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表姐同居 安城安娜

三号区域的观众席上,古河与云棱正在低声交谈。

“古河长老,两日前的事,你属实冲动了些!”想到对方在帝都闹出的笑话,云棱心中无奈,苦笑道。

一位斗王强者,居然毫无脸面的强闯他人府邸。

这种事情往日也没人敢说什么。

毕竟古河不只是一位斗王强者,更是一位五品炼药师,平常人对此等事在暗处都不会说古河的不是,甚至心中还会感叹斗王强者的威风。

可是,另一人偏偏是也一位斗王强者,身后也有着海波东这般的斗皇强者。

两方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帝都中人自然就开始探讨起来。

如果事出有因,别人也不敢说什么,可古河明显是无理的一方,在他们云岚宗刻意的宣扬之下,本来事情已经有了转变,结果弗兰克又站了出来。

“没想到弗兰克居然站在了那个姓唐的一方,我这一次确实大意了。”古河脸上也是带着几分无奈。

“这件事先不提,根据宗内弟子传来的消息,那唐凌会在这几天回到帝都……”云棱看着古河,双眼之中满含深意的道,“古河长老,你给老夫说实话,此事你打算如何结束?”

古河面露沉思,良久之后,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道:“前日我硬闯一事,那唐凌早晚都会知晓,到了这个地步,古某也不会在手下留情。”

“唉!”云棱一声轻叹,缓缓闭上双眼。

或许是八年前炼药师大会一举夺冠、风头无两,再加上这几年成就斗王和五品炼药师,古河性格变得愈发以自我为中心。

只是,唐凌身后有着冰皇海波东,如果云山宗主不出手,恐怕没有人能在海波东面前击杀唐凌。

而云山要出手的话,云棱眼神扫向贵宾席的核心区域,却正好与看过来的加刑天视线接触。

加刑天脸上带着笑容微微点头示意,云棱嘴角抽搐一下,笑容却是在脸上浮现,对着加刑天恭谨的回礼。

回完礼,云棱收回自己的眼神,无奈的对古河说道:“古河长老,与那唐凌之事,宗门可是不容易插手。”

古河闻言,心中有些不愉,但注意到云棱向他递来的视线之后,古河也想到了云岚宗目前的态势,面上浮现难色,心下暗自叹息。

如果没有云岚宗相助的话,此时的他不过二星斗王,还不一定能轻松战胜唐凌。

见到古河脸上的难色,云棱却是笑着拍了拍古河的肩膀,双眼扫向广场,笑道:“今日这大会赛场可是来了不少强者啊!狮王严狮和风行者风黎都是到场,只是不知道他们对五品丹药有没有兴趣啊……”

此言一出,古河双眼猛然睁大几分,脸上也浮现恍然和欣喜之色。

……

“嘿嘿,看来云岚宗的人确实不太安分啊!”

与云棱错开目光,加刑天心中冷笑几下,刚想回头对海波东开口,眼角余光却瞥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向他走来。

一身锦袍垂落在地,走起路来,长靴轻踩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显得极为干净利落。

听到脚步声响起,海波东、法犸二人也是向来人望去。

突然受到三位斗皇强者的注视,夭夜利落的步伐略微顿了顿,恭敬的走到加刑天面前,躬身道:“夭夜见过太爷爷,见过法犸会长和冰皇前辈……”

“夭夜?太爷爷?……”

听到这个名字,海波东向加刑天投去疑问的目光。隐居沙漠十数年,他自然是不会知道夭夜的名字。

见到夭夜行礼,加刑天爽朗地笑了笑,指着夭夜对海波东说道:“海老头,我给你介绍一下。夭夜,现在跟着她王叔加罗在军队中任职。”

海波东闻言审视的打量一番夭夜,微微颔首。

十五岁的年纪,实力虽然只有斗者,但身上那股皇室的威严和军队的血气已经初步养成。

看来加刑天是想将未来的加玛帝国交到这位皇室公主的手上了。

见过海波东,夭夜犹豫片刻,对加刑天说道:“根据城门处的军士禀报,唐凌先生已经回到了帝都!”

闻言,加刑天和海波东对视一眼,一言不发。

法犸倒是颇有兴趣的说道:“唐凌?就是那位在月前显露身形的年轻斗王吗?”

“回法老,唐凌先生正是那位斗王强者!”夭夜对法犸点点头,态度很是尊敬。

“什么时候回来的?唐小子现在在做什么?”

望着不知何时跨过加刑天,来到自己身侧的海波东,夭夜心中一惊,却

毫不失礼。

低头沉思片刻,夭夜心中回忆着军士传报的消息,和帝都中的各条路径,轻声道:“大概是半个时辰前入的城,至于现在唐凌先生在做什么,海老见谅,夭夜并不知晓。”

对于夭夜的回答,海波东只是思量片刻,便再度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半个时辰,以唐凌的速度早就回到了唐家。而既然唐凌回了家,那么唐家发生的事便瞒不过对方。

时到现在,唐凌都没有动作,知晓唐凌性格的海波东,知道他是在等,只是到底在等到什么时间,海波东却不清楚。

可是,唐凌怎么想是一回事,云岚宗如何应对是一回事,他,海波东做什么却是另外一回事。

“唉!希望云岚宗不会出手,不然唐小子到底会如何做还真的不好说啊……”

略显头痛的捏了捏眉心,海波东暗自苦笑。

唐凌与古河有怨,古河却有云岚宗站在身后,可是云岚宗未来的宗主却与唐凌不清不楚,这其中恩怨纠葛还真的是让他无言以对。

见到海波东坐回位置,夭夜有些疑惑,却见加刑天对她点了点头,轻笑道:“好了,夭夜你找个位置坐下吧!”

“可是太爷爷,夭夜还有职责在身……”

“无事……”加刑天右手一抓,一把椅子被斗气牵引到他一旁,拍了拍椅子把手,笑道,“就坐在太爷爷身旁,就当是陪老头子我看比赛!”

夭夜闻言有些不明所以,切还是应声坐到了加刑天身旁。

法犸见到几人的怪异举止,再想到大会开始前两人的言辞,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出言问道:“两个老家伙,这个叫唐凌的年轻人发生何事了?”

加刑天笑了笑,对海波东道:“冰老头,既然法老头好奇,你说还是我说?”

闻言,海波东一翻白眼,不耐的摆摆手,道:“随你……”

见状,加刑天也不恼,只是将唐凌与古河之间的事向法犸叙述一遍。

随着加刑天的讲述,法犸本就因为大会水平不高而暗淡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只是,还不待法犸听完加刑天的讲述,随着一声钟鸣之声响起。炼药师大会今日的第一场比试彻底的落下帷幕。

第一轮炼丹结束,法犸也暂时收起了脸上难看的神色,带着不自然的笑容继续主持大会的正常进行。

测验第一轮成丹的丹药品性,合格者继续进行第二轮炼药的比试。

再度一声钟鸣,望着青色石台上仅有不到百余座有火焰升腾而起,法犸眼神略带深意的扫过会场。

“老妖怪,今日这大会会场,你皇室的斗王来的不少嘛!”

“嘿嘿,法老头,老夫可是为了你这大会安全费了不少心思。”加刑天笑道。

“加罗,加凯两个斗王都来了!咦……另一股的气息似乎是漠城的那个小子吧?”法犸灵魂感知力扫过会场,道。

“不错!皇室可以腾出手的人,我可是叫了不少来,海老头,你没什么话说吗?”加刑天瞥了眼旁边的海波东道。

“说什么?你放心,你这些人是用不到的?”海波东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的道。

“呃……”

闻言,加刑天,法犸,还有十五岁的夭夜皆是好奇的看向海波东,实在不知对方是凭借什么才会有如此信心。

太阳逐渐西沉,随着大会第二轮比试的结束,法犸宣布此轮的几位合格者和宣布明日最后一轮的比试时间之后,会场之中的人流,终于开始慢慢的向外涌去。

看着会场中慢慢消散的人群,加刑天等人的心稍微轻松了些,到了现在还没有动静,看来唐凌是不会选择今日出手了。

可是,就在古河刚刚起身,准备向不远处的严狮风黎交流一二时,一道冰寒到极点的杀意自远方升腾而起。

察觉到这股杀意出现,并且牢牢锁定自己,古河迈出的脚步微微一顿,眼神中闪烁着寒芒,陡然望向天空。

与此同时,感受到这股杀意携带的气势,观众席上的斗王强者们皆是面色一凝,抬头向天空上方望去。

“古河,上来领死!”

冰冷极寒、仿佛漠视一切的冷喝声音炸响,卷动着空中的天地能量,如同一道积蓄许久的怒雷,席卷整座帝都。

而伴随着这道蕴含森冷杀意的声音传出,蓝色身影宛若一道流光划过天际,悬停在大赛会场上空。

身形悬停在空中,一袭白衣的唐凌身后蓝色斗篷随风飘动,而在唐凌身周,一朵朵冰蓝色的晶莹雪瓣旋转浮现。

喜欢斗破:大千之主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