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女纯肉辣文 媚媚的性福生活

不过就算他不说,依照段景遇的心机,自然也可以猜得到,为难女人的人是图的什么,这个答案恐怕是男人都明白。

带路。段景遇的话里带上了一丝寒气。

此时,林梦晗所在的包厢里,她感觉脸上的笑真的要僵住了,就差临门一脚,结果对方非要故意刁难。

王总,这合同……

林小姐,我们今天就是吃顿便饭,合同都是小事情,何必扫兴?

话音还没落,门就被推开了,看着突然出现的人,林梦晗也有些惊讶:你怎么来?

虽然他们好巧不巧的在同一家酒店吃饭,但她没想过段景遇会过来打招呼。

而且看段景遇那个阴沉的表情也知道,不仅仅是打招呼这么简单,怕是来找茬的。

你是谁啊?突然被人打断,王总有些不爽,晕晕乎乎也没认出段景遇是谁。

段景遇并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到林梦晗面前,跟我走。

可是……林梦晗有些犹豫不绝,她的合约还没有签下来。

段景遇直接侧脸对着凌一吩咐:你留下把事情处理好。

好的老大。

段景遇已经这样说了,林梦晗也不再反对,乖乖跟着段景遇离开了,事实上,她本来也不想多待,早就想逃走了。

一路上,段景遇都冷着一张脸不说话。

林梦晗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还是很敏感的察觉到了他心情不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假装成空气。

原本以为回去之后就会相安无事,不过很显然是林梦晗想的太美好了。

回到别墅洗了澡,清清爽爽的出来之后,就看见段景遇坐在她客房的床上,她忽然有种想要换锁的冲动。

段景遇,你有事吗?

林梦晗耐着性子问,如果没事的话,我今天实在是有些累了,要早点休息了。

你真蠢!段景遇忽然就开口骂了一句。

嘎?

林梦晗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立刻就怒了,段景遇,你在这里就是想嘲笑我的吗?

难道我说错了?段景遇确实是想嘲讽她。

林梦晗不知道她哪里又惹到这位大佬了,怒极反笑:没错,我是蠢,所谓物以类聚,所以,跟我结婚的段先生又聪明到哪儿去了?

牙尖嘴利。段景遇听到她把自己也带上了,脸色就更黑了,你也就嘴皮子上这点儿能耐了,签个合约都束手束脚差点被人算计,说你蠢还不服气。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林梦晗有些不耐烦的反问,我本来就刚开始学习管理公司,你不帮忙就不要打击我了,我笨用不着你来提醒,没事的话就请你出去吧。

所以我才说你蠢。段景遇继续嘲讽。

段!景!遇!林梦晗怒道,你大晚上不睡觉就是为了过来看笑话吗?

真是受够了,如果不是被措手不及的收回了房子,她现在一定立刻,马上离开这座该死的别墅。

我是过来提醒你,不要丢了我段家的脸面。段景遇不急不缓地开口。

既然嫁给了我,那就是段家的少奶奶,这样的身份竟然卑躬屈膝去签什么狗屁合同,难道不是蠢吗?还是说我段家已经没落到随便一个商人都可以骑到头上了?

林梦晗听到这里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觉得她今天陪客户的态度给他丢脸了,不过,段景遇,这和你们段家没有关系,我们林氏没有那么大的招牌,几斤几两我很清楚。

但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一言一行都必须考虑到影响。段景遇双眼犀利的盯着她,而且有段家的名头可以用,你还傻乎乎去求人?

我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处理,不需要借助任何人的力量。

林梦晗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强大起来,撑起整个林氏,现在她羽翼未丰,自然不能像段景遇那般随心所欲。

不借助任何人的力量?段景遇听到这话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林梦晗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不明白她的话哪里好笑了:有什么问题吗?

不想借助任何人的力量,当初为什么跟我结婚?管理林氏又为什么向我要人?段景遇似乎是嘲笑的反问。

林梦晗被这个问题堵的哑口无言:我那是……那是和你做的交易,不是求人。

硬着头皮否认了,心里却一阵心虚,完全不敢提自己当初下跪求人的事情。

放着交易来的利益不用,还要重新去受苦?林梦晗,你的脑子需要好好的重新组装一下。

在林梦晗跟他结婚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绑在一起了,现在来说不想依靠自己,不是很可笑吗?

整个城市的人谁还不知道他们的夫妻关系。

林梦晗无言以对,其实段景遇的话也没有错,她早就已经利用了他的身份获取方便,又说这个就像是打自己的脸。

林梦忽然自嘲的笑了,嘴角掀起来,你是觉得我太做作吗?做了没节-操的事情还要立牌坊?

段景遇的眉头深聚在一起,他不喜欢听见林梦晗这样评价她自己。

你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商人,商人重利,有免费的人脉资源为什么不利用起来?只有蠢人才会凭一腔热血去做事情。

我知道了,谢谢。话虽然有些不中听,但林梦晗知道他说的有道理。

今天去陪酒的事情,如果再让我看见下一次,我就收购了你的公司!

你敢!林梦晗听到这话,立刻就恼了,开口反驳,林氏是我爸爸的心血,不能给你!

父亲留下的东西,谁都别想抢走。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继续这样经营早晚都要赔光,我丢不起那个脸。

其实他的话说得重了,但凡签合同都是酒桌上的虚与委蛇,只不过,他不愿意看到林梦晗做出那种赔笑求人的姿态。

如果今天晚上他晚去一会儿,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段景遇越想脸色就越是阴沉,刚好佣人来叫,他冷着脸离开了林梦晗的房间。

听完段景遇这番逻辑,林梦晗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太矫情了,正如他说的,利用他的资源是她这一年婚约合理交换来了。

更何况,有便宜不占是傻子,她如果早些把段太太的身份摆出来,公司也不会遇到这么多麻烦了。

不管怎么说,段景遇是为了她好,她应该感谢他的。不过就在心里想想就好,如果真的去说谢谢的话,呵呵,她还真的是没有那个脸皮。

至于段景遇为什么会说这些话,肯定就像他说的,怕她这个‘段太太’给段家丢了脸面。

段景遇下了楼,凌一在楼下客厅等着,见他身后没有林梦晗的身影,小声汇报,老大,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嗯,以后,我不想再看见那个人,懂吗?段景遇的一句话,凌一立刻点头,神色凝重。

林梦晗这个女人,就算是他再不喜,那也是挂在他名下的人,可不是谁都可以宵想的。

段景遇站在窗边,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眼底晦暗不明,让人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早起,段景遇来到餐厅,没有发现林梦晗的影子。

自从接管林氏开始,林梦晗很有时间观念,这段时间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应该不会发生睡懒觉得现象才对。

问了佣人,林梦晗确实没有下楼,段景遇起身向她的房间走去。

打开门就看见了大床上蜷缩成一团的人,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在外面,其他地方都被裹得严严实实的。

林梦晗。段景遇直接走过去叫人了,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只微弱的吟了一声。

段景遇皱着眉头走进,看见她双眼紧闭,脸上也泛起不正常的红晕,立刻就抬手覆上了她的额头。

烫!

去叫医生来。段景遇直接对着佣人吩咐。

他从别墅里的药箱找出退烧药和退热贴帮她退热。

林梦晗迷迷糊糊当中,只觉得有一个苦涩的东西被灌入口中,还没等她吐出来,就再次被灌入了一股清凉的液体。

大概是烧的厉害,她早就嗓子干涩,林梦晗如鱼得水一般吞咽那股清凉,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听到她的呢喃声,段景遇放下水杯不再喂了,只等着温度降下来就好。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林梦晗才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见到坐在床边看文件的段景遇。

醒了?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段景遇抬头瞥了她一眼,让佣人通知家庭医生再来给她做一个检查。

我怎么了?林梦晗一开口就觉得嗓子有些哑。

发烧了。段景遇很冷淡的说了一句,满不在意的样子,睡一觉都能烧起来,你也够厉害了。

林梦晗已经不指望段景遇这个毒舌男嘴里说出什么好听话了,但还是开口说了一句,谢谢你。

赶紧好起来,以后多锻炼身体,万一下次烧成傻子可就不好了。段景遇挑眉说道。

林梦晗听到这话咬牙瞪他,我没那么倒霉。而且这男人就不能说几句安慰的话吗?

谁知道呢。段景遇不痛不痒的说道。

林梦晗身体虚弱,没有力气和他斗嘴,看了一眼枕边的水杯,我爸爸以前说过,我发烧的时候水米不进,医生都没办法,你是怎么给我喂水喂药的?

口渡。段景遇十分淡定的回答,他嘴角微微勾起来,那种感觉还不错,至少让他有些上瘾了。

林梦晗听到这个答案,顿时就捂住了嘴巴瞪着他,你你你……你占我便宜!

那是为了帮你治病。段景遇说完就站起来往外走,嘴里像是不小心说了一句,又不是没占过便宜。

林梦晗一噎,瞪着他离开才反应过来,气红了脸直接拿着枕头朝着门口的方向扔了过去。

这个混蛋,趁人之危。根本就是个大尾巴狼,刚才那句感激说的太早了。

回过神来,林梦晗想起昨天和王总的那份签约合同,赶紧给助理打电话询问。

什么?已经签下了。

林梦晗听到这个消息一阵惊喜,昨天段景遇让凌一留下帮她处理合同的事情,肯定是他们说服王总签了合同。

她现在还不知道,那家公司即将改名字,成为段景遇的旗下产业。

签了就好,这次合作对咱们林氏很重要,一定要把握住机会。看在段景遇帮了她的份上,今天的事情她就不计较了,只当被狗啃了一口。

请假在家里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林梦晗才完全恢复过来。

这两天被强制在家睡觉,她现在没有一丝睡觉的欲-望,一点也不想在房间里待着了,接到白乐乐的电话立刻就出门了。

林梦晗,你这小脸惨白的,难道是被家暴了。白乐乐打量了林梦晗一番,神经兮兮的小声八卦。

听到这话,林梦晗嘴角一阵抽出:白童鞋,你电视剧看多了!

没有就好,我这也是关心你。白乐乐一本正经的说道,豪门大少万一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怪癖呢?不过遇上段景遇,那就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一看就不是那种人。

林梦晗扶着额头轻揉,她真想问问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好了好了,你赶紧吃饭吧,吃东西堵不住你的嘴。林梦晗赶紧打岔,我好的很,段景遇有没有怪癖也不关我们的事好不好?

不关我的事,但是很关你的事啊,这直接关系到你未来的幸福生活。

林梦晗浅笑一声,她一直没有告诉白乐乐和段景遇之间的关系,他们只是一年的契约而已,时间一到她就自由了,哪有什么未来?

正说着话,林梦晗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在哪儿?听筒里传来段景遇独有的低沉磁性嗓音。

在外面吃饭。林梦晗言简意赅的回答。

地点,我去接你。

林梦晗感到诧异,无事献殷勤,该不会又是…….
好。林梦晗迅速报出地址。

就算段景遇真有什么目的,她也不会拒绝,本来双方就是合作利用的关系,有什么好矫情的。

收起电话,朝着白乐乐说道:我有事,要先走了。

白乐乐耸耸肩:走吧,有夫之妇。

林梦晗无奈的轻笑一声,走出餐厅在门口等着段景遇出现,不一会儿就看见了他的车子。

坐在驾驶室里的不是司机,是他亲自开车来的,让人有些小惊讶,你自己开车来的?

有问题?

呵呵,没有。林梦晗开门坐了上去,去哪儿?

段景遇没有说话,其实找她也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就是突发奇想就来了,想要看看她,陪在她身边。

两个人相顾无言,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沉默,不过,林梦晗很快发现这并不是回去的路:我们不回别墅?

嗯。段景遇幽幽地回应,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

林梦晗看着心里打鼓,发生什么事了?

段景遇很淡定,车子失控了。

所以车子停不下来了?段景遇的回答让林梦晗大惊失色,欲哭无泪的看着他,段景遇,你才是个扫把星,我跟你在一起就没好事!

意外而已,没什么好惊讶的。话虽然是这样说,看段景遇越来越冷的眼神也知道他现在心情很沉重。

能在他车上动手脚,而且不被发现的人,一定是非常厉害的人。

就算他再淡定,被人算计之后心情也不会太美妙。

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竟然连你都敢暗算?林梦晗吓得脸色苍白,那人还真是大胆,居然想出这么歹毒的计谋。

我的仇家很多。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得罪的仇家数不胜数,一一排除的话,还真的是困难。

林梦晗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现在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现在怎么办?林梦晗深吸了一口气,佯装镇定,看着外面的路越走越偏。

段景遇这种身份的人,肯定能想出来办法的吧?她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段景遇身上了。

有办法。段景遇说道,我们跳车!

不不不!这个办法不行!林梦晗大病初愈,哪里还敢跳车,既然车子停不下来,咱们就多绕几圈把油耗光,这样就不用跳了。

这个时间路上车很多,还有红绿灯,你准备一路撞过去?这样只怕会死的更快。

不知道怎么回事,林梦晗在段景遇的口中听出了嘲笑的口吻,这男人难道不应该一门心思想办法活命吗,居然还有心情嘲笑她?

好吧,她的确是脑子缺了根弦。

那你说怎么办吧?总之,她以后再也不想跟段景遇坐一辆车了。

等会儿我会把车开向绿化带,依靠一些冲击减缓车速,你听我的口令,告诉你跳车就立刻跳下去,懂吗?

林梦晗赶紧点了点头,明明一件很惊险的事情,在段景遇的嘴里说出来,就就跟天气不错一样的云淡风轻。

夜色笼罩下来,两侧路灯亮起来,林梦晗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路面,心情也跟着染上了一丝阴霾。

这种时候,由不得她再去犹豫了。

段景遇眼观六路,边开车边寻找有利的地形,一路把车子开到了偏僻的地带。

段景遇把车开到了一条毫无人烟的路上,林梦晗手伏在车门上,随时准备开门跳车。

段景遇的眼神越来越凝重,车子冲进减速带,车速暂时降了下来,他开口,把车门打开,准备跳!

好。

跳!

段景遇的话音落下,林梦晗咬了咬牙翻身跳下了车子。

与此同时,车上的段景遇也在猛打方向盘让车子轨迹划出一个弧度。他抓住机会,迅速抽身跳了下去。

林梦晗落在草地上之后,因为惯性,滚了几圈才停下来,身上,头发上都沾满了草屑,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没事吧?

她刚准备站起来,就看见一双皮鞋出现在面前。

段景遇俯下身,他冷峻的脸已经恢复平静,借着路灯的光,看起来如同降世的天神,身上蒙了一层光晕。

林梦晗迅速收回心神,暗暗咋舌,为什么对方跳车之后还能毫发无损,她缺搞成这么狼狈的样子,真丢脸。

我没事。

林梦晗动了动,腿上,手臂上,都有擦伤磕疼的地方,她强忍着没有说话。

还好没有骨折之类的重伤,不然就有的受了。

段景遇挑眉看着她咬牙的样子,能猜到她的大概情况。

一个女孩子从车上跳下来,要说毫发无伤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她要面子不肯说,他也没有拆穿她。

既然没受伤,咱们就赶紧走吧,幸好车子没爆炸,不然想走也不一定能走的了。

林梦晗抬头瞟了一眼撞到树干上的车子,仔细看可以发现邮箱撞裂,已经开始漏油了。

正准备离开,刚一站起来脚踝就传来一阵刺痛,她身子立刻又软了下去,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刚才不小心,把脚崴了。

她深吸一口气准备撑下去,忽然身子一轻被人横抱了起来,吓得她惊呼一声,啊。

双手下意识的搂住段景遇的脖子,嘴里嘀咕,我自己可以走……

女人真是麻烦。段景遇凉凉的说了一句,迈开步子向路上走去。

林梦晗本来还有些感激,听到这话心里的火气蹭就窜了上来,我麻烦?我搞得这么狼狈还不都是你害的?你这个罪魁祸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

段景遇低头,这里距离市区很远。要不,我这个罪魁祸首把你扔在这里,让你自生自灭?

林梦晗立刻噤声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种时候不能意气用事,必须能屈能伸才行。

她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当我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