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凌如风侧身躲开,眼神中警告意味十足:你是谁?

凌少爷,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苏瑾啊。

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却没敢有半句怨言,霎时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苏瑾眼中饱含泪水,不知道的还以为凌如风是个负心汉。

这演技让顾小月不禁咂舌。

苏……你是那个苏绣企业的?

名字他倒是懒得记,但凌如风在生意上是把好手,各大企业家族姓氏不用刻意去记便早已刻入脑海。

就知道你还记得我,凌少爷,我父亲就是苏绣企业的董事长。说到后半句,苏瑾几乎是在向围观众人炫耀身世。

如风,你怎么来了?

苏瑾正享受众人嫉羡的眼神,倏然看到眼前的一幕,差点晕过去。

顾小月优雅上前挽住凌如风的手臂,而后者竟这般淡然,甚至嘴角噙着笑意。

啊啊啊,你这下贱胚子竟敢碰凌少爷,还不快放手!苏瑾面色狰狞,扑过来拉扯顾小月。

啪——

还未碰到顾小月的袖口,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传来,苏瑾不敢置信的捂脸看向凌如风。

原则上我不打女人,你过分了。抬眼对视苏瑾,凌如风目光凌厉。

苏瑾委屈至极,捂着脸歇斯底里吼道:凭什么?明明是她……

滚!

凌如风浑厚嗓音在耳边炸裂,苏瑾脸色苍白,赶忙屏住呼吸,不敢再生事端。

空气安静下来,小秋赶忙跑上前:少奶奶,您没事吧?

顾小月示意没事,小秋放下心来。

旋即向身侧男人微微颔首,憋着笑意故意大声道:少爷,您来了!

嘴角衔着不知名坏笑,小秋不由得暗骂自己,果然被少奶奶带坏了。

不过……这感觉还不错。

围观群众皆是一惊,瞬间明白两人关系,无数怜悯的目光投在苏瑾身上,后者顿时如芒在背。

苏瑾脑袋轰的一声,身体止不住颤抖,自知闯祸了,赶忙解释:凌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你喜欢这里的衣服?凌如风声音温柔如絮。

当然,是对顾小月,身边苏瑾被无情忽视掉。

没想到他竟这般袒护自己,顾小月面色微红,低头轻轻应声。

难得这般小女人模样,凌如风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发顶,对导购员下令道。

所有衣服,全部打包。

嘶——

围观的人皆是倒吸口气,这家店随便一件衣服都是五位数起步。所有衣服……

她们大多数人只是逛逛罢了,哪怕是名门贵族千金,也不敢这般大手笔。

什么?当事人也愣在原地,顾小月本只想吓唬吓唬那嚣张的女人,怎料凌如风这般招摇。

凌如风倒是神情淡然,对身侧顾小月温柔道:夫人觉得,该怎么处理那个不长眼的东西呢?

这,要不算……顾小月自小就不是那心狠手辣之人。

去把苏绣企业连锅端了。

秘书收到命令颔首离开。

苏瑾也是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无意间的一个举动,就让苏家企业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要!凌少爷我真的错了,是我不长眼冲撞了少夫人。

您怎么惩罚我都行,苏绣企业是无辜的啊,少夫人求您劝劝凌少爷吧。

到处欺凌别人对于苏瑾而言已是家常便饭,谁料今天竟踢倒了钢板。

泪水晕染开妆容,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甚是狼狈。

凌如风拉着顾小月在众目睽睽下离开,丝毫不理睬身后嚎哭的苏瑾。

没多久,在顾小月提议下,几人决定上车回家。好不容易出门逛街,遇到这么多烦心事,最初的兴趣早就烟消云散。

路上顾小月不时偷瞄凌如风,就在她又一次转头时。

看够了没?

闭目养神的凌如风倏然睁开明眸,好笑的调侃道。

啊,不是……猛然回神,顾小月视线躲闪。

没看够?是被我的脸帅到了,还是被我今天高大的形象迷住了?

脑中正组织合适的说辞时,却被凌如风抢话在先。

心里升腾起异样的情绪,顾小月难得顺着他说。

就是就是,凌少爷,你真是全天下最帅的男人,嫁给你是我的福气!

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的却是心里话。

不管是贫民窟还是顾家那个冰冷的地方,从来没有给顾小月任何归属感。

可她嫁到凌家短短几天,凌如风却给了她从小到
大都没有过的温暖,甚至让人忍不住迷恋。

不多时车已经停到别墅区。

顾小月,你记住,既然成为凌家的一员,以后出门都代表的是整个凌家,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畏首畏尾的一面,这一点在我们凌家不需要。

话音刚落车门狠狠甩上,响声使车内气氛降至冰点。

顾小月愣怔一瞬,方才有多轻松,她现在就有多恐惧!

刚刚居然还跟凌少爷试着开玩笑,她一定是疯了
莫名的失落感在顾小月心中如潮水般蔓延,几乎要将她溺死。

小秋看出她情绪不对,适时出言安慰:少奶奶别多想,少爷说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眼中带有莫名深意,顾小月脸颊瞬间浮上一抹红晕,支支吾吾的开口反驳道:我又没有失落,反正到了晚上还能再见面的。

小秋微微愣怔,随后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顾小月这才意识到方才话中暧昧之意。

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他晚上总要回来吃饭,到时候就可以见面了。唯恐小秋真的误会了她的话,顾小月赶紧开口跟她解释道,殊不知她这样的行为反而是越描越黑。

我知道了,少奶奶你放心吧,我不会想歪的。话虽如此,无异于强调顾小月此时窘迫模样,小秋坏笑道。

自知解释不清,无奈摇摇头,下车走进别墅。

整天逛下来,顾小月早已心神疲惫,稍作歇息便上楼洗澡。

此时凌如风刚处理完公司事物,下班临走前从沙发上拎起外套,接到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兄弟柳西洲打来的电话。

今晚一起喝一杯?你好久都没出来聚一聚了,怎么了?是不是跟嫂子在家里如胶似漆,不肯出来了。柳西洲开口便是一番调侃,凌如风不悦的皱皱眉。

犹豫了几秒钟,凌如风淡淡应声:把地址发给我。并未等对方言语,便直接将电话挂断。

柳西洲听得出来,凌如风似乎不怎么愿意提起他的新婚妻子。

挂断电话的凌如风思虑片刻,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听到佣人声音的一瞬,凌如风面色阴沉些许。

跟少奶奶说一声,我晚上可能很晚才回来,让她不要等我了。

是,少爷。佣人恭敬应声后,便上楼向顾小月转达。

后者刚洗完澡,听到消息后目光不易察觉的落寞几分,随后顾小月独自坐在卧室大床上发呆。

不用等吗?可她早已习惯了每天有他相伴,孤寂感在房间中肆意蔓延。

凌如风挂了电话后,看向手机愣怔许久,这般两个人的感觉,充满陌生但又有些温馨。

嘴角不自觉勾起淡笑,凌如风下楼开车到柳西洲给他发来的地址,是一家刚开业的酒吧。

酒吧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另一名伙伴——宫洋。柳西洲今天叫他过来也是为了给好兄弟捧场庆祝。

凌如风进入包厢,他们几人早已目光迷离,身形飘忽,已然喝了不少,看到熟悉的老友,几人跌跌撞撞站起来招呼。

你终于来了,我们还以为你不来了。柳西洲开口抱怨道,凌如风点亮手机,屏幕刺眼的光亮使其不适的微眯双眼。

上面显示的时间和他们约定好的一般无二。

是你们来的太早了。凌如风无辜的对他亮出手机屏幕,似是证明自己。

柳西洲心下无奈,凌如风永远那么守时,不迟到,但也从不早到。

我先回去了。季月抬头喝完杯中洋酒,先行打破和谐。

两人心知肚明季月还在跟凌如风置气,便没有阻拦,只道句路上小心,表达朋友间关心。

季月走后包厢内恢复热闹气氛,三个男人在一起,嬉闹聊天话题越发没有下限。

谈起陈年旧事,几人皆是啼笑皆非,眼睛微眯,思绪早已飘忽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年龄。

柳西洲和宫洋顾忌着还要玩下半场,并未多喝。倒是凌如风,不知为什么神情看起来略微有些落寞。

几瓶烈酒下肚,凌如风似是喝的不爽,又点了些特调酒。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嫂子不让你进屋?柳西洲蹭过来坏笑调侃,不料凌如风一记满含警告意味的眼刀射过来,前者赶忙住嘴。

哈哈哈……咳咳,我是说少喝点,这不是担心你吗?

几人说说笑笑,不多时凌如风酒劲上来,醉的不省人事,只留柳西洲和宫洋两人面面相觑。

从凌如风兜里拿出手机,准备打给顾小月,柳西洲试了半天密码,始终解不开锁,宫洋偏头看过来。

我发现……你这个人脑子是不是进羊水了?宫洋无奈扶额,接过手机,抓过凌如风的手印上去。

屏幕亮起,柳西洲嘴角抽搐,他怎么把这个忘了,顿时老脸一红。

点开通话记录,最上面赫然显示老婆二字,两人愣怔一瞬,随即爆笑拍着凌如风肩膀。

嘿哥们,你这么内向吗?

凌如风难受的皱眉,两人不再耽搁,拨出电话。

铃声响起时已是深夜,顾小月坐在床上等凌如风回家,迷迷糊糊快要睡着,刺耳音乐将其惊醒,眼中朦胧未散,看到来电人,赶忙接起电话。

如风?

嫂子,是我柳西洲。如风喝多了,你要不要过来一趟把他接回去?柳西洲不确定她会不会来。

现在女孩们贴近富家子弟,不过就是为了钱,愿意付出的姑娘少之又少。

顾家当初让顾小月嫁到凌家,其真正目的大家心知肚明。

要不……你跟家里保姆说一声,派个司机过来接。顾小月并未言语,柳西洲心中冷笑,正想这女人也不过如此
顾小月刚醒过神,开口打断他的猜想:不用,你把地址发给我,照顾好如风,我马上到。

赶忙跳下床换衣服,挂断电话后不多时手机亮起,心中记住那个位置,下楼跑出门外。

刚出别墅门,顾小月猛地想起什么,面色窘迫退回别墅中,一来一回开关门声响吵醒了佣人。

少奶奶,怎么了?您这是要……吴妈睡眼朦胧,但语中恭敬并未减少半分。

如风喝醉了,我去接他。可是我没有驾照……纵使顾小月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下去,只能递过去个自行体会的眼神。

有关于少爷的事,佣人们立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司机跑去开车,留在家里的佣人煮醒酒汤。

少奶奶上车吧。不多时,门外司机备好车。

路上顾小月忽视身体百般疲惫,强打起精神。

到了酒吧,顾小月火急火燎跳下车往里跑,不料门口保安将她拦下,客气开口询问。

小姐,请问你有通行令吗?

通行令?这是什么鬼?什么时候来酒吧还需要这玩意了。

顾小月心下疑惑,保安见多了来者这番模样,看她有司机接送的份上,耐心解释一番。

原来这家酒吧是私人酒吧,仅招待月收入过百万的上层名流,为了避免闲杂人等混进去,特地采取了凭借通行令才能进去的规定。

没想到一家酒吧都有这么多讲究,顾小月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过去让柳西洲出来一趟。

这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女人,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擦肩而过之时目光鄙夷斜睨顾小月。

现在水色什么人都能进的吗?

保安微微弯腰开口跟她解释道:这位小姐没有通行证,我马上就会让她离开。说完准备把顾小月赶走。

顾小月张张口还没来得及解释。

连通行证都没有,你来水色该不会是为了攀附权贵吧?我告诉你,你这样的没人会看得上。女人上下打量顾小月身上匆匆套上的牛仔衣外套,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事实上,她这次来才是为了这个目的,她从其他人嘴里打听到凌少在水色,这才特地赶过来。

顾小月懒得搭理她,拿出手机给凌如风打电话过去。

没办法,她没有凌如风朋友们的电话,所以只能打给凌如风。

嫂子,你到哪了?柳西洲忙着照料凌如风,宫洋接起电话。

我到酒吧门口被拦住了……顾小月有些底气不足,担心又给凌家丢脸了。

顿时明白,肯定是因为没有通行令,随即宫洋应声叫她稍等。

挂断电话后低骂一声,早知道就不用这玩意了,搞的现在这么麻烦。

嫂子到了,你去接一下。宫洋伸手扶住凌如风,侧头对柳西洲说。

并未多言,柳西洲拎起外套急匆匆的赶去门口。

顾小月挂断电话后在门口静静等待,黎韵不由得嗤笑一声。

这么急着攀附权贵?进不去少在门口蹲人,你不嫌丢脸我还嫌掉价呢!黎韵伸手正欲推开顾小月。

好在柳西洲及时赶过来,怒喝:你干什么?

柳少……黎韵楚楚可怜看向柳西洲。

懒得听她废话,柳西洲开口吩咐保安:把她给我赶走,以后不许她再进来!

无视黎韵在旁忙不迭解释,走到顾小月身边:嫂子,我带你进去。

黎韵看向两人背影,不由愣怔,嫂子?莫非是凌少的新婚妻子?

进入包厢中,宫洋斜靠在卡座上,而凌如风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早已不省人事。

顾小月突然鼻尖有些发酸,她在家里等他至深夜,凌如风却在外面花天酒地。

那我就带他回去了。扶起凌如风,男人几乎半趴在顾小月羸弱的肩膀上。

柳西洲和宫洋两人目瞪口呆看她几乎半扛着凌如风出去,不忘礼貌挥手:嫂子再见!

听到这般称呼,顾小月瞬间面色通红。

到了酒吧门口,司机赶紧帮她把凌如风扶进车后座里,门口保安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早知道这是凌少奶奶,他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拦,现在只能祈祷凌少奶奶别跟他一般计较。

不多时,车平稳停靠在别墅门口,停住那一瞬的晃动似是让凌如风有些不适,眉心凝结,伸手开门却抓了几次空。

顾小月心下无奈,开门把他扶下车,又是半扛着的姿势,扶他上楼走进卧室,报复似的将他丢在床上。

嗯——好在大床柔软而结实,凌如风闷哼一声双眸始终紧闭着。

抓过身边枕头,满脸享受闻着上面顾小月的发香,眉心渐渐舒展开。

稍作休息换好睡衣后,顾小月转头打量床上男人。

穿衬衫睡觉,一定会很累吧?

顾小月嘴角勾起坏笑,伸手探向床上醉的不省人事的凌如风。

衬衫扣子一粒一粒解开,健壮的胸膛展露无遗。

顾小月暗暗擦了把嘴角的口水,埋头继续奋斗。

不多时,顾小月大汗淋漓:你他娘的就不能稍微动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