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事在仓库做了 想吃你身上两个黑葡萄

林梦晗一早下楼,发现小半月不见的段景遇端坐在客厅里,她揉了揉眼睛,没看错吧,这男人怎么不打招呼就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林梦晗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嘴边的话就已经脱口而出。

段景遇不急不缓的抬头撇了她一眼:有问题吗?

没有。林梦晗很干脆的回答,你的地盘你做主,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关键问题是,她现在一个居无定所的人,跟他同住一个屋檐下压力山大。

你明白就好。段景遇颇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味,作为这栋别墅的女主人,以后我不在的时间你要负责处理别墅里的事情,我这里不养闲人。

林梦晗撇嘴,契约婚姻也是受法律保护的,白吃别人家大米饭确实不妥当。

我知道了。没事的话,我先去上班了。

段景遇嗯了一声,又补充说,今天晚上有一场拍卖会,下班后我让人去接你。

好。林梦晗随口答应了下来,陪丈夫出席一些公开活动,这也是她作为妻子的义务。

不过,林梦晗没有想到,下班后来公司接他的人竟然是段景遇本尊。

见到段景遇也坐在车上,她惊讶了一下,你怎么也在?问完又觉得自己最近类似的问题太多了,又闭嘴了。

嫂子,老大当然是来接你的。凌夜快嘴抢着回答。

段景遇一个眼刀飞了过去,开车。

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家造型室门口,林梦晗看看自己身上,确实有些邋遢,这样出席正式场合岂不是给段景遇脸上抹黑?

她想了一下,女人做造型通常花时间比较长,段景遇,你们如果赶时间,可以先离开。把地址告诉我就好。

段景遇就像没有听到她的话,迈步走向了男装区。

嫂子,请进。凌夜站在门边,略微欠身让她先进去。

段先生,这位是太太吧?果然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造型师和段景遇比较熟悉,说话既热情也随意。

林梦晗不管形象还是气质都不差,打扮后更加明艳动人,造型师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太太,我这里有一件全球最新款的礼服,只有您这样的身材才能完美驾驭。您要不要试一试?

有段景遇在不用她花钱,她说声谢谢,跟着来人进了试衣间换衣服。

段先生真是好福气,如斯美眷,让人羡慕啊。

你今天话太多了。

段景遇一句话噎的造型师不想说话了,夸他都不愿意听吗?

造型师抬手拿了一件西装过来,段先生,这件西装和太太的礼服正好相配,你也去试试吧。

林梦晗从试衣间出来,就听到造型师一口一个太太的叫,听得浑身都别扭,她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身份。

彼特先生,我叫林梦晗,您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彼特避而不答,太太,您穿这件礼服太美了,简直是量身定制的一样!这个时候可不敢触段景遇的霉头。

太太,您坐这边,想换个什么样的发型?

一个小时后,林梦晗已经昏昏欲睡了,终于听到耳边响起两个字,好了。

换做以前出席一些宴会,林梦晗发誓,她绝对很嫌麻烦,从来没有这样捯饬过,做个头发竟然会让她昏昏欲睡。

她睁开眼睛看看镜子,花了钱的效果确实不一样,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能打扮成这个样子。

站起来走出去,段景遇听到声音抬头,视线一下子就锁定在她的身上。

黑色的礼服把她牛奶一样的皮肤衬的白皙精致,腰身紧束,身材凹凸有致,腰间的裙摆处用金银色的线勾勒出花瓣的形状。

这样绝美的林梦晗,让段景遇看得有些痴了。

林梦晗脸都红了,他才收回视线,轻飘飘说了一声,走吧。转过身暗地里做了一个深呼吸,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林梦晗脚踩高跟鞋,走路比较慢,小碎步跟上他的身影亦步亦趋,像个忸怩的小媳妇。

你走慢一些。她提醒了一句。如果一会儿进了现场她跟不上段景遇的速度,被甩下,那就丢脸了。

段景遇没有说话,主动放慢了速度。

车子一路平稳,很快到了拍卖会大厅门口。段景遇下车站在旁边,弯腰优雅的向车内伸出一只手,很绅士的样子。

林梦晗腹诽,这家伙真会演戏。

不管心里怎么想的,在外人看来他们现在就是恩爱夫妻,林梦晗纤纤玉手伸出来,无比配合的在段景遇的搀扶下走出来,然后很自然的挽着他的手臂,表情淡定从容。

能来这种地方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可对于林梦晗来说就有些无聊了。除了耳边的拍卖和喊价声音,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一饱眼福,欣赏台上那些珍品。

连续几件拍卖品把现场气氛调动了起来,只有段景遇安稳坐在位子上,一直没有喊价。

各位,接下来要拍卖的是一件宝石项链,出自国际名家之手,全球只有一件,起拍价格三百万。

段景遇眸子亮了一下,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段总报价八百万,还有人竞拍吗?

起拍三百万,段景遇一出手就抬高了五百万,吓到了很多人。

寂静了片刻,有人举起了牌子,八百五十万!

一千万。段景遇再次举起牌子。

刚才喊价的人顿时蔫了,其他人都向这边看过来。

林梦晗悄悄拽了拽段景遇的胳膊,小声问,你买项链做什么?要送人吗?

你有意见?段景遇轻笑,视线不留痕迹的划过她白皙的脖子。

来拍卖会的都是冤大头,你是不是傻,一千万买一条项链?太不值了!林梦晗惋惜,觉得段景遇小时候脑袋肯定被驴踢过。

我乐意。段景遇缓缓突出了三个字,像是小孩子撒气一样,有些幼稚。

林梦晗气的鼻子都歪了,真是好心没好报,明显是炒作的价格,一半都不值,还傻乎乎的去买,被人坑了活该
段景遇一千万拍下这条宝石项链,林梦晗直撇嘴,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烧的。

段景遇丝毫没有后悔的样子,稳坐在位子上等着工作人员把项链送到他手中。

然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来,把项链系在了林梦晗的脖子上。

段总,这位是太太吧?果然光彩照人,貌美如仙。

段总,撒狗粮也请先回避好吧,照顾一下我们这些还在交单身税的人。

……

周围认识段景遇的人一片起哄,热闹程度甚至超过了台上的拍卖品。

林梦晗很尴尬,对周围不停的陪着笑脸点头,想离段景遇远一些却被他一把扯进怀里,想跑都跑不掉。

明知道是协议结婚,可有时候她真的会产生一种幻觉,好像自己真的成了段太太,比如这一刻。

大概是她不够敬业,一直没有融入已婚的角色,才会觉得段景遇这种亲昵很尴尬,至于段景遇,至少在人前做的很好。

回到别墅,林梦晗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脖子上多出来的那条宝石项链,神情一阵恍惚。

她把项链摘下来,放进一个精致的首饰盒保管好,这东西是段景遇花了大价钱拍回来的,自然还要还回去。

林梦晗洗完澡直接就躺在床上睡着了,连段景遇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只觉得迷迷糊糊身体被人缠住,想翻身都动弹不得。她嘴里嘟囔了几句再次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

林梦晗一翻身,手臂搭在了男人身上,一开始不觉得有什么,知道掌心里有个东西挺了起来,她才猛然惊醒,迅速把手收了回去。

旁边的男人正用复杂的神色看着她,一脸哀怨。

你你你,你怎么还在这里?林梦晗说话都不利索了,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段景遇挑了挑眉,慵懒的目光放在林梦晗的身上,我和我老婆睡在一起,不可以?

可以是可以,但是……

林梦晗干笑两声,她以前习惯了一个人睡,想怎么翻滚就怎么翻滚,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

再说了,别人是正常夫妻,他们是……受法律保护的假夫妻!

段景遇手一伸,把她拉着躺下,搂在了怀里,乖,再睡一会儿。

哪里还睡得着啊,大哥!

不光胸前横着手臂,臀部也被硬物顶着,这种时刻抵在枪口上的感觉让她全身绷紧,一动不敢动。

段、段景遇,你能不能先把……那个东西收起来?她战战兢兢。

怎么收?段景遇又往前挺了挺,在背后轻笑,这个我做不了主,得需要你帮忙。

说完大手向下,扶住她的小腰顺利刺入。

你你你……林梦晗羞愧难当,想要往前爬,但段景遇怎么可能让她逃走。

林梦晗累趴下了,段景遇才心满意足去浴室洗澡。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林梦晗赶紧爬起来穿衣服,天天被段景遇使用‘家庭暴力’,她快忍无可忍了。

早饭都没吃,林梦晗和佣人打了招呼就出门了。

街边餐厅里,白乐乐看着面前这个狼吞虎咽的女人,不由得咋舌,你早起没吃饭?还是说段家的伙食太差了?

这幅饿死鬼投胎的样子,被人看到了不得笑话死。

不想在家里吃!林梦晗摇了摇头,继续往嘴里扒饭。

啧啧,段太太,我想采访你一下。白乐乐把筷子伸到她面前,到底是你老公太凶残了,还是你太敏感了?为什么你老是从家里往外跑?

当然是……老公太凶残啊!

话说一半硬生生止住,万一被白乐乐知道了,肯定要笑话她几个月。

别墅里,段景遇一个人冷冷清清坐在餐厅里,盯着一桌子菜,那张黑成锅底的脸快滴出墨汁了。

佣人在旁边大气不敢出,先生,太太说公司有急事,先走了……

这些林梦晗都看不见了,她瞥了白乐乐一眼,我的事情你别瞎操心了,还是想想你的考核吧,我不在公司,到时候可没人帮你。

白乐乐满不在乎,车到山前必有路,考核什么的,都是小菜!

正说着,林梦晗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她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心想大概又是推销吧,随手挂断了。

被误认为是推销的段景遇,此时脸色更难看了,眉心拧成了大麻花。这个女人胆子还真是大很,竟然连他的电话都不接了。

老大!

说!段景遇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声音非常不悦。

我,送文件。凌夜看着段景遇的表情,忽然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莫名其妙就踩到地雷了,不知道一大早谁又惹了boss大人。

做助理的最重要的就是察言观色,凌夜扫了餐厅一圈,立刻就转移了话题,老大,嫂子怎么没陪你吃饭?

话一出口,段景遇身上的气息更冷了,去查一查那个女人在哪儿!

凌夜暗叫不妙,第二句话又踩了雷,他讪笑一声,继续化解,老大,您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

谁知道,段景遇刀子一样的视线射过来,让他结结实实打了个冷颤,难道第三句又踩了雷?不应该啊!

早知道就让凌一留在家里,他自己出差去,最近老大进入更年期,越来越难伺候了。

段景遇怒火快要爆发了,最后又忍住了,靠在椅子上长出一口气,她没接。

原来如此!

凌夜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大早踩雷了,他脸上不动声色,老大,应该是嫂子没存您的电话,所以才没接。

段景遇想了想有可能确实是这样,那个女人把他当成骚扰电话了,这样想着,段景遇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些。

找到她,让她立刻回来见我。

林梦晗接到凌夜的电话,就知道段景遇肯定又甩脸色了,只好马不停蹄的往回赶
段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林梦晗很是客气的问。

段景遇饭还没吃完,直接就站了起来,跟我来书房。

林梦晗听到这话,立刻松了一口气,书房?那就是公事喽?心里也就不担心什么了。

林梦晗,既然已经结婚了,我希望你在各方面都能尽到一个妻子的本分,懂吗?段景遇直接就开口。

林梦晗一愣,早上不是尽了一次本分吗?这男人刚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

抱歉,我没明白你的意思!林梦晗脸色也不太好看。

我不想自己的婚姻,因为你的言行而被诟病。

段先生想多了。林梦晗假笑了两声,这个城市,谁敢看你的笑话。

以后必须陪我吃早饭,这也是妻子的本分!段景遇提醒她,你要明白在这场婚姻当中你的位置在哪儿,做好你的段太太。

不就是吃饭嘛!林梦晗当然知道这些,只是还不能太适应而已。

不过,想到还有一年的时间要相处,林梦晗忽然又问,段先生,我可以提个要求吗?

段景遇挑了挑眉没有说话,等着她的下文,林梦晗深吸一口气,不怕死的说道:我们能不能分房睡啊?

多个陌生人躺在身边,你也会不习惯吧?林梦晗继续游说,不如我们给彼此留出空间,这样相处也能更融洽。你觉得呢?

反正也只有一年时间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

段景遇的脸色骤冷,到现在这女人还在想着躲避他!

他脸上阴云密布,最后冷冷扔下两个字,随便。起身出了书房。

林梦晗争取到了自由的权益,自然也不在乎他的冷脸了,乐呵呵的离开了别墅,走之前还不忘交代佣人整理好她的东西,全部送进客房去。

她今天晚上有个饭局,大概要回来挺晚的,可不能等回来之后连睡觉得地方都没有。

解决了眼下最在意的事情,林梦晗觉得她就连工作起来都动力十足了,出门空气都变得清新不少。

不过,晚上的饭局却没有那么好吃。

看着眼前这个色眯眯的男人,林梦晗心里咒骂不已,如果不是因为林氏实在需要这个发展伙伴,她也不会在这里硬撑。

王总,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您看这合同……

合同的事情不着急,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被称为王总的男人直接就打断了林梦晗的话。

林小姐,我第一次来这里出差,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当然,等咱们合作达成之后,我一定帮您请最好的导游好好逛逛这里的景点。林梦晗立刻就接话。

林小姐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有你来做我的导游那是最合适不过了。

林梦晗听到这话,眼中的反感一闪而过,她一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以后还是要尽量避免的好。

抱歉,王总,我一直忙着工作的事情,对景点也不太熟。林梦晗张口就说了推脱的话,让人觉得有些不快。

林小姐当真不给我面子?

林梦晗本来就不耐烦应付这个猪头,结果对方还这么不识趣的缠上了,本来想依着脾气立马走人的,但是看见一旁的助理递过来的颜色,又忍了下来。

好不容易合约都快谈成了,不能就这样功亏一篑,当下就深吸了一口气端起酒杯:怎么会,王总,我敬你一杯。

话音落下,一整杯白酒直接灌入嘴里,喉咙里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让她几乎想要喷出来。

强忍着落泪的冲动咽进去,还要维持着官方的笑脸。

她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只觉得胃里烧的难受,脸颊也染上了酡红,王总看的眼都直了:林小姐真是好酒量!

林梦晗应付着人,听到一旁的助理在她的耳边小声说,林总,段先生也在这家餐厅,您要不要……

助理刚刚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段景遇的助理。

不用了。林梦晗轻声回了一句。

接着就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王总,我去一下洗手间。

到了洗手间,林梦晗打开水龙头掬起一捧水拍在脸上,让温度可以降下来一些,她的酒量本就不算好,现在也差不多是极限了。

今晚的饭局再不结束的话,肯定就要醉倒了。

休息了片刻,林梦晗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冤家路窄,总之一出来就撞见了段景遇。

好巧啊,你也来这里吃饭。林梦晗楞了一下才开口打招呼。

段景遇看着她的脸色有些发白,身上带着酒气,不由得皱了皱眉,你喝酒了?

只不过看样子没放在心上,这种感觉很不好。

嗯,喝了一点。林梦晗点了点头,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大概是刚刚冲冷水有些猛,她觉得脑袋有些晕沉,还是赶紧回去结束战斗,也好早一点儿回家睡觉。

不再看段景遇,直接就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只留下男人站在那里盯着她的背影。

久等不见人回来的凌一,直接就出来寻人了,结果看见老大在女洗手间门口傻站着,额,思考人生。

老大。

段景遇听到凌一的声音,头也不回的吩咐,去查一下,林梦晗今天跟什么人在这里。

好的。凌一立刻就扭头离开。

段景遇重新返回了包厢,看着烟雾缭绕的一桌子人,也没有什么应酬的兴致,诸位尽兴,我还有事,先走了。

段先生,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聚在一起,何必这么扫兴呢。这里谁不想跟段景遇套近乎,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你们尽兴就好,酒钱算我账上。段景遇略微颔首,看了一眼旁边的公关经理,对方立刻会意,开始活跃气氛转移注意力了,段景遇顺势离开包厢。

凌一跟在身后汇报着刚刚得到的消息:嫂子今天应该是要签一个合同,看样子对方有些难缠。他不是凌夜,自然说不出林梦晗被人垂涎美色这样不嫌事大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