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临海别墅。

林梦晗和一个男人紧紧贴在一起,唇齿相依。

房间里气温陡然升高,林梦晗意识模糊,被男人顺利撬开唇瓣,肆无忌惮的攻城略地。

断续的喘音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停下来。

凌晨,天还没亮。

林梦晗意识恢复,还未睁开眼睛就感觉身下一阵撕裂的痛。

整个房间一片漆黑,窗外传来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林梦晗抖了一下,连忙把头缩进了被子里。

林梦晗觉得自己依然在梦里,直到一只冰凉的大手掐住她的脖子,这才猛然看向站在床边的黑影。

你、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她吞了吞口水,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

段景遇大手用力缓缓收拢,说!是谁送你进来的?

隔着黑暗,男人身上的寒意渗透而出。

林梦晗一个机灵,你这么凶干嘛?还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段景遇直接将她从床上单手拎起,大步走向阳台。

嘶——

身体挂在窗户上,林梦晗被海风吹得一个冷颤,借着月光看清了这个男人的脸。

他表情像淬了寒冰,冷的让人发抖。

看够了么?段景遇把她半个身子悬在窗外,不想下去喂鱼,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话!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她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

段景遇微眯着眼睛,把她拎起来,半个身子已经推出了阳台,不肯说?我有的是方式让你开口!

林梦晗看着身下翻滚的海水,第一次觉得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哇的一声哭了。

我昨天去客串殡仪,谁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原以为只是一场春梦,没想到房间里真有一个男人,而且那地方火辣辣的感觉,让她没有办法麻痹自己。

我都失-身了你还这么对我,呜呜呜……

就算胆子再大,忽然面对这种情况,也吓得瑟瑟发抖,眼泪汪汪。

段景遇皱眉,迟疑了几秒把她拎回房间。空气里欢爱过后的气息还没有散去,段景遇视线从她裸露的身体上扫过,体内邪火再次升腾而起。

该死!

他居然会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产生冲动,而且是第二次!难道是禁欲太久了?

嘭——,女人的身体落在床上,段景遇转身走向浴室,穿上衣服,立刻滚!

十分钟后,段景遇从浴室出来,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浴巾,水珠顺着胸膛流下来。

他视线一凌,看向床上的女人,还不走,等我亲自送你?

林梦晗脸红了一下,迅速移开视线,用被子裹住身体,我的衣服,被你……

话没说完,段景遇就冷声打断她,脸上带着轻蔑,想要多少钱,直说吧!我劝你最好不要有别的心思!

林梦晗一顿,脸色迅速由红变白,本来她已经接受失-身的事实,可这男人的话瞬间点燃了她的愤怒。

啪!

她想都没想,直接甩了段景遇一记耳光。

很好,爬了我的床,还敢跟我动手!段景遇恶狠狠盯着眼前的女人,正要狠狠教训她,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

老大,不好了!董事会那几个老古董又开始闹事了!

段景遇面色凝重起来,迅速走到阳台接电话,等他挂断电话一回头,床上的女人已经不见踪影。

天亮。

凌一和凌夜急匆匆赶到段景遇别墅,一进房间就看到地上女人的碎衣服。

两人齐刷刷捂眼背过身,boss,这是……

段景遇整个人散发着寒气,找到昨天晚上出现在这里的那个女人,把她带过来见我!

凌一和凌夜对视一眼,看情形,老大昨天晚上被人给睡了?

两人不敢触霉头,赶紧转移话题,老大,这次董事会那几位元老联合,已经闹到公司了,一定要让你过去。

段景遇浑身的戾气散发开来,去公司
林梦晗回到自己的出租房,一觉睡到下午五点,才被急促的铃声吵醒。

喂?

你在睡觉?白乐乐一听她迷糊的声音,顿时就恼火了,今天晚上轮到你值班,你到居然还在睡觉?

林梦晗顿时清醒了,火急火燎赶到公司。

距离值班上岗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幸好没迟到,林梦晗肚子咕咕叫,把白乐乐拽出来吃个饭,算是请罪。

白乐乐一顿炮轰过后才冷静下来,怎么样,昨天给你介绍的那个兼职还不错吧?挣了多少小费?

一说这个,林梦晗恨不得杀了她。

小费没拿到,我还被吃干抹尽了。她撇了撇嘴,把昨天的经历说完.

啊啊啊!白乐乐先是大叫,然后按着她的肩膀摇啊摇,一定很有钱,你应该抱紧大腿啊,这样你就不会再吃土了。

说起来,林梦晗虽然是林氏企业的大小姐,但是比她都穷。

哟,勾搭上哪个老头子了?林婉柔从入口走出来,声音带着嘲讽,姐姐,这种事情还是藏着点,万一被爸爸知道了……

林梦晗不想和她争执,拉住白乐乐的手就要走。

林婉柔脸色一僵,有些气恼,林梦晗,你听着,我不会把金牌主播的位置让给你的。

切。

林梦晗看了她一眼,不屑道:谢谢你把我当成对手,不过,我从来没觉得你能威胁到我。

你……林婉柔出奇的忍住了,她捏紧了手掌,反正过了今晚,明天就有好戏看了。

林梦晗的播音时间,她拿出刚收到的几封听众来信,念听众来信是她的习惯,也可以获得听众的喜爱。

段景遇从公司出来,凌夜骂骂咧咧:这些老家伙,不给老大找麻烦心里就不舒服,真想揍他们一顿。

走吧。

坐在车上,段景遇闭目养神,凌一打开了收音机,里面传来了甜美的声音。

晚上好,各位听众,这是今天最后一封信,接下来我们拆开看看。

这封信是一位姑娘的表白信,段景遇,从那天之后,我就忘不了你炙热的眼,忘不了你曾经对我……

凌一愣住了,然后结结实实打了个冷颤,视线瞥向段景遇的脸。段景遇从不允许任何媒体报道他的事情,这是哪个不长眼的?

哪个公司的?段景遇睁开眼睛就问,凌一立刻求饶,老大,我也不知道这是哪个电台,我马上处理。

给我查!段景遇眸色凌厉,尤其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让他想起了那个可恶的女人。

林梦晗念完最后一封信,准备把播音切换到音乐频道下班回家,两个黑衣人忽然闯进了门。

她还在懵逼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冷的吓人,女人,你在向我表白?

林梦晗抬头一看,可不就是那个把她吃干抹尽的男人么。

表白你妹!林梦晗顿时就恼火了,从包里拿出一沓零钱递给他,我身上只有这么多,算是给你的补偿,请你以后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凌一和凌夜吸了口气,这女人真强大。

昨晚才一起睡,今天就忙着撇清关系么?段景遇尽量压制自己的怒火,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

林梦晗也气得不轻,忘记了播音频道还没切换。

她甩开男人的手,怒气冲冲的大吼,昨晚怪我运气不好,我认了!可你谁呀?你凭什么闯到我公司来?

段景遇!

谁?

林梦晗一愣,一时半会还没想起来,继续骂,我不管你是谁,段景遇又怎么样,段……个鬼……

不对!刚才她念的那封信,好像就是有人向这个男人表白。

昨晚一起睡,今天就假装听者向我表白,女人,你很饥渴吗?这是段景遇第一次和一个女人说这么多的话。

林梦晗正要发狂,白乐乐火急火燎冲进来关掉播音频道,林梦晗,你脑子被驴踢了?现场直播,全市都听到你的声音了!

纳尼?

怔了几秒,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都怪这个男人忽然闯进来,林梦晗怒火升腾而起,我就知道遇见你准没好事,你就是个扫把星……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段景遇冷冷打断,明天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我们要结婚的婚讯。

谁要和你这样卑鄙无耻的人结婚?林梦晗对段景遇真的是没什么好感。

段景遇冷笑,我也不想娶你这样的女人,指不定今晚你又爬上了那个男人的床,我丢不起这个人。

你!林梦晗感觉自己快爆炸了,自己是个人渣还不准别人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段景遇视线像刀子一样射过去,我是不是男人,你应该最清楚

幸好在局面失控之前,白乐乐拉着林梦晗一溜烟儿逃出直播间,溜之大吉。

两个人来到附近大排档,林梦晗气还没消。

天啊!白乐乐抓住了她的手,心情激动地无以复加,林梦晗,刚才那人是JY总裁段景遇,你居然打了他,你还想不想混了?

林梦晗啃着手里的鸡翅,白了她一眼,白乐乐,你究竟站哪边的?我失-身了你都不安慰一下!

白乐乐不到黄河心不死,你难道不认识他?不过也是,段景遇从不允许任何人报道他的事情。

这种人不是变态就是神经病!林梦晗吐槽,她对那种有钱就仗势欺人的人很反感。

白乐乐声音一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林梦晗自顾自的把面前小龙虾消灭完毕,旁边有人递过来纸巾,她没抬头,含糊不清的说声谢谢。

好吃吗?那人问。

好吃。

不对,这声音……她猛地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眸子。

又是这个男人!

段景遇脸上带着浅笑,眸子里却一片冰冷。

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林梦晗惊叫一声,和段景遇拉开距离,那晚上的事她还心有余悸。

段景遇慢慢上前,附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打了我,不打算负责?还有,我会和你证明,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林梦晗往后退,一只大手揽住了她纤细的腰,两个人四目相对。

下一刻,她被拦腰抱起,直接扔在了那辆黑色的迈巴赫上。

等一下!林梦晗这下终于怕了,弱弱的来了一句,我想上厕所……

段景遇像是没听到一样,把她往车里推。林梦晗想也没想,抬起脚就朝着男人的重要部位踹了一脚。

男人一个趔趄,林梦晗跳下车疯狂逃跑,背后传来隐忍的闷哼声。

凌一和凌夜脸色都变了,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一而再再而三挑战他们老大的女人,不是疯子就是神。

段景遇咬着牙,嘴角露出一丝邪性的笑意,林梦晗,已经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林梦晗回家之后洗了个澡倒头就睡,招仇恨事小,睡不够就事大,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公司年会。

第二天一大早。

林梦晗刚起床下楼就发现气氛不对,电视上是段景遇接受媒体采访的现场直播,内容和她有关。

昨晚我和林梦晗只是斗嘴而已,我们的感情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我们下个月就要举行订婚仪式,届时,欢迎所有媒体朋友参加。

一身黑色的西服衬托出他的高贵和清冷的气质,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之尖叫。

可是,林梦晗怒不可遏。

今晚公司年会上就要评选金牌主播,她没时间去找段景遇算账,努力了那么久,林梦晗不想白白放弃机会。

姑且忍他一忍,反正她也不会真和那个男人订婚,就算结婚还能离婚呢。

夜晚,灯光璀璨。

华丽的舞池里,林梦晗和男同事跳了开场舞,舞姿极尽柔美,对比之下,其他女同事都很逊色。

一舞毕。

林婉柔端着红酒杯来到她身侧,轻轻笑,姐姐的手段真是高,JY集团的总裁都能勾搭。

我不介意你也去勾搭,前提是他会多看你一眼。林梦晗顺手拿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嘴角带着不屑。

见她把酒喝完,林婉柔唇角微微勾起。

林婉柔第一次见到段景遇就对他一见倾心,可是无法接近,她只能一直等待机会,没想到被林梦晗捷足先登。

不过,过了今晚就好了。

段景遇也接到这次公司年会的邀请,本来早就推了,可是知道林梦晗在这家公司,他又急匆匆赶到了到场。

找了半天都没看到林梦晗,正准备离开,就听到周围的议论。

刚才和王总走的人是林梦晗吧?

就是她,好像去了楼上房间,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女人。

段景遇眸子里怒意翻滚,迈步上了楼梯。

楼上房间门口,段景遇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出呻-吟,他踹开门快步进去,就被一个女人抱住。

可是,不是林梦晗。

他厌恶地推开怀里的女人,吩咐凌一,立刻找人。

凌一很快就有了消息,林梦晗在5楼房间,好像……被人下药了。段景遇面容冷峻,立刻赶上去,心里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

房间里,林梦晗浑身滚烫,体内像有无数蚂蚁在啃噬,一个地中海的老男人扑了过来。

小美人,好好伺候我,别说金牌主播,把公司买下来送给你都可以。

滚开!

林梦晗知道自己被下药了,意识开始涣散,她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她用力挣扎,把桌上的瓷瓶打碎,抓起碎片划在自己腿上,刺痛的感觉让她意识清醒了不少。

别过来,不然我杀了你!林梦晗拿着血淋淋的碎片指着那个男人。

不知好歹!男人一巴掌挥在她脸上,碎片落地,再次向林梦晗扑上去,

把我伺候好了,你将来要什么就有什么。

林梦晗吓惨了,刚要去抓地上的碎片,脸上又挨了一巴掌,血腥味在嘴里蔓延。

意识渐渐地涣散,林梦晗知道自己躲不过了,我就算死了,也不会让你得逞!

说完,她把碎片刺进了自己的肚子,鲜血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