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的女朋友是条龙唐渺唐司囚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在室友,老师,同学们的冷嘲热讽中,第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

“很平淡的一个学期嘛,感觉自己的运气都变好了!!”在走向学校大巴站的路上,唐渺一边甩动着手里那本拿自己省了一个学期饭钱忍痛买下的宝贝小说,一边窃窃私语着

!难道说我的运气是因为环境,一边走一边琢磨着

说不定还真是!!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走出过自家的小村庄,上大学是他唯一走出村子的契机。来了大城市之后,除去那天奇怪的大雨,还真没碰上什么不顺心的事呢。

没往深处去想,唐渺还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总不能因为这点可能性连家都不回去了吧。自己可没有手表那种高端玩意,要是掐不准时间上大巴车可就真的回不去了。

来到巴士站,多少有点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也对,这个时代,谁回家还不坐高铁做大巴车啊,又闷又颠簸,也就哪些小地方还没开通铁路的得依靠这破旧的大巴车颠回家了

但唐渺可不会嫌弃这些,别人避而远之的大巴车在他眼里和电视里的变形金刚有的一比

“这么大块个头的铁家伙,应该值不少钱吧,我啥时候要能有一辆车,肯定拉风的很,越大个越好的。。。”唐渺这么想着,走上了直通H州的大巴车。

但H州也不是唐渺家的所在地,下了大巴少说还得再颠簸4个小时的山路才能进村,但这都是后话了

上了大巴,唐渺找了后排靠窗的一个位置,一个是他不想和这个大城市里的纨绔子弟打上挂钩,一个也是因为大巴上的人实在是少得可怜,一排只坐一个人都腾出好几排空着。

唐渺坐下之后,翻开了手里的宝贝小说《查理七世》,这种恐怖小说还真是符合他的口味,跌宕起伏的情节看的唐渺频频咋舌,刻画的那些恐怖场景栩栩如生,怕是让人不敢在脑内稍加构想。

唐渺从小到大没怎么看过小说这种稀罕东西,以至于他把每一页每一个字都啃个干净。

就在第44页的页脚上,唐渺扫到一排小字“本系列书有红色书签福利,抽到红色书签的幸运读者可以获赠《查理七世》系列丛书一整套”

霍,这么大手笔!!

唐渺一边咋舌,但一边也没把这种福利放在心上,毕竟自己这种倒霉到走在大街上能左右脚一起踩到狗屎的人,也就没有对这种天大的“机缘”报什么侥幸心理了。

巴士发动了,唐渺坐在床边一页一页的翻看着精彩的剧情,渐渐的他觉得头有点沉

难道是晕车了??

也有可能吧,毕竟自己这一辈子也没做过几次车,一边坐车一边看书,不晕车都是少数人了。

唐渺打算合上书小憩一会,但他这一不翻书不要紧,一翻书,从书页中滑出一页硬纸角,唐渺正以为是不是把书页折翻了,正心疼呢,唐渺定睛一看

妈呀!!红的??

唐渺按耐住剧烈跳动的小心脏,缓缓的把那页突出所在的位置翻开

好家伙,中奖了,一张血红的书签引入眼帘,上面的图案似乎是一朵鲜艳的花,背面有一条蓝色的条带状花纹,隐约有着要动起来的样子

太逼真的了,这意境??准是忘川河和彼岸花了

“太棒了!”当确认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红色书签时,唐渺没有思索的就庆贺出身来了

但下一秒他就闭嘴了,前排两个女生甩来厌恶又生气的眼神,让他想起来这还是在公共场合,两个女生本在小憩,这一下被吵醒恨不得一书包呼在唐渺脸上

唐渺只好讪讪一笑低下了头,索性大巴车上人不多,自己也没惊呼得多大声。

于是唐渺静下来开始仔细研究者手上这一枚妖艳的书签,彼岸花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淌,用手触摸的时候还隐约有点温度,背面的忘川河水一幅欲要流动起来的样子,用手一摸感觉有些冰冷,和唐渺自家后山的山泉手感有几分相似

不对,简直是一模一样,但当唐渺把手拿起来的时候,确是没有一点水渍

可能是晕车的幻觉吧,唐渺只好这么劝说着自己

唯一让唐渺觉得奇怪的是,正反不知道翻了多少遍这个书页,没有看到任何小说作者留下的签名或是和小说出版社有关的任何标记

难道他们不怕有人会仿造书签造假领奖嘛,单唐渺马上又找到了宽慰自己的理由

这书页做的这么精致,这么逼真,肯定是商家有不会被造假的信心才敢这么大胆的不留标记的吧。

想到这里,唐渺准备把书签收起来,但将书本合起来的时候,令唐渺疑惑的事又出现了。书签掉出来的页码不多不少,诡异十分的留在了44页,也就是记载那一条奖项通知的页码上

见了鬼了

唐渺自认自己啃书的本本事,哪怕是书缝里藏得装订线都被唐渺看的清清楚楚,怎么可能会从他的眼皮子地下漏过这么大一张鲜艳无比的书签呢??

但唐渺也没有脑子想更多了,晕车的后遗症越来越严重,唐渺的头越来越沉,他靠着最后一点的理智将书签安稳的放进贴身的裤袋里,把裤袋上断了挂绳的拉链拉上便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唐渺睡了多久,直到有人把他推醒

“小兄弟,终点站到了”

唐渺一睁眼,是司机大叔在推搡着他,他一起身,发现自己的口水就快滴到宝贝小说上,赶紧三两下擦去嘴角的口水

打量了一下司机大叔,一幅地道的农村大叔面孔,憨厚老实的笑容让唐渺很宽心,也就没有拿出膈应城里人的心态来

“谢谢大叔提醒哈”唐渺展出笑容

“没事没事”大叔摆摆手,又关心的唐渺两句“没有坐过站头吧,这可是重点站了,坐过头的话你等等大叔回程的时候给你捎回去”

“不用不用,我就是坐终点站的”唐渺暗自庆幸了一下自己本就是在终点站转乘的,要不然又得麻烦这位和蔼的大叔了

和大叔寒暄了几句之后唐渺就踏上了归家的最后一程。

巴士终点站是在H州的一处郊区附近,但还算有些人烟,附近几排平房门前,各家各户都做着自己的营生,到挺有一番安居乐业的景象

下车后唐渺自然没往摸了摸右裤袋里的彼岸花书签,确认书签还在之后他也没敢就地拿出来把玩,毕竟这是他现在全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了。

向着太阳落下的正西方一步一步走着,随着太阳一点点被地平线上的山脉吞噬,天边的颜色从黄色,橙色,红色到紫色一点点转变着

最后一点太阳被山脉一口吞噬,紫色的最后一道霞光宣告了夜的开始。四下属于夏天的虫鸣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此起彼伏的不知道该是说热闹还是有点凄冷

唐渺一步步远离城市的地界,周边的平房也越来越稀疏,水泥路一点点被斑驳着木轮印的泥土路取代

人造的绿化渐渐的变成了更为自然地庄稼地

地里树着的几具稻草人配上星点的几只萤火虫,今天在唐渺眼里显得多少有点恐怖

可能是因为离开村子太久了吧,也可能是恐怖小说看魔怔了

虽然在自己的宽慰下唐渺渐渐觉得也不怎么可怕,但他还是不自主的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耳边的虫鸣聒噪的很

萤火虫停在稻草人的脸上好像是眼睛在盯着自己

地上车辙印里的积水反射着月光有点刺眼

背后是不是有人

唐渺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胆小,但那种背后有人的感觉有无比清晰,脚下从快步走变成了小跑。

直到村庄的火光隐约可以看见了,唐渺才感觉自己的阴冷感稍微好了一些

踏进光明管辖的地界,唐渺终于敢回头

果然没人

对啊,我就说没人,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随手抹去掌心攥出的手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头,唐渺大步向村庄最深处的一户黄砖房走去。

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