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弃妃美又娇慕云然楚景弦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看着面前小丫鬟那张红肿的脸,慕梦婉实在觉得煞风景,正好对她失了兴趣,慕梦婉就叫她下去了。

“对了。”慕梦婉忽然想起件事情,又喊住了小丫鬟。

小丫鬟害怕,浑身一哆嗦,只差一步双腿瘫软跪到石阶上。

“今日的事情不准告诉王爷。要是让王爷知道了,我就杀了你。”慕梦婉冷哼,严声威胁小丫鬟。

小丫鬟不敢不从,忙不迭答应,随即匆匆离开了亭子。

看着小丫鬟逃似跑走的背影,翠苗不禁笑出声。

“瞧瞧这王爷府的下人,哪个不是对您马首是瞻,将您当做正妃看待。慕云然算什么,不过是老爷硬塞进来,王爷不得不收的累赘。”

慕梦婉嘴角笑意更甚。才收拾完不懂事的丫鬟,她不紧不慢喝了口茶水。

“小姐,您说,慕云然当日说去宫里表现的那么殷勤,可是心中有什么算计,准备在太后面前挑拨离间,将您坏话说尽。”翠苗端得认真神情,凑近了慕梦婉问道。

“她说我坏话又如何?回了王爷府,王爷还是不待见她。”慕梦婉丝毫不将慕云然放在眼里。

“我从前也担心太后偏心慕云然,对我当上摄政王妃是个阻碍。现下想想,只要王爷喜欢我就够了。至于太后,她管天管地还能管得着王爷后院的事儿?”

“再说了,太后总要死的。她若执意不接受我,我就熬到她死为止。”

慕梦婉说出这么大胆的话来,叫翠苗大吃一惊。她赶忙张望了眼周围,确定无人听见,才松了口气。

“小姐聪明。”翠苗夸赞慕梦婉。“反正王爷心仪的人是您。任慕云然怎样折腾,王爷都不会喜欢一个丑女。”

亭中发出阵阵笑声,难得慕云然不在,无人碍她的眼,慕梦婉别提有多高兴。

转眼间,慕云然在宫中已经待了约摸半月。

慕云然日日疗养,将脸上毒素逐渐逼了出来。虽说要想根除,还是得见慕天忠一面,但消减毒素,抑制毒性蔓延于慕云然而言并非难事。

脸上的毒减少,慕云然脸上的疤痕也随之淡却。她坐在梳妆台前,仔细观察脸上的状况。

“王妃。”

一名宫女走到门口。因着慕云然门开着,宫女索性没让蓝秋通报,站在门口喊了慕云然一声。

“太后娘娘请您去偏殿一趟。”宫女如实禀报。

“好,我知道了。”慕云然淡淡应下。

她抬眸,看了几眼脸上疤痕。转身招来蓝秋,让她给自己涂上胭脂水粉。

现在慕云然脸上的疤痕已经可以用化妆遮个八九成。

很快,蓝秋为慕云然打扮好了。

“小姐!你脸上的疤痕淡了好多!”蓝秋欣喜,眼里发出光亮。尤其化了妆,不仔细看真看不出。

看着镜中明眸皓齿倾国倾城的女子,慕云然浅笑。

离开房间时,慕云然戴上面纱。

“小姐已经恢复了容貌,怎么还戴面纱啊?”蓝秋不解,歪头询问。

“你猜此事传到摄政王府,那两个人可会无动于衷?尤其慕梦婉,指不定还要找机会再给我下一次毒。我藏着,是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慕云然告诉蓝秋。

她当然会有露出真容的一天,但绝不是现在。

蓝秋恍然大悟,连声夸赞慕云然细心聪慧,想事情更是周到。

正是初春,御花园中百花齐放,一片生机勃勃。

慕云然挽着太后,一步一步走在石径小路上。时而一阵微风吹过,令人心旷神怡。

“然儿可有想家?”太后语气和蔼,无意问了声。

慕云然自然清楚,太后口中所谓的家,不是丞相府,而是摄政王府。

左右纠结这些也没什么用处,无论是丞相府还是摄政王府,都从未真将她当做家里人看待。

慕云然心里觉得好笑,明面上装作温和,朝太后点了点头。

“你待在慈宁宫算来已有半月,确实该是回去的时候,景弦也应当想你了。”太后拍了下慕云然的手背。

前面的话还好,听到后面太后提及楚景弦的那句,慕云然只感到胃里翻滚,想呕得很。

他会想?此时他十有八九正和慕梦婉交欢,玩得不知有多开心。慕云然这些话没有对太后说出来。

“我今日就收拾下行李,过几日回王府。”慕云然答应。反正脸颊上的伤口处理了大概,也没有再留在皇宫的必要。

太后缓缓点头,转身之际,眼角余光不经意间扫到慕云然的脸上。她发觉异常,对着慕云然看了好几眼。

“你脸上那道疤是不是好了?”太后关心询问。

慕云然忽然容貌被毁,脸上疤痕连太医都诊治不出原因。众人原以为这道疤痕会跟着慕云然一生一世,现在伤口逐渐愈合,当真是一件喜事。

“还没呢。”慕云然温柔回答太后问题。“我是擦了胭脂水粉,才显得没那么清晰罢了。不过确实好了许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王府时脸上就忽然多了一道伤疤,等到宫里住半个月,伤疤又好了。难道是王府的问题?”太后自言自语,神色愈加凝重。

毕竟慕云然毁容来得莫名其妙,太后怀疑并非意外所致也是情理之中。

慕云然没有附和,默认了太后的猜测。

她肯定不会怀疑到楚景弦的身上,那就只剩下慕梦婉了。

“肯定是慕梦婉!”

果然。慕云然嘴角微微扬起。

反正这几日她不在王爷府,慕梦婉断然过得清净,多点事情做也好。

“这个慕梦婉!当真是蛇蝎心肠!”太后气极。

“太后娘娘,您别气,气坏了身子不值。”慕云然宽慰太后。

“您现在只是猜测到婉夫人的身上,又不能断定她真的在我脸上动了手脚。若是错怪了她就不好了。”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太后叹气。尤其想到慕云然生母也是这个性子,太后更感到唏嘘。

“她是夫人,你才是明媒正娶的王妃,日后在王府要硬气些,不能被她踩在脚下。如果她执意不服你,你就来找哀家,哀家倒看看她多大的能耐,能不能在哀家面前翻出一片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