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1-72在线阅读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车

可恨的是,每次他快要站起来的时候,腿上或者腰上就挨一下重击,又倒下去,根本爬不起来,反而把头上撞了几个大包。

这丫头力气不大,打的地方倒是又狠又准,让他毫无反手的力气。

朱大昌的惨叫声,很快就惊动了其它屋子里的人,黄氏刚走开没一会儿,又急匆匆跑回去把锁打开。

挑着灯笼一看,纪霜霜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蜷缩着身子蹲在角落里,眼中带泪,楚楚可怜。

再看屋子中间,被麻袋套着头的朱大昌,已经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吊着一口气在地上哆嗦。

朱家夫妻前后脚跟进来,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晕倒在地。

黄氏赶紧把朱大昌头上的麻袋拿开,就见朱大昌已经被打得惨不忍睹,成了猪大肠了。

儿啊,我的儿啊,你怎么被打的这副模样了……

绕是黄氏平日里再冷静沉稳,这会儿也气急攻心,对纪霜霜破口大骂道:你这死丫头,竟敢把公子打成这样!

纪霜霜抬起头,泪眼婆娑模样甚是无辜,二伯母,咱家的篱笆太矮了,我以为招贼了呢!

黄氏一时语塞,气的嘴唇直哆嗦。她亲自把朱大昌带过来的,这会儿有口难辩。

娘,呜呜呜,好疼啊……朱大昌这会儿也不要形象了,嘴里不停的嚎着。

朱老爷子也气的脸上横肉一阵暴跳,纪二嫂子,我儿子被打成这样,你说这事怎么解决吧!

还能怎么解决?这种疯丫头我们朱家不要了!朱夫人抱着儿子,扭头就瞪了一眼纪霜霜。

随后,又恶狠狠的看向黄氏,我儿子被打,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纪二嫂子,你若是不给我一个说法,这事没完!

黄氏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时乱了分寸,急的焦头烂额。

朱夫人,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这时候,缩在角落里的纪霜霜忽然开口,声音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惊慌。

咱们两家还没结亲呢,朱公子半夜溜进我的房里,想对我图谋不轨,这件事情应该你们朱家给我一个说法才对。

朱家人一听,立刻就不乐意了。

黄氏也训斥了一句,霜丫头,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这件事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宁死不嫁!

你这个野丫头!别忘了,纪家收了我们前日送来的聘礼,你现在已经被卖给我们家做媳妇了,我儿子进来和你一起睡觉天经地义!

李夫人气急败坏。而一旁,黄氏吓得说不出话来。

她总觉得自己被纪霜霜摆了一道,又不知道纪霜霜从哪里知道她的计划的。这丫头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朱大昌还在哀嚎,门外有了动静,纪小秋领着村里一群人急匆匆进了院子。

见到这一幕,大家顿时一愣,朱大昌脸上的上,还有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纪霜霜,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纪小秋跑过来把纪霜霜扶起来,外面的村民已经开始议论纷纷,对着朱家三人指指点点。

见到这么多人,朱家夫妻也有点慌张了,就连黄氏也一脸懵,最后把视线落在了纪小秋身上。

难不成,这些村民是她引来的?

这个节骨眼上,可千万别再出什么乱子。

大家安静一下,都别吵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从人群里传出来。

开口的是村长,平时在村子里德高望重,颇有威信,村长扶着拐杖走上前,目光凝然。一开口,其他人都适时安静下来。

纪家二嫂子,这是怎么会一回事?

黄氏拧着手绢,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原本是她一手安排的一场戏,没想到最后失去了控制,难以收场了。

她把心眼算计在自家侄女身上,事情传出去,以后在村里处处遭人白眼也说不定。

村长皱眉,正要开口训斥,朱家夫人忽然吼了一嗓子。

老村长!纪家这个小蹄子,无端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这件事,我必须要纪家给我一个交代!这没错吧?

霜丫头,人可是你打伤的?老村长蹙起眉头,并不相信纪霜霜这么柔弱的女孩子会动手打人,当面询问。

纪霜霜在小秋搀扶下站起来,眼中有几分胆怯,是。

老村长的心顿时一沉,没想到,人真的是她打伤的。

霜丫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霜霜抬起头,扫向朱家夫妻,你们的儿子受伤了,便向我要说法,怎么不问一问,这三更半夜黑灯瞎火的,他出现在我房间想做什么?

然后,她转身噗通一声,跪在村长和父老乡亲面前,请村长爷爷和各位叔伯,为我做主!
这一跪,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众人心上。

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村长气的浑身颤抖,拐杖重重杵在地上。

老村长已然是气得浑身颤抖,一边让纪小秋赶紧将纪霜霜扶起来,一边同村里人指责李家人竟如此欺负一个小姑娘。

朱家人一时间百口莫辩,情急之下,朱家夫人脱口说了一句。

纪家已经收了我们送来的半车干柴,将这丫头卖给我儿子做小妾,难道我儿不能进屋吗?老村长,你们不要仗着人多势众,就蛮不讲理,欺负我们外村人!

乡亲们愕然,没想到其中还有这层牵连。

惊愕过后,村民纷纷把矛头指向了黄氏,每个人眼里都带着异样,议论纷纷。

黄氏原本躲在人群里,从乡亲们出现开始,就觉得事情不妙,这会儿一下子被推到人前。

村里有卖女儿的人家,但那都是被生活所迫,饿的活不下去了,纪家显然不属于这一列。

而且黄氏是纪霜霜的二伯母,并非亲娘,自己女儿养尊处优,平日里打扮的水灵灵的,村里人有目共睹,却偏偏把纪霜霜这没爹没娘的侄女拿去卖了。

眼下,不仅纪霜霜没卖出去,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时之间,黄氏不知所措,只得连连摆手否认。

你们瞎说什么呢?我家霜丫头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并且和朱家公子情投意合,老朱家这才送来后院的半车干柴作聘礼。霜丫头平日里就像我亲生女儿一样,我怎么舍得把她卖掉呢?

纪霜霜看着时候差不多了,暗地里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肉,眼里顿时泛起泪花。

村长爷爷,我阿爹阿娘死的早,多亏奶奶小姑和二伯母收留,这才捡回一条命,这些年为了报答养育之恩,努力干活,从没有怨言。虽然笨手笨脚的,经常挨打骂……

她柔柔弱弱的抬起头,看着村长和乡亲们,可怜的模样让人不相信都难。

二伯母,我知道自己太笨,经常惹你和奶奶小姑生气,我以后会改正的,求求你,不要把我卖给老朱家,小秋还小,还需要我照顾,呜呜呜……

话说到一半,就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纪霜霜红着眼睛,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她的话句句发自肺腑,让乡亲们听了也忍不住落泪。

黄氏这下彻底慌了,后背直冒冷汗,失口否认:你胡说!明明是你自愿嫁去老朱家。大家不要听她胡说!

说着,她怒火中烧走到纪霜霜面前,抬手就准备给她一巴掌,恨不得将她直接打晕,再也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纪小秋哇的一声哭了,冲上来抱住黄氏的大腿,惨声喊道。

二伯母,小秋以后乖乖听话,多干活,少吃饭,求你不要卖了姐姐好不好?小秋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纪小秋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把乡亲们心里的火都激起来了。

姐妹两个从小身世坎坷,平日里在纪家过得是什么日子,大家心里都清楚。而且十里八村的,平日里朱大昌横行霸道,有谁不知道?

纪家二嫂子,我们平日里敬重你,没想到你连自己侄女都给卖了!

就是!你家也没穷到要把霜丫头卖掉的地步吧?

知人知面不知心呀,没爹娘的孩子就是可怜!

村民一边倒的声讨,要为纪霜霜姐妹俩讨一个公道。

眼看着今天占不到便宜,老朱家夫妻两个灰溜溜带着儿子落荒而逃,半车干柴的事情也不敢提了。

春长杵着拐杖,叹息一声,纪家的,这两个孩子,以后要好好相待,不要再苛刻了。

当初纪霜霜的父母行医救人,对村民们有恩,只是后来巫医的事情曝光了,这才被赶走,说起来,村民对这两个孤儿也有愧疚,今天齐心协力护了她们一次。

送村长离开后,黄氏才松了一口气,憋闷的怒火一下子全发泄出来了,训斥道。

死丫头,你刚才故意的是不是?说啊!

跟她说什么废话!让我好好教训这个死丫头!纪云春撸起袖子,伸手就要打纪霜霜。

然而一巴掌没有落下去,就被纪霜霜抬手扼住了手腕。

居然敢还手?你给我松开!看我不打死你!纪云春好了伤疤忘了疼,忘了自己上次被纪霜霜一脚踹到墙角的事情了。
经过今天这一遭,黄氏心力交瘁,万一再把村长引过来,更不好解释了。

够了!云春,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娘回来了再说。

说罢,愤懑的目光在纪霜霜身上刮了一眼,转身回了屋。

纪霜霜退后一步,拉着小秋的手,仰头看着纪云春,小姑,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我和小秋只想安稳过日子。

这话不仅是说给纪云春听到,也同样说给屋里的二伯母黄氏听,纪霜霜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纪云春心里的火又旺了一层,但是碍于黄氏的提醒,不好当面发作,只好恶狠狠瞪了纪霜霜和纪小秋一眼,也回了屋子。

等明天老太太回来了,自然会收拾这个死丫头,到时候有她吃苦的。

这天晚上,黄氏翻来覆去没睡着,按理说,就算纪霜霜比以前变聪明了,她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把朱大昌打成那个样子?

听朱大昌的惨叫声,肯定受伤不轻。

黄氏越来越觉得,纪霜霜变得不对劲了,从上次昏迷过后,醒来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平生第一回,她竟然对那个小丫头生出不安的念头。

回到小黑屋里,纪霜霜也一直睡不着,她有很多事情要做,既然来到这个世界,那就必须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至少离开了纪家,也要能养活姐妹两个人。

正翻来覆去的时候,就发现小秋从床上坐了起来,眼泪汪汪看着她。

怎么了?还不睡?

这一问,小秋忽然哭了起来,呜呜,姐姐,明天奶奶回来肯定还要打我们,我怕!

纪霜霜心里一沉,小秋年龄还小,这几年被打怕了,有了心理阴影。

别怕,姐姐不会让你挨打的!纪霜霜将她抱在怀里,心里暗暗有了计较,必须想个办法,让小秋坚强起来。

今天晚上的事情幸好纪霜霜有准备,让小秋去吧村长爷爷请了过来,不然就难以收场了。

小姑虽然泼辣蛮横,但有勇无谋,只知道瞎咋呼,需要提防的是二伯母,她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大灰狼。

况且,还有一个纪奶奶虎视眈眈,在原主的记忆里,最害怕的就是这位奶奶。

第二天

早上,天刚亮,村口缓缓驶进一辆驴拉车,远远望去,坐在车顶干草垛上的就是纪奶奶。

老太太年过半百,一直精神状态不错,就连嗓门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亮。

要说黄氏还讲几分脸面,老太太就是完全不要脸的那种,小气自私,见钱眼开,这些词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就连老村长,平日里也避让她三分,见了面绕道走。

老太太进了村,立刻就感觉到别人看她的眼光不对劲,还有人背着她窃窃私语。

心里疑惑,她一路回了家,心想着昨日老朱家应该已经把纪霜霜那死丫头接走了,省的以后再见到她心烦。

老二,这次带回来的粮食够吃半个月了,你在镇子上辛苦,趁这机会也在家多住两天,歇歇脚。

好啊,娘,我也是这么想的。

纪霜霜没出屋,就听见门口传来二伯父的说话声。

老太太从驴车上下来,一面她往屋子里走,对着门里喊了一声,老二家的,灶子里还有早饭吗?

话音刚落,她眸眼无意间一瞥,就见不远处纪霜霜和纪小秋从茅草屋出来了。嘴角边的笑容当即凝住,一把无名火慢慢在胸腔点燃。

这死丫头,怎么还在家里?

黄氏同纪云春赶忙出来迎接,两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顾不上帮自家男人卸车,黄氏走到老太太面前,娘,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这趟去镇子上,粮食价钱还好吧?

这个赔钱货怎么还在家里?难不成老朱家嫌咱们要价高,不买她了?老太太顾不上回答,目光犀利的看向黄氏。

娘,这……黄氏低着头,把昨日里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当中也有不少添油加醋的成分。

娘,事情就是这样,老朱家的人被赶跑了,您看,咱们该怎么办?黄氏眼瞅着王氏阴沉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询问。

这个死丫头!

老太太听了来龙去脉,气的脸色涨红,把手里的篮子交到黄氏手中,怒气冲冲向纪霜霜的方向走去。

纪小秋肚子饿的咕咕叫,纪霜霜正要带着妹妹去找黄氏要早饭吃,迎面就看到了冷着脸冲过来的老太太。

纪霜霜不怕她,但是这具原主的身体出于本能,打了个哆嗦,竟然忘记了做出反应。

啪!

老太太二话不说,上来先给了纪霜霜一个耳光,把她打得头偏向一边。

你这个没良心的贱东西!我供你吃供你住,你竟然败坏我们家的名声!真是狼心狗肺!留着也是祸害,看我不打死你!呸!

王氏下手极重,纪霜霜身子骨弱,禁不住她这一巴掌,当即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姐姐!纪小秋冲过来,颤抖着挡在前面,奶奶,求求你,你不要打姐姐!

滚开!王氏随手一推,就把纪小秋推倒在地,你们两个贱丫头一样,都是白眼狼!

打了一巴掌还余怒未消,她转身从墙角下抓来一根棍子,对着纪霜霜的头劈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