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不起腰pop阿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一块干净的帕子出现在眼前,纪霜霜才从记忆中回过神来,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人。

阎千绪清凉的五官在火光映照下,有几分迷茫,不知道为什么,纪霜霜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看透了她的心事。

擦点脸上的泪,纪霜霜又恢复了笑意,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阎千绪摇摇头,把吃剩下的骨肉抱起来,挖个坑埋进土里,免得半夜又蛇虫闻着香味爬过来。

纪霜霜原本还担心哭哭啼啼被人取笑,看到阎千绪脸上没有什么变化,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纪霜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听着小秋忽然打了个喷嚏,她才惊醒过来,已经月上枝头了。

让小秋睡在里面靠近火堆的地方,纪霜霜对着坐在火边的阎千绪说,你也休息一会儿吧,我来守夜。

没想到,阎千绪从怀里逃出一个纸包,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些粉末状的东西,他小心翼翼用粉末沿着火堆旁洒了一个圈,把三个人都围在里面。

对着纪霜霜点了点头,然后躺下睡了。

纪霜霜猜,这粉末肯定是驱虫的,这下不用守夜了,她也在火堆旁躺下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夜里。

不时有蛇靠近,又被白色的粉末赶跑,下半夜的时候,终于有一条小白色进了圈子,慢慢靠近了熟睡中的纪霜霜。

纪霜霜浑然未觉,感觉手臂上一痛,这才惊醒过来。

低头看了一下,有两个不起眼的小黑点,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行凶的蛇,也就没当回事。

阎千绪听到动静也醒了过来,探究的视线看过来,纪霜霜忙摆摆手,没事,可能是做梦了。

她怀疑刚才都是错觉,于是又躺下继续睡了。

阎千绪没有说话,往她身边靠了靠,替她当初另一个吹过来的风,重新闭上眼睛。

清晨,耳边传来鸟叫声,纪霜霜揉揉眼睛坐起来,脑袋里的困意还没有散去。

地上的火堆已经熄灭了,只剩下灰烬,小秋还在睡,阎千绪却不见了。

她慌了神,这荒郊野岭的,该不会是半夜被熊瞎子叼走了吧?她想去找,又不知道该怎么找。

再一细想,如果有猛兽出现,她不可能睡得那么死,一点动静都没听见。有可能是他自己离开了。这很符合他的性格。

反正天已经亮了,一会儿她和小秋能自己回家。

早上的风有些凉,纪霜霜把小秋叫醒,小秋快起来,天亮了,地上凉,咱们这就回家。

小秋晕晕乎乎看了一眼,姐姐,昨天那个大哥呢?

他有点事情,已经提前下山去了。咱们也走吧。

把火堆清理了一下,确保没有留下火星子,纪霜霜和小秋一起背着箩筐里的猪草,准备往回走。

大哥哥,你不是已经下山了吗?小秋忽然兴奋起来,纪霜霜扭头一看,冰山男去而复返,手里又多了一只猎物,还有一些水。

明白他是出去找吃的了,纪霜霜脸一红,刚才还差点以为对方把她们姐妹扔下,自己下山了呢。

意识到自己刚才对小秋说的话太草率了,话赶话,也不过大脑,是啊,大兄弟,你不是下山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阎千绪皱眉,看了姐妹两个一眼,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开始准备早餐。

纪霜霜蜜汁尴尬,心里还有些感动,人家一大早去给她们准备吃食,她反倒冤枉别人丢下她们跑了。

那个,我来做吧。

纪霜霜结果阎千绪手里的东西,亲自动手做早餐,好歹弥补一下心里的愧疚。

白天走路比晚上方便多了,纪霜霜扭伤的脚也差不多恢复了,三人吃了饭,一起向山下走。

阎千绪还是一言不发,她们走的快的时候他就快,她们走的累了他也速度慢下来,不声不响的跟着。

进了村,纪霜霜再一次对阎千绪表示感谢,大兄弟,这次谢谢你了,以后你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一定帮你。

说完又觉得有些惭愧,她一个女子,人家能有什么地方需要她的帮助?

经过一夜的相处,纪霜霜已经了解了阎千绪的性格,看似冰冷不近人情,但是对人挺真诚的,很有人情味的一个……哑巴。

姐妹两个一路回到纪家,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吵嚷的声音。

我早就说过要防着那个死丫头逃跑,这不?白养了这么多年!

村前的二狗子说,昨天在山上割猪草,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该不会是私奔了吧?

大门外面,纪霜霜及时闭上了嘴。

纪云春正愤愤的向老太太抱怨,恨不得现在把纪霜霜抓回去吊打一顿。

很不巧,所有刺耳的话,一句不落的传进了纪霜霜的耳朵里,那个听起来应该被千刀万剐的没良心者,就是她本人。

娘,那个大的都跑了,要我说,赶紧把那个小的卖了吧,省的过两年翅膀硬了,又跟人私奔!

先找找看,万一能找到她和那个奸夫,就两个一起抓了,看我不打断她的狗腿!

院子里几个人已经在议论抓到她之后怎么处置了,纪霜霜嘴角扯了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形容眼前的一幕。

到底是觉得她傻,还是这些人太天真
唯一让纪霜霜觉得尴尬的,身边的哑巴兄弟还没有离开,莫名其妙就当了一回奸夫,心里肯定也不舒服吧。

虽然纪家虐=待纪霜霜姐妹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纪霜霜还是觉得脸有些烫,大兄弟,真不好意思,你还是先走吧。

阎千绪眸子动了动,点头,他不在意别人的说话,但是也不想误会扩大,给纪霜霜招惹麻烦。

纪霜霜拉着小秋进门,阎千绪站在外面没动,想看她进去了再离开。

她以为已经足够轻手轻脚了,没想到还是被院子里的人发现了,纪云春立刻气鼓鼓冲过来,拦在她面前。

你这个贱丫头,跑到哪里野了一天一夜?现在才回来,是不是那个野男人送你回来的?

刚骂完,三个人视线一转,不约而同看到了站在门口负手而立的阎千绪。

黄氏脸上的表情一僵,最先反应过来,赶紧陪着笑脸上前,哟,这不是绪哥儿吗?你怎么和我家霜丫头一起回来了?要不要进来坐坐?

阎千绪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对着纪霜霜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人走远,黄氏的脸重新冷漠下来,一把江纪霜霜拽过去,好啊,你这个死丫头长本事了,居然一夜不回来,在外面和男人鬼混!

老太太也气的眼睛喷火,看样子想直接动手打她耳光子了。

我们纪家怎么出了这种不知廉耻的死丫头,真是造孽!早知道就该把她丢到山里喂狼,也好过如今丢尽了我们纪家的脸面!

被困山里一夜,纪霜霜又困又乏,本就烦躁,刚回来就被三个人诬陷抹黑更让她无法忍耐。

狠厉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黄氏,只把黄氏盯的浑身发毛,不得不放下扬起的手。

纪霜霜从鼻子发出一声冷哼,算她识相,随即便拉着小秋回他们的屋子了。

娘,奶奶,就这么绕过她?你们都看到了,刚才是绪哥儿送她回来的!说话的是黄氏的女儿,纪梅心。

她早就对绪哥儿有心思,看到被纪霜霜捷足先登了,心里怎能不生气!

刚才怕绪哥儿没走远,这才躲在屋里没出来,这会儿搂住黄氏的胳膊,娘,你赶紧把她轰出去,不能让她再待在家里了!

你别急,娘早晚帮你收拾那个贱丫头。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上次的事情,让纪家在乡亲们面前丢了脸面,现在把纪霜霜赶走,吃苦头的只会是她们自己。

回到小黑屋里,小秋有些害怕,姐姐,奶奶和小姑她们,会不会把我们赶出去?

纪霜霜浑然不在意,就算她们想这么做,也没有这个胆子。

就算不顾忌纪家在村子里的形象,至少也要想一想镇子上的大伯,不敢随便把她们姐妹俩怎么样。

这两天太辛苦了,休息了一会儿,纪霜霜爬起来烧了一锅开水,准备和小秋一起泡个热水澡,去去身上的疲劳。

泡在热水里,纪霜霜才觉得身体又活过来了。她视线转移到手腕上,那里有两个很不起眼的小红点,不仔细看几乎注意不到。

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昨夜在山上睡觉的时候,半夜手腕上痛了一下,似乎就是小红点的位置。

现在看来当时不是错觉,肯定是被什么东西咬伤了。

她的体质天生散发特殊的香味,容易吸引毒蛇之类的东西。

入夜,纪霜霜还没睡熟,就听见了窗外墙角下沙沙的声音,她一个机灵,猛地清醒过来。

墙角下的破洞里,一条全身白色的小蛇留了进来,摇摇摆摆向着床上的纪霜霜爬过去。

正要下嘴,床上假睡的纪霜霜忽然坐起来,一把抓住小白蛇的脖子,另一只手扯住它的尾巴,瞬间将它制服。

小东西,昨天在山上咬了我好不够,居然追到家里!今天再被你咬了,本姑娘的脸面往哪里放?

说着,就要把这条胆大的蛇宰了,顺便研究一下有没有毒。

慢着,听我解释完,再处置也不迟。

白蛇忽然开口说话了,把纪霜霜吓了一跳,差点手一抖把蛇从窗户里丢出去!

她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哆嗦了好长一会儿,这才不确定的看向手中的小白蛇,刚才……是你在说话?

难道穿越到了白素贞和许仙的年代?

白蛇像是听到了什么弱智的问题,一副好好在上的样子,当然是我!你快把我放下来!

纪霜霜心脏颤了颤,半晌才确认自己没有做梦,真的是这条小白蛇在说话。难不成成精了?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你到底是什么人……东西?为什么会说人话?
你都能穿越时空了,我为什么不能说话?

……纪霜霜愣了一下,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感情自己这是抓到了一条有智商的灵蛇呀。

但这并不能成为纪霜霜绕过它的理由,白白被咬了一口,不能就这样一笔揭过。

就算你会说话,也休想让我放了你!你听着,我现在决定炖了你!

白蛇呲牙,这个人类真不识好歹,枉费它这么远专程跑过来找她。

可惜任它接下来怎么挣扎,被纪霜霜掐住七寸,根本就挣脱不出来。

见纪霜霜不为所动,坚持要拿它下锅,白蛇终于认怂了,耸拉着脑袋把实话说出来。

好好好,你赢了,你别炖我,我和你说实话就是。说完装模作样咳嗽两声,你先把我放开。

纪霜霜把它扔在地上,拍了拍手。倒不怕它逃跑,这么小的东西,她三步两步就能追上,保证它逃不出这个小房间。

想起前世看得那些穿越小说,女主各种金手指,她穿过过来之后除了挨打和干活,好像就没有别的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这条蛇既然能说人话,而且知道她是穿越而来的,说不定还能带她回去,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现在,她已经有点怀疑,这条蛇是故意出现在她身边,肯定找她有什么事情。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敢说谎,立刻把你炖了吃肉!

白蛇看着她凶巴巴的样子,虽然心里不屑,嘴上却不敢再乱怼,我是上古灵蛇转世,和你一样莫名其妙就来到这个世界,我的修行已经到了关键瓶颈期,可这个世界的灵气太稀薄。

你身上的香味中有很浓郁的灵气,可以帮助我修炼,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身边。不过你放心,我不是要伤害你!

纪霜霜身上有香气的事情,她自己已经知道了,现在听白蛇这么说,相互印证,到也觉得合情合理。

不过,要想让她相信这条小白蛇,可没有那么容易,还要继续逼供,让它把知道的事情都交代出来才行。

你想让我帮你修炼,那昨天晚上在山上为什么咬我?

纪霜霜把手腕亮出来,虽然小红点很小,几乎已经看不见了,但是瞒不过她的眼睛。

白蛇支支吾吾,没想到做得这么隐秘,还是被这个丫头发现了,看来以后要更加小心一些了。

你错了,我不是咬你,而是在帮你!白蛇昂起头,大大咧咧的在屋子里转了一个圈,这个世界很凶险,你要想活下去,就得有一技之长。而我,可以帮你控制所有的蛇类!

纪霜霜听了,盯着手腕上的小红点,脑海里忽然冒出来两个字:契约!

你是说……我现在已经可以控制蛇群了?

当然!不过我是有条件的,你要答应以后让我跟在你身边修行!

纪霜霜心里一喜,村子外面的大山里有很多蛇,村民上山砍柴割猪草经常有被咬伤的,她现在身体吸引毒蛇,只会比别人更加危险。

有了这个控制蛇群的本领,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要等下次上山试一试才能知道这条蛇有没有说谎骗她。

成交!

纪霜霜很痛快就答应了这个交易,这种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她又不是傻子。

只不过,这蛇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小,带在身边会被人发现的,被纪云春看到了说不定会骂她蛇精转世,给她扣上一个大帽子。

你这么大体型,跟在我身边不方便吧?就算我不炖你,被人看到了也会被别人抓去炖汤喝。

白蛇鄙视的看了纪霜霜一眼,似乎在为她的智商感到惋惜。

它身形一动,迅速缩小,转眼就变成了小指粗细的模样,嗖一声飞起来缠绕在纪霜霜手腕上,看起来想一个银镯子一样。

纪霜霜惊讶了一下,随后心中一喜,太好了,这样出门带着方便,也不会轻易被人发现,一举两得。

处理完白蛇的事情,纪霜霜便放心的睡下了,心里想着明天就上山检验一下控制蛇的效果。

白蛇一动不动的缠在纪霜霜的手腕上,像陷入冬眠一样,细看才能发现,蛇身在黑夜里散发着微弱的光。

一夜平安。

第二天早上,纪霜霜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

突然被浇了一个透心凉,纪霜霜猛地从床上爬起来,瞪向站在床边的人,是纪梅心!

纪梅心手里拿着脸盆,咬牙切齿的等着纪霜霜,这么晚了还不起床,想偷懒啊!

纪霜霜看了看窗外,不过刚刚天亮而已,公鸡还没打鸣呢。纪梅心明显是故意找茬,来挑衅的。

大早上的,你发什么疯?纪霜霜身上淋透了,直打哆嗦。

我让你起来干活!我们家养着你,是让你睡懒觉的吗?纪梅心用手叉着腰,趾高气扬的样子。

纪霜霜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的罪过她,但是既然骑到自己头上撒野了,她也不是忍气吞声的人,纪梅心这是自找的!

话也没说,纪霜霜下床走过去,一把从她手里夺过脸盆,向院子里走去。

重新打了一盆冷水回来。

纪梅心看到她靠近,心里一颤,有些胆怯,纪霜霜,你干什么?我警告你,别在这里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