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肉车原文 宋绯烟千羽野在阳台

来不及多想,齐妙蹭的一下坐起来,看到叶东陌正坐在床脚盯着自己。

被子滑落,凉意袭来,低头发现身体毫无遮拦,两朵红晕浮上脸颊,她娇呼一声,赶忙缩回被子里。

醒了就起来吧,饭都好了!叶东陌似乎精神极好,语调温柔,带着淡淡的笑意。

那个,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了!齐妙支支吾吾,难掩娇羞之态。

好!叶东陌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起身朝门外走。

见他出去,齐妙迅速的找到自己的衣物穿戴整齐,双手整理着头发,匆匆的打开门。

客厅里,饭香四溢。

过来!叶东陌站一扇双开门处,朝齐妙招手。

饭香味是从那里蔓延出来的。

齐妙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几声,吞了吞口水,她还真有点饿了。

可是,不能再吃饭耽误时间了,她得赶紧回天海大厦。

我不吃了,午休时间早过了,得赶紧回去上班了!

天海大厦的老板就在你眼前,我又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齐妙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准备穿外套,

可是,我出来的时候跟琪儿说是交电话费,都出来这么久了,没办法跟她解释清楚!

叶东陌回想起来那天在天海的场景,那个健身教练?

嗯!

一只胳膊已经伸进羽绒服的袖子里,却被叶东陌一把扯下来,

告诉她,路上刚巧碰到我,顺便请你吃了个饭!

这是个不错的理由,但齐妙心虚,怕琪儿揣测她跟叶东陌的关系。

尤其,现在他们两人确实发生了亲密的接触。

想到这里,齐妙咬着唇,想从叶东陌手里扯回自己的羽绒服,坚决的说道,

不行!

嗯?叶东陌挑了挑眉,自然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

没有什么不行,告诉她,我想跟你了解天海以前的管理和经营情况。先吃饭,吃过我们一起回,我刚好也要过去看看。

好像他说的有道理,他才接手,想了解大厦之前更多的经营情况,正好碰到她,她又告诉过琪儿,他们以前有过一面之缘。

吃个便饭,顺便了解些情况,就忘了时间,回去晚也是情理之中。

况且,齐妙确实饿的很。

可还是心虚。

叶东陌见她依旧犹豫不决,揽上她的肩头,将她按在已经拉开的餐椅上,又打开汤钵,那四溢的香味更浓了些。

齐妙咽了咽口水,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真怕让他听见,假装不在意的理了理头发。

叶东陌并没有理会她的这些小动作,盛了一小碗汤,递到齐妙跟前。

尝尝味道怎么样?你最喜欢的猪肚鸡汤,盛着满满的汤的小勺,已经送到齐妙唇边,她下意识的张开嘴,喝了一口,味道鲜香。

我早上出门前,就放到慢炖锅里煲着,这会儿味道和火候,都刚刚好!

岂止是味道,连温度都是刚刚好!不烫但也不冷。

你坐过去,我自己吃!齐妙推了推身边那个健壮的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美味佳肴。

他喂着她吃饭的感觉很好,但她却很不自然。

叶东陌很听话,拉开旁边的餐椅坐好,挑了一块清蒸鱼,仔细的将刺挑干净,放到齐妙跟前的小碗里。

尝尝这个怎么样?是不是跟你喜欢的那家餐厅做的味道一样,还有这个回锅肉。

齐妙拿着筷子的手一顿,他居然记得她喜欢哪家餐馆的菜。

还有,这清蒸多宝鱼、回锅肉、猪肚鸡汤,确实都是她最爱吃的。

只是,这几年来,她再也没吃过这几道菜,也没再去过那家餐厅。

不是因为叶东陌不告而别,她过于伤心难过,而是因为曾经和他一起去过之后,齐妙狠狠的检讨了自己。

那一次,结束养老院的活动,时间有点晚了。

当时的齐妙已经开始偷偷喜欢叶东陌了,想多跟他待一会儿,便邀请他一起吃晚饭。

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单独出去吃饭。

身为富家小姐的齐妙想的不够周到,带着他去了一家装修典雅,价格不菲的餐厅。

点的就是这三个菜,外加一个清炒时蔬,还有一壶鲜榨汁。

吃饭的时候,齐妙并没有注意到叶东陌的表情,一个劲儿的跟他说,自己最喜欢这家餐馆的这几道菜,经常来光顾。

可是等结账的时候,本想自己做东的齐妙却被叶东陌抢了先。

她也没太在意,想着,正好能有个回请他的理由,再约他出来,可是,无意中瞥见叶东陌的钱夹中,好像百元大钞只有两、三张,瞬间明白他刚刚一直坐立不安的原因。

这点钱肯定不够支付这顿饭的。

齐妙麻利的按住了叶东陌的手,嘻嘻笑着说,说好了这顿我请你的,下次你再请我!没等叶东陌反应,齐妙就把自己的银行卡递给服务生。

叶东陌当时很尴尬。

在那之后,齐妙开始懂得顾虑他的能力和感受,害怕他的自尊心受到伤害。

所以,叶东陌要回请她的时候,她特意选了个大排档。

以后也有过几次活动晚了一起吃饭的情况,无论是谁做东,齐妙选的都是大排档或者路边摊,也再没提起过自己喜欢吃什么。

没想到时隔多年,他依旧记得她喜欢的菜。

挑了一块鱼肉入口,齐妙惊了惊,完全是记忆中的味道。不自觉的又夹了一片回锅肉,也不差分毫,那猪肚鸡汤就更不要说了。

你的厨艺真好!齐妙唇边的小梨涡深了许多,她说的是心里话,真的很好吃。

嗯,经常练习,还特意去过那家餐厅,点了这几个菜,跟自己做出来的味道比较,就是为了做给你吃!

这话说的是事实,在他知道齐妙是云家大少奶奶,想要引诱她的时候,就开始做功课了。

本来准备大快朵颐的齐妙,听了这话之后,手里的筷子停住了。

他是为了她练习厨艺的?

心里生出了感动,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鼻子有些酸涩。

叶东陌看到她的反应很满意,俊脸靠近,呼吸喷在齐妙的侧脸上,场面暧昧,怎么,想我喂你?

不是,不是,齐妙面色微红,连忙摆手,压下心头的百感交集,低着头自顾自的吃起来。

床单都滚了两次了,可是齐妙依旧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亲近。

一切似梦非梦,却又那么真实。

一顿饭吃好,叶东陌还要煮咖啡,但齐妙真的是坐不住了。

叶东陌也没有再难为她,牵着她的手一起出了别墅,到了车里,给她系好安全带。

自己坐在驾驶位上,并没有马上开车,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塞到齐妙手里,这里的门卡,收好了!

啊?齐妙看着手里的那黑色的小方块,愣了神。
叶东陌宠溺的揉了揉齐妙的脑袋,温声说道,

估计我要你以后天天回这里,你肯定不答应。但是,记住了,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什么时候你想来就来。

鼻子酸酸的感觉又来了!

家,是她多么渴望的地方啊!

可是,她能有一个他和她的家吗?

至少,现在不可能,将来……她不清楚。

已经很久没有畅想过她的将来了。

我不要!齐妙抖了抖手,环顾四周,想把那遥控钥匙放到什么地方。

让你收好就收好!叶东陌的声音明显的不高兴,表情也冷了很多。

齐妙不敢再推脱,乖乖的将东西放到了自己的包里。

收就收着吧,只是,她想自己怕是没有机会用的。但还是在心里说了声谢谢,谢谢他给了她一个叫做家的地方。

至少能让她无助彷徨的时候,心还可以有个地方落脚。

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齐妙不知叶东陌在想些什么,或许他什么也没想,只是认真的关注路况。

但她的思绪却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风中乱飞。

时而开心,时而惆怅。

很快到了天海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下车前,叶东陌给齐妙紧了紧她挂在脖子上的围巾,轻轻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下,

这几天会有点忙,不能经常联系你,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齐妙怔怔的点了点头,心里藏了些许失落,又要好多天见不到他了吧。

但是这次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没有任何交代的说走就走。

想到这里,齐妙心里暖暖的,丝毫不知自己嘴角扬起了甜蜜的笑容。

正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中,听到叶东陌说,

你是学医的,有些事儿,不用我提醒,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声音没了刚才的温润,而是冷冷的。

齐妙一顿,脸上的笑容立刻消散,叶东陌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下,令她的身体不自觉微微颤抖。

她知道要吃事后药,医院那次的转天,她就吃了。

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即便说的隐晦,却也格外的刺耳。

他是怕她给他找麻烦吧?

什么话也没说,推开车门,落寞的走了。

叶东陌点燃一支烟,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吞云吐雾。

心里异常烦躁,一切都偏离了原有的轨道,跟他预计的大相径庭。

那些打了马赛克的视频和照片,还锁在他办公室的抽屉里。

要曝光的想法却已经悄悄熄灭。

而在大街上和她亲密的牵手,被狗仔偷拍的想法因齐妙的小心谨慎也无法实现。

若是她怀孕了其实是最有效的途径。

不管云鹏是不是取向有问题,毕竟他们之间没有夫妻之实,齐妙一旦怀孕,那就坐实了她的出轨。

而这个时候,他便可以以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形象站出来挡在齐妙前面,同时曝光自己的真实身份,那样云家一定会鸡飞狗跳!

可是,在齐妙要下车的前一秒,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说出了那句话。

是怕她一旦怀孕,被云家刁难吗?被打吗?

还是潜意识里对她有些情感,有些喜欢?

不可能!

他不过是对那具身体着迷,也是因为她是云家的媳妇儿才有了他的着迷!

齐妙刚进办公室,还没坐下,方琪儿就跑来了。

你这电话费交哪去了?挑着眉毛,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碰到了个熟人,一起吃了顿便饭,没注意时间。齐妙心虚的解释。

没敢说自己碰到的熟人是谁。

好在方琪儿也没问,闲扯了一会儿就走了。

逼仄狭小的办公室里只剩下齐妙一个人,望着窗外发呆。

如果她没有替姐姐齐迹嫁给云鹏,那么,现在她是不是可以大声且快乐的宣布,叶东陌,是她的男人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叶东陌想要接近的是云家大少奶奶,而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

命运总爱捉弄人,她替姐姐嫁给了云大少,才能得到叶东陌的青睐。

当年,齐迹在婚礼前夕突然跑了。

云鹏怒了,翻脸比翻书还快,再不是以前那个温润如玉的偏偏公子,带着一众打手跑来跟齐家要人。

大伯父一筹莫展,大伯母更是一病不起,齐家上下乱做一团。

那时的齐妙不知该做什么,只能守候在伯母身边,用她懂得那点中医知识配合医生给伯母调理,但不见任何效果。

原定婚礼日子的前一天,伯父把她叫到了书房,妙妙,云大少阻止了所有和齐氏有往来的客户合约,我们齐氏要破产了!

伯父,您别着急,就算破产了,我打工挣钱养您和伯母!虽然是安慰的话,但齐妙是真心的,她觉得伯父伯母将她养大,这是她的义务和责任。

纵然还在上大学,但是同学中那些家境一般的都在打工挣钱,她觉得自己也可以。

最多,多打几分散工,供给伯父伯母的生活费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她没想到伯父给她跪了下来,

云鹏说,婚礼不能不办,他们云家丢不起这人,让你替你姐嫁过去!

齐妙脑袋嗡的一下,摇的像个波浪鼓,不行,我对他没感觉的,一直以来都把他当作姐夫!

可是,妙妙,云鹏只给了我们这一条活路啊!

伯父,您先起来!我们再好好商议一下别的对策,或者我去求云大少,让他在宽限我们几日,我们一定把姐姐找回来。

齐志远摇着头,浑浊的眼里掉出几滴眼泪,抬起袖子抹了把脸。似乎,不愿意让齐妙看到他无助的样子。

齐妙从来没看大伯哭过!

就算是当年她父亲成了植物人,伯父捶胸顿足很是难过,但也没哭。

妙妙,这么多年,我和你伯母视你如己出,你就帮帮伯父,帮帮齐氏吧,齐氏不仅是我的心血,它可是你爸爸一手创办的!如果,破产了,那就太对不起他了!

齐志远拿她父亲说事,齐妙有些不知所措,难道只有她替姐姐出嫁这一条路了吗?

大伯还跪着没起来,大伯母踉踉跄跄的推门进来也跪下了,

妙妙,你姐姐她是个混蛋啊!伯母现在只能求你了!你伯父都两天没合眼了,如果有办法,我们也不想这样委屈你啊!

望着将自己养大的亲人,齐妙感觉大伯的背突然之间就佝偻了!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原本的意气风发已然不在。

更别说连日来卧床不起的伯母了。

咬了咬牙,齐妙觉得如果不是叶东陌,她嫁谁都是嫁。

嫁给云鹏,能换回齐氏的安宁,能给伯父伯母解忧,那她就嫁吧!

没准,能日久生情。

大不了,过不下去了可以离婚!

奇妙点点头,我可以答应,但是我有两个条件想跟姐夫,不,跟云大少谈谈!

妙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谈什么啊!大伯母哭着摇头
让我试一试!姐夫,不,是云大少,他看着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结了婚得让我把大学念完,同意我出去工作!

试试吧!我给云大少打电话。大伯父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因为跪的久了,起来时步履蹒跚。

很快,云鹏就到了齐家。

之前见了他,挺随意的齐妙,突然间就拘谨了。

云鹏的脸色不是很好,齐妙能感觉到他在压抑着心头的怒气,尽量保持着得体的礼仪,听她提条件。

齐家二老安排人送茶进来,就全都撤开了。

书房里安静的能听到时钟滴答作响的声音,齐妙攥着自己的手指,不知该如何开口。

云鹏阴沉着脸,等了几分钟之后,不耐烦的说,你愿意替齐迹嫁给我?

齐妙低头不语,没有任何回应。

你并不情愿?那让我来做什么?以为我很闲吗?声音不大,但带着怒气,一把高背椅,被他踢出去很远之后,咣当一声倒在地上。

吓的齐妙一个哆嗦。

不,不是,云大少,我愿意!

嗯!云鹏的声音低了些,但依然带着怒气,齐志远说你要求结婚以后继续把大学念完,这点没问题!

齐妙抬了抬眼皮,在看到云鹏那阴云密布的脸以后,又赶紧移开了视线。

她以前从来没怕过这个姐夫,甚至觉得他总是文质彬彬的,很亲近的样子,但现在的云鹏,让她不寒而栗。

还有就是,我已经被中医院药房录取了,等实习结束就可以去那边报道,能不能……

工作的事儿,齐志远在电话里说了,可以,但是前提是你得守本分!

齐妙点点头,嗯,我会的,姐夫,不是,云大少,你应该了解我的,我一直都很本分!

云鹏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可齐妙的话,有交往的男朋友吗?

齐妙低着的脑袋摇了摇,她没交过男朋友,只是有一个单恋的叶东陌。

而现在,她只能把他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了,他从来没喜欢过她也好!

不然,伤心的会是两个人。

嗯,没有最好,省的麻烦!去敷个面膜,不要等明天一副死人的样子,还有,你比齐迹矮,也没她丰满,婚纱应该挑不起,我安排人一会过来,给你改一改。

齐妙低着的脑袋又点了点。

云鹏没有再说话,静坐了几分钟之后,自己离开了。

没过多久,裁缝师傅来了,齐妙行尸走肉般的穿上了那件漂亮但不属于自己的婚纱,任那裁缝师傅,在她身上穿针引线。

期间,大伯母踉踉跄跄的过来,没有说话,只是坐在一旁陪着。

齐妙懂事的让佣人把伯母搀扶回去休息。

师傅改好了以后,让齐妙去照照镜子,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齐妙摇了摇头,您看着好就可以了!

没有穿新衣服的喜悦,更没有女孩子穿婚纱时的兴奋。

裁缝收工离开以后,齐妙并没有给自己做面膜,只是坐在镜子前发呆。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了张小时候和亲生父母的照片,也只是紧紧的攥着,并没有看。

长大以后,还是第一次如此想念已经逝去的母亲。

不知道,如果妈妈还在,爸爸也不是植物人,会不会为了齐氏的安危,让她糊里糊涂的替嫁。

应该不会吧?

都说,长夜漫漫,但这一宿对齐妙来讲,过的却是如此之快,在她还理不清这一切变故是梦是真的时候,化妆师来了。

呆如木鸡,如同死人般的齐妙开始被迫上妆。

可是,那化妆师一边忙活一边看着手机,引起了齐妙的注意,她在看什么?

怎么还时不时的把画好的地方,擦掉重来?

只是没什么心情的齐妙,懒的问也懒得管,愿意画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吧!

等到化妆师兴奋的拍了拍手,说完大功告成!几个字,齐妙无意中瞟了一眼镜中的自己,吓了一大跳。

这不是姐姐齐迹吗?

似乎明白了什么,转头看向化妆师,把你手机给我看看!

化妆师不明所以,依旧带着满满的成就感,将手机递给齐妙,

云大少说让我给你化成这个样子!差一点不给工钱,你看一模一样吧?

齐妙看了照片上的人之后明白了,云鹏的意思让她顶着姐姐的这张脸。

悲伤袭上心头,眼泪不请自来。

化妆师慌了,哎呀,新娘子,你别哭啊,这妆容要晕了,可不好修补!

正说着,齐家的佣人进来,小姐好了没,云大少接亲来了!

齐妙抿了抿唇。

以往,家里的佣人都是称呼她二小姐来着,今天偏偏二这个字省略了。看来,齐家不见的不是齐迹,而是她齐妙吧!

不管如何,既然已经答应了,这场戏就只剩下了她一个女主角,不论她是齐妙还是齐迹,这条路,都要她走下去。

换好了那漂亮的婚纱,被人簇拥着出了房门,云鹏一身白色的西装已经等在客厅,看到她先是直了双眼,愣怔了会儿,才走过来,牵起她的手,走吧!

没有了昨天的火气,一如既往的斯文有礼。下台阶的时候,还非常细心的帮她提了提裙摆,嫣然一副疼爱妻子的模样。

不仅是此时,整个婚礼上,云鹏都表现出无比的细心,对齐妙照顾的很周到,看她的眼眸中充满了宠溺。

但齐妙明白,他所有的表现都因为自己这张化妆之后,和齐迹极为相似的脸。

甚至连宴会厅前面摆着的婚纱照都是齐迹和云鹏的,只是新娘的名字是齐妙而已。

这真是极大的讽刺!

当然,宾客们的议论声也不绝于耳,这齐二小姐很少在应酬场合出现,没想到竟和齐大小姐长得如此相像。

婚礼热闹非凡,云鹏对敬酒的人,来者不拒。

等宾客散去,他们被送回郊外的别墅时,云鹏已经烂醉如泥。

对于云鹏的醉,齐妙是开心的。

因为这样她便可以逃脱洞房花烛夜,她承认,她真的没有准备好,更不想跟云鹏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