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各种工具调教花蒂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该擦药油了!齐妙声音有细微的颤抖,也柔了许多。

把冰块放到一边,不管敷的时间够不够,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他的怀抱,不然她怕自己失控。

慌张的她,冰袋都没拿住,掉到地板上。

急忙猫腰去捡,可是起身的时候,脸,更准确的说是鼻子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只是一瞬间的接触,齐妙羞的无地自容。

红云密布的小脸再也没敢抬起来,低着头,拿出药油,颤颤巍巍的,倒在手心里几滴,轻柔的手掌在叶东陌微微红肿的伤处摩挲。

嘶!叶东陌微不可闻的发出声音,红着脸的齐妙赶紧抬起手,很疼吗?我用力大了?

叶东陌拉着她的手,按向自己的小腹处,是这里,涨、疼!齐医生帮我也治疗一下!

齐妙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小手缩成了拳,不要脸!

只是这种低骂,很像情侣间小打小闹般的情调。

叶东陌嘴角一勾,落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要脸有什么用?

说罢站了起来,和齐妙近在咫尺,低头望着抿着嘴,还在生气的小人儿。

他一米八四的身高,齐妙勉强够一米六,二十几公分的身高差,是接吻的最佳距离。

没等齐妙反应过来,他已经捧住她的小脸,温热的唇裹住了她的唇瓣,轻轻**。

齐妙无处安放的手挥舞着,喉咙里发出浅浅的呜呜声抗议。

只是,他的吻,对她来说有着不可抵御的魔力。

这是一个期待已久的吻,她的梦里出现过很多次。

而此时似梦似真。

随着那微凉的舌在她的唇齿间或轻或重的侵袭,她渐渐忘却了今夕是何年,举着满是药油的手,无措而又被动的接受着。

差一点就要沦陷在他温情的吻里。

不过,齐妙却没有完全丧失自我,所以,很快便意识到这样的行为不妥。

身子扭来扭去的挣扎着,舌尖也用力将那入侵的舌,推了出去。

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这样声音里带着乞求。

有什么不可以?叶东陌戏谑道。

我,我,她抿了抿唇,低着头,我是一个已婚女人,请叶总裁尊重我!

叫东哥,我喜欢听你叫我东哥!

你是老板,我自然要叫叶总!

齐妙极力控制着自己那颗已经悸动不已的心脏,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冷冷的,却难掩微微的颤抖。

呵!叶东陌冷笑一声,我怎么觉得我吻你的时候,你很享受?

被他这么一说,齐妙无地自容,确实,刚才她的表现暴露了真实的情绪。

懊恼的拧起眉,抿着唇,一言不发,从打开的医药箱里拿了块纱布,擦掉手上的药油。

叶东陌看好戏一样,看着齐妙,脸上写满戏谑。

我记得你曾经发过短消息给我,说这辈子都会喜欢我,这才几年不见,就忘了?

声音虽轻,但带着埋怨。

齐妙心里一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揪了一下。

她没忘,从来没忘!

如果不是因为依旧喜欢,刚刚的吻,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它发生。

但是现在早已物是人非,她只能违心的说,

那时候我太小,并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喜欢!

不,齐妙,你懂,而且,你现在依旧喜欢我!叶东陌笃定的打断,毫不留情揭穿了她的伪装。

你嫁给云鹏是迫不得已,齐迹逃婚失踪,齐家没有别的女孩,只能由你替嫁!

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叶东陌柔了声音,

妙妙,当年的不辞而别,还有面对你表白时,我的沉默,都是有我不得已的苦衷!

我后悔了,后悔当年没有给你任何答复。现在我回来了,不介意你已婚,跟我走,好吗?

他再次提出这样要求,齐妙的心狂跳不止,不止是心,连手都抖了。

他这么说,是不是代表,当年他也是喜欢她的,只是因为有苦衷。答应她,怕做不到相濡以沫。不答应,又无法面对他自己的内心,所以只能沉默?

跟他走,她就可以逃脱那个金丝编织而成的鸟笼了,这,很有诱惑力。

可是,不行!

她走了,齐氏怎么办,将她养大的大伯父大伯母怎么办?

市郊疗养院里,已经成了植物人的父亲怎么办?

如果可以走,当初她就不会答应替嫁。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并且,她觉得叶东陌那话冷冰冰的,除了字面上的意思,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他并不是因为爱才让她跟他走!

那会是什么原因?

难道是在天海大厦的收购问题上跟云氏有过节,他在蓄意报复??

云鹏不会跟她说任何公司里的事儿,但打电话也从来不会背着她,齐妙知道在天海的收购问题上,云氏使出了不少恶劣手段来打击竞争对手。

短暂的犹疑之后,秀气的眉毛一挑,坚决的说出违心的话,

婚内出轨的事儿,我绝对不做!

不管云鹏对她如何,也不管叶东陌是不是真的后悔了,超越道德良知的事儿,她齐妙不能做。

也不敢做!

提起手边的羽绒服,匆匆的夺门而出,总是随身携带的医药箱都忘了拿。

大街上,行人寥寥,北风呼啸。

齐妙心情复杂,招手叫了一辆出租,直奔市郊疗养院。

并没有注意到出租车后面跟着一辆黑色迈巴赫。

车里的叶东陌冷冽的目光盯着前面的出租,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无助的时候,齐妙最想见的人,就是爸爸,那个曾经一直把她捧在手心里当宝的男人。

他现在不能说话,但只要他还在那里,哪怕是静静的躺着,齐妙就觉得那是最大的依靠。

齐妙在爸爸的病床前一直傻坐着,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儿。

那个时候,顽皮的她给爸爸起了一个绰号,叫齐叮当!

因为爸爸每天回来,不论多晚,都会从他的手袋里拿出东西,

妙妙过来,看爸爸给你买了什么。

不是给她买的零食就是玩具,也有的时候是扎辫子的发圈发卡。

即便齐妙睡着了,爸爸也会给她把东西放在枕边,她一醒来就会看到。

口袋里的手机不停震动,她不想理会。只是静静的坐在病床前,看着睡的安详的父亲
直到天色已经暗了,齐妙才起身踱步窗前。她该回那个豪宅去了,云鹏不知什么时候抽风就会回去。

即便他不回,那里也有的是眼睛盯着她,她不能夜不归宿,这是云鹏给她的禁令,哪怕是回齐家或是来疗养院看父亲,也必须在晚上十点半之前回到那个豪宅去。

手机又响,齐妙从口袋掏出来,看到那号码,心里一抖,

是云鹏!

不敢有任何耽搁的接起,喂!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天海的供暖坏了,不要说你在加班!

更不要说在齐家,我已经打电话问过了!

我在疗养院,来看我爸爸。

嗯!发定位给我!然后就挂断了。

齐妙自嘲的笑了一下,机械的按照云鹏的指令发了自己的位置过去。他在例行查岗,她都习惯了。

放下手机前,屏幕上信息标志红色的阿拉伯两位数,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年头,大家联系已经很少用短信了。

应该不是广告就是银行发的各种提示。

齐妙对手机屏幕界面有洁癖,各种标志都要清理干净。

点开详情页面,才发现都是叶东陌发来的。

基本都是道歉,不外乎是什么一时冲动,没有顾忌到她的感受什么的。

齐妙随看随删。

若说心里没有波动是假的。

尤其是最后一条我在疗养院外面,出来!

脑袋轰的一声,他居然知道她在哪?是一直跟着她吗?

看了看那条信息接收的时间是两个多小时前。

齐妙也一样删除了,拿起衣服出了房门,不是要出去见他,而是必须回去了。

再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怕是叶东陌早就走了。

出了疗养院的大门,环顾四周,虽然认为他已经走了,也认为自己并不想见到他,可还是本能的用目光找寻。

暮色沉沉,行人不多,车子也不多。

最终,矗立在疗养院大门前好一会儿的齐妙失望的上了出租。

不远处黑色迈巴赫在出租车开动后,也亮起车灯,从泊车位里开了出去。

叶东陌没走,一直没走,他在等齐妙出来,不是因为想见到她,更不是真的要道歉,只而是为了观察她出来后的表情。

那四处寻找的眼神,无疑告诉他,她在找他!

嘴角牵起一个冷笑,猎物似乎已经上钩。可他不想再浪费时间,等她慢慢接受。

对于齐妙,他认为自己还是了解一些的。

她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子。

有些事情,要速战速决。

回到千米豪宅的时候,齐妙从佣人们对她视而不见的态度判定,云鹏并没有回来。看来刚刚那查岗的电话是因为佣人跟他打了小汇报。

她在心底冷笑,这些佣人是太闲了,还是忠诚于云家呢?

一天没有吃饭,并不觉得饿。也没人过来问她这个少奶奶是不是需要用宵夜。

这是常态,云鹏不在的时候,佣人会来好几个,但对她都是视而不见。

她就像个魂魄一样,无论在豪宅里怎样飘来飘去,飘去哪里,只要不出去,就没人搭理。

她明白,这些人是监视她的。

懒得去理会佣人,径直回到卧房洗漱。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莫名的想起了今天的那个吻。纤长的手指覆在自己的唇上好久,最后没有洗脸也没有刷牙,只是冲了个淋浴就出来了。

虽然,唇齿间早已没了叶东陌的气息,但她依旧舍不得洗漱。

躺到床上,辗转反侧,想着叶东陌说的那些话,还有他的举动,越发的迷惑了!

也更加的看不清这个人!

纵使以前她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却也从来没看明白过他。

他不告而别之前,给她的印象是冷漠中隐藏着淡淡的忧郁。

或许,正是这样的气质深深的吸引着她,想要靠近。

而重逢以来,他给她的感觉是神秘的、狂傲的。

心烦意乱中,齐妙迷迷糊糊的入梦了,梦中还是那突如其来的吻,只是比现实中缠绵悱恻了许多。

她的反应也比现实中大胆了许多,主动的环住他的脖子,甚至在感觉到他要松开她时,将手臂收的紧紧的。

然而,他却突然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再也找不到,抓不住。

齐妙一着急,醒了,看到一个枕头掉到了地板上,趴在床边捡起来,拍了拍,才发现枕头的边缘有些湿意。

那应该是自己的口水!

齐妙汗颜,她居然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再也无法入睡,辗转到天明,眼底带着淡淡的一圈青色上班去了。

进到天海大厅,前台文员和保安正在私语,听说了吗?新老板出车祸了。

齐妙一怔,新老板不就是叶东陌吗!他出车祸了?

是不是因为昨天她一直没有回复他任何消息,他生气了,导致精神不集中造成的?

不知道伤的严不严重,有没有生命危险?

进到办公室里的齐妙坐卧不宁,心乱不止,很想去偷偷的看看他,却不知在哪个医院。

门推开了一条缝隙,方琪儿探进一个脑袋,小猫,干啥呢?

没事儿,闲着呢!

方琪儿蹦了进来,神神秘秘的凑到齐妙跟前,还是你这暖和!

供暖还没修好,取暖全靠电暖气,齐妙的办公室非常小,肯定比健身房那大大的空间要暖很多。

方琪儿靠在办公桌上,脚丫伸到电暖气跟前,

叶总车祸住进市医院的事儿了听说了吗?

嗯!齐妙轻轻应答,看似不以为然,但却记住了市医院几个字。

你就这反应?好歹你跟他也认识,怎么一点也不关心?

我为什么要关心?关心也不能表现出来。

方琪儿耸了耸肩,是不是你们学医的,尸体解剖什么做多了,看淡了生死?

齐妙失笑,看淡生死吗?

她还到不了那个境界。

你说,新老大是和天海八字不合,镇不住这个大厦,还是比较衰?怎么才接手,先是供暖管道冻裂,这又出了车祸,听说,好像还挺严重的!

前面的话,齐妙没在意,但最后一句,她听了心中一抖,挺严重是有多严重?
想问又不愿暴露太多心思,愣是忍着,没说话。

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心里却想找理由打发走方琪儿,偷偷去市医院打听打听。

方琪儿见齐妙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话锋一转,闲聊开了娱乐八卦。

她确实无聊,没有来健身的客人,她这个教练只能找人聊天。

齐妙心里抑制不住的焦急、担心,还有难过。想了好几个要出去一趟的理由,却都因为心虚,都没说出口。

好在,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健身教练来找方琪儿,拉着她一起切磋技术,齐妙才得以脱身。

穿上羽绒服,急匆匆的去了医院。

打听到叶东陌住在哪个病房并不难。

但想进去却难了,他的手下尽职尽责挡住了她。

病房里叶东陌看到玻璃窗外的那抹熟悉的身影,冷然一笑,转身回到套间里面躺好,闭目养神。

却暗自竖着耳朵,关注外面的动静,

大约过了十分钟。

叶东陌觉得差不多了是时候了,拿起手机,

让她进来!老板吩咐,自然要放行。

齐妙走到病床前,一脸紧张,你醒了,伤口还疼吗?

虽然他那手下已经说了只是是皮外伤,有点轻微脑震荡,并不严重,但齐妙还是心疼,腿上划开了一条十几厘米的口子,这可不是小磕小碰。

你亲我一下,就不疼了!虽然受了伤,但叶东陌却不是很在意。

齐妙站在病床边沿听他说出这样的要求,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进退两难。

叶东陌龇牙咧嘴,抬手抹了抹额头。

齐妙认为他是疼的出了汗,下意识的抻了张纸巾想帮他擦一擦,却没想到,刚弯下腰身,就被他抓住带到怀里,准确的说是趴在他的身上!

那胸膛很坚硬,硌得齐妙难受。

刚挪动一下,想起身,却被叶东陌一个利索翻身,压在身下。

这下,想动也动不了了,只能转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自己上面的男人,担心他牵扯到伤口。

大概怕齐妙会挣扎,叶东陌先发制人的,用一只手就将她的两只手攥的紧紧的!

放开我……还想说点什么,却全被淹没在他的吻里。

他的唇裹着她的唇瓣,舌,快速的撬开了她的牙关,近乎于贪婪的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的探索着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

悸动,让齐妙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直到身上的衣物已经不再遮挡她的躯体时,才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别,齐妙艰难的发出声音,虽然嘴里拒绝,身体却不自觉的迎合。

以至于,叶东陌没有费吹灰之力就顺利得逞。

不适感瞬间袭来,齐妙拧紧了眉头,撕裂的痛让她差点叫出来,却始终压抑在喉咙深处,只剩一声闷哼。

阻挡的触感,让叶东陌一时失神,感受着她的生涩,不由得拧紧了眉头。

她,已婚?

本想横冲直撞,却因她的无措、紧张而不忍,徒然升腾起怜香惜玉的感觉。

短暂的停顿后,一只手紧紧的裹住那双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小手,另只手拂过她的脸颊,顺着脖颈逐渐向下…….

再次吸住她的唇瓣,时轻时重的研磨。

耐心而又焦灼的等着她慢慢适应…….

直到她的身体不在僵硬,他才放开了她的手,却很快的穿过她削瘦的肩,而她那双得以自由的手臂也不知不觉的攀援上了他的背。

他看到她的眼里升起雾蒙蒙的水雾,两颊渐红,鼻尖也渗出细密的汗珠,内心躁动的,最原始的火焰彻底点燃,极致发挥。

而此时的齐妙仿佛自己如置身于广袤的大海上的一叶小舟,开始被迫的随着海浪起伏。

当那一波高过一波的海浪袭来,原本的被迫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主动的随着他一起沉浮。

顷刻间,齐妙如被那惊涛骇浪送上了高耸的云端,彷徨,游离却又无比贪恋这高处风景。

被这样的感觉紧紧包围的她,残留的一丝清明里还能隐约惊恐的感受到危险,却又不愿意清醒。

只能无措的死死的攥住叶东陌的背,似乎,只要抓住他,她便是安全的!却不知指甲尖端已经深深的陷入了他那结实的脊背。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海上的风小了,浪头也不再凶猛。

筋疲力尽的齐妙也彻底清醒过来。

哪里有什么大海,她更不是在什么小船上。

而是她和他在病房里,刚刚上演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动作片。

心里鄙夷自己,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居然没有一点点反抗,甚至还感受到了从未体会过的一种美妙。

羞愧但并不懊悔。

抹了把额头渗出的细汗,齐妙抓起衣服,裹住自己,落荒而逃。当然,也不过逃到病房内的洗漱间。

叶东陌斜身靠在病床的床帮上,竖着耳朵听那清晰的水流声。

心里却没有得逞的快意,眼神凝重。

上云鹏老婆可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执念。

当他得知云家大少奶奶是齐妙时,叶东陌觉得这是天意。

老天都在帮他完成他的复仇大计。

曾经这个女孩那么喜欢他,得到她岂不是易如反掌,毫不费事。而事实也是,虽然比自己想象的多浪费了点时间,却也得逞了。

只是,她起身的那一瞬间,他清晰的看到了她身上的累累伤痕,那些伤一看就是被打的。

家暴?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云鹏不爱她?

也不是没可能,毕竟她是替那个被临市媒体誉为宅男女神的堂姐嫁的。

如果云鹏对齐妙,一点爱都没有,那他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

和云氏争夺天海大厦不过是个表象,他要的是云家万劫不复。

用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

锁定的目标就是云家大少奶奶,如果齐迹没有逃婚,那么就会是齐迹。

碰巧,齐妙是这个身份,叶东陌觉得事半功倍!

本以为他一出现,她会轻易的答应跟他走。

却不曾想,齐妙如此忠诚于她的婚姻,果断拒绝了他,还在他接手天海后递交了辞职申请电梯夹到手臂是个意外,那点小伤对于一个当过兵的人,根本不算什么。但他却灵机一动,计上心头。

并非真的要她帮她治疗,而是想要借机达成目的。他用轻佻的行为试探,尤其当他吻她时,她的表现让他非常满意。

可并没有完全达到他预期的结果,被她慌张的夺路而逃。且任凭他给她发了那么多的温柔言语信息,她竟然一条回复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