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豪门:傻妻大佬燃翻天》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阮时笙穆远霆小说阅读

第3章

阮家老宅。

婚礼举行的当天阮家二老是十分紧张,生怕替嫁的事情泄露出去。

“笙笙,你婚礼上一定不要乱说话。”

阮父千叮咛万嘱咐,“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就说是你自己要嫁的,不然说错话可是要被拉去喂狗的!

阮时笙眨了眨眼,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笙笙一定不会乱说话的!”

“那就好。”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阮家二老和阮时苒为了防止发生意外,还是专门用头纱蒙住了阮时笙的脑袋,这才把人送上了婚车。

纵然心虚,可就算事情真的败漏了,这婚都已经结了。

穆家家大业大,自然不可能因此退婚!

更何况……

阮时笙可是阮家的大女儿,娶妻当然是娶大的那个,再加上穆远霆那断子绝孙能不能娶到正经老婆,都还另说。

他们估计也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

婚礼现场。

阮时笙穿着大拖尾的镶钻婚纱,精致的面庞画着得体的妆容,睫毛下是黑白分明的眼眸,小脸上全都是满地要溢出来的笑容。

可旁边,全都是议论声。

——这都传闻穆家的二少爷自从三年前车祸过后基本上已经相当于植物人了,现在压根婚礼现场都不能出现,这婚有结的必要?

——你当然不知道,穆家给的可的天价彩礼,可不就是卖女儿!

——你说的对,不过我怎么觉得这个新娘看起来怪怪的,为什么一直都在上面傻笑,这新郎都没有怎么笑得出来!

阮时笙不以为然,提着裙摆直接就抓住了司仪的话筒。

“洞房!”

她整个人欢呼雀跃地很,提着裙摆在所有人的视线下就朝着婚房里跑,“我要找我老公去洞房!”

旁边的司仪人都直接傻了。

可阮时笙不在意。

全套婚礼的流程根本就没有按照正常的流程,因为她唯一的目标就是找到穆远霆,拿到他手里的碧玺珠。

那是她母亲的东西。

穆家二少爷三年前车祸病重垂危,穆老奶奶亲自下马拿走了碧玺珠,说是可以去阴辟邪。

甚至传闻……

穆远霆就是因为这颗珠子,才能活到现在!

虽然那东西邪门,可阮时笙的的确确是需要那个东西,才可以让组织上所有的人全部听自己的命令,更何况那珠子也是她母亲的遗物。

必须拿回来。

婚礼上。

穆远霆自从残疾以后,穆家人甚少关心,婚礼现场穆老爷都没来,只有穆母和穆大少爷在婚礼现场。

“远琛。”

穆母看到阮时笙的样子,紧张地不行,“我怎么看远霆这个媳妇儿……看起来像是个傻子?”

“咳。”

穆远琛是昨天听说的阮家明目张胆掉包的事情,索性就摁住了穆母的肩膀,“妈,我弟这好不容易才找到媳妇儿,晚上还急着洞房呢,您就别过去凑热闹了,说不定过段时间就能给您安排个小孙子呢!”

穆母迟疑了一下,“那……好吧。”

卧室里。

阮时笙摘掉自己的头纱,看着躺在床上跟植物人差不多的男人,五官英俊深邃,菲薄的唇瓣虽然带着微微的苍白,颗整个人却带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十分具有气场。

她走过去,收回打量的视线,直接去摸他的衬衫纽扣。

一颗两颗……

视线落在那手感十分好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上,鬼使神差地就摸到了他的皮带扣,差一点鼻血都要直接喷出来了。

但碧玺珠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就在阮时笙思考的时候,原本在沉睡中的男人突然捉住了她的手。

“啊……”

阮时笙下意识尖叫出声,可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个傻子状态,顿时就委屈巴巴扁起了嘴巴,“摸摸……”她眼泪汪汪道:“你是我老公,要摸摸……”

“……”

穆远霆看着面前那近乎于**的女人,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这谁教你的?”

“呜呜呜,你欺负我!”

她的声音响彻云霄,把外面助理和其他不相干人员全都喊了进来。

“他们说洞房可以亲亲抱抱举高高,都是骗人的,呜呜呜~”

那一瞬间,外面的人全部都跑了进来。

“穆二少。”

助理看着脸色风云密布的男人,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下一秒,阮时笙就被人拎起,摔到了冰冷的地板上。

“你欺负我!”

她不依不饶,开始在地上打滚,眼睫毛都挂上了晶莹的泪珠,“你不让我跟你生猴子!我不要嫁给你了!”

“滚!”

穆远霆顿时怒气上涌,“把人给我拉出去!”

助理吓个半死。

赶忙连拖带拽的让黑衣人带了出去,期间阮时笙下意识看了眼床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男人,唇角不禁勾起了诙谐的笑意。

哼,跟她斗!

卧室里。

穆远霆还能听到外面女人那震耳欲聋的哭泣声,顿时就有些头疼,“这女人的底细都查清楚了吗?”

“这……”

助理犹豫了一下,“已经查清楚了,本来安排的是小女儿,可阮家的小女儿听说您身体不是很好,不愿意嫁,所以就安排了姐姐。”

而且之前婚礼举行的时候,也的确是没说要哪位小姐。

更何况……

只要是个人都会觉得,阮家那个痴傻的大小姐是不可能嫁人的,可谁知道阮家胆子竟然这么大,直接敢李代桃僵!

穆远霆冷笑一声。

在他眼皮底下换人,还真够可以的!

助理看着自家老板那表情,差点没直接跪下去,“还有……这大小姐听说是小时候落水后撞坏了脑子,现在只有三岁孩童的智商……”

这已经不是傻不傻的问题了,简直就是在侮辱。

**裸的侮辱!

料定了他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二少爷,不能把他们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