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乱世家族历史tXt

申城,海龙湾公馆。

青瓦白墙,飞檐拱璧遮不住夜色中传来一声声撩人的情,色之声。

帷幕晃动。

高大的牙拔床旁的地上,竖放了张一米高的铜镜,正对着床上,照影出两人交缠沉沦的身子。

男人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如墨的眸中满是暴怒,骑在女人的身上,奋力撞击,女人被撞得头脑发晃,隐隐反胃,说不出的难受。

为什么推燕儿下水!炙热冲到那柔软的最深处,他故意在关键的时刻又停了下来。

粗暴地扣起女人巴掌般的脸,将她的右脸扭了过来,露出一道深深的刀疤,生生地破坏沉鱼落雁般的娇脸,嫉妒她比你小?又长得比你好看?

男人冷冷一笑,低沉的嗓里夹着无限的厌恶,就你这张丑颜,申城随便找个女人都比你好看!

女人紧紧咬着唇瓣,仍是沉默着。

这样的举动,无疑刺激到男人,他怒从心起,身下那处却温热的欲罢不能,像是自我厌恶般的猛得送进,那处竟在收缩,激得他差点当场交待。

果然,这女人的身子就是淫,荡。

可这女人紧紧地咬着牙根,就是不肯出声。

激得男人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看看你的贱样,还指望那人要你?你就是死,也只能死在我慕容丰的手里!

铜镜里的女人红潮满脸,杏眸含水,若不看那道伤痕,只怕哪个男人看着,都受不住这等诱人春色。

而这句话好像拔动了女人心底深处的一根弦。

如木头般的身子一颤,带着几分激愤与悲痛,咬牙,那你杀了我吧,就是我推她下水的,我恨不得她死!

啪!

男人一掌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

原本娇嫩的小脸眼见的红肿,与那道刀痕相衬着,男人像是看到世上最恶心的东西,冷冷一眼后。

愤然起身,擦了身子穿上衣服。

然后走到床前,毫不留情地捏下苏婉莹的下巴,狠厉地说:苏婉莹,你这种淫,贱的毒妇,想死,未免太便宜你了!

出厢阁后,慕容丰残忍地给了门口人一句,不必留种。

守在门口的妇人一听,用着慈爱讨好的口吻:李妈知道怎么做,少帅放心。

李妈是慕容丰的奶娘,女儿李飞燕又是慕容丰喜欢的女人,故此李妈在这公馆里也算是半个主子,下面的人都唯她是从。

在慕容丰离开后,李妈带着两个粗壮婆子冲了进去。

将她弄起来。

两个粗壮婆子一听这话,上前就将软在床上不能动弹的苏婉莹给拖到地上,动作粗暴不说,就连眼神都带着鄙夷。

苏婉莹被慕容丰一番折腾,早就没了力气,感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衣服,无力地挣扎着。

李妈冷笑,一把撕开苏婉莹的衣物,将她白嫩的双腿分开,取了一个放满藏红花的盆子在地上。

同房后,用藏红花洗下身,可避孕。

这法子一般风尘女子才用的。

李妈就想用这法子对苏婉莹,屈辱不说,还很受痛。

她拿着刷子沾着水就开始对着苏婉莹粗暴的刷了起来。

那刷子的毛也不知什么做的,一碰到下体,痛得苏婉莹混身打颤,痛不欲生,肚子,肚子,好痛……放,放开我,放开我……

可李妈是什么人,哪由她反抗,狞笑着刷得更用力了。

却发现不知怎么了,竟刷出一盘骇人的血水,‘咚’,刷子掉在地上,李妈脸色一惊看着已经痛晕过去,面如白纸的苏婉莹。

旁边的两个粗壮婆子也发现不对劲,慌了手脚,这,这是怎么回事?

李妈扫过苏婉莹一眼,不屑地说:我们不过是按主子说的去做事,怕什么,把她扔到床上。

苏婉莹昏迷三天。

半睡半醒之际,仿若看到三里亭内,慕容丰冲着她笑,她满心欢喜的飞扑过去。

结果却落入无限的深渊。

睁开眼时,她闻到屋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小姐,你终于醒了。春儿流着激动的眼泪。

辛苦,你了。苏婉莹看了一眼眼圈红红的春儿,艰难开口,喉咙痛得像刮刀子一样,瘦得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我这是怎么了?

小姐,你……小产了。春儿艰难开口,目光悲愤地抽泣着,我去求少帅来看你,可是,可是……

苏婉莹如晴天霹雳,身子颤了颤,抓着剧痛的心口,想到无缘相见的孩子,痛得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小姐,我们回去告诉老爷吧,你被那个女人害成这样不说,又遭小产,若是老爷知道,不知道要伤心到什么程度。

苏婉莹经她提起父亲,眼睛又积了泪水。母亲生她难产而逝,父亲便从小待她如珠似宝,本不同意她嫁给慕容丰,可奈不住她百般哀求,忍痛将她嫁了过来。

谁能相信,她一心爱慕的情郎,会变成这样。

明明当初是他亲口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啊。

春儿还欲再劝,门外走进几个面色十分难看的婆子,开口就是一顿嘲讽,这都躺了多少天了,大夫都说了,夫人应该出去多动动。

春儿见情况不对,急了,赶紧冲上去拦着。

几个婆子常年干粗活,力气大得厉害,哪是春儿能抵挡的,甚至被狠狠推到一边。

苏婉莹小产体虚,没两下被拉到院子里,手里还塞了一个扫帚。

李妈高高在上,脸上带着假惺惺地笑,夫人不是经常身子虚?那得多动动。整天呆在屋里有什么用,把这院子扫扫动一动,这病呀,也好得快,省得少帅惦记不是。

苏婉莹目光沉痛,攥紧了扫帚,可悲的想着,慕容丰竟怀疑自己装病。

正值午时。

刺眼毒辣的阳光照在苏婉莹身上,很快大汗淋漓,瘦弱的身子都快站不稳。

她忽然感觉头上的烈日不再刺眼,一抬头,就看到笑得温柔的李飞燕,以及一边撑着伞的丫鬟。

姐姐怎么这样看着我,莫不是不认识我了?

未等苏婉莹开口,李飞燕掩唇轻笑,少帅说的真好,莹姐姐果然这么动一动,脸都变得红润,有气色多了。

旁边的侍女连连应着。

苏婉莹抿唇。

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让李飞燕脸色不太好看,想到什么,啧啧可惜地说:听说姐姐小产了,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见苏婉莹脸色微变,不似方才平静,李飞燕心头愉悦,继续说:我知道这事,还劝少帅去看看姐姐,可少帅非要照顾我,姐姐不会生我气吧?

苏婉莹闪过一丝心痛,可在李飞燕的面前,倔强不肯坦露半点,没别的事,请你让开。

姐姐你是不想跟我聊天吗?

李飞燕一副委屈的样子,非要拦着苏婉莹,目光在闪烁着什么。

苏婉莹未留意,不想跟她半句啰嗦,往另一边走去,可脚不知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毫无预料地竟朝前面扑去,正巧将李飞燕一把压到地上。

李飞燕惨叫一声,明晃晃的日头下,地面一片血迹,触目惊心。

来人啊,快来人,夫人推倒姨太太了!

丫鬟几乎是在李飞燕摔倒的一瞬间就开始嚎叫。

很快唤来一众人,大家见李飞燕身下一摊的血,人又晕迷不醒,皆是吓得够呛,有叫大夫的,有的去通知少帅的。

苏婉莹懵然地看着佣人们望着自己如同杀人犯的眼神,虚弱的身形晃了晃,毒辣的阳光让她快要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一道高大的身影大步跨了过来,一记又重又响的巴掌打得苏婉莹痛觉大作,也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慕容丰发狠的看了她一眼,焦急又慌乱地抱起地上的李飞燕,如同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小心翼翼。

苏婉莹木然地看着这一切,心头仿佛在滴血。

室内。

下人们都垂头不敢吭声,申城最有名的许大夫把完脉之后,摇了摇头,小产,加上之前落水伤了底子,伤了根子,日后怕是……

后面的话未说完,但意思,在场的没几个不明白。

侍女‘扑通’一声跪了起来,哭诉,姨太太怕夫人被晒着,好心去撑伞,谁料夫人听说姨太太有孕,上前就推了姨太太一把。

慕容丰刀子般的目光刮着苏婉莹,像是要将她碎尸万段。

苏婉莹看得清楚,一种锥心刺骨的痛席卷全身。

你有什么想说的!

无话可说。

慕容丰猛得攥紧拳头,上前揪着苏婉莹的头发将她一路残忍地拖到东阁的厢房。

然后一把扔在床上,她痛得眼泪砸在床上,看着阴戾可怖的男人害怕的往后缩退,不要……

越是如此,越是激得男人狠不得撕了她。

他一把将她的双手紧紧地压在头顶,以一种极其耻辱的姿势,毫无留情的贯穿着,她痛得全身痉挛,意识涣散。

贱,人!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他一口咬在她的肩胛骨上,血顺着白皙的肌肤流了下来,她痛得出声。

得到的更加残忍的情事。

每一次要晕过去的时候,就会被他像野兽般的撕咬,很快她身上血迹斑斑,没有一块好地方。

床单上染红了一片
西阁,清晨。

慕容哥哥,我们的孩子没了。李飞燕醒来便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慕容丰一边低声哄着他,一边咬牙切齿地说:我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李飞燕抹着眼泪,掩去一丝算计,温顺地靠在慕容丰的怀里,声音柔柔怯怯,慕容哥哥,我现在只有你了。

门口猛得闯进一人。

少帅,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夫人吧,她快死了!

春儿满脸泪水,看着床边的慕容丰,跪着爬过去,卑微的拉着他的衣角,苦苦哀求着。

慕容哥哥,莹姐姐昨天不是好好的吗?今天怎么就……赵飞燕一副不解的单纯模样看着慕容丰。

闻言,慕容丰脸色阴沉了下来,甚至带着一丝被欺骗的愤怒,将跪在脚边的春儿一脚踢了过去。

戾气十足的冷道:昨天还有力气推燕儿,今天就要死了?呵,死了正好!

春儿想着从小待自己如亲姐姐般的苏婉莹,忍着被踢的剧痛,爬了过去,‘砰砰砰’的直磕头,没多久就见血了,

少帅,春儿没有骗您,夫人半夜开始高烧不退,一直到现在都昏迷不醒,您快去看看吧。

李飞燕瞧着慕容丰微变的神色,用力地掐着手心,闪过一丝嫉恨,可脸上还是摆着柔弱的模样,丰哥,要不你还是去看一下吧,莹姐姐虽失手推我,但我……相信她不是有意的。

慕容丰见她善良大度,愈发觉得苏婉莹这个丑妇蛇蝎心肠,一双厉目盯着春儿,烦燥的压下那投无名之火。

好,我倒看看她到底死没死!

燕儿跟你一同过去吧。

你刚小产,在这里躺着就好。慕容丰阻止住李飞燕,眼中带着怜惜。

可李飞燕却坚持道:燕儿只是一个妾室,莹姐姐是正室,她如今生病,我若是不过去,我怕莹姐姐不高兴,到时候……

后面的话未说,可慕容丰却已经面色阴沉能滴出水,她敢!

燕儿虽是女流,却也知道你的为难之处,莹姐姐还好,苏伯父他若是知道,怕是也……我还是过去吧。

说着,李飞燕强撑着身子下了床,却因为脚下无力,一时软在慕容丰身上。

慕容丰接过她的身子想着苏铮利用手中的兵权,强迫自己娶了苏婉莹这毒妇,一种屈辱的恨意油然而生。

李飞燕瞧见,心中得意。

一行人终是朝着东阁过去了。

西洋风格的海龙湾公馆依山而建,分东、中、西两阁,中阁是慕容丰与下属谈事的地方,东阁是正室所住之地,西阁则是姨太太们所待的地方。

慕容丰厌恶苏婉莹,下人皆知,所以这东阁显得破旧不说,就连佣人都没几个愿意过来。

是即,慕容丰一路走来,竟没有遇到一个丫鬟佣人,推开主厢房,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时,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后面跟上的李飞燕留意到这一点,暗知不妙,假意难受的咳了两声,早跟莹姐姐提过,得让几个佣人过来伺候着,可她总说人多不方便,现在病了,无人照顾,更是不方便了。

这‘不方便’三字,让慕容丰的脸色一沉,联想到某件事,目光戾气更重,几步走到牙拔床前,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唇无血色,奄奄一息的模样,脚步一顿。

怎么回事!

慕容丰的语气不悦,春儿跪在地上苦诉:昨晚夫人一直说肚子痛,我求李妈找个大夫来看看,可李妈就是不肯,后半夜夫人发高烧,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少帅,求求你,赶紧找个大夫给夫人看看吧。

李妈刚巧进屋,听着这话,对上慕容丰盯着死人一般的眼神,吓得‘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昨晚这丫头来寻我,正是丑时,根本寻不到大夫。我让这丫头先照顾着,清晨就去寻大夫,可这丫头非要要找什么叶大夫。

我听说这叶大夫是留学归来的西医,排队请他的人很多,我担心夫人病情加重,来不及诊治就想先请别的夫人,可这丫头硬是不肯,才一直拖到现在。

慕容丰目光阴沉如同寒冰,一把扣着床上女人的下巴,盯着她脸上的刀疤,手劲发狠,声音冷酷。

知道叶卿尘回来了,还学会装病了!

话音刚落,外面匆匆进来一人,正是背着医箱,一身儒雅的叶卿尘。

叶卿尘几步走进厢房,一眼就看着床上消瘦地没有人形的苏婉莹,脚步一顿,然后冲了过去,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