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玩两个处 别急老师今晚随你弄

看到叶臻的时候,云萱稍微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云家,两个孩子的安全暂时没有问题。

叶臻走到近前,云小姐,我想和你谈一谈。

不不不!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还是回去订婚吧!云萱见叶臻靠近,一瞬间惊慌的后退了两步,脑子更是乱做一团。

这个人对她来说,是不可磨灭的阴影。

你很怕我?叶臻眼眸一沉,上前靠云萱更近了些。

云萱被叶臻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得更慌,余光看向车子方向,暗暗握紧拳头。

不能再退,为了孩子她要把这个人应付过去。

深吸一口气,再开口时云萱已经稍许冷静下来,对不起,是我打扰了你的订婚宴,我向你道歉。

叶臻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镇静下来,微微挑眉,重新挂起温和的笑意,别怕,我只是想和你谈一谈。

云萱见叶臻别过话题,执意要留她谈话,知道此事恐怕糊弄不过去了。

她后退一步,讪笑着,叶先生,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还是赶紧回去订婚吧,别耽误了终身大事。

说完,转身往出租车那边跑去。

叶臻扬起的嘴角落下,笑意慢慢消退,这女人到底还是想跑,真是不知死活。

他伸出手一把拽住云萱。云萱大惊,用力挣扎,奈何男人的力气太大了,拽了半天都纹丝不动。

坏人,快放开妈咪!

云小琰和云小可从车上跳下来,一个摆出奥特曼的造型,另一个手拿雨伞伪装成巴啦啦小魔仙,眼睛齐刷刷瞪着叶臻,坏人,快放开妈咪!

叶臻还等着看两个小家伙怎么变身呢,云小可忽然跑过去,抓住叶臻的胳膊咬了一口。

叶臻皱了下眉,小丫头,咬人还挺疼。

低头看着两个小家伙和他酷似的脸,叶臻忽然笑了,松开了云萱的手臂。

云萱刚松了一口气,就见叶臻忽然抱起距离他比较近的云小可,转身走向后面的黑色车子。

喂,你干什么?

我说过,想和你谈一谈。叶臻有恃无恐,抱着云小可走向自己的车子。

云小可一点也不害怕,窝在叶臻怀里,滴溜溜的大眼睛瞪着这个有可能是她爹地的男人,你把小可放下来!

叶臻没有理会,直接打开车门,快速的把云小可塞了进去。

云萱来迟一步,手只碰到关上的车门,她转头一双杏眼瞪视叶臻,叶先生,你太过分了!

叶臻饶有兴趣的看着云萱,这盛气凌人的模样倒比刚才有意思,他有点想要逗逗她,女儿叫小可,儿子叫什么?

关你什么事!云萱踏上前一步,不甘示弱的看着叶臻。

车里,云小可看着外面的两个人,感觉这个男人对妈咪没有恶意,而且……他刚才的怀抱很温暖,像是爹地的感觉。

可妈咪为什么这么生气,难道这个爹地是个坏爹地?

叶臻盯着云萱几乎暴怒的小脸,小脸蛋气鼓鼓的,比起刚才装傻的时候可爱多了。

被这人如有实质的目光一一扫过,云萱汗毛立起,总觉得他在算计着什么,脚步禁不住往后移动。

叶臻慢悠悠的开口,你的手环不想要了?
妈妈留给她的那条手环?

云萱这才意识到,五年前她把手环遗落在酒店房间里,被这男人捡到了。

可在这种时候,她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下意识快速否定,什么手环?我不知道!

看来这个女人是打定主意要和他撇清关系了,叶臻无奈揉了揉眉心,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手一挥,车上下来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站在云萱身边。

云萱心里一紧,这男人劝说不成,是打算把她强行绑架走吗?

小萱!林夕从后面跟过来,挡在云萱面前,昂着头和叶臻对峙,姓叶的,你想干什么?

夕夕!云萱赶紧拉住她,怕她出什么意外,你别冲动,叶……叶少只是想和我谈一谈,没有恶意,你先回去,我回头给你打电话!

叶家的势力很大,招惹不起,她不想把林夕也牵扯进来。

不行,你不能跟他走!林夕果断回绝。

你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云萱拉住林夕,语气坚定,与刚才的惊慌判若两人。

既然躲不过,她也不再惊慌了,反正总要面对。

叶臻盯着云萱,嘴角慢慢扬起,果然不是个任由拿捏的软柿子。

车子出了市区向郊外驶去,云萱紧张的抓住车内的把手,你要带我去哪儿?

越走越荒凉,周围建筑也越来越少,这男人该不会要把她带到荒郊野外灭口吧?

叶臻瞥了眼一脸惊恐的云萱,压低声音,自然是找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把你……叶臻后半句没有说出口,眼神闪烁着危险的光。

云萱的眼睛瞪大,你……你禽兽!

叶臻面无表情的别过头,不吓吓她,她永远学不会乖。

他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刚才还很镇定强势,现在又被一句话吓住了,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傻。

如果这一切都是她的伪装,她选择这个时间回国,是不是另有企图…

如果真是这样…想到这里,叶臻的眼眸逐渐深沉,他不会放过她。

云萱屏住呼吸,看着车窗外光秃秃的荒地,心里越来越紧张。

后座上,云小琰对着云小可嚼舌头,妈咪真傻!

云小可点头,深表赞同,傻子都知道是故意吓唬人,妈咪比傻子还傻!

云萱要是知道两个小家伙心里在想什么,肯定当场一口老血喷出来,卒!

车子最终在郊区一栋别墅前停下,几人下车。

叶臻对佣人吩咐一声,佣人带着两个小家伙走开了,云萱没有阻止,毕竟接下来谈的事情不适合小孩子听。

两个小家伙很机灵,没有走远,就在庭院里的草坪上玩,这样他们才能够看着妈咪不被爹地欺负。

客厅里,叶臻眼睛盯着云萱的脸,不放过她的每一丝表情,孩子是我的,对吗?

虽然当时他被一些跳梁小丑算计了,但那些事情真实发生了,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是!云萱被他直入主题的话惊到,下意识否定。

你最好想清楚再反驳,我可以带他们去做亲子鉴定。叶臻见她这么紧张,心里更加确定。

云萱深吸一口气,叶先生,孩子是我生的,是我养的,他们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我,你一个人能生出孩子?
叶臻嘴角扯了扯,语气依旧平静,云萱,你不能剥夺他们享受父爱的权利。

云萱抿紧嘴唇,手指微颤,叶先生,你还这么年轻,外面那么多女人等着给你生孩子,你为什么要抢我的孩子?

因为从血缘上,我是他们的父亲。

可他们是我生的!云萱猛地站起来看着叶臻。

如果这个男人和她抢孩子,她会跟他拼命!

他们的创造过程我也参与了。叶臻轻笑一声,而且,我就算把孩子给你,你确定有能力保护他们?

两个人靠的很近,叶臻可以闻到云萱身上淡淡的味道,清香怡人,和那天晚上的味道一样。

他靠进她的耳边,声音低沉带着磁性,作为私生女,偷偷生下姐夫的孩子,你觉得你的家人会放过你?

他们不是我的家人!云萱怒视叶臻。

她想躲开,被他强行拉近怀里,叶臻挽起她的一缕头发,你今天想逃跑,说明你很清楚云家人不会放过你,现在只有我能保护你们。

云萱推开他,后退两步,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已经上飞机了。

叶臻嗤笑一声,一把攥住云萱的手腕把她提到身前,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女人似乎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处境,你以为到了国外,云家就拿你没办法?叶臻笑了,他们想找你,你跑到哪里都没用。

云萱手腕被攥的生疼,神色里带了些惊慌,她总是被这个男人的外表欺骗,忘了他招惹不得!

叶臻瞥了一眼趴在门口偷窥的两个小鬼,面色平静如常,为了孩子的安全,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留在我身边!

云萱沉默不语,同样的话林夕也说过,如果云家想找到她,她逃到哪里都没用。

现在能庇护她和孩子不被云家伤害的,就只有叶臻了。

犹豫了半晌,她才下定决心,好,我留下,但是我有条件!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叶臻不会伤害他们,就暂时留在这里,云萱招手让两个孩子进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叶叔叔!

两个孩子很配合,齐声喊;叶叔叔好!

叶臻一愣,这女人是要气死他吗?

他站起来拍了拍西装,一本正经的看着两个小家伙,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叶臻,是你们的爹地!

两个小家伙早就猜到了,这会儿听到叶臻亲口说出来,云小可立刻扑倒叶臻怀里,爹地,你长得真好看!

云萱气的咬牙,云小可你这个叛徒,看到帅哥就把妈咪忘了!幸好还有云小琰这个儿子站在她这边。

云小琰瞪了姐姐一眼,冷脸看着叶臻,但是我们不想认你这个爹地!

话一出口,正在叶臻身上蹭的云小可也反应过来,立刻远远躲开,双手叉腰和弟弟同一阵线,对,不认你!

叶臻满头黑线,不知道两个小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说?

云小琰神情严肃,仰头和叶臻对视,因为你欺负我们的妈咪!

云小可叉腰站在旁边,捣蒜一样的点头配合。

叶臻哭笑不得,瞥了一眼云萱,发现她也脑袋一点一点的,对两个孩子投过去赞赏的目光。看到叶臻盯着她,这才猛然止住,不再动弹。

叶臻知道两个小家伙在想什么,很乐意配合,你们放心,从今天起,我不会欺负你们的妈咪,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另一边,云家派出去的人铩羽而归。

云嫣得知叶臻把云萱带回他的私人别墅,气急败坏的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

她把所有能摔的东西都摔了,累的瘫坐在地上,咬牙切齿,云萱,你这个贱-人,五年前睡了我的男人,现在竟然还敢回来破坏我的订婚!

这五年,她花了无数心思勾-引叶臻,可叶臻对她永远是不冷不热的态度,如果没有两家长辈施压,他甚至都不想多看她一眼。

凭什么她付出这么多没有回报,云萱那个贱女人刚回来,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住进叶臻的私人别墅?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云萱那个贱女人?

客厅里,苏月听见女儿房间的摔打声,横眉冷扫旁边的云天海,都怪你!当初要不是你让那个贱丫头代替嫣儿陪睡,也不会出这档子事,他们母女都是一对贱-货!

这怎么能怪我?当初是嫣儿没了初夜,怕叶臻嫌弃,这才让萱儿冒充她代替。现在弄巧成拙,你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至于云萱的母亲,这件事情确实是云天海的错,他当初隐瞒已婚身份,出轨云萱母亲并生下女儿,这件事一直是苏月心里的一根刺。

苏月看云天海还坐在沙发上,气更不打一出来,云萱都住到叶家去了,你还在这傻愣着干什么,快想想办法呀!

云天海气的握紧拳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强压下怒气,陪着笑脸搂住苏月,好老婆,你先别生气,我这不正在想办法吗?来,你先坐下。

他扶着苏月坐到沙发上。

苏月比他大两岁,云天海年轻的时候长的英俊,又会花言巧语,才得了这个女强人的芳心,靠着苏家的势力建立自己的公司。

这些年他虽然明面上是云家的家主,可实际的权利都握在苏月的手里。

他轻轻给苏月捏着肩膀,老婆,你放心,当初给叶臻下药的事情,叶家也是默许的,叶臻想取消订婚,叶家长辈不会同意的。明天我就去叶家,替咱们的女儿讨一个公道。

你?你能行吗?苏月轻哼一声,气已经消了不少。

云嫣从楼上走下来,爸,不用你去,我自己去!去找叶臻。这会儿她已经恢复了冷静,变回那个高高在上的云家大小姐。

云天海看着自己的女儿,高傲的样子和她的母亲如出一辙,你找叶臻做什么?

我不相信和叶臻五年的感情,会比不上一个只和他睡了一晚的黄毛丫头!云嫣抿紧嘴唇,她爱了叶臻这么多年,绝不甘心输给云萱。

可是,嫣儿,云萱还带了两个孩子回来,你也看到了那孩子的长相,简直和叶臻一模一样。云天海有些担忧。

提起孩子,云嫣的眼里闪过一抹恨。

她一直想怀上叶臻的孩子,母凭子贵。可除了五年前那夜她偷偷钻进叶臻被窝里,叶臻之后再也没有碰过她,她想怀孕都没机会。

可云萱现在却带了两个孩子出现,就像一颗钉子,狠狠扎在她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