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 致命偏宠全文免费阅读

旧仓库中。

两个身形强壮的男人用力钳制着苏颜,丢在她面前的手机上,正播放着一段视频。

视频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弟弟苏柯被绑在椅子上,身后男人按着他胳膊,拿起一针筒眼看就要扎上去。

苏颜被里面的情形吓得脸色惨白。

离开我弟弟,把孩子打掉。没等苏颜反应过来,云真儿附身靠近,对她一字一句的说,浓烈的烟草味喷了她一脸。

苏颜被呛得剧烈咳嗽,不小心动了胎气,腹部传来绞痛,额头渗出细密冷汗。

你是谁?什么孩子,你认错人了。苏颜装作不认识,心里早已暗暗打鼓,她怀上孩子的事,并未告诉任何人,她怎么知道?

云真儿噗嗤一声笑起来,拿起手机娴熟地按下一串号码,不到半分钟,电话接通,她将屏幕送到她面前:我让你死个明白。

苏颜紧紧盯住屏幕,只见视频通话的小框里,赫然出现那张熟悉的面孔,云中飏,她的男朋友。

是,是你吗?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抓最后一颗救命草。苏颜强忍疼痛努力凑过去,尽可能让云中飏看到自己的情况。

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目光中的厌恶刺痛了苏颜的心,云中飏并未出声,始终有条不紊的抽着烟,连再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慌乱从心底窜起,一下下击打着苏颜心脏,她慌乱到语无伦次:中飏,他们绑架我,救我。

姐,还没处理好吗。

云真儿面对弟弟,嘴角勾起宠溺的笑意:这个女人冥顽不灵,非得听你亲口说。

手机传来一声冷笑,云中飏侧过头冷睨苏颜:要我亲口说是吧?苏颜,从今往后别再让我见到你,恶心!听懂了吗?

说完恶狠狠挂掉电话,苏颜依旧难以置信,傻在原地,许久,自嘲的淡笑,下定决心。

我可以去打掉孩子,你们必须放了我弟弟。他们要的不就是这个么。

冷哼一声,云真儿不屑斜睨她:孩子我自然会帮你弄掉,但是得给你个教训,以后不要觊觎不属于你的人。

说完,云真儿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床上的男人:我最后提醒你一句,好好的配合我们的拍摄,你弟弟的命运就看你的态度了。

苏颜咬着牙,泪眼模糊,男人一步步靠近她……

醒来时,身处于简陋的小手术室里,有戴着口罩的黑医生给她暴力刮宫,她流了好多血,疼痛都在身体里变得麻痹。

然而三天后,同样在痛苦中清醒过来,她强撑着身体逃离了小诊所,可厄运却并不因此放过她,在逃走的路上,她被车子撞倒,她的脸埋进了碎玻璃渣里,整个人面目全非。

三年后。

疼,好疼,唔…轻一点。

视线昏暗卧室里,许薇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紧皱眉头,一张小脸泫然欲泣,时不时地挣扎,欲拒还迎的喃呢声,分分钟能让男人热血沸腾。

云中飏掐着她细腰享受极致愉悦,丝毫不顾及女人的感受。

如同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身体的余韵渐渐消散。

睁开眼睛时,云中飏已经穿好衣服,恢复了往常衣冠楚楚的样子。

他面色冷漠,仿佛刚刚在她身上疯狂索取的家伙,根本不是他。

看向摆出臭脸的云中飏,许薇眼中划过狡黠,想恶心他一下。

她含着羞涩,从被子里钻出来,一脸兴奋地看向他,放柔嗓音:中飏,我们将是一辈子的夫妻了,薇薇真的好开心!许薇,这是她被一对夫妻医生救活后,他们给她起的新名子。

淡漠的扫她一眼,转身径直往外走,就在许薇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才听到他冷冷发声。

一辈子太长,我的女人又太多,你能陪我走上一段路,已是三生有幸。

说完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许薇看他离去的背影,眼底浮现浓重的恨意,当年她就陪着他走了一段人生路,结果九死一生,险些活不下来。

他还自负的以为被他睡过的女人,那都是上辈子拯救过银河系,万里择一的幸运?

她不会犯傻了。

今晚就是她和云中飏的订婚宴,他这么个薄情的男人,最排斥的便是负责任,特别还是栽在自己的亲爷爷手里。

院子里,司机见到云中飏出来,小跑过去,殷勤捧过订婚礼服:这是刚送来的订婚礼服,要不换上再走?

你去通知温婉宛,陪我去日本温泉浴
司机相当为难,急忙相劝:可是云总,酒店那边等着您过去参加订婚宴呢,这个时候出国的话,咱们没法向老爷子交待啊。

床都滚了,爷爷还有什么不满意?你告诉老爷子,许薇这个未婚妻我认了,他老人家的套路我也走了……至于订婚宴,我相信爷爷自己就能摆平。

云中飏开门上车的动作一气呵成,完全不给任何人余地,黑色的帕加尼如猎豹般驰离了云家老宅。

许薇站在楼梯口,目送云中飏离开。

才要转身回卧室补个觉,转身之际,无意间瞥到一楼大厅角落里,有个人正探头探脑地看向院子里。

李婶鬼祟地躲在餐厅门口向外张望,似乎在观察云中飏。

这一举动引起许薇的兴趣,她向后退了两步隐在墙角,还是清楚地听到李婶的声音。

老爷,少爷刚刚离开。

许总监还没下楼,我是不是把药给她送上去?

好,老爷您放心,再有什么情况我会随时向您汇报。

李婶挂断电话,立刻挺直了腰杆,平静如常地回厨房里去了。

看到这一幕,许薇面不改色走回卧室,她早有心理准备,云家的人从上到下,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自己要想把云家彻底的推向深渊,也无异于与虎谋皮,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危险。

但她是死过一次的人,没什么可怕的。

所谓明枪易躲,家贼难防,现在她知道箭在谁手里,对自己来说反倒是好事。

只是有件事让她心里打鼓,云中飏这种阅人无数的家伙,在刚才进入她身体的那瞬间,有没有认定她根本就不是第一次?

他要是知道,她那道膜不过是她从三无小美容院里做的修复手术,会不会暴跳如雷?

咚咚,敲门声响起来。

闻声许薇扑倒在大床上,等了一会敲门声再次响起,才说:进。

李婶一本正经地走进来,恭敬说道:许小姐,这是参汤,多少喝点,补补气血。

许薇看一眼碗中浓稠的黑色汤汁,心中厌恶,脸上却不表现,对着她乖顺地点头:谢谢李婶。

在云家,云老爷子的城府果然是最深沉的,表面上极力促成她和云中飏的婚事,却时刻防备她怀上云家的血脉,真是阴险至极。

李婶目光落在床上,四处扫视,直到看到床上那抹血迹,浅笑喟叹:女人都要经历这么一关,痛过之后就没事了。你嫁进云家以后就享福吧。

许薇捧着碗吹上面的热气,眼角眉梢露出浅笑,视线盯着李婶仅穿着一层套袜的脚面。

羞涩地说着:我也很知足。话音刚落,唇边勾起狡黠的弧度,手腕一抖,那碗热气升腾的参汤,结结实实的浇到了李婶的脚面上。

啊啊……李婶顿时疼得大叫。

脚面上,很快就起了一层水泡……

许薇眼底划过一抹嘲讽,起身穿好衣服走出家门。

抵达酒店的时候,距离订婚仪式倒计时仅剩下一小时。

酒店门口人影寥寥无几。

在自家酒店关起门来办订婚仪式,分明是封锁消息好让他们隐婚。

刚走进酒店大堂,云中飏的母亲庞润梅踱步过来拉起许薇的手,满意的目光对其上下打量,眼底尽是喜悦。

但许薇很清楚,庞润梅对于自己跟云中飏的婚事十分抵触,不久前还因此跟老爷子大吵一架。

庞润梅要表现出慈祥婆婆的样子,那许薇自然也乐得做个乖巧媳妇,毕竟戏得大家一起唱才圆满。

薇薇啊,这套礼服穿在你身上,简直再合适不过!

许薇亲热地挽过庞润梅的手臂,漾起幸福的笑容:还是伯母您的眼光好,帮我选了这么漂亮的礼服,得亏有您!

庞润梅嘴角的弧度停滞一瞬,而后从善如流地笑说:中飏能有你这么懂事的媳妇,我总算可以放心了。语毕转头看向前排的公公云稳如,露骨的夸赞:还是爷爷有眼光。

有您这样的婆婆,才是薇薇的福气呢,以后我会和中飏一起孝顺您,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您多多指教。

你们这对婆媳真是难得的和睦,来,我给你们拍张照。司仪拿着相机走来,尽管是关起门来办婚事,这流程还是要走的。

许薇和庞润梅立刻亲热挽出和睦婆媳的姿态来,任他摆拍。

妈,我来了。云真儿一身黑色套裙,走路带风,眉心凝结神情冷漠,仿佛她来参加的是葬礼,而非喜宴。

气质跟云中飏那家伙一般无二,快步走来,身边还有她高大斯文的金融学家老公伏泽方。

庞润梅笑向女儿招手:仪式还没开始,来得正是时候。随后不着痕迹地撂下许薇,向着女儿女婿走过去。

许薇眼中划过不屑,露出得体微笑,跟她走过去
伏泽方看到许薇,向她伸出手:许小姐,恭喜你。

谢谢。许薇冲着他轻点头,旁边云真儿毫不掩饰地对着她翻了个白眼,明显不待见她这个准弟媳。

倒是伏泽方尴尬一笑,打岔道:怎么没看到中飏。

许薇轻咬唇角,面色假装为难,支吾开口:中飏临时有事,晚点过来。

是吗。云真儿不失时机地讥笑起来:我弟弟实在贪玩,你以后可得收收他的心,否则,婚期恐怕会遥遥无期。

那真儿姐得站我这边哦,毕竟中飏最听姐姐的话呢。许薇无动于衷的温顺回答,抬眸间,眼底一闪而过的挑衅只让云真儿看到。

云真儿冷下脸,酸酸地说了句:听说爷爷把名下财产全给我弟弟了,说起来,中飏现在手上的财产,这辈子就算是挥金如土地养情人也花不完,你好自为知吧。云真儿在苏颜的肩膀上轻拍两下,昂起头得意的扭动水蛇腰,挎着伏泽方,往前排座云老爷子身边去了。

这般挑衅的话,庞润梅全当没听到,煞有介事地抬手看了眼腕表:还有半小时仪式开始,你给中飏打电话,让他过来,我先过去陪陪你二婶。

不等她回答,说完便大步走开。

其实她们的婚事到了这一步,云中飏来与不来,她都无所谓,反正老爷子发起火,挨训的又不是自己。

薇薇。熟悉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许薇回头看到许姿站在大厅门口向她招手。

是姐姐。

许薇笑着迎上去,许姿姐今天盛妆而来,纯白色优雅套裙,青荷幽兰般气质,总能让人一见难忘,她本人性情温和,是个名副其实的贤妻良母。

许家都是难得的好人,能有这样的家人,或许是上天对她的另外一种眷顾。

见到有客人,庞润梅第一时间过来,许薇给二人做的介绍,庞润梅听说许姿是知名杂志社主编很是热情,特别是许姿提出待会在宴会后给她做个专访的时候,庞润梅兴高采烈地应允了。

半小时很快过去,在此之前,许薇特别注意到伏泽方进了休息室,并且一直没有出来。

许薇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好戏开场了。

霎时间,会场的所有灯光熄灭,微微晃动的光柱打在了她身上,成为全场的焦点。

紧接着主持人的声音响起来:请云中飏先生牵着您未婚妻的手,来到我们的舞台上,让我们一起见证你们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话音未落。

许薇心知肚明,他根本就没来这订婚宴。

啊——

歇斯底里地尖叫声,从厅外的休息室破空传来,所有在座的云家人惊得向外看过去。

庞润梅对自己女儿的声音格外熟悉,最先反应过来,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休息室,正要问出了什么事。

没想到,入眼的是如此羞耻的一幕。

酒红色的沙发里,赤着脊背的纤瘦女人,正压在伏泽方身上,旁若无人的上下伏动。

伏泽方一脸的享受,女人扭过潮红的小脸,似笑非笑地斜睨愣在原地的云真儿。

那是一种胜利者挑衅的微笑。

伏泽方,你疯了!庞润梅顿时气到全身发抖,第一反应就是去关休息室的门,但转过头,看见门口中站着好几位保安和工作人员,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瞬间头皮发麻,这家丑怕是瞒不住了。

梁恬!你这个小浪蹄,居然还敢出来,勾引我老公,看我怎么收拾你。云真儿恨得唇齿打架,发疯般地扑过去。

梁恬仍旧坐在伏泽方身上,相比云真儿的失控,她无比淡定,扑进伏泽方怀里,任云真儿打骂。

伏泽方单臂护着梁恬,另一只手大力推开云真儿,怒吼道:云真儿,你够了!

云真儿整个人毫无防备,踉跄着后退几步被庞润梅扶住。

她很快反应过来,瞳孔扩大,瞪着男人愤恨道:伏泽方,你,你居然为了这个贱女人推我?

伏泽方一脸冷漠,他拿过外套护住怀里的女人,抱着她起身。

到她们母女面前时,面不改色地说:你都知道了,那就离婚吧!

云真儿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颤着指头问:你,说什么?

伏泽方不愿再多看她一眼,沉声说出多年来想说的话:离婚,我本来也不喜欢你,缠着我也没用,从今往后,你没资格再欺负梁恬。

目光柔软抚慰怀里的梁恬,低头轻吻她的唇角,语调轻柔:委屈你了。随后阔步离开。

身后传来云真儿破音的叫骂声:伏泽方,你现在还是我老公,你竟敢跟这个女人在我弟弟的定婚宴上偷情,我要告你,你们不是恩爱吗?一起去坐牢吧!

伏泽方一幅视死如归的模样,冷笑一声并未言语,这时,人群之外传来另一道清冷男声: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还等什么以后,早离早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