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离婚都不能颜知许傅时墨傅景西小说 连离婚都不能小说章节

傅景寒动作一顿,恶狠狠地瞪了眼顾心柠,冷笑着威胁:“今天就先放过你。顾心柠,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仓惶的睁着眼,看着傅景寒带着一身寒气离开。顾心柠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小脸面无血色,眼底透出无尽的绝望。

她该,怎么办?

书房。

傅恒志面色冷戾的看着唯一的孙子,全然没有在顾心柠面前时的慈祥和温和。

“爷爷。”

傅景寒打了声招呼,朝着沙发走去,弯腰要坐下,被傅恒志给拦住。

“给我站着!”

傅景寒皱眉,有些不情愿的站好,不耐烦的问:“到底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傅恒志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傅景寒,冷声问:“你跟心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能有什么事。”

傅景寒冷嗤了声,满不在乎的回答。

“顾心蕊呢?她又是怎么回事?”

“玩玩而已。”

傅景寒不乐意提到顾心蕊,他心底虽然痛恨顾心柠的‘背叛’,在她面前也不遗余力的羞辱她,带着顾心蕊去恶心他。可在他的心里,顾心蕊依旧连顾心柠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对他来说,顾心蕊只是报复顾心柠的工具。

也不过是知情识趣,所以才暂时被他留在身边而已。

“最好是这样。”

傅恒志冷哼一声,顾心柠以为他不知道自己跟傅景寒的事,而实际上身为傅家的家主,傅恒志怎么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即使满意顾心柠这个孙媳妇,傅恒志也不觉得傅景寒婚后偷吃有什么不对。男人嘛,谁不风流。只要不摆到明面上,不闹出什么大事,他也不会管。

这会儿叫傅景寒来,也并非为了教训他,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只是顺便而已。

“池渊要回来了。”

傅恒志神情阴郁的说,傅景寒几乎立刻皱眉。

“小叔?他怎么回来了?回国探亲吗?”

对这位从小就极少见面的堂叔,傅景寒原本没什么感觉。只是在傅恒志的潜移默化下,对傅池渊的感官不怎么好。

加上他足够优秀,在国外又混的风生水起,傅景寒更是下意识的把他当做对手,警惕他、厌恶他。

即使傅景寒现在是傅家名义上的继承人,可傅池渊也不差。他的父亲更是傅恒志的亲大哥,如果不是常年在国外,傅家继承人到底是谁还要另说。

“恐怕不是探亲那么简单,他这次是打算回国发展。”

傅景寒收敛起漫不经心,神情严肃的说:“爷爷打算怎么做?”

“先看看池渊要做什么,你也给我收敛点。最近别弄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来,好好给我在公司上班。怎么说池渊也是我侄子,你的小叔。”

“知道了。”

傅景寒谨慎的点头,事关将来傅家的继承权,他不会不当回事。

“明天留在家里,帮心柠处理好宴会的事情。这次的宴会是欢迎池渊回国的,尽心点,别让外面的人说我亏待了唯一的侄子。”

“爷爷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爷爷您也早点休息,注意身体。”

“不管怎么说心柠都是你自己要娶的女人,别给我闹的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