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上司的又粗又大 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齐妙记得当时她还想再问,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坐在那自行车的后座上,却不敢像每次活动结束,他送她那样,扶住他精瘦的腰,隔着衣服感受他的体温。

两只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身侧。

一路上都是沉默,只有微微的风送来他身上那好闻的气息。

一直到了齐家的别墅跟前,叶东陌也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走时,连句再见都没有,就踩着单车离去。

一点不拖泥带水。

那天的傍晚,天空飘起了细雨,淅淅沥沥的,齐妙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丝,怅然若失。

这就是她的初恋吗?

还没开始,就夭折了?

以后,都没机会再见到他了吗?

那时候的齐妙问过自己很多次,叶东陌到底有什么好?

虽然不太了解,但也不难看出,他家境不好,且似乎连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没有!

可即便这样,齐妙还是喜欢。

她并不认为自己只是被那张俊的不像话的脸和他那自带的忧郁气质所征服。

总觉得,他是一块璞玉,只欠雕琢。

如果有好的机会,他也能自带光环。

齐妙一心想要给他一些实质性的帮助,听说他失业了,便求大伯,在齐氏给叶东陌安排一个职务。

只是叶东陌并不领情,对齐妙介绍他去齐氏工作的建议,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越是觉得没有机会再见面,就越想念,满脑子都是叶东陌。

这份想念侵蚀着齐妙的意志,快要把她逼疯,整天魂不守舍,浑浑噩噩的。

开学考试,成绩单出来,一塌糊涂。她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收拾好心情,准备忘掉他。

然而,却在某天齐妙一出别墅的大门就看见了叶东陌和他的那辆单车,既惊讶又惊喜。东哥……你找我?

叶东陌淡淡的,是!递过手里的提袋,送你的!

礼物吗?齐妙瞪圆了一双美眸,内心的兴奋丝毫不加遮掩,嘴边的小梨涡也显现出来。

嗯!

没有太多的解释,但齐妙欣喜若狂,他送她礼物,是变相接受了她的表白吗?

带着羞怯,谢谢东哥!

叶东陌一笑,扫尽了齐妙心里所有的阴霾。

我走了,拜拜!

这就走了?什么也没说,送完礼物就走?

东哥,进去坐会儿再走吧!

不了,我还有事儿!淡漠的语气,令人捉摸不透。

说罢,他抬腿上了那辆单车,一个简单的动作,齐妙却觉得帅呆了。

那骑车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什么也看不见,齐妙才收回视线。

欣喜如狂的提着袋子匆匆的回了房间,把堂姐还在商业街等她,一起去购物的事儿扔到脑袋后面。

打开包装,看到一条连衣裙,然而那logo,让齐妙一顿,这牌子?

他才找到新工作不久,就花这么多钱送她礼物,让她于心不安,却又暗暗窃喜。

只是,穿上裙子的齐妙泄气了,衣服并不合体,她根本挑不起来,太大了!

不过,穿不了没关系,只要是东哥送的,她就喜欢。

不久之后,齐妙在思念叶东陌的情绪中,接到也是一起参加志愿者活动的杨智大哥打来的电话,邀请她周末一起去爬山。

对于这种费时又费力的活动,齐妙丝毫提不起兴趣,况且高二的学生学业很重。

之前思念叶东陌落下的功课,必须要抓紧时间补回来了。

可杨智说,东子这周末正好歇班,大家难得凑到一起,去吧。

一句话戳中了她的软肋,齐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至于周末那天的课,她想,装病请假好了。

压抑着心头的喜悦,齐妙管住自己,没有给叶东陌打电话,数着日子,终于等到了周末。

出门前,特意的精心打扮了自己。还给叶东陌准备了礼物,一块价格不菲的手表。

这一天,对齐妙来讲是快乐的。

遇到到山路陡峭,叶东陌会牵起她的手,他的手型修长,掌心干燥,被他握着,传递过的温暖直达心房。

虽然,但凡路况好一点,叶东陌就会松开她,但她依旧很满足。

从山上下来,分别之际,齐妙拉了拉叶东陌的衣服,

东哥,等会儿!

有事儿?

齐妙笑着从背包里把那个亲手包装的礼盒拿了出来,送给你!

什么?

礼物啊!来而不往非礼也!

不需要!

齐妙一愣,没想到他拒绝的这么干脆,带着点失落,抿了抿唇。

叶东陌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对,将齐妙双手捧着的礼盒拿了过来,

我是说不需要这么客气,谢谢!

齐妙瞬间笑颜如花。

见小伙伴们都走远了,再次鼓起勇气,也是那条连衣裙带来的信心,她旧话重提。

东哥,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就给我个机会,我们试着交往,好吗?

又是沉默,长长的沉默。

叶东陌抿了抿好看的唇,终究没有开口。

齐妙恼了,转身离去。

叶东陌迈开大长腿,不过几步就追上了她。

我送你!

时间并不晚,他也没骑单车,但送她似乎成为了习惯。

不需要!齐妙冷言冷语拒绝了!

她好歹是齐家二小姐,也是个被宠着的小公主。

就算是后来,父母出了意外,她被大伯父大伯母养大,任性和骄纵收敛了许多,却也没受过旁人的冷脸。

叶东陌的态度,让她很难接受,她也是有脾气的,是骄傲的!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之后,她再也没有见到过叶东陌。

死扛了一段时间,齐妙还是想他,纠结来纠结去,终于拨通了那早已刻在脑海中的号码。

哪怕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心脏狂跳不止,但听筒里传来的是机械女声的关机提示。

第二天再打,依然是关机。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齐妙只能跑去找杨智打听消息。

杨智特别惊讶,东子应征入伍,走之前没有告诉你吗?

齐妙茫然的摇了摇头。

杨智有些无奈,小丫头,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劝你算了吧!

齐妙低头,强忍着眼泪,谢谢杨大哥,我走了!

杨智却快步追上齐妙:东子送你的那条连衣裙,其实是他要送给别人的,人家没看不上。

所以,就顺手给了她。

轰隆一声,齐妙清醒了,他要送别人的,是他喜欢的女孩子吧?

叶东陌的不告而别,还有杨智的话,让齐妙心凉了半截。

两天以后,她又收了一份匿名快递,打开之后,心情更是跌落到了谷底。

那是她送他的那块手表,被他还了回来齐妙出疗养院时的四处搜寻,又让叶东陌判定,她在口是心非。

是保守、胆子小,还是真的不愿意触碰道德红线,叶东陌不愿多去思考。

更不想再浪费时间用温柔的手段引诱。

他没耐心等,恨不得马上看到云家鸡犬不宁。

所以,故意制造了车祸。当然,消息也是他故意放出去的。他在赌,赌齐妙会来看他。

如果她不来,他还要重新调整他的计划。

事实证明他赌赢了。

她果然在听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来了医院。

回味着刚刚发生过的一切,叶东陌的嘴角勾起。

即便云鹏不爱这个妻子,也会在意男人的尊严和云家的名声吧?

云大少奶奶出轨的消息登上娱乐版面的头条,一定是爆炸性的新闻。

足够云家丢尽颜面!搅得他们鸡犬不宁。

一丝冷笑滑过他的嘴角。

脑子里却忽然想起刚刚她那种生涩的感觉,猛地掀起凌乱的薄被,洁白的褥单上果然印着一朵娇艳的红。

眉间迅速的拧起了一个疙瘩,她居然是完璧之身!

之前调查到齐妙离开中医院药房的原因是:因接触到太多的药材导致流产。为此,云鹏还向中医院还要了一笔赔偿金!

完璧之身的女子怎么会有流产一说?

是消息不够准确,还是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她跟云鹏是形婚?

流产之说是云家故意掩人耳目?

那曝光今天的事之外,他是不是还得暗示下媒体,关注一下云大少的性取向?

哈哈,那就更有好戏看了。

挪了一下身子,叶东陌再次看到了那一抹樱红,想到她身上的伤,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

他和云家的这场经年恩怨中,齐妙始终是无辜的!

或许她的婚姻有着他无法调查清楚的痛?

如果真的要曝光了今天的事儿,她的日子会不会很难过?

齐妙整理好自己,带着微微的不适从洗漱间里出来,看都没看叶东陌一眼,拿起自己的包就朝病房外走。

你就这样走了?

齐妙顿了顿脚步,天杀的,她不走,难道要留下来跟他交流刚刚的感受吗?

你是洗干净了,可我…….齐妙,我在养伤,没法挪动,帮我收拾一下吧!

齐妙瞟了一眼斜身靠着床帮的叶东陌,那人还知道遮羞,扯了被子,盖着下半身,可是那蜜色的胸膛上健硕的肌肉还有胸口前的那条伤疤,让齐妙的小心脏又狂跳不止。

虽然看的出那是陈年旧伤,却一样能让她的同情心泛滥成灾,什么也没说,直接回了洗漱间,用温水浸湿了毛巾。

可是让她去给他擦拭,齐妙还做不到,没好气的将毛巾扔到叶东陌的身上,

你自己擦,我走了!

叶东陌一脸无赖:我腿上有伤,不方便。你总要帮我穿好衣服再走,不然,一会医生护士进来,我就这样见人?说着,叶东陌作势要掀开身上的被子。

齐妙背着脸,没好气的嘟囔,你脱的时候,不是挺利索,怎么没用人帮!

叶东陌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一脸认真的说,跟他离婚,我娶你!

齐妙没有回答,拎着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出了医院大门,坐在街头的公交站处,傻傻的发呆,接受着寒风的洗礼,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冷意。

一辆辆公交车进站,又开走,她却始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离婚,她有何尝不想,不是因为叶东陌的出现,而是自从嫁的那天起,她就在想离婚的事儿,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要怪谁呢?伯父伯母吗?还是她那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堂姐?

齐迹的失踪是她噩梦命运的开始,但她却从来没责怪过她。

到如今依然渺无音讯的齐迹,为什么会在婚礼前突然消失,齐妙依旧不清楚。

可人总是要懂得感恩的。

十几年前的那场大火,让年仅八岁的齐妙失去了母亲,父亲也成了植物人。

是大伯将她父亲送进了疗养院,一直以来享受着最好的治疗和照顾。

还将她抚养长大,对她如亲生女儿一样,姐姐有什么,她就有什么。

让她从来没有过寄人篱下之感。

她和堂姐的感情也非常好,像亲姐妹一样,无话不说。

齐妙和姐姐的大学都是在本地读的,学校的宿舍只是一个不时之需,大部分时间她们都回家住。

因此,对于云鹏是如何疯追求齐迹的,齐妙一清二楚。

那时候,齐妙上学的每个清晨,总是能在齐家别墅门口碰到等齐迹的云鹏。

除了玫瑰,接长不短的还会送价值不菲的礼物。

但齐迹一向不以为然。

齐妙问过齐迹,云大少挺好的,姐姐不喜欢吗?

齐迹笑着说,你觉得好,你嫁啊!

齐妙摇着小脑袋,人家看上的是你。心里却想起了叶东陌。

咱两长得挺像的,不然我跟云鹏说,让他跟你交往试试?

齐妙急忙摆手,不要!

齐迹依旧笑。

姐姐心里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齐迹笑而不答,齐妙也没有再问,却对姐姐这种既不答应也不拒绝云鹏的态度,却很不赞成。

她觉得这点,齐迹和叶东陌很像。

不同的是,后来不知齐迹是怎么想通的,突然和云鹏定了婚。可在婚礼前不久,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齐妙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当初和堂姐的一句戏言成了现实。

为了报答伯父伯母的养育之恩,当然更是因为她喜欢的那个人不告而别,渺无音讯。

齐妙觉得如果不是叶东陌,嫁谁都是嫁。

因此就答应了一筹莫展的大伯父大伯母的请求,替嫁给了云鹏。

脸上一阵冰凉的润湿感传来,陷入沉思的齐妙才发现,又飘起了雪花,举头望向灰蒙蒙的天空,就如同她此刻她被大片阴霾笼罩的心。

身体还残留着不适,提醒着她刚刚在医院里,和叶东陌发生了什么!

万万没想到才重逢不久,就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但她不后悔。

甚至有些庆幸,能将自己最珍贵的给了心爱之人。

只是迷茫着,往后的路,她该怎么走呢?
虽然云鹏不在,但齐妙依旧不想回那个所谓的家,那不是她的家。

但也不想回齐家。

即便在云家过的如行尸走肉,那她也很少回齐家。

新婚那晚,云鹏就说过,并非他要求让她替嫁,而是齐家二老主动提出来的。虽然,没有完全相信,但多少对齐妙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潜意识里其实很明白齐家二老终究是她的伯父伯母,她和齐迹在他们心里的位置,到底是不一样的!她只是不愿意承认和面对。

或许,从母亲葬身火海,父亲成为植物人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有家了。

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在掌心,看着它渐渐融化成水,扬手挥去掌心里的湿意。

齐妙想,雪花是愿意碾落成尘还是愿意遇到一片温暖之后瞬间变成水滴,在无形的空气中蒸发干净?

叶东陌站在不远处看着一直发呆的她。

齐妙坐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心情复杂!

虽然伤情并不严重,却也不适合站在漫天飘雪里吹冷风,可是叶东陌还是不顾助理的阻拦,从医院里出来,一出大门便看到,不远处那个呆坐在站台上的女子。

雪渐渐的大了,地面已经白了一层,天色也渐渐的暗了,实在不忍心让她继续吹冷风,他走到她身前,将自己的围巾摘了下来,裹在她的头上。

都坐了这么久了?冷不冷?男人柔声,关心的话比围巾还要温暖。

只是这份暖,齐妙不敢太过依赖。

她扯下围巾,塞到他的手里。站起身,伸手去拦出租车,然而,每辆路过的车里都有人。这种天气不好打车,跟我回医院,我开车送你!

齐妙没有理睬,正好公交车进站,也不管是几路车,就随着人群挤了上去,叶东陌也跟着挤了上去。

车厢里人很多,他支起臂弯将齐妙围在自己的怀抱里,娇小的齐妙,头顶才到他的下巴处。

那双黝黑的眸子始终锁着她的脸。

齐妙不敢抬头,也不愿讲话,但他带给她的从所未有的那份温暖,让她无比贪恋。

就这样静静的,在人挤人的车厢里,他们如同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公交车徐徐停下,已经到了终点站,齐妙不得不随着人群下去。

下了车才意识到随便上的这辆车,终点竟然距离那千米豪宅不远。

雪越来越大,本就心思沉重的她,走在雪地上,更是举步维艰。

叶东陌并没有去牵她的手,虽然他很想。

如果在这样的天气里,和她手牵手走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被媒体拍到,只是一张照片,即便不用配合任何文字,也一样能引来人们无数遐想。

不用他去将刚刚他们翻云覆雨的视频做技术处理之后放给媒体,一样能让云家深陷大少奶奶出轨门的丑闻。

可他此时却顾忌了齐妙的处境,这点是他自己始料未及的。

别再跟着我了!你这样会给我找来很大的麻烦的!

走了几步的齐妙终于打破了沉默,闷闷的说了句。

别担心,一切有我!他也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说完自己也很惊讶!

齐妙抬眼去看那双黝黑的眼眸,

今天的事儿,我不怪你!说实话,她甚至有些庆幸,第一次能给他!

但是却冷冷的说,到此为止吧!

叶东陌没想到这女人竟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转念一想,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不要担心,齐氏,不会有事儿,你伯父伯母也不会有事!

齐妙一愣,关于自己的身世,她并没有跟他说过,十几年前的大火,滨城媒体早已没了兴趣,她不是伯父伯母亲生女儿的事儿并没有过相关报道,他怎么会知道?

叶东陌见她满脸狐疑,揉了揉她的发顶,满脸宠溺,关于你的事,我都知道!

是的,关于她的一切,他在得知云大少奶奶是她时,就都一并调查清楚了!

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齐妙点了点头,并未多想,

既然知道更好,人总是要懂得感恩的,不能因为我的自私,毁掉齐氏!

此时,齐妙天真的以为,叶东陌跟她发生的一切,是情不自禁。

是真的后悔了,想要她离婚,想带她走,娶她为妻。

她不知道的是,男人的这份温暖,别有用心。她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

你放心,我在,齐氏不会有事!

齐妙无奈的笑笑,他怕是并不了解云家,还不知道云家的手段会有多么恶毒,但她却很清楚。

只是,他能这么说,她就满足了。

你回去吧!

离家还远吗?

家,这个字对齐妙来讲,真是很讽刺,但她还是倔强的笑了笑,不远!

好,那我跟你保持十米的距离,直到看你安全进去!,叶东陌坚持。

随便你!

齐妙转身要走,却被叶东陌拉住。

齐妙狠狠心,甩开他的手,迈开步子快速的离开。

而叶东陌真如他说的那样,保持了一段距离,远远的跟在她身后。

大雪覆盖在地上厚厚的一层,周围并没有别人。

只有,雪被鞋子碾压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一般。

真想这样跟他一路走到白头……

想到这,齐妙不禁自嘲的一笑,加快脚步回到别墅中。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站在漫天飞雪里,抽了一支烟之后,才缓缓的离开。

视线一直盯着那个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都没能收回。

云鹏依旧不在,但是,齐妙却没能好眠,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

虽然是寒冷的冬季,但她的思绪,却飘回了那个仲夏的午后。

记得那天下午四点多,太阳依然很烈。

她站在养老院门前的台阶上,仰着脑袋。

叶东陌的个子高,即便她站在一层台阶上,依旧要仰脸看着他的双眸。

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没开口却先红了脸。

沉默了少许,终于鼓足了勇气,东哥,我喜欢你!

叶东陌不语,低头看脚尖。

可以,可以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吗?

带着羞怯说完自己想说的话,齐妙低下了脑袋,像在等待审判一样,等待他给她回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等来的,是他的沉默。

最终她泄气了,娇嫩的小脸滑过一抹尴尬,用出最后的力气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那么,再见吧!

但愿有缘,还能再见!

走下台阶,带着失落离去。

齐妙,等等!身后传来他的声音,他在叫她,让她等等,是想清楚了吗?要接受她的表白了吗?内心升起一丝期待。

叶东陌推着自行车过来,我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