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教师黄强 学霸把草莓放学渣肚子里

那一年的夏末秋初,雨水特别频繁,天也总是阴沉沉的,就如同齐妙的心情一样。她给那个关机的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我大概一辈子只会喜欢你,再也忘不掉!算是给自己从未开始过的初恋画上了一个句号。

却也真的忘不掉他!

那条连衣裙和手表现在依然保存在齐妙办公室的小纸箱子里,和那张集体合影一样,都是她最珍贵的藏品。

自医院那次一别,一个多星期,叶东陌都没有再出现过,连天海大夏,他都没有来。

这让齐妙既庆幸又失落。

庆幸的是,叶东陌不出现,她就不用担心被狗仔偷拍。云鹏也不会发现到她的身体已经出轨。

至于请神上,齐妙认为,那是她独剩的一点自我,谁也管不着。

且她认为自己的精神始终没有出轨过,因为一直以来,云鹏就没有以老公、爱人的身份在她的精神里存在过。

她的精神,她的爱始终都是叶东陌一个人的。

这是隐匿在心灵深处的情感,除了会跟植物人的爸爸悄悄的说起过,再没有人知道。

可是,如今她的肉体已经出轨,虽然她的这个躯壳从来没有属于过云鹏,但毕竟贴着云家大少奶奶的标签。

齐妙承认自己心虚了,但更多的是惧怕云鹏的家暴,更怕因为她的出轨,会让云鹏不择手段报复齐氏和她的亲人。

失落的是,叶东陌又突然消失不见,是因为她决绝的态度,生气了吗?

齐妙的内心其实很想不顾一切跟他走的,可是她却不敢。

齐氏的经营,家人的性命,还有,叶东陌以及叶东陌家人的安危,都是齐妙不得不担心的。

她不能这么自私,却又很想和自己爱的人一起的生活。

矛盾、纠结的齐妙一点精神也没有。好在,云鹏近些天一直没有回千米豪宅,她不知他在忙些什么。

他永远都这么忙,永远不回来才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齐妙开始恍惚,甚至搞不清叶东陌是不是真的出现过,还是只是自己的一个又一个美梦。

可如果是梦,那天在医院里的情景如此真实,至今还历历在目。

电脑屏幕右下角的企鹅在跳,齐妙点开,看到人事经理的留言,

齐医生,您的辞职报告,叶总没批,他说等他出差回来,亲自跟您谈!

齐妙才想起自己要辞职的事儿。

原来,这些天他是出差了。

可是,不能跟她说一声吗?

心里不禁对叶东陌和她发生那种关系的原因揣测起来,是一时冲动,还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后悔了,想要娶她为妻?

或者是有什么其他目的?

越想越没有头绪,心乱如麻,敷衍的给人事经理回复了一个好字,就看着窗外发呆。

虽然已经恢复了供暖,但健身房的客人还是少的可怜,方琪儿又无聊的跑齐妙办公室聊天来了。

可是齐妙实在没心情听她闲扯她跟她老公的家事儿,走,带我跳套操去!

齐妙给自己鼓了鼓劲,毕竟生活总要继续,不能整日低迷。

呦,你最近是怎么了?迷恋起跳操来了?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健身!白了一眼身旁的琪儿。

健身就是有好处,有益身体健康不说,练出一个好身材,还能迷惑你家云大少,说不定,他就不会去外面打野食了!

我跟你说,小猫,男人都喜欢胸大的,就你这样,成功的在齐妙心口上揩了一把油,

这么小,跟顶着两颗旺仔小馒头一样,这可不行!

我告诉你,想要身材好,只跳操没戏,还得跟我学学!

她凑到齐妙耳朵跟前,我能让我家陈sir夜夜笙歌,可是有秘籍的,要不要教教你,不收学费!

齐妙拉着琪儿的手臂,走啦,跳操去!

一套操跳完,齐妙出了些汗,跑到休息凳那里拿毛巾,手机呜呜的震动着。

捡起白大褂,掏出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停了。

一看屏幕,居然有七个未接,叶东陌的电话号码她没有保存,但是那串数字再熟悉不过。

正要按回拨,电话又震动起来,一秒都没耽搁,齐妙就按了接听,可还没等她张口,就传来了叶东陌有点焦急的声音,怎么不接电话?

刚才在跳操,手机放到休息区了,震动模式,没听见!

嗯,我在地下停车场等你!

现在?

下来!简单的两个字之后,电话就传来了嘟嘟的忙音,叶东陌挂线了!

齐妙冲着电话眨了眨眼,这家伙这么喜欢命令人!

可是齐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愿意被他这样命令的。拿起羽绒服,冲着还在压腿的方琪儿说,我出去一下啊!

去哪?

齐妙晃晃手里的电话,撒谎,交话费,要停机了!

千年不变的蹩脚理由!

方琪儿从地板上站起来,你不是前些天才交过?

齐妙汗,忘了,这个理由才用过不久。

上次网路故障,没交上。勉强找了个借口。

网上交啊,你是笨笨猫吗?

齐妙挑了挑眉,我就是找机会,出去转转!

去吧,去吧,我可没你那么野,外面太冷,不陪你了!

今天不仅冷,西北风正刮的起劲儿,至少也得有个六七级。方琪儿最讨厌大风天。

齐妙心想,怕的就是你跟着啊!

拜!

挥挥手,出了健身房,到门口的时候,看了看身上的白大褂,犹豫了下,决定先回自己的办公室收拾下。

说是收拾,其实也不过就是脱掉白大褂,对着电脑屏幕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和头发。

云鹏不在的日子,她不用按他的要求,整天穿着那些属于齐迹风格的衣服,至少可以做回自己。

白色的高领毛衣,牛仔裤,虽然都还是她刚上大学时买的,但齐妙觉得用这样着装去见叶东陌好过那些昂贵的套装。

如果,今天是穿了那些套装出来的,她宁肯不会卸去白大褂。

这几年,齐妙利用率最高的服装就是这件标示着医生身份的白大褂了。

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齐妙看着那串熟悉的号码,并不知道眼角已经爬上笑容,

我马上就下去了。

嗯,快点听筒里传来叶东陌温润的声音,简单几个字,都让齐妙的心跳加快。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跑着进的电梯,急切看着那显示屏上红色的数字不停的递减,当蹦出-2这个数字时,齐妙的心跳的更快了

叮当一声,电梯门开了,叶东陌已经等在外面。

齐妙愣了楞,这个大厦通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不止一部,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部里面?

是心灵感应吗?

昏了头的她忘了,电梯确实有好几部,可是从健身房所处的位置下来,也只有这一部。

齐妙抿着唇,在看到叶东陌以后,反而不知道迈步了!

叶东陌温暖的一笑,上前牵住她冰冷的手,这么凉!

握着她的手,在他的唇上印了印,然后用自己的大掌将那只小手紧紧的裹住,放到西装口袋里。

他的手掌干燥而又温暖,那暖意顺着齐妙的指尖缓缓的流淌进她的心间。

叶东陌打开车门,一股暖意蹿到齐妙脸上。

小心点!他一只手挡在车门上方的棚顶,一只手扶着齐妙,让她坐进去,又俯身拉过安全带为她扣好。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他身上好闻的气息,让齐妙狂跳不止的心更加慌乱,很想亲近,很想依赖。

叶东陌关好车门,绕到驾驶室那边,也坐了进来。

齐妙看他上车的样子,一时间竟失了神。

原本应该开车的他,却没有挂挡,而是测过身子,长臂一伸,将齐妙揽在怀中。大手摩挲着她的脑袋,让她的脸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温热唇也顺势贴上那冰凉的额头。

齐妙的身体僵直着,虽然,她和他都有了那一次的肌肤之亲,但她依旧不适应如此亲密的举动。

当然也有赌气的成分,不声不响的消失一个多星期,见了面就亲热,她不接受。

而叶东陌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

临时有点事儿,出了趟门,怕晚上你接电话不方便所以就没通知你。

他在跟她解释吗?

即便临行前,他怕她不便接电话,这么多天,她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没有什么不方便吧?怎么连个信息也没有!

如她肚子里的蛔虫般的,叶东陌又说,我去的是欧洲,时差关系,也没能及时联系你!

虽然这样的解释已经成功的说服了齐妙,但她还是小女孩一样赌气,

若是想联系,无论如何也能联系上!

叶东陌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落在那唇边的小梨涡上,虽然这会齐妙没笑,那个小梨涡也只是一个浅浅的印记,但他依然爱不释手的抚了抚。

齐妙想避开他的手指,可脖子刚一动,那家伙搂着她的臂弯就收紧了,继而,他的唇顺着她的鼻梁快速的滑了下来,噙住了她的唇瓣。

那唇瓣清凉,却带着暖意,残留着淡淡烟草味的舌尖轻而易举的就闹进了她的口腔之内。

吻,有些急,更有些霸道。

齐妙在惊慌中,享受着这种温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迎合着那在自己唇上辗转厮磨的唇瓣。

叶东陌一只手托住齐妙的后脑勺,另只手拦腰拥住她,人贴的更近,吻的更深。

直到察觉到齐妙需要喘口气的时候,才缓缓的放开她。

齐妙不经意的瞥见,他的唇上,还残留了一丝不知是她还是他的津液。那家伙居然用舌尖舔了一下,坏坏的一笑,真好吃,像果冻!

齐妙的脸红成了苹果。

低着头,目光局促。

脑子里这会儿极为混沌,根本没办法正常思考。

回味着刚刚那一吻,不由得舔了舔唇上被他吻过的地方。

叶东陌没说要去哪。只是时不时的会瞥一眼低着脑袋的齐妙,还会在瞥过之后,抬手揉揉她的发。

直到车子停下,他说了句到了之后,齐妙抬眼才发现车子停在一个院落里。

这是哪?我们来干嘛?

吃饭!

齐妙看向车窗外的院落,不像什么餐厅,更没有什么招牌。

没等齐妙再问,叶东陌就已经下了车,为她打开车门,松了安全带,下来!

齐妙下车,环顾了下四周,是那种私房菜吗?

虽然没去过,但齐妙知道滨城有几家非常有名的私房菜馆,都隐匿在住宅里,每天也就接待四、五桌的客人,价格贵的要死不说还得提前预定,且不一定会约在猴年马月。

她猜,叶东陌带她来的一定是这种地方。

叶东陌点头,嗯,绝对的私房菜,你的独家!说完又是坏坏的一笑。

齐妙喜欢看他笑,但今天他的笑里总是暗含了什么意思,她却不懂。还愣怔着呢,人却被叶东陌抱了起来。

齐妙挣扎了一下,放我下来!

放心,这里肯定没有狗仔!怀中女人的挣扎根本就不算什么,叶东陌有力的大掌让她动弹不得。

那你也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我怕你跑了!

他说着已经走到一扇门前,并没有迎宾的服务生。门在叮的一声响后,自动打开了!

然而,当叶东陌抱着她进去,齐妙看到里面的布置后,更纳闷了。

空间很大,却连一张餐桌都没有。

房子的主要空间是用白色来装饰的,壁纸的线条中带有温柔的感性色彩,柔软的雕花烘托出淡雅的浪漫。

多处摆放了绿色的植物,整个大厅的艺术感很强。

正中间放着一套英式的复古沙发,上方是优雅现代的空中吊顶,还有那厚重的实木地板,让人感觉舒适丰盈。

这哪里是餐厅,分明是住宅的客厅好不好!

眼睛望向抱着她的叶东陌,这是?

叶东陌邪魅的闪了闪黑眸,我家!

齐妙瞪圆了一双眼睛,你家?

嗯,当然,你也可以把这里当成你家,欢迎常来!

他说着却没有停下步子,更没有要放下齐妙的意思。

齐妙迷迷糊糊的被他抱进了卧室,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之上。他的身体也随之覆在她的身上,现在饿吗?

齐妙摇了摇头,还,不饿!她说的是实话,才十点半,离午饭时间尚早,饿了才怪!

可是,我饿了!叶东陌将头埋在她耳边低语,热气喷洒在她的耳廓里,麻酥酥的,如细小电流穿过。

那,我们,我们去吃,吃饭,或者,你这里有没有食材,喘了一口气,齐妙才继续说,我会做些简单的饭!

想吃你!男人坏笑,眼中的火苗川腾,丝毫不加掩饰自己的渴望
叶东陌这句说的是绝对的实话,这些天,他总是会想起那天在医院里的一幕。

连回程的飞机上,他打个盹的功夫,都梦见和她翻云覆雨,醒来发现,竟然湿了衣裤。

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都是禁欲系人物,对男女之事并不热衷。

但仅仅一次,就如齐妙给他下了蛊,总是想着要和她一起攀上云端,再堕入深渊。

他给自己的解释是,因为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云家现在还没闹的人仰马翻,鸡犬不宁。

所以,身体在用这样的方式提醒他,要继续和齐妙纠缠下去。

齐妙的脸连同耳朵都红红的,整个人显得娇羞无比,这让本就躁动不安的叶东陌更加激动。

他的唇瓣在她的侧脸上来回蹭了蹭,暗哑着声线低语

听说过食髓知味吧?这几天,我都在想…….要你!

说罢,他含住她的耳垂,轻柔的吸食。

齐妙的身体微微抖动着,他说食髓知味,她又何尝不是,如果说自己没想过,那是绝对的谎言。

自从上一次体会了那种滋味之后,她想过很多次,她喜欢那种被他紧紧抱着的感觉,还有那……

又害怕这种感觉,怕自己如染上烟瘾一样,再也戒不掉。

叶东陌那干燥温热的大手已经探进她的毛衣里,触及到的肌肤一片冰凉。

这么凉,我给你暖一暖!

他话音才落,脑子里已经开锅的齐妙,便看到深色西装和白衬衫飞了出去,继而,那健硕的蜜色胸膛便展现在眼前,还有那块伤疤。

看到那疤痕,齐妙的心揪了一下,小手不自觉的摸了上去,这里,还疼吗?

疼吗?

伤疤那里早已经不疼了,但是心却始终疼着。

但,叶东陌还是摇了摇头,小时候伤的,早好了!他一只握住齐妙的小手,在自己的唇上亲了亲,放开之后说,这疤痕有点丑,是不是吓到你了?

齐妙不知如何回答,吓到确实没有,但她很心疼,可是她说不出口心疼两字。只能转着湿漉漉的一双美眸。

闭上眼睛,别看!

不让她看是怕她会问,这伤疤是怎么来的。

他既不愿提,也不愿想。更不愿因此,破坏此时此刻的兴致。

齐妙听话的闭上了双眼。

胃口处,凉意袭来,但并不冷,随之,闭着眼睛的齐妙觉得被什么挡住了光,黑乎乎的,好像头还被裹住了,不过,很快挡住视线的东西不见了。

齐妙知道,那是自己的毛衣飞去和地板上西装、衬衫做伴了!

刚刚的凉意已被一片温暖完全覆盖,她知道是他用他的胸膛暖着她。

叶东陌的大手拂过齐妙的小脸,顺着脖颈一路下滑,力度轻柔的到处点火。

指尖带来的触感,让齐妙不自觉的微微颤栗,却又很是贪恋这种滋味。

他的唇也不停歇,一下又一下轻啄着她的眉毛、眼睛,还有睫毛,划过鼻尖之后,落到那软糯的唇瓣之上,温柔的探进他的舌,忽然间扫荡开来。

齐妙无法自控的从喉咙里发出声音,那声音让迷糊的她清醒了一下,暗骂自己,怎么能那么没出息!

叶东陌却很满意她这样的表现,将这份撩拨加深了些。

齐妙的手臂已经不知不觉的环上了他的脖子。

瞬间,牛仔裤带来的紧绷感荡然无存,束缚一经消失,齐妙的腿就不自觉的攀了上去,如同藤蔓缠绕上一棵精壮的大树,期待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叶东陌却没有让齐妙如愿,他紧紧的抱住纤细的她,一个利落的翻身,两个人换了位置。

齐妙一惊,睁开紧闭的双眼,居高临下的碰触上叶东陌那已是波涛翻滚的双眸。

只是一秒中的对视,齐妙就慌张的又闭上了眼睛,即便如此,却也觉得自己被那双眼晴吸去了魂魄。

这样的姿势,似乎让叶东陌更加方便得逞。

不费吹灰之力的将齐妙生擒活捉了。

海上沉浮那种感觉袭来,且风急浪大,齐妙觉得摇摇欲坠。

还有,这一次,海平面上似乎多了一个又一个漩涡,齐妙觉得她被一个漩涡吸了进去,又被浪涛推了出来,如此反复,她却乐不思蜀。

只是,那起伏的节凑太快,她只能晕乎乎又无措的紧紧捏着叶东陌的肩,以求得安稳,避免自己坠入那茫茫大海的漩涡之中……..

如此的沉浮,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叶东陌才安分下来。齐妙散架般的趴在床上,动都不能动一下。

这次,她没有惊慌失措的逃,别说,她没想逃,就是想逃,她也没有力气了。

腿上那皮外伤已经完全好了的叶东陌,表现的非常体贴。

抱着瘫软如泥的齐妙去了洗漱间,帮她清洗干净,又抱回大床上,盖好被子,拥着她,睡一会,乖!

不用他说,齐妙也会睡,她很想睡,尤其是睡在他的怀抱里,鼻息里充斥着他的气息,让她很有安全感。

房间里很静,所有的困扰犹如一下子都不存在了一样,齐妙睡着了,睡的很香,很甜。

时不时的在梦里会笑一下,唇边的小梨涡深了些,带着一丝萌态。

也牵动了叶东陌的心,他拥着她,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如果,当年她对他表白时,他答应下来,现在会怎样?

会不会结婚了,孩子都满地跑了?

念头一闪而过,就被叶东陌自己拍死了!

那时候怎么可能会答应她的表白。曾经有没有喜欢过这个女孩,他自己并不清楚,因为他的内心早被复仇两字填满。

他不允许自己喜欢任何一个异性。

既然给不了不负一生的承诺,那么就不要接受。只是拒绝的话,他也说不出口。

所以那时候面对齐妙的追求,他只能回以沉默。

不知睡了多久,齐妙从梦中睁开眼,看到周边陌生的环境吓了一大跳,人也彻底清醒了。

这是他的家,就在刚刚她睡去之前,他们又一次逾越了。

抓过手机看了看时间,一惊,都下午三点多了!

要是琪儿问她这趟电话费交哪去了,她该怎么回答?

幸好,方琪儿没来电话,齐妙也省的这会儿绞尽脑汁去想怎么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