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林梦晗哼着歌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见坐在床头的人。她惊呼一声死死捂住自己身上的浴袍,段景遇,你你你,你怎么进来了?

这是我的房间。段景遇的眼神在林梦晗身上扫了一圈,很郑重的提醒她。

所以咧?鸠占鹊巢的那个人是她咯?

好吧,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林梦晗耸了耸肩膀转身要往外走。

去哪儿?段景遇看见她的动作,不悦的开口质问。

当然是找房间睡觉了。和男人共处一室的感觉,她有些不太适应。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洞房花烛,你想让我独守空房?

林梦晗听到他的话,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这话别人说也就算了,放在段景遇的嘴里,没什么语调的讲出来,怎么听怎么诡异。难道他还想发生点什么?

我们就是契约而已,没必要这么认真吧?林梦晗讪笑了两声,心里只打鼓。

段景遇没有说话,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脸上有东西,好想摸一把。

林梦晗的笑容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段景遇才有了动作,直接走到林梦晗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似乎忘记了一点,就算是契约,身为妻子的义务也是必须履行的。

这女人反复提醒他是一场交易,真不知道激怒他会有什么后果吗?

林梦晗这下真笑不出来了,她不是无知的小孩子,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合同上写着她要给段景遇生下孩子,所以妻子的义务肯定逃不了。

只不过,她和段景遇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就算第一次是被他抢走的,可相互之间的了解少得可怜。

现在让她尽妻子的义务,就好像让她和陌生人做那个一样,别扭!

段先生,我们之间还不够了解,不如,我们先互相适应一下好不好?

看着林梦晗硬着头皮试图找借口的样子,段景遇只觉得一阵好笑。

这女人刚洗完澡,身上特有的香气让他心神恍惚,恨不得把她吞进肚子里,这种时候怎么可能放过她?

更何况,林梦晗之前说他不是男人的仇,他还记着呢!

段景遇抬起她的下巴,略带磁性的声音就在林梦晗的耳边响起,不用适应了,上一次我们的身体契合的很完美。

暧-昧的声音带着他呼吸的热气,让林梦晗耳根泛红,整个人都不由得战栗起来。

那个……唔……

林梦晗还想说什么,刚开口就被对方堵住了嘴巴,并且趁虚而入,二人的唇舌交缠在一起翩翩起舞。

浴巾被他撤掉,身上凉凉的感觉让她哆嗦了一下,下一刻身体已经腾空而起,落到了大床上。

整个晚上,林梦晗觉得自己就像一条咸鱼,被男人翻来覆去煎了好几遍,她随着浪潮一次次起伏,只能紧紧的抓着段景遇寻求救赎。

迷迷糊糊快要晕过去的时候,耳边响起段景遇低沉的话,现在,还敢说我不是男人吗?

林梦晗失去意识前,脑子里最后的念头就是,这男人真小心眼。

翌日。

日上三竿,林梦晗才堪堪醒了过来,一翻身,感觉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她惊得立刻瞪大了眼睛,想到昨天晚上疯狂的一夜,马上就明白身体里流出来的是什么了。

该死的段景遇,我祝你早日精-尽-人-亡!

林梦晗夹着腿,一手扶着发酸的小细腰,边小心翼翼往洗手间挪,边咬着牙诅咒。

上完厕所洗了澡,身上酸痛的感觉这才减轻了一些。

回到卧室就听到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醒了就下楼吃饭。吓得林梦晗差点儿没一个趔趄摔到地上。

满脸怒容的看着倚在门框那里的段景遇,怒道,你怎么不敲门,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这么说,你是鬼了?林梦晗立刻就反唇相。

我是鬼,那你岂不是和鬼激情了一整夜?

……林梦晗瞬间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后背冷飕飕的,这男人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段景遇嘴角勾着笑,心满意足的下楼去了,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想过来看看这个女人起床了没有。

他甚至有史以来第一次翘班,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有些舍不得离开别墅,连工作都没有处理。

林梦晗满是腹诽的刷牙洗脸,换好衣服下楼就看见已经坐在餐厅的段景遇,远远看去,还真的是一个,衣冠禽兽。

开饭吧。段景遇直接对着佣人吩咐了一声,也不看林梦晗,依旧低着头看报纸。

他不理会,林梦晗也乐得轻松,坐在了距离段景遇最远的位置上。

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中午,加上昨夜的高强度消耗,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先生,凌助理来了。

林梦晗竖起耳朵听到了佣人的话,据她所知,段景遇身边有两个凌助理,一个负责工作,一个负责生活,是双胞胎。不知道这次是哪一个。

老大,你要的东西。凌夜直接就把东西递给段景遇,顺便眼神很隐晦的打量了一番林梦晗。

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

别啊,老大,你刚刚新婚燕尔,不太适合工作。去哪里度蜜月,需要我参谋一下吗?凌夜很不怕死的硬撑。

他想留下来好好看看,这个胆敢挑战老大权威的人是如何在老大的淫威之下获得风生水起的。

你很闲?段景遇瞥了他一眼,不急不缓的问。

不!凌夜果断摇头,我很忙。

那还不滚。

老大发威,凌夜只能摸了摸鼻子离开了。

不过,蜜月这个话题,如果不是被他骤然提起,段景遇还的确没有想过。

你有什么打算?段景遇忽然出声问道
林梦晗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在跟她说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没什么打算,就好好工作吧。

她的声带受伤,不能继续做主播了,可是林家的企业还在。

周月和林婉柔都在看守所,林家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要努力学习管理,这样才不会让爸的心血毁于一旦。

对了,你能不能借给我几个人?林梦晗怕他不明白,又补充了一下,管理公司方面……我不太懂。

段景遇明白她的意思,只不过心里仍然有些不爽,这个女人对于结婚这件事,难道真的就一点儿都不关心吗?

段景遇?林梦晗见他迟迟不说话,便开口催促,你答应不答应,给句话啊?

林家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还没被瓜分,你以为这些天是谁在管理?笨!

段景遇一开口就让林梦晗充满了感激,但最后一个字,瞬间把她打回了原形。

他依然是冷冷的冰山脸,有什么需要就去找凌一。

谢谢。林梦晗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也就很大度的不计较段景遇毒舌了,匆匆吃了饭就准备出门。

她得先去公司看看,了解一下情况,本来就两眼一抹黑,不努力一点儿怎么行。

看着林梦晗出门毫不犹豫,甚至没有扫他一眼,段景遇身上的气息更冷了,佣人看出了什么,赶紧小心翼翼的收拾餐余,然后溜进厨房里。

办公室里,段景遇看完助理送上来的文件,面色凝重,准备一下明天出差。

凌一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恭敬的问,老大,您要亲自去吗?

有问题?段景遇头也不抬。

没有。凌一自然没有反驳的话,只不过心里腹诽:刚刚结婚难道不应该是如胶似漆?虽然他们的婚姻有些……额……与众不同,但也不至于这样不当一回事啊。

老大,我这就去准备。

等一下!段景遇叫住他,你别去了,让凌夜跟我去。

他早上说了,让林梦晗有事就找凌一,万一找不到,他又不在家,林梦晗会着急的。

凌一出去了,办公室安静下来,段景遇神色晦暗不明的坐在那里,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梦晗整个下午都待在林氏集团办公室里,直到下班才疲惫的出来,扭头看了看那自己身后的大楼,一时心里感慨颇多。

她先打车去了墓地,站在林振天的墓碑前,神情看起来平静却又夹杂着忧伤。

爸,公司保住了,您放心,我不会让它倒下的,您在那边还好吗?

您还不知道吧?我结婚了,我的老公叫段景遇,这段时间多亏了有他帮助我……

林梦晗断断续续也不知道说了多久,腿都发麻了。

手机铃声响起来,是白乐乐打来的,刚接通就一声大吼,新婚快乐!

白乐乐是一个永远充满活力的人,只不过这句祝福让她满头黑线,婚都结完了,要说也是昨天说吧?

你现在是甜蜜期,当然也要说!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他又甜蜜期了?林梦晗活动了一下身子,搓了搓僵直的胳膊。

不是吧?你刚结婚,不是甜蜜期吗?

林梦晗听到这话就更加无奈了,段景遇那样的人,你可以自己脑补一下。而且我跟他……算了,一言难尽,你在哪儿?请你吃饭。

好。

说到吃饭,别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下。

白乐乐见到林梦晗,用一脸邪魅的表情打量着她,贼兮兮的样子让她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你干嘛这样看我?很奇怪的。

老实交代,你和段景遇昨晚……白乐乐八卦姐附体,拉着她的手追问,男神被你抱回家了,分享一下感受呗!

他算什么男神?林梦晗脸一红,给了她一个白眼,再说了,想知道感受你就去找个男人结婚啊,我的事情你瞎操什么心。

白乐乐眼巴巴的等着她爆料呢,说说嘛!咦,对了,这才结婚第二天,你怎么就开始工作了?你老公都那么多钱了……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林梦晗给她嘴里塞了个蟹黄包。

她现在只想着赶紧把这一年时间度过去,到时候才是真正的自由自在。

顶配的男神居然被你给拱了,啧啧!白乐乐边吃边嚼舌头,把新婚老公扔在家里独守空房,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林梦晗喝进嘴里的饮料差点一口喷出来:什么叫我把他拱了?明明是他……

话说一半硬生生止住,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她都要羞死了,倒是你,想象力这么丰富,做主播可惜了,应该去做编剧。

饭吃到一半,林梦晗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段景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乐乐还在花痴,林梦晗心里疑惑,随口说了一句,你男神来了,想知道什么,就去问他吧。

白乐乐一扭头,果然看到段景遇出现在门口,她立刻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小声问,来找你的?

倒霉碰上了而已。林梦晗假笑两声,段景遇怎么可能是来找她的?他们之间没有正常夫妻那么黏溺。

再说了,现在是白天,这只披着羊皮的狼只有晚上需要她而已。

林梦晗真想对段景遇这个大尾巴狼敬而远之,偏偏现在还要生活在一个屋檐底下,被他逼着尽妻子的义务。

段景遇一进门就注意到了这个女人,看着她跟别人谈笑风生的样子,眉心微皱,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林梦晗也不想热脸去贴冷屁股,装作看不到,只苦了跟在段景遇身后的凌一,他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
嫂子,真巧啊。凌一嬉笑着凑过来。

凌一!林梦晗还没说话,段景遇冷冷的声音就传过来,罗嗦什么,浪费时间。

凌一尴尬笑了笑,跟着段景遇向里面去了。

对于段景遇无视的恶劣态度,林梦晗自然是无所谓的,只不过白乐乐就有些诧异了,林梦晗,你跟大佬的相处日常就是这样的吗?

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很吃亏?

很奇怪吗?林梦晗不在意的笑了笑,你都说了那是神坛上的人物,不食人间烟火的,还能怎么样?

白乐乐拧着眉还想说什么,被林梦晗打断了,你不用担心我,我又不是被逼婚的,完全没问题。就算没有感情,那也是她心甘情愿的。

公司现在怎么样?林梦晗直接转移了话题。

对了,你说这个我才想起来,傅寒烨要出国了。

听到这个名字,林梦晗的手顿了一下,之后才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是吗?

白乐乐大大咧咧的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继续说道:是啊,应该是合约的关系,需要出国待不短的时间。

她已经嫁给了段景遇,就算以前对傅寒烨有好感,现在也只能谨守本分,不越雷池了。

嗯,其实这样也挺好,国外的环境竞争多,机会也多,可以走上更广落的舞台。林梦晗很是官方的评价。

谁知道呢,傅寒烨的能力应该可以,不过就是可惜了你和他……

白乐乐说到这个,话音就戛然而止了,暗恨自己嘴上每个把门的。

林梦晗声带受伤,距离金牌主播的位置只会越来越远,就算将来可以恢复过来,她也注定和傅寒烨无缘了。

不过林梦晗现在想通了,她耸了耸肩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现在有婚姻,也有我爸留下的公司,已经心满意足了,不是说了吗?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给你留下一扇窗。

你这样想就最好了。白乐乐知道她想得开心里也放心不少。

林梦晗笑了笑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没有说话,事实已经摆在眼前,除了接受之外,还能怎么办?

生活就像那啥,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好了。

和白乐乐分开之后,林梦晗没有回临海别墅,她去了之前的出租房,在那里住了很长时间,比起段景遇的地盘,更有归属感。

经过刚才在餐厅的偶遇,她不知道晚上怎么面对段景遇,只好当鸵鸟,来这里避避风头了。

午夜十二点,坐在客厅的段景遇依旧没有发现林梦晗的身影进门,身上的冷气开始不要钱的往外放。

老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出差,您要不……凌夜后面的话,在段景遇摄人的目光之下直接就吞了回去。

想跑?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段景遇起身离开客厅回了卧室,他真是疯了才会等着那个女人回来。

林梦晗一夜好梦,这段时间太累了,很少能睡好觉,一觉起来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她路上吃了早餐,刚到公司就接到凌夜的电话。

嫂子,老大让我在工作上配合您。

走?他去哪儿了?林梦晗听到凌夜的话,皱着眉头反问。

嫂子您不知道吗?老大今天出差了,您昨天回去太晚所以没告诉您,昨天老大等到您半夜……凌夜这一番话说的暗示十足。

林梦晗就显得有些接受不良了,等她?开什么国际玩笑?

凌助理真爱开玩笑,不过我的确是请段先生帮忙了。林梦晗不想再这些无所谓的事情上多费唇舌,直接就说起了自己的目的。

凌夜是段景遇的贴身助理,能力自然不在话下,很快就安排了几个高管到林氏接任工作,林梦晗瞬间轻松了不少。

没有了段景遇在身边,林梦晗照旧每日回她的出租屋去住,一直到房东的来访。

什么?房子要卖了?林梦晗有些惊讶,这里她已经住习惯了,没有料想到会有被卖掉的一天,而且还这么突然。

林小姐,事情比较仓促,还没到期的房租我会退给你,你尽快找别的住处吧。房东太太是一个很和善的人。

林梦晗回过神,好,既然房子要卖了,我会尽快搬走的。

三天之后,买家就有人来收房了。房东太太看着她的神色说道,林小姐,时间应该足够了吧?

林梦晗又是一愣,时间确实比较紧张,颇有一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够了,我今天就收拾东西。

这么短的时间很难找到别的房子,林梦晗就搬到了段景遇的临海别墅。

另一头,凌夜给段景遇打了电话,老大,房子买下来了,嫂子也搬回临海别墅了。

知道了。

挂断电话,段景遇心情终于好了一些,那个女人结婚第二天就敢夜不归宿,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才行。

如果林梦晗知道背后的人是他,肯定会气的跳起来:这男人出差都不让人安宁!

想着林梦晗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段景遇脸色立刻又冷了下来,她不过是他用契约买回来的女人,居然这么嚣张。

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林梦晗已经印在他的脑子里,就算出差也时刻想知道她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