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宁绾四个男主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欢迎大家的到来,本次叶臻先生与云嫣小姐的订婚仪式正式开始。主持人洪亮的声音传遍整个宴会厅。

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只有云萱傻乎乎站在那里,像是石化了一样。

首先,让我们有请今天的男主角登场。主持人话落,头顶的聚光灯落在叶臻身上。

叶臻从位子上站起来,一身整洁的西装,衬得整个人气质如玉般沉静。

谢谢各位出席今天的订婚典礼,今天是我和云小姐……叶臻说到一半,忽然停住,视线落在后排某个身影上。

此时现场所有宾客都已经入座,只有云萱直楞楞站在那里,叶臻眸子微眯,这个女人……有种熟悉的感觉。

云萱慌张的低下头,真的是太荒谬了,她怎么会在这样的场合遇见他们?必须赶紧离开!

你们两个闯祸精,立刻给我回家!云萱牵起两个孩子就走。

妈咪,等一等,你没有觉得那个叔叔和弟弟长得很像吗?云小可着急的抓住云萱。

云萱充耳不闻,一手提溜一个,像抓小鸡仔一样拎着两个小家伙往外走。

啊呀!一个清脆的叫声响起,宴会厅里霎时寂静,所有人都回头看向三个人。

云小琰不小心绊倒,磕破了膝盖,有血丝从伤口渗出来。

云萱愣了一下,赶紧把儿子抱起来,看着他膝盖上的伤口,心里一阵自责,都怪她刚才急着离开,不小心让儿子受了伤。

妈咪,没事,我不疼。云小琰说完,给了云小可一个眼神。

云小可不禁竖起了大拇指,既有心疼,又有钦佩,弟弟在她心中的形象顿时又高大了许多。

台上,叶臻已经松开云嫣的手,向台下走过去。

阿臻!云嫣提着裙摆追上来,一个宾客的孩子摔倒了而已,我让人带他们去包扎,订婚典礼不能耽误,咱们回去吧。

叶臻脚步没有停止,来到云萱面前站定。

云萱只顾着查看云小琰的伤口,根本没留意台上的男人走到她身前。

猛一抬头对上男人的眸子,她迅速低下头,心脏砰砰直跳。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而且那晚房间里没有开灯,这男人又醉酒,不可能认出她的吧?

叶臻不说话,视线直勾勾盯着她,让云萱有点惴惴不安。可眼下她不能露怯,不然会引起男人的怀疑。

她抱起云小琰,另一只手牵着云小可,先生,抱歉打扰了,我们这就离开。说完逃跑似的带着两个孩子向门外快速走去。

云小琰一声不吭任由云萱牵着,快要走到门口时,他从云萱肩膀上露出头,朝叶臻笑了一下。

这张脸……让叶臻有些失神,他微微眯起眸子,似乎在回忆什么。

台上,云嫣双拳紧握,她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脸,是云萱!

这个消失了五年的私生女,居然又出现了。而且在这么重要的日子,出现在叶臻面前!

她目光阴冷,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的面容扭曲,指甲深深嵌进掌心里。

她用五年的努力,才熬到和叶臻订婚,决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尤其是云萱这个私生女
叶臻站在原地,低头掩盖住眸子里的墨色翻涌,片刻,迈步向宴会厅外走去。

叶臻!云嫣的声音变得尖锐,想冲过来拉住他,所有宾客都在场,他怎么能就这样离开!

叶臻的身影在门口消失,宾客开始小声议论,私下交头接耳。

叶少怎么忽然走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女孩是谁啊,还带着两个孩子?

你有没有看见,那两个孩子的长相,跟叶少……

都给我闭嘴!云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猛地把手里的戒指盒摔在地上,双眼泛红。

云萱,既然你阴魂不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坐在台下的云天海和苏月也发现了云萱,脸色骤变。苏月想着那两个孩子和叶臻相似的脸,心里不安,用力抓住云天海的手。

云天海反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些安慰,别怕,不会有事的。

那个私生女回来了,云天海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当年他们算计了云萱,现在她消失五年,一出现就在叶臻和云嫣的订婚典礼上,这绝不可能是偶然。

不过,他们也不太担心,弱肉强食,云萱即便回来了又能怎么样?她无依无靠,当年是个卑微的牺牲品,现在又能好到哪里去?

出租车里,云萱抱着云小可和云小琰,一言不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已经是林夕第三次问她了。

我看到了叶臻和云嫣。云萱终于开口,今天是他们的订婚典礼。

林夕倒吸一口凉气,五年不订婚,一订婚就让刚回来的云萱撞上,这概率太逆天了吧。

夕夕,再帮我买一次机票吧。云萱看向林夕,那些人看见孩子肯定会起疑心,叶家和云家都不是我能抗衡的,为了孩子的安全,我必须马上离开!

大家族的权势滔天,背后见不得人的手段数不胜数,她自己的安危无所谓,但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孩子。

云小琰和云小可对视一眼,知道自己又闯了祸,这次回国本想着找到爹地,结果爹地还没找到,又要出国了。

爹地可以不要,但是妈咪不能不要,这次真是好心办了坏事。

回到林夕的家里,云萱立刻翻箱倒柜开始收拾东西,幸好刚回来,东西不多,收拾起来也方便。

小萱,你冷静一点!事情也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林夕拽住云萱的手,把她手里揉成一团的衣服抽出来。

看着一脸惊慌失措,快哭出来的云萱,林夕放缓声音,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千万不能慌,你慌了,让小可和小琰怎么办?我也不放心让你们这样的状态出国!

她扶着云萱坐在椅子上,你休息一下,东西我来收拾。

有风吹进来,窗帘左右摇晃。云萱坐在椅子上,侧过头看着窗户发愣。

五年前的事情,她没想到自己会怀孕,那晚对她来说……是一个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

那个男人不理会她的疼痛,一次又一次狠狠的索取,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吞进肚子里。

她的哭泣,换来他的变本加厉,最后彻底变成恶魔。那一夜她始终不敢回想,留在记忆里的只有疼痛和恐惧。
云萱决定今晚就走,带着孩子销声匿迹,等那群人反应过来,应该也找不到他们了吧。

云家。

苏月正对电话里的人冷声命令,找几个人跟着他们,制造一场车祸,我要让他们全都跑不掉!

妈,这……行吗?云嫣战战兢兢,虽说讨厌云萱,但是真要除掉她,她没有这个胆量。

女儿,你记住,女人不狠,就会地位不稳。苏月的双手放在云嫣的肩膀上,微微用力,妈当年如果心慈手软,你哪来的千金大小姐的身份?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云嫣想要坐稳叶臻未婚妻的位子,就必须除掉云萱这个绊脚石。

可……我们还有别的办法,我们可以把她赶走,就像上次一样……云嫣眼睛里满是惶恐,她虽然恶毒,但从没沾染过人命。

赶走她,她还是会回来的。苏月苏月抱住云嫣,轻声安慰她,放心吧,这件事情妈妈会做的干干净净,谁也阻止不了你嫁入叶家。

云嫣神色闪烁不定,没有再说话。

当天下午五点,云萱四人坐在出租车里,赶往机场。

林夕为云萱感到憋屈,小萱,一定要出国吗?你们可以换个城市啊。

出国更安全一些。云萱揽住林夕的肩膀,你别担心,下了飞机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吱——

尖锐的刹车上响起,出租车一个急刹,车子原地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这才堪堪停下来,没有翻车。

云萱和林夕一人抱着一个孩子,惊魂未定看向车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一辆黑色的加长面包车忽然冲出来,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刚稳下来,嘭——,又一辆车不轻不重撞在出租车屁股上,把车子撞得东倒西歪,差点翻过去。

前后都被堵死了,云萱心里一下子慌了,到底是云家还是叶家?他们怎么会动作这么快?

后面车子里,叶臻踹了助理一脚,怎么开车的?他是来追人的,不是来杀人的。

出租车司机开车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结结巴巴的开口,小姐,您到底得罪什么人了?

云萱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针对她,她让林夕带着两个孩子留在车上,自己推开车门下了车。

小萱……林夕想阻止她。

云萱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该来的躲不掉,早晚都要面对。

我和你一起!林夕把两个孩子放在一起,你们两个不要下车,注意安全。

云小可和云小琰对视一眼,难道有人想伤害他们?

后面车上,叶臻稳步走出来,脸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云小姐,好久不见。

云萱知道这个男人已经认出了她,可她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牵扯,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叶少,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恭喜你!

叶臻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了一下,有种掐死这个女人的冲动,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在故意气他吗?

他嘴角抽了抽,订婚典礼已经取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