非要看到一个结果不可,如果这条白蛇骗了她,就现场燃上一簇篝火,把它烤成蛇干肉。

纪霜霜一路走进深山里,可奇怪的是,不仅没有见到蛇,就连其它的小动物也都不见了,全无踪影。

晕头转向绕了一大圈,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还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手腕上的白蛇忽然开口说话了,有我在的地方,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靠近?

一开口就带着天然的优越感,好像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神,和那些普通的蛇不是一个品种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确实不是一个品种,就凭它可以开口说话这一点,就有装X的资本的。

纪霜霜抽抽嘴角,那些蛇不敢过来,你丫的怎么不早说?害她白费力气满山跑,累的气喘吁吁。

让你进山就是为了帮你学习控制蛇群,放心吧,不会让你白跑一趟的。

可路上一条蛇都看不见,全被你吓跑了,我怎么控制蛇群啊?纪霜霜不满。

刚才进山不远,万一被村民发现你和一群蛇在这里,岂不是把人吓到了!真没脑子!

纪霜霜一噎,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这件事情不能让别人看到,不然还以为她是妖女呢。

纪霜霜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小白蛇故意让她往深山里走。

她怎么会忘记这是一个封建落后的时代,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愚昧的小村庄。

母亲当年是巫医,就被赶出村子,她一旦展示出这种能力,说不定当场被抓起来烧死。

想到这里纪霜霜便是一阵后怕,这次确实是她大意了,要不是白蛇提醒她就得凉了。

难道是最近过得太安逸了,把一些基本的危机意识都给忘了?

除了控制蛇群,如何控制自己身体上的香气,也是需要尽快解决的问题,因为这种香气引来的可能不仅仅是蛇,还有其它毒虫。

万一哪天身上带的草药不够,印在什么危险的动物,那就危险了。

她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最后没有解决的办法,如果小白蛇能够帮忙,那就最好了。

在白蛇的指引下,纪霜霜慢慢把身体的香气释放出来,很快就有蛇群从草丛里爬出来,向她身边聚集过来。

第一次见到这种画面,纪霜霜自己都吓一跳,这么多蛇,要是真的攻击起来,一瞬间就能把她啃噬成白骨。

幸好先把小秋引开了,不然她看到这样的画面,非得吓得晕过去不可
纪霜霜紧张的一头冷汗,即使白蛇在一旁不住的安慰她没有事的,有它在这些都是小问题。

深吸了几口气,纪霜霜不断的安慰自己,前世什么凶险的场面都经历过,这些算什么?终于慢慢稳住了情绪,恢复镇定。

首先要通过控制身上香气的浓度和扩散范围,让蛇群随着她的控制慢慢移动,最后逐步做到收放自如。

训练了小半天,效果一直不明显,好在纪霜霜对这个特殊技能很向往,锲而不舍的尝试,到中午的时候,终于有了一些变化,可以控制蛇群缓慢移动了。

有了好的开始,接下来就要多练习,她本身资质不差,缺少的是这方面的经验,只能以勤补拙。

在山上待了一整天,天色昏暗下来的时候,纪霜霜才停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今天只顾着训练了,没砍柴,也没割猪草。小秋砍了一些干柴,但是数量远远不够。

虽然老太太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一顿臭骂肯定是逃不了,说不定接下来好几天都要被她们冷嘲热讽。

想到这里,纪霜霜又开始头疼,眉头紧皱起来。

怎么?学了我的本领,反而这种脸色?白蛇有些不满她的反应。

纪霜霜把自己的烦恼事和白蛇说了,白蛇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对着草丛嘶~嘶~两声,无数蛇向四周跑去。

没过一会儿,这些蛇卷着树枝回来,堆在一起,比她自己砍柴一天还要多。

纪霜霜目瞪口呆,这种操作都可以的吗?

好歹解决了燃眉之急,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暗淡下来,纪霜霜背着柴火下山去了。

这些蛇群常年生活在山上,肯定对山上的一草一木非常了解,说不定以后采药的时候还能让这些蛇帮忙,找到一些珍贵的草药。

纪霜霜想着想着,眼睛就亮了,姐妹两个以后食物也不用担忧了,有野味,各种蘑菇有没有毒,这些蛇肯定都知道。

感觉瞬间心情开朗了,就像发现了一片没有开发过的新大陆!

原本一直计划着,等时机成熟了就带小秋离开这个地方,远走高飞,如今她改变想法了,这座大山就是她无尽的宝库。

凭借她现在的本领,可以在这里风生水起,赚到足够多的钱!

小秋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一路上这么兴奋,到家之后才发现,木柴上有很多新鲜的菌菇,都是可以熬汤喝的,甚至还有一个半大的灵芝。

姐姐,这是灵芝啊,我们可以卖好多钱呢!

虽然不知道具体能卖多少钱,但是她知道这东西很值钱,尤其这种深山里自然生长的野人参,品质极好。

把菌菇和灵芝采摘好,小心的收藏起来,等有时间去镇子上了,就拿到药材铺去卖掉。

这是纪霜霜穿越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

至少从现在起,她的生活不再是一片黑暗,她找到了光明和希望,也更加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有了这个特殊技能,她可以制定新的行动计划,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吃饱穿暖和摆脱纪家。

姐妹两个回到纪家,不出意外,锅里根本没有给她们留饭,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纪梅心见到她就恨得咬牙切齿,碍于长辈都在,才没有当场发作。

纪霜霜觉得可笑,就算没有她,那个酷酷的哑巴大兄弟,也不可能看上纪梅心这种人。

她和哑巴大兄弟之间是完全清白的,无辜就中了一箭,被纪梅心记恨上了。

幸好纪霜霜以后不需要靠她们生存了,要不然她和小秋真的要被活活饿死了。

那些采摘的菌菇,今天晚上正好可以给她和小秋充饥。

接下来一段时间,纪霜霜每天一大早就起床,鸡还没叫就带着小秋上山去了,到晚上狗都睡了才回来,早出晚归。

纪霜霜一边训练自己的特殊技能,一边在山上寻找各种珍贵的药材收集起来。

几天后,她的小黑屋里已经堆积了不少药材,现在新的问题出现了,她一时半会儿没有机会去镇子上卖药材。

幸好纪家人都嫌弃她这个‘狗窝’,轻易不会进来,不然这些东西都要被搜刮走了。

该怎么存储药材,是一个大问题,如果卖不出去,那她挖药材就没有意义了。

从村子里去镇子上只有一个方法,搭乘别人家的驴车,村子里有驴的不过两三家,而且纪家人也不会轻易放她去镇子上。

更何况她还要带着一大推药材上路,被察觉了,以后就更难行动了。

所以现在怎么把这批药材出售,成了纪霜霜眼下最头痛的事情,而且还暂时无法解决。

长时间的存储,这些药材的药性肯定会降低,说不定还会腐烂。

幸好小秋对药材的药性比较了解,她钻进屋里鼓捣了一阵,姐姐,你看,这样就能把药材保存更长时间了。

利用药材药性之间的相生相克,把他们分层放在一起,能够避免药材迅速腐坏的问题。

但是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纪霜霜想来想去,决定厚着脸皮去求那个人
把当天的活计干完,纪霜霜背着箩筐出了门,她今天没有上山,而是坐在了离纪家不远的河边大石头上,守株待兔。

怎么去镇子上的问题,她想让那个叫绪哥儿的哑巴大兄弟帮忙。

村里的驴子都是宝贝,不会轻易借给外人用,思来想去,只能乘坐哑巴兄弟家里的那辆驴车了。

即使不好意思,为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纪霜霜也只能硬着头皮强迫自己去开口了。

踏踏——

有脚步声临近,纪霜霜立马从石头上站起来,抬头便撞上了绪哥儿深邃的眼睛,愣在了原地。

脑子里电石火花一般闪过某个念头,纪霜霜忽然后背一凉,打了个寒颤。

之前她身体不好,感觉不到周围的动静,甚至差点被蛇咬都正常,可她现在已经恢复了,这个男人能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走到她身边这么近。

不一般!

纪霜霜脸上温度渐渐消失,眼底折射出的也只有寒冷的目光。

绪哥儿从来不说话,见了谁都冷冰冰的,很多村民都怀疑他得了某种病,成了哑巴。

除了家庭条件在村里比较好,人长得比较帅,平日里绪哥儿不显山不露水,就跟普通人一样。

纪霜霜开始怀疑,平日里他都在伪装,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

伪装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装很多年,成功瞒住整个村子的人,而不被发现,这个人太可怕了。

这是一个新出现的不稳定因素,纪霜霜皱眉,开始犹豫不决了,不知道自己的计划还要不要照常实施。

或者,她应该避开这个人,再想其它办法去镇子上。

阎千绪不知道纪霜霜心里想什么,刚刚他来得时候,就看到了纪霜霜坐在石头上发呆,好像有什么苦恼的事情。

他眉头微皱,难道纪家又欺负她了?

说不清楚什么原因,自从上次在山上相处了一次,再想到她在纪家被欺负,阎千绪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总想着保护她。

大,大兄弟,你怎么在这里?

阎千绪拿起手中的渔网给她看,纪霜霜尴尬,人家来河边当然是想捕鱼的,这还用问?

纪霜霜不动声色打量着阎千绪,想从他身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他失望了,这人就像冰山一样,始终没有任何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纪霜霜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酝酿了一下情绪,准备和他说借用驴车的事情。

大兄弟,咳咳,我其实……想和你商量个事情,你看方便不?

阎千绪眼睛动了动,刚才出现的时候,纪霜霜明显对他表现出了一种抗拒和敌视,这么短的时间就先是不见,还要和他商量事情。

有些不对劲,难道是她遇到什么难处了?

阎千绪这样想着,便点了点头,示意纪霜霜说下去。

大兄弟,不瞒你说,我最近上山砍柴割草发现了一些好东西,想私下卖了,给我和小秋赞些私房钱,可你也知道纪家人对我们的态度……

现在这些货在我手上,可我去不成镇子上,也没办法卖出去,大兄弟,你看能不能帮我个忙?

这种说法合情合理,阎千绪也觉得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是,他不知道纪霜霜准备让他怎么帮这个忙。

思索了片刻,阎千绪边点头答应了,眉心挤出一个疑问的表情,像是在问‘怎么帮你’。

见大兄弟在很痛快,纪霜霜心里压着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如果是别人答应的这么爽快,她肯定怀疑有其它目的或者后招,但是阎千绪不一样,这个人给她的感觉一直很可靠,值得信任。

纪霜霜拍了拍石头坐下来,把自己的想法和阎千绪说了一遍,让他帮着分析怎么做更合适一些。

第一种方法,你平日里去镇子上的时候,顺路带上我,我到了镇子上自己去找地方卖。第二种,我直接把东西给你,不管你卖出什么价格,我都给你抽四成佣金,怎么样?

知道阎千绪不缺钱,但是求人帮忙就得有求人的态度,这四成佣金就是她的诚意。

果然,阎千绪听了她的话,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纪霜霜赶紧解释,老话说得好,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你帮了我不止一次,我总不能一直占你便宜。要不然,以后也没脸再找你帮忙了。

见到纪霜霜态度很坚定,阎千绪只好皱着眉答应下来。

商定了第二种方法,纪霜霜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她不用每次都往镇子上跑,免得被纪家人发现,露出马脚。

她从来没有去过镇子上,就算去了也不知道到哪里卖药材,把这些事情交给阎千绪,她自己只在家等着收钱,这样更简单方便一些。

阎千绪这次又帮了她的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