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夜玩亲女小妍小说在线阅读

另一边,云家派出去的人铩羽而归。

云嫣得知叶臻把云萱带回他的私人别墅,气急败坏的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

她把所有能摔的东西都摔了,累的瘫坐在地上,咬牙切齿,云萱,你这个贱-人,五年前睡了我的男人,现在竟然还敢回来破坏我的订婚!

这五年,她花了无数心思勾-引叶臻,可叶臻对她永远是不冷不热的态度,如果没有两家长辈施压,他甚至都不想多看她一眼。

凭什么她付出这么多没有回报,云萱那个贱女人刚回来,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住进叶臻的私人别墅?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云萱那个贱女人?

客厅里,苏月听见女儿房间的摔打声,横眉冷扫旁边的云天海,都怪你!当初要不是你让那个贱丫头代替嫣儿陪睡,也不会出这档子事,他们母女都是一对贱-货!

这怎么能怪我?当初是嫣儿没了初夜,怕叶臻嫌弃,这才让萱儿冒充她代替。现在弄巧成拙,你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至于云萱的母亲,这件事情确实是云天海的错,他当初隐瞒已婚身份,出轨云萱母亲并生下女儿,这件事一直是苏月心里的一根刺。

苏月看云天海还坐在沙发上,气更不打一出来,云萱都住到叶家去了,你还在这傻愣着干什么,快想想办法呀!

云天海气的握紧拳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强压下怒气,陪着笑脸搂住苏月,好老婆,你先别生气,我这不正在想办法吗?来,你先坐下。

他扶着苏月坐到沙发上。

苏月比他大两岁,云天海年轻的时候长的英俊,又会花言巧语,才得了这个女强人的芳心,靠着苏家的势力建立自己的公司。

这些年他虽然明面上是云家的家主,可实际的权利都握在苏月的手里。

他轻轻给苏月捏着肩膀,老婆,你放心,当初给叶臻下药的事情,叶家也是默许的,叶臻想取消订婚,叶家长辈不会同意的。明天我就去叶家,替咱们的女儿讨一个公道。

你?你能行吗?苏月轻哼一声,气已经消了不少。

云嫣从楼上走下来,爸,不用你去,我自己去!去找叶臻。这会儿她已经恢复了冷静,变回那个高高在上的云家大小姐。

云天海看着自己的女儿,高傲的样子和她的母亲如出一辙,你找叶臻做什么?

我不相信和叶臻五年的感情,会比不上一个只和他睡了一晚的黄毛丫头!云嫣抿紧嘴唇,她爱了叶臻这么多年,绝不甘心输给云萱。

可是,嫣儿,云萱还带了两个孩子回来,你也看到了那孩子的长相,简直和叶臻一模一样。云天海有些担忧。

提起孩子,云嫣的眼里闪过一抹恨。

她一直想怀上叶臻的孩子,母凭子贵。可除了五年前那夜她偷偷钻进叶臻被窝里,叶臻之后再也没有碰过她,她想怀孕都没机会。

可云萱现在却带了两个孩子出现,就像一颗钉子,狠狠扎在她的心上
苏月轻蔑的笑了笑,扯开云天海放在她肩膀的手,你怕什么,一个私生女而已,那两个孩子还不知道哪来的野种。嫣儿,你明天去一趟叶家,看看叶臻对你是什么态度。

云嫣点头,放心吧,妈,我知道怎么做。

叶家。

叶至深听说了订婚典礼上发生的事情,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真是反了天了!这个不孝子,居然就那样离开了!

路可柔赶紧给她拍着后背顺顺气,行啦,你也别生气,儿子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他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那也不能拿叶家的名声开玩笑!叶至深怒不可遏,你看看,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他现在翅膀长硬了,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谁敢不把您放在眼里呀!路可柔妙目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站起来向楼上走去。

叶至深被老婆怼的顿时哑了火,尴尬笑了两声,老婆,话不能这么说……唉,你等等我!

上了楼梯,他回头对着佣人吩咐,明天叫人去告诉阿臻一声,让他回来一趟,就说我有事找他。

叶臻的私人别墅里,云小可和云小琰正在草坪上玩耍。

弟弟,这是什么呀?

什么?云小琰回头,一股水柱忽然朝他喷来,顿时浇了个透心凉。

好你个云小可,竟然敢戏弄我!云小琰冷着脸,向云小可扑过去。

云小可得意的做了个鬼脸,略略略——抓不到!抓不到!说完撒腿就跑,结果,没跑两步就被云小琰抓住了。

啊!妈咪救命!爹地救命!

云萱看着打闹的两兄妹,笑的眼睛弯起来。

这么开心?叶臻从后面走过来,站在云萱身边,看向玩耍的两个孩子。

此刻云小可被水管子缠在树上,身体不断地扭动着,云小琰在一旁卖力的挖坑。

叶臻嘴角抽搐一下,这是要种树?太凶残了吧。

云萱笑着不动声色的往远挪了一步,和叶臻拉开距离后开口,弟弟虽然聪明,但是斗不过姐姐,你知道为什么吗?叶臻挑眉不语,看向草坪那边。

云小可已经偷偷解开了水管子,故意假装被绑着,看到坑已经挖好了,这才忽然把水管子对准云小琰,还是我来浇灌你吧,这样你才能茁壮成长!哈哈哈……

云小琰一下踩进坑里,把自己的脚埋住了,成了一棵‘树’。但他并不气恼,似乎早有预料。

小琰虽然是弟弟,但很会照顾姐姐。叶臻早就看出来了,云小琰故意没有绑紧,这才让云小可逃脱的。

好了,两只脏兮兮的小猪,跟我去洗澡换衣服。云萱拍拍手,带着两个孩子像屋里走去。

我帮你。叶臻也跟了过去。

浴室里水气弥漫。

云小琰已经洗完出去了,叶臻在外面给他擦干。

云萱还在浴室里给云小可洗澡,一缕发丝从而后垂下来,贴在鼻子上,痒痒的。她双手都沾着泡沫,嘴里呼呼两下想把头发吹开。

一只手忽然伸到她的额前,云萱下意识偏头。

别动。

叶臻轻轻把她的头发拨到耳后。

云萱的身体瞬间僵住,听到‘别动’两个字,她猛然又想到了五年前那个晚上,一时有些发憷。

那天晚上,他也是这样轻柔的对她说‘别动’。可接下来,等待她的是无情的挞伐。

他现在的温柔,到底是真是假?

怎么了?叶臻敏锐的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看着叶臻瞧过来的眼神,云萱眼神躲闪,不动声色后退了一些,没事!

刚给小家伙穿好衣服,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别墅门前,佣人跑进来禀报,少爷,是老爷派人来接你们了。

叶臻走下楼梯,客厅里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似恭敬,实际上眼中带着一丝轻蔑。

少爷,老爷让你回去一趟。

叶臻冷眼扫过,让他一个哆嗦,立刻低下了头,少爷,我话已经带到,先告辞了。

云萱走到二楼的楼梯口,看到叶臻站在客厅里的高大背影,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觉得这个背影很孤单。

叶家少爷呼风唤雨,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她怎么会把叶臻和孤单联系到一起呢?一定是幻觉。

叶臻回过头,温和一笑,带着孩子们下楼吃饭吧。

他的眸子重新亮起来,注入了新的光彩。

饭后,两个小家伙坐在地上拼拼图,叶臻和云萱在旁边的沙发坐下。

叶臻从柜子的最底层拿出一个紫檀盒子,打开递到云萱面前,手环,我可以还给你。

云萱眼睛一亮,伸出手就要去拿。叶臻的手往后一挪,顺手把盒子关上,别急,先和我说说当年的事。

云萱怒,这男人真卑鄙。那么羞耻的事情,让她怎么说的出口?

细节可以不用描述。叶臻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开口道。

云萱瞪了他一眼,她本来也没想描述!

当年的事情她和这个男人都是受害者,她是被云天海逼迫算计了,而这个男人,从那天晚上凶猛的程度就能看出被人下了药。

她深吸一口气,那时候我妈病了,急需钱做手术,云天海说,只要我陪你睡一晚,就出钱给我妈治病。

果然是这样,叶臻眸子微眯起来。他早就知道当年那个女人不是云嫣,私下查到了云萱和她生病住院的母亲。

但云萱很快就失踪了,她母亲也去世了,线索断了,他始终无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今天听她亲口说出来,终于得到了证实。

云萱隐瞒了一部分事情,例如云天海并没有把钱给她,只把她当成一个牺牲品。这些没有必要告诉叶臻,反正以后她自己会和云家人算账。

你知道为什么当年云天海让你这么做吗?片刻后,叶臻突然开口。

不知道。云萱头晃得跟拨浪鼓一样。她并不知道云嫣后来进了房间,冒充她和叶臻睡在一起。

这件事情,两家都有人参与……叶臻把事情说了一遍。

云萱瞪大眼睛,一脸震惊,你是说……叶家有人针对你?

叶臻点点头,其实他想说的不是这些,他并不想让云萱知道这么多复杂的东西,只是想告诉她,那天晚上他也是迫不得已。

可看到云萱注意力明显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算了。叶臻捏捏眉心,他是明白了,她就是来折磨他的。

本来担心她因为当年的事情对他有什么误解,想解释一番,现在看来根本没那个必要,不知道她稀里糊涂的怎么活到现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