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工棚里的性疯狂

两条腿如灌了铅一样,屁股也像粘了胶水,根本无法从座位上起身。

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玻璃窗里映出的那双人影。

齐妙很想知道,坐在他对面,那个笑的青春飞扬的女子跟他是什么关系?

合作伙伴?客户?下属?

或者是……女朋友?

可是,如果他已经有了女朋友,那天怎么还会跟她说,让她跟他走的话?

一定是她想多了!

但是,看他们相谈甚欢,又不像是普通关系。

过了一会儿,那女子站了起来,看到她的身高,齐妙心里一疼。

莫名的就想起了,曾经叶东陌送她的那一条她根本挑不起来,却被当作宝贝的连衣裙。

叶东陌贴心的将那件带着狐狸毛领的土粉色的大衣披在女子的肩上,还拍了拍她的头,动作所及之处,尽显温柔、体贴。

就连看向她的眼神都是那么的温和,丝毫没有那种凌厉之感。

以为这样偷看他们的影子不会被发现,却没想到,叶东陌在和那个女子出去之后,很快又折回来了,径直走到齐妙跟前。

这让齐妙遂不及防,想躲,却无处可藏,总不能钻到桌子下面去吧?

就算钻了,也一样会被他看到!

无措间,冷冷的声音传入耳朵里,

跟踪我?

被他这么一问,本来愣怔的齐妙有些恼火,却故作冷静,

你想多了,太冷了,我找个地方取暖,仅此而已!

是吗?叶东陌挑了挑一侧的眉毛,坐到她对面,

刚才在大厦车库出口,挡住我的车子,也是碰巧?

是不是,碰巧的次数有点多?

随你怎么想!

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齐妙拿着自己的羽绒服起身,手却被人抓住。

你穿白大褂,还挺像个医生的!

叶东陌的言语中稍稍带着了点讽刺,齐妙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

原来的胖老板,觉得穿白大褂才有急救医生的样子,所以她的工作服就是白大褂,跟她在中医院药房里的一样。

健身房急救医生也是医生,叶总觉得我穿这样的工作服不对吗?

叶东陌依旧笑,有医师资格证吗?

齐妙心里一顿,她还真没有,她是药剂师,不是医生。

云家大少奶奶在健身房做急救医生,给我来个理由!叶东陌咄咄逼人,气势增强,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那笑却让齐妙觉得脊背发冷,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的她有点喘不过气了。

真如方琪儿担心的那样,他要清洗员工吗?

拿她开刀?

就因为她是云鹏的妻子?

还是因为那天她拒绝了他?

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非常陌生,陌生的不像他记忆里的东哥!

那时候的他,只是气质上比较冷清,话不多,但心是暖的,对待养老院里的那些老人,尤其是不能自理的老人总是很好,细致又耐心。

对待她,也一直很好,贴心温暖。

如若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喜欢上他,掉进单恋的深渊,再也出不来。

可如今的他变了,变得咄咄逼人还有些狂傲,包括那天他说让她跟她走,用的都是命令的口气。

或许,骨子里他就是这样的人!

也或许,是现在的他位高权重。

我乐意,行吗?齐妙淡淡的说了句,眉心凝结。

叶东陌却低低沉沉的笑了出来,

我怎么从你的表情里看到了嫉妒?挥了挥那双修长的手,还有一股子醋味!

他会跟她解释刚刚那女子跟他的关系吗?

齐妙希望他解释,可是并没有,他只是一脸玩味的笑,笑的有点讥讽。

就在齐妙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叶东陌跨出一步,跟她的距离很近,脸对脸的站着。齐妙觉得只要抬头,额角就能碰到他的唇。

好闻的男子气息就在咫尺之间。

她喜欢他的气息,带着一点阳光的味道,纵然现在是奇冷无比的冬日,但他身上似乎依旧有淡淡的暖阳味儿。

身体不自觉得抖了下,极力控制自己想要靠近他的念头。

想走,却迈不开步子,不是因为他挡在身前,而是,她的大脑指挥不了她的行动。

呵!

耳边传来一声低笑,和男人毫不留情伤人的话语,

天海大厦的产权已经在我手上了,我现在是它的主人,云家大少奶奶继续待下去,好吗?

叶总是觉得我的岗位不重要,还是觉得我不配做这个急救医生?

骄傲的仰起头,她虽然没有医师资格证,但却在平时的工作中收获了不少被她紧急处理治疗过的那些客人送来的锦旗。

她那个小小的办公室里挂了满满的一面墙。

齐妙自认为自己的工作很合格,且很出色。

叶东陌勾唇,笑意不达眼底。

想继续待在天海,给云氏做卧底?

你觉得你一个健身房的急救医生,又能掌握多少我接手天海大厦以后的商业机密?

原来,他以为自己是云家派来的奸细!

你没有接手天海大厦之前,我就在这里工作了!不是他叶东陌接手以后,才混进来的。

甚至天海大厦已经易主的事儿,她是今天上班,被召集到大厅集合的时候,听方琪儿爆料才知道的。

叶东陌耸了耸肩,可是,云氏还不是一样没有拿到天海的产权!

看来想撇清自己和云家的关系是没可能了,毕竟她和云鹏的婚姻关系摆在那。

齐妙不愿意让叶东陌觉得她是有目的的留在天海大厦。

叶总的意思,我明白了!回去之后,我立刻递交辞呈!

转身离去,留给叶东陌一个娇小却又桀骜的背影。

你可以继续留在天海!

身后传来声音,很轻,齐妙却听的很清楚。但心里很明白,他的可以留下,一定有条件,而她不愿意妥协。

叶东陌大步上前挡住齐妙,不容分说的抓住她的手,重新拉回到原来的座位处让她坐下。

他顺势坐在了她的身侧,视线落在齐妙之前点的那杯咖啡上,黑眸一闪,皱了皱眉。

黑咖?你不是最讨厌带苦味的东西吗?

齐妙将头埋的很低,不知道叶东陌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面对,

黑咖对人体好,防癌!其实是觉得黑咖的苦味更能诠释她现在她的生活。

女人都是善变的吗?口味会变,喜欢的人也能说变就变?

叶东陌像是自语又像是质问齐妙
他这是在埋怨她结婚了吗?

还是埋怨她那天没有答应跟他走?

虽然这个婚,她结的身不由己,但他叶东陌却没有责怪的权利。

他从来没有给过她一句承诺,哪怕是在他不辞而别之前说一句,让她等!

但凡他给一点点回应,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替失踪的堂姐嫁给云鹏。

可是,并没有,叶东陌一声不响的走了,一走六年,渺无音讯。

他们之间什么也不是,甚至连普通朋友都不是。

只是一起参加过几次养老院的志愿者活动罢了,顶多算是认识。

剩下的就是齐妙的单恋,她对他一见钟情,一厢情愿。

喜欢他一直没变。

改变的是她嫁人了,嫁给那个她以为会成为姐夫的云家大少爷,成了云家大少奶奶。

我要回去了,上班时间出来久了不好!

不知怎么回答,怎么面对,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逃避是最好的办法。

回去就写辞呈?

才提步向前的齐妙停了下来,背对着叶东陌,抿了抿唇。

是,写辞呈,收拾东西走人!

叶东陌伸手一拉,齐妙站立不稳,差点跌倒在他的怀里。

这么急着躲开我,是因为你心里依旧喜欢我,不敢面对?

带着讥讽的语气,一点不留情面的揭穿。

如果不是在餐厅里,齐妙真想打人了。

叶东陌!

叫东哥!很明显的命令语气。

齐妙连名带姓的叫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本就不擅长言谈,这时候更是词穷。

不想再和他继续纠缠,齐妙夺路而逃。现在的他,总是让她感到窒息。

回到办公室里,内心还无法平静。

她的确依然喜欢他。

这些年多少个不眠之夜,她都是靠着想他度过的。

只是,她把对他的这份喜欢和她的青春一起深深的埋藏了。

无数次期待过,上天能够给她一个和他重逢的机会,只是看看他就好。但如今的再见,却让齐妙心里不是滋味。

这样的相见不如不见。

打开电脑,写了一份辞职报告,然后给人事经理发了过去。

对方很快回复,婉言相劝,大意是,要她不要冲动,目前叶总并没有清洗员工的意思,让她静观其变。

齐妙胡扯一个家里有事的理由,表明辞职和新老板接手天海无关。

人事经理见她不听劝告,便公事公办,说要报请叶总批复,按照制度,提出辞职后一个月才能离开。

正好,这些时间她可以去找下一份工作。

她实在不愿意无所事事。

那个豪宅,对她来讲没有家的意义,不仅不是家,更像是个鸟笼。

她需要一份工作,出来上班,是她这只受困的鸟儿唯一的伸伸翅膀的机会。

哪怕飞一飞之后,还是必须回到那个鸟笼里。

手指快速的打了一个好字,发送出去之后,开始整理自己的私人物品,虽然东西不多,但是也不少。

好多物品,她宁肯放在办公室,也不愿带回那个豪宅。

她得提前打包封好,快递回齐家。

拉开抽屉,一张已经泛黄的合影,出现在齐妙眼前。

那是参加志愿者活动的所有人的合影,也是唯一的一张有叶东陌的合影。

指腹抚上叶东陌带着阳光笑容的俊脸,因为经常触摸,那张脸已经不是很清晰了,但依旧可以看出当年的青涩,跟这次再见到的他完全不同。

看着照片上的人,想着重逢的他,齐妙烦躁不已,索性推上抽屉,起身去了健身房,在跑步机上发泄着身体里的负能量,跑到大汗淋漓,筋疲力尽才放过自己,心里也爽快了不少。

回到那千米豪宅,云鹏不在,这很正常,他去哪里,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从来没有跟齐妙说过。

齐妙也不关心,她更喜欢他不在,甚至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回来。

大量的消耗了体力,本来以为会失眠的她,居然一夜好眠,以至于起晚了!

简单的洗漱之后,匆匆的去了天海大厦。

虽然提出离职,但惯性使然,齐妙依旧不愿意迟到。

供暖还没有修复,有了电暖气,办公室里却依旧凉,齐妙找了本书,坐在电暖气跟前打发时间。

手里拿着医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文字发呆。

敲门声响起,齐妙放下手里的书,走过去开门,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

齐医生,您好!

您是?这人不是同事,她并不认识他。可如果是外人找她,不是应该在楼下的咖啡厅等吗,怎么让人直接上来了?

我是叶总的司机,叶总刚刚被电梯门夹到了手臂,让我接您过去处理一下。

电梯夹到了?严重吗?齐妙的心紧张起来,不仅是因为受伤的人是叶东陌,更多的是一个医者的第一反应。

没等司机回答,齐妙提起药箱就走,小跑的奔向电梯口,把司机落在了后面。

刚按了电梯的上行,追上的司机赶紧解释,齐医生,叶总不在天海,他是在公司伤到的!

公司?齐妙不解,但转念一想,能成功收购天海大厦,叶东陌背后一定有大的财团背景依托,还有别的公司很正常。

是,所以才让我来接您!

齐妙点头,也是,他若在天海楼上的办公室,一个内线电话就可以了,何必让司机跑腿。

跟着司机上了车,不过两三分钟的功夫,车子就停了下来。

齐妙没想到叶东陌公司的办公楼居然就在天海附近,这里可是临市最贵的地带。

云氏集团办公所在地齐妙没去过,却也知道不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而是在某个科技园区。

一进大厅,前台上方圣金集团几个大字和logo格外的显眼。

圣金集团,临市唯一可以和云氏抗衡的企业,难怪叶东陌可以顺利的拿下天海大厦的所有权。

可是叶东陌跟这圣金集团所有人是什么关系?

带着疑惑,齐妙跟着司机走到一部电梯跟前,清楚的看到上面挂着的烫金牌子上的黑色字:总裁专属。

两扇金属门徐徐打开,一个美女映入眼帘,整齐的职业套装,梳着一丝不苟的地盘发,个子高挑,身材婀娜。

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小脸上噙着得体的微笑,

齐妙努力回想,不是昨天跟叶东陌一起的那个年轻女子。

是齐医生吧,我是叶总裁的秘书,他在等您,请跟我来!

齐妙接过司机手里一直帮自己提着的医药箱,跟着美女秘书的步伐朝里面走去。心里却莫名的升起一股酸意,这个秘书可真漂亮。

那天跟他一起的女人也很漂亮。

两扇棕红色紧闭的大门前,美女秘书轻轻的叩了几下,里面传来叶东陌的声音,进!

门打开,齐妙看到披着西装坐在宽大的红木老板台后面的叶东陌。

叶总,齐医生到了!

美女秘书说完,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齐妙快步走进去,将医药箱放在办公桌上,

夹到哪只手了,我看看!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竟用了疑似命令还带着点焦急的口吻。

叶东陌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笑意,扬了扬左臂,这只

齐妙举着他受伤的手臂,轻轻的摇了下。看到叶东陌脸上并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她猜,应该没有伤到骨头,但也不敢完全判定。

把衬衫脱掉!

叶东陌顿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美女秘书,任秘书你先出去吧!

好!那叶总,齐医生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等等!齐妙叫住往外走的秘书,准备一些冰块!

休息室的冰箱里有,齐医生要用自己取就可以了,任秘书去忙吧!叶东陌再次发话,美女秘书知趣的离开,关上两扇厚重的门。

齐妙见叶东陌坐在高背椅里一动不动,将他肩上披着的西装取了下来,

把衬衣脱了,胳膊疼的动不了吗?

以齐妙的经验看,没有伤到骨头,应该不会影响行动,可是他却一直没动,难道她判断有误?

齐妙并不是很相信自己的判断,毕竟她只是个药剂师,而不是专业的外科医生。

你帮我吧,胳膊弯曲起来,有点费劲儿!

齐妙拧起了眉头,不然,去医院拍个片子吧,我怕我这三脚猫的水平耽误事儿!

没事儿,你先看看,应该不是很严重!叶东陌低声说着,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锁着齐妙。

齐妙的注意力全在他受伤的胳膊上,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表情。也没有多想,伸手去解他领口的扣子。

冰凉的指尖碰触到脖颈上的皮肤时,齐妙顿了下,想抽回手,却已经被圈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怎么,不好意思?

齐妙扭了扭自己的身子,你自己来!本想说让他自己脱,可是总觉得这个脱字太暧昧了。

叶东陌坏笑一下,我手臂抬不起来!

齐妙心底暗骂了两个字:无赖!

又不是两个胳膊都伤了,用那只好手解扣子!

好手正抱着你,腾不出来!

男人暧昧的话语充满了戏谑,热气喷在她耳朵上,酥酥麻麻的。

齐妙这才意识到自己腰上还落着他的另一只手。

拧着眉头,叶总,请自重!

叶东陌却说,我不重,一米八四的身高,七十二公斤,胸围一百零九,腰围七十五,臀围一百一十三,单位厘米,绝对比你标准!

随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怀中柔软的躯体,你有点偏瘦,尤其是胸,太小了!

说着还用手在齐妙的腰间戳了戳。

齐妙满脸绯红,我看你根本没事儿,我走了!甩开那人的胳膊,齐妙想逃。

哎呦!叶东陌虚张声势的叫唤起来,齐妙不忍,扭头看了看,好像他受伤的那只手一直没动,始终架在办公桌上。

齐妙觉得自己是白衣天使,应该尽到应尽的职责。再说,在健身房受伤很严重却不当事儿的客人她见过,尤其是男人,大多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觉得还是得检查一下,如果有问题,就让人送他去医院。

本着医者的职业心理,齐妙把叶东陌看成一个普通的伤员,一粒一粒解开他身上那件白衬衫的扣子。

可是当那蜜色的胸膛,还有胸膛前那块陈年伤疤映入眼帘时,齐妙的小心脏不自觉的跳的慌乱了,那伤疤让他的男人味瞬间爆棚。

指尖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叶东陌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整件衬衫卸去,齐妙的脸也红成了彩霞,莫名的她很想依偎到那精壮的胸膛上。

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

人家叶东陌什么动作也没有,只是双目炯炯的注视着她,她却想入非非。

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慌张,抬起那条胳膊,轻轻的按了按小臂处,这里疼吗?

有点!

这里呢?换了一个位置,手指轻轻的在那胳膊的皮肤上滑动。

不疼!叶东陌的黑眸深邃了许多,又要揽她入怀,没想到,她却放了他的胳膊在办公桌上,

有点肿,看着骨头应该没事儿,是软组织挫伤,先冰敷一下,然后用点药油,如果还不见好的话,必须去医院!

她说着麻利的打开药箱,想了想又问,冰块在哪?

没有抱到那软糯的身体,有点不满的叶东陌抬了抬下巴,

休息室的冰箱里!

纤细的身影轻盈的走向休息室,后背上叶东陌的目光突然冷却,甚至有些阴翳。

齐妙进到休息室看到的先是张大床,白色的床单铺的很整齐。

心里不禁腹诽,真是个爱享受的家伙,办公室里都不忘给自己弄个这么舒服的休息地方。

打开墙角的冰箱,取出冰块,用纱布包好,单手托着,走回叶东陌身旁,覆在他受伤的手臂上,怕一直冰着太凉,还细心的挪动着冰袋的位置。

叶东陌终于逮到了机会,那只好手用力一览,将齐妙抱到自己的腿上,

坐下弄,站着太累!

齐妙拧了拧眉,想站起来,却没有挣脱开。

天杀的,这家伙一只手就能把她完全禁锢住。

只是,坐在他腿上的感觉很好,她其实也不是很想起来。

故作镇定的挪动着冰袋。

叶东陌却趁机将脑袋埋在她的心口上,唇瓣隔着白大褂和毛衣摩挲。

蹭的齐妙心口处麻兮兮的一片,呼吸都有点急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