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 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

天海大厦一楼咖啡厅,只坐了一位客人。

齐妙凝眸望向那个身影,不由得瞳孔骤缩,仿佛被电击了般的愣在原地。

找她的人是他?

多年未见,那侧颜早已没有了记忆里的青涩,可她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

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怕对视到那人的眸光,她转身想要逃离,却被点了名,

齐妙,不认识我了?

男人清冷的声音仿佛定身符一般,将她定在原地。

却故作镇定的回头假笑道,东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

我专程来看你!

齐妙插在口袋里的双手紧握成拳,极力掩盖着声音中因为激动带来的轻颤,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

叶东陌没有回答,而是大步走到她身边,拉着她坐到沙发卡座里,目光落在实木小桌的咖啡杯上。

你的最爱!

谢谢!齐妙笑了笑,低头看向面前的咖啡,心底荡起波澜。

卡布基诺,确实是她曾经的最爱,那时候每次参加养老院活动,她手里总会捧着一杯,没想到他还记得!

叶东陌牵了牵嘴角。

齐妙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瞥见,他的笑容依然骄傲又阳光。

这样的笑,曾经无数次出现过在她的梦里。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这恼人的沉默,让空气都凝结了一般。

感受到那人灼灼的目光,齐妙局促着,不停地搅动着眼前的咖啡勺。

这些年,我很想你!

没想到叶东陌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齐妙本就慌乱的心神更不可控的慌乱起来。手微微一颤,咖啡勺从指缝中滑落,溅出不少咖啡落在身上。

叶东陌抽出几张纸巾帮她清理,眼底的冷漠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满目柔情。

毛手毛脚的毛病还没改?

记得当年在养老院照顾那些老人时,他就总是说她毛手毛脚。

齐妙抿着唇,思绪飘忽,任他将身上的咖啡擦去。

叶东陌凝视着她,扔掉手里的纸巾,牵起她的手放在心口处。

如同受惊的兔子般,齐妙想要抽出手来,男人却用力一拉,将她拥入怀中。

下巴抵住她的发顶,似乎还吸了吸鼻子,他是在闻她发丝间的味道吗?

齐妙懊恼的拧着口袋的里衬。天气太冷,她又懒,头发两天没有洗了,自己都觉得油腻腻的。

叶东陌超级爱干净,她的油包头……尤其是跟他身上淡淡的清香以及那独有的暖阳味一比,额,这样的重逢,可真是糟糕。

越想越觉得丢脸,齐妙难堪的缩了缩脖子,试图让他离自己的油包头远一点。

清冽好闻的气息萦绕在鼻尖,那温暖又结实的胸膛让她很想依恋。

但她清楚这份依恋不能有,即便有,也得装作没有。

残留的一丝理智将她拉回现实,齐妙咬了咬下唇,逼着自己推开那个温暖的胸膛。

那个,就是久别重逢,你也别抱着我,我现在可是已婚人士,要注意影响的!

虽是玩笑的口吻,却是她内心真实的声音。

她怕,怕有狗仔偷拍,云家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云家大少奶奶的身份注定会有话题度,且比老公云鹏的那些花边新闻还要有炒作的价值。

云大少流连于声色场所,左拥右抱的事儿,在临市早已不新鲜了。

可要是被人拍到她被一个男人在公众场所抱着,再捕风捉影的大肆渲染,那她的结果一定很惨。

叶东陌松开了自己的手臂,齐妙的心也跟着空了一下。

我知道你结婚了!

嗯!齐妙点了点头,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又是该死的沉默。

你是不是一直在怪东哥,当年不告而别?

东哥,是曾经她对他的称呼,那时她追着他,多次表白,换回的却都是沉默,然后就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中。

如今她已为人妻,他又来找她,还说很想她,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奇妙眨了眨眼睛,没想哭,鼻子却酸酸的。

叶东陌手指按上齐妙的眼角,嘴边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想哭就哭出来吧!

齐妙吸了吸鼻子,粉饰太平,我只是老朋友见面太激动了。

可是我却不想我们只是老朋友!你曾经的那些表白还算不算数?

齐妙一笑,当然是假笑,都说了我结婚了,那些表白自然不算啦!

可你是替逃婚的齐迹嫁的!叶东陌脱口而出。

齐妙咽了咽口水,他想知道她的情况并不难,毕竟云家是豪门,而当初发出的婚礼请柬上,新娘的名字是姐姐齐迹,只是婚礼当天换成了她。

这曾经在临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虽然是替姐姐嫁的,但毕竟是嫁入云家那样的豪门,我还是挺开心的!

脸上露出知足的神情,尽力掩饰着自己不堪的现状。

叶东陌黝黑的双眸暗了暗,却没有从她的脸上移开,似乎想要洞穿她的谎言。

这目光让齐妙举足无措,我,我还在上班,先回去了,改日再聊!

正欲逃离,手却被牢牢攥紧,跟我走,离开他!

又是一个意料之外。

齐妙愣怔了一下,抬头审视着叶东陌,他的眼中绽放出耀人的光彩,在齐妙看来有些刺目,她笑了出来,说什么呢?私奔吗?

叶东陌吸了口气,嗯,你怎么理解都行,只要你跟我走!

呵,叶东陌!

叶东陌愣了,这是齐妙第一次,连名带姓的一起叫他,他很不适应。

你以为你是谁?你要我跟你走,我就会跟你走吗?

让我婚内出轨吗?这种挑战道德底线的事儿,我齐妙绝对不会做!

说完,举步往外走去,却因为慌张,都忘了要回哪里,直接奔出了大门。

冷风袭来,没有穿外套的她打了个哆嗦,但她不想退回去。

再冷,也得承受着,她只能前行,不能后退。

肩上一沉,一件羊绒大衣,带着温暖和好闻的气息披在她的身上。

齐妙知道,是叶东陌追了出来,给她披上了他的衣服。

从里面回去吧!

好!齐妙把衣服从身上抻了下来,丢给身后的男人,头也不回穿过咖啡厅,朝着电梯走去。

独留下风中的叶东陌,眯着眼睛看着那道背影,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

叶东陌的话,齐妙没有触动,那绝对是假的。就像心中埋下的一颗种子,待破土而出的那天,便会骤然生长,再也一发不可收拾。

他是她的初恋,当然只是单恋的那种初恋,她表白过,且不止一次,可他始终以沉默作答。

后来,他消失了整整六年,再没见过。如今,他却突然出现在她眼前,还让她跟他走,齐妙嘴上拒绝的干脆,但心里却激起了无数涟漪。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能跟他走!

可是,没有如果。

那天之后叶东陌再也没有出现过。

齐妙甚至开始怀疑,咖啡厅里的见面又是她的一个梦。

六年来,她梦见他的次数太多了!

半个月以后。

大雪纷飞,奇冷无比。冷到一夜之间,齐妙工作的大厦供暖管道都冻裂了。

寒气席卷室内每一个角落,似乎比外面的冰天雪地还要冷几分。齐妙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依旧嘴唇发紫,不停打着颤栗。

新老板来了!队伍中不知谁低声提醒了一句。

大家开始手忙脚乱的脱掉棉衣,低头整理着自己的工装制服。

齐妙看向大厅入口处,来的那一群人全部西装领带,没有一个像她这样裹成粽子的。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人群中簇拥的那个高大的身影,居然是叶东陌!

身穿黑色西装的他,身材挺拔,气宇轩昂,步履稳健,俊朗立体的五官,完美的脸型,整个人都显得成熟、矜贵。

方琪儿戳了戳还在发愣的齐妙,冻得声音颤抖,小猫,就是新老板长得帅,也不是犯花痴的时候,快点把棉衣脱了,你没见老大们都穿着工装制服吗?

齐妙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忙着卸去棉衣,只是低着头,心里抑制不住的慌乱,他是天海大厦的新老板?

锃亮的黑色皮鞋,以及包裹在西裤下笔直修长的腿在她跟前停了下来。

齐妙身体僵硬,心脏无法抑制的狂跳不止。

锐利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虽然没有抬头,她也能感受到。

齐医生!男人语气很轻,也很公式化。

齐妙稍稍抬了抬眼,瞥见那深不见底的双眸,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神秘!

恍惚想起前阵子他说过的话,一瞬间的呆滞过后,她慌乱的收回自己的视线,低头不语。

身侧的方琪儿悄悄的拽了拽她的衣袖。

即便动作很小,很隐晦,也没有逃过叶东陌的眼,侧脸看一眼只穿了健身服,冻的不停打哆嗦的方琪儿,

你是健身教练?

是,老板!方琪儿哆嗦着,但还是提着羽绒服,来了个标准的立正站姿,只是因为冷,两条腿一个劲儿的抖。

把外套穿上吧!

方琪儿如释重负,感激涕零的来了个九十度的深鞠躬,赶紧把羽绒服裹在身上。

叶东陌转头冲着身后的那群人各部门配备电暖气,注意防火!还有,找个饭店,送姜汤过来!

是,叶总!有人领命屁颠屁颠的跑走了。

叶东陌回身瞥了眼始终低着头的齐妙,最终带着那群人离开。

齐妙还呆滞在原地反应不过来。

小猫,你怎么回事儿?见人群走远,方琪儿恢复了自在,手指头戳着傻傻的看着那群背影的齐妙。

啊?没事儿!齐妙掩饰着内心的慌乱。

方琪儿挑眉,眼冒精光,新老板跟你认识?

齐妙心里一抖,强装镇定,不认识!

说谎!

方琪儿一点不留情面,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你是齐医生!怎么不叫我方教练呢?

人家新老板来之前肯定会看员工资料的,健身房急救医生就我一个,女教练好几个啊!

方琪儿不以为然撇嘴,这话哄小朋友还差不多,哄我还是算了吧!

他又没看见你里面的白大褂,怎么知道你是健身房医生?还有,就刚才你看他,他看你那眼神,不认识才怪!

不仅像认识,感觉还像有故事,只是她没敢随便说,齐医生的身份可不一般,云家大少奶奶的八卦人前不能乱讲!

齐妙无奈,避重就轻,几年前参加养老院志愿者活动时,有过一面之缘!大概是我的名字比较好记,就记住了吧!

小猫,我要抱你大腿!借你的一面之缘用用,要是员工大清洗,你一定要替我美言,不要让新老板把我炒掉了!

方琪儿挽起齐妙的手臂,一副狗腿的样子,还把脑袋放在她的肩上蹭了蹭。

齐妙哭笑不得,你不是说你是靠能力吃饭的,要大腿干嘛!

你不懂,这年头,颜值、能力,大腿一个都不能少!你以为都是你,云家大少奶奶,出来上班就是个图个乐呵,我们这种人要的可是工作稳定!

你放心,他不会乱裁人的!

齐妙不知道这六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摇身一变,变成了大总裁?

天海大厦地处繁华商业区,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关键要买下来并不只是钱的问题。

就算是在临市能呼风唤雨的云家,虎视眈眈的觊觎了很久,也没能成功收购。

她根本就不曾了解过叶东陌这个人。

但是她却笃定,叶东陌不会不分青红皂白随便处理任何一个员工。

嗯?小猫,你怎么那么肯定?方琪儿仿佛听到了重点,满眼八卦,贼兮兮的问。

齐妙抬手,理了理额角的碎发,

其他部门先不说,就是咱们健身房只要营业就需要健身教练,女教练本来就稀缺,傻疯了才会清洗你们,大脚趾都能想明白的事儿!

也是哈!看新老大刚刚的举动,像是个很能体恤民意的人!人好,颜值高,身材更棒,嘿嘿,看着就爽眼,比以前那个死胖子强多了!

齐妙笑,笑的特甜,嘴边的两个小梨涡尽显,听别人夸叶东陌,心里莫名其妙的美。

可惜啊,我是名花有主了,不然,以姐这身材,方琪儿挺了挺胸,翘了翘臀,摆了个风姿绰约的POSE,又摸了摸脸蛋,这颜值,哈哈!

齐妙白了方琪儿一眼,你想潜了你的新老板么?
嘿嘿,如果有机会,潜一下,也无妨!方琪儿大咧咧的玩笑,齐妙的表情却瞬间变了几变,眉心不自觉凝成一团。

嗯?你这是什么表情,明显的醋意哦!

纤细的手指头戳了戳齐妙的脸蛋,

老实交代,你跟这个叶总之间是不是有故事?

虽然知道这种话不能乱问,但方琪儿认为,她跟齐妙关系挺好,这会身边也没别人,调侃一下无妨。

且她确实察觉到刚刚那两个人之间不多的互动中,隐藏了很大的信息量。

明知道方琪儿是无心的玩笑,但齐妙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乱跳。

你别一看到帅哥就两眼放光好不好!她想要回避开这个令她心神不定的话题。

没听过秀色可餐吗?对美男也适用!你守着云大少那个花美男,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也就是过过眼瘾,便宜、便宜嘴,还得在我家那位不在的情况下。

听方琪儿提到云鹏,齐妙的脸色不自觉的暗了下来。

方琪儿捕捉到她这细微的变化,也不再玩笑,小猫,一直想问你来着,你家云大少那些花边新闻是不是真的?

齐妙没说话,放眼窗外,真的、假的又与她何干?

哎!人人都说豪门好,其实是一进豪门深似海!

方琪儿拍了拍齐妙的肩,看淡些吧,男人在外面都一个德行,更别说云大少,有颜有钱身材好,就算他不招惹别人,也有的是往他身上贴的主儿,别为这些难过!

我一点也不难过!齐妙完全没经过大脑就扔出了一句实话。

但方琪儿会错了意思,又怕了拍她的手,要我说啊,你们尽快要个孩子,这样也能栓住云鹏的心!

齐妙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摆摆手,

走,带我跳套操去,太冷了!拉着方琪儿就往健身房走去。

一套劲爆的健身操跳完,齐妙暖和了不少,四肢也不再如刚才那般僵硬。音乐一停,她就跑到休息区,抓过羽绒服,翻找口袋里的手机。

跳操的时候,她就惦记着手机,生怕错过了电话。

她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她期待着叶东陌会给她打电话。

可是手机屏幕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失落袭上心头,但又一闪而过。

虽然,她从来没有忘记他。那天他在咖啡厅中说的话确实触动了她,但现在她不是原来的她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她的生活不会因为他的出现,有任何改变。

无论见与不见,东哥只能是藏在心里的那个东哥了。

至于今天见到的这个人,只是她的新老板。

毕竟,她是云家大少奶奶,可不能闹出什么绯闻。

齐氏和家人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转念一想,若不是暖气管冻裂,老板也不会亲临每一个楼层视察,以后应该很少会见到叶东陌吧?

她没有从这里离职的念头,心里多少存了一点想偶尔见到他的心思,却又不愿承认。

只自欺欺人的认为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从中医院的药房被迫离开以后,她投了很多简历,她是一个药剂师,当然还想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可是,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的医院,迫于云家的势力,没有人敢用她。

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哪个医院还敢用云家的大少奶奶。

在这个大厦做健身房的急救保健医生,确实有点和云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不符,但齐妙也不知道云鹏为什么没有制止。

她从来不会揣摩云鹏的心思。

只当他是言而有信,答应毕业后她可以工作,所以才没有阻拦。

这么冷的天,本来健身房的客人就少的可怜,即便有来健身的,一看没有供暖也打道回府了。

健身教练都无事可做,更别说齐妙这个急救医生了。

她的工作平时就不忙,除非遇到客人健身时出现意外,紧急处理一下,然后根据情况安排送医。

大多时候,她都是坐在办公室里,看些医学专业书籍。

但今天的她心烦意乱,根本不想回自己的办公室,那逼仄的空间,会让她窒息。

索性跟方琪儿说,要出去交手机话费,匆匆的往电梯方向走去。

身后是方琪儿不解的声音,网上就能交,这么冷的天跑出去干嘛!

齐妙头也不回,反正都冷,还不如出去透透气!

生怕方琪儿要跟着,进了电梯迅速的按了下行,她不想待着,更不想和人聊天,只想一个人顺着大街走走,吹吹冷风,让自己清醒一下。

大厦外面寒风嘶吼,齐妙将羽绒服的帽子掀了起来,盖在脑袋上。

身后传来刺耳的汽车鸣笛声,神游的齐妙吓了一大跳,才发现自己站在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处挡着路。

赶忙侧身给后面的豪车让道,不经意间从车子的档风玻璃望进去,撞到了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眸。

心脏猛烈的抽了抽,瞬间移开视线。

车子嗖的一下,从她的身侧开了过去。

那车子的副驾驶位置上,好像坐着一个年轻女子。没有看清样貌,但感觉很漂亮。

齐妙苦涩的笑了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此时,雪已经停了,但风还是很大,但齐妙却不在意,她更喜欢在大街上独自徘徊。

走过一条街,齐妙感觉脸颊被风刮的生疼,鼻子都要冻掉了。

莫名的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所幸,不远处就有家茶餐厅,可以进去坐一会儿,暖和缓和。

早茶时间已过,午餐还没正式开始,茶餐厅里的人寥寥无几。

挑了个靠窗的沙发卡座坐下,要了一杯黑咖,握着杯子,侧壁上的温热,缓和了手指的僵硬。

缓缓的转头望向窗外,她看到了什么?

不是街上的风景和不多的行人,而是玻璃窗上映出的她身后位置里的人。

叶东陌,他刚好也在这个咖啡厅里!

不仅是他,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笑颜如花。

这次齐妙看的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