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邪神之路》萧澈夏倾月完结版精彩试读

“小妹妹?小……”

萧澈轻轻摇着她的肩膀,可突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女孩的右手竟直接抓住了萧澈手腕!

她唇瓣微动,发出微弱的声音。

“天……毒……珠!”

萧澈的心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毒珠是他从沧云大陆带过来的,根本不是属于天玄大陆的东西……

这个女孩竟然一口喊出了天毒珠的名字!

不对,这女孩身上有剧毒!

萧澈惊觉,借着月光看到了她身边焦黑的土地。

他心中一阵悚然,如果不是他有天毒珠在身,万毒不侵,可能现在已经死了。

“小妹妹,你……啊!”

萧澈本想开口详细询问,可女孩却突然张开惨白的嘴唇,双齿重重的咬在他的左手手指上。

女孩小手力道极大,哪怕萧澈使出全身力量也无法挣脱。

他能感觉到全身的血流都仿佛在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下疯狂涌入左手,被女孩吸入口中。

她在……吸我的……血?!

不知过了多久,萧澈感觉到因为失血,大脑已经出现了短暂的眩晕感。

呼……

一阵冷风吹来,女孩抓着萧澈的手缓慢松开,下一瞬,她的身体竟逐渐消散,不知所踪!

萧澈一愣,消失了?!

紧接着,一抹异样感也在这时从左手心传来。

他心中一动,马上闭上眼睛,收敛精神,将意识放入天毒珠的储物空间之中。

只见,那女孩竟缓缓的漂浮在碧绿色的空间之内。

萧澈这才看清她的容颜,如妖如魅,美的勾魂夺魄,哪怕找遍平生的记忆,也找不到任何语言去修饰,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但这不是重点,她究竟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难道……是因为吸了我的血?

萧澈的大脑一片混乱,以他两世的经历,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退出天毒珠,只能等待以后女孩醒了再询问了。

女孩消失后,萧澈在她之前躺着的地方,看到了两株小草的影像……

两指来高,通体暗绿,看上去和周围的杂草并没有什么区别。

萧澈的眼睛猛的瞪大,随之盈满了狂喜。

“星隐草!真的是星隐草!还是两株!”萧澈激动的一声低吼,左手直接抓去。

随着天毒珠光芒一闪,两株星隐草被连根采下,进入了萧澈的掌心之中。

“与其说是惊喜,倒不如说是奇迹啊!”看着在自己掌心若隐若现的两株星隐草,萧澈激动的手臂都有些发颤。

在沧云大陆的二十四年,他几乎游遍了天下,也一共只找到过一株星隐草,而回到天玄大陆的第一天,居然一次找到了两株!

“真是天助我也!用这星隐草淬炼出星隐丹后,可藏身于天地,保命阴人杀人越货……简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

将手中的星隐草握紧,然后传送到天毒珠的空间,萧澈默然笑了起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萧澈心情大好,渡步回到了屋内。

悄悄将门打开,他看到夏倾月已经睡下,瞳孔中倒映出一个凹凸有致的背影。

转头,萧澈看到墙角已经铺了一层床褥,上面还有盖着薄被子,他露出一抹微笑,缓缓躺了进去。

一夜无话,等醒来后,萧澈先带夏倾月去给萧烈请安,又自己跑了趟药事房。

等到家时,夏倾月正在屋内修炼。

“老婆,你这么刻苦嘛?”说着,他放下药箱,话锋一转又道:“看到你的样子,我觉得有句话我必须说,昨天大婚的时候,我搀扶你坐轿子,当时我就试了一下脉象,发现很有问题!如果不尽快解决,你再努力,都是白费呀!”

夏倾月听完一脸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可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心神一震!

“我想问你,是否每日凌晨三时,你都会从睡梦中醒来?而且醒来后的两刻钟内全身冰冷,四肢酸痛。”

夏倾月眸光一动,下意识道:“你怎么知道?”

萧澈继续说道:“还有,自从修炼冰云诀后,每次玄力突破,接下来大概两三天内,是不是都会全身冰冷,四肢酸痛,食不下咽,夜难安眠?”

夏倾月的眸光再次剧烈动荡,因为萧澈说的,分毫不差!

“这次相信我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夏倾月微微蹩眉道。

“脉象!”

“你会看脉象?”

“我说我是个神医,你信不信?”萧澈一脸真诚的说道。

“想开玩笑的话,去找你的萧泠汐吧。”夏倾月面无表情的侧过目光。

萧澈当然不会指望夏倾月相信,她要是真信了那才有鬼。

“这些可都是很严重的病状,你就不问问怎么调理?”

“不必了。”夏倾月冷然出声。

“真的吗?我还可以告诉你……玄力越强,寿命则越长。但,从你的脉象上,我可以无比确定,同等玄力,你们冰云仙宫之人的寿命,要比其他宗门的短上近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我说的对,还是错?”

萧澈的话如同在夏倾月的耳边响起一记惊雷,让她那双美丽的眼瞳出现了刹那的收缩。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真有办法治疗?!”

“当然!”

萧澈露出微笑,转身将房门关好,打开了药箱。

“你要做什么?”夏倾月目露疑惑的看着他。

“替你调理。”

说着,萧澈从药箱里拿出一个银色的盒子。

将其打开,里面赫然摆放着几十根细长如丝的银针。

“银针……难道你要用针灸?”夏倾月柳眉微挑。

“对!”萧澈点了点头,吩咐她躺到床上。

夏倾月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拒绝。

随后,她的左手被萧澈抓着,只见银针不过一晃,就已经插在了阳谷穴上!

夏倾月一阵动容……快?

不,这绝不是快!而是娴熟!一种达到了惊人程度,堪称极致的娴熟!

紧接着,又是四根银针依次刺入了左手的阳池、阳谷、中渚与合谷四穴,每一次的刺入,动作都快的让夏倾月只能看到一晃而过的虚影。

大概片刻后,只见银针之上,分别升腾起一缕缕缓缓而逝的白雾,其中所蕴藏的寒气,让周围的温度都在快速的下降着。

夏倾月瞳孔止不住的颤着,有效,她能感觉到整个手好似挣脱了某种束缚!

“现在需要你露出后背,你不会拒绝吧?”

萧澈声音有些虚弱,以他初玄境的实力,连续运气五针,还是有些勉强。

夏倾月听着,娇躯不由一颤,可是刚刚手上那种舒适的感觉,让她无法拒绝。

她闭上眼睛,衣扣解开,大红的衣裳顺着她的香肩玉臂缓缓滑落,顿时,美人玉背毫无遮掩的呈现在萧澈的眼前。

“咕咚”一声。

萧澈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看着夏倾月趴在了床上,他拿起银针,努力平复燥热的心。

风声微动,随着萧澈手腕的晃动,一枚枚银针点刺在夏倾月的玉背之上。

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

萧澈的手终于出现了停顿,下一刻,那些银针全部被收了起来。

而他身体一晃,心里道了声糟糕,体内玄力耗尽了!

萧澈不受控制的朝着夏倾月背上栽倒了下去,眨眼间,他的脸紧紧地贴到了背上,感觉是如此的柔软,还带着一丝冰凉,让灵魂都开始发出舒爽的**。

夏倾月脸一红,玄力下意识就要将萧澈轰飞,可她又探知到萧澈微弱的气息,心里一软,准备侧开身子去另一边。

可她忘了自己上半身已无寸缕,萧澈半眯着眼,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眼前那抹诱人的风光!

这一下,让他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呼出的气息也炽热无比,吹拂在夏倾月的身上,让她的整个人止忍不住颤了颤……

萧澈的手紧紧抓着床单,贪婪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脑海仿佛有无数色彩在变幻重叠。

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轻轻咬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