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 全文完整版

太阳西沉。

阿笠博士在家守着公用电话,一脸担忧。

说是出去晨练,结果到傍晚都没个消息,非迟和孩子们还回来吗?他今晚不会又要吃速食食品应付过去吧?

大家会不会在外面吃饭,却忘了他这个留守人士?

不行不行,他怎么能这么依赖别人呢。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轰!”

池非迟带着五个孩子、拎着食材刚到街口,远远就看到阿笠博士家的屋顶往上升腾着黑烟。

“博士是不是又在做什么危险的研究?”

灰原哀轻描淡写地说着,脚步却加快了不少,有点担心博士遇害。

“咳咳……咳……”

阿笠博士从破洞的墙后冲出,浓烟把头发、胡子、脸、衣服都熏得黑漆漆的,抬头看到拎着袋子的池非迟和五个孩子排排站在门口,挠头笑道,“哎呀,你们回来了啊。”

元太看了看升腾的黑烟,脑子还有点懵,“博士,你在做什么啊?”

“这个嘛……”阿笠博士一汗。

他只是突然脑洞大开,想尝试‘科技流烹饪’,结果不小心把厨房炸了,这种事不太好意思说出去,还不如说他是为了研究。

池非迟闻到了空气中的油烟味和食物焦糊味,又瞥见阿笠博士袖子上还有辣椒油溅上的油点,推开大门,带着孩子们进门,“博士,你不会是做饭把房子炸了吧?”

阿笠博士一噎,“咳,其实我……”

“狡辩也没用的哦,”柯南跟着池非迟,路过阿笠博士,用力吸了吸鼻子,又指着阿笠博士的袖子,“有食用油加热过度的气味,还有,袖子上有辣椒油溅到的痕迹。”

阿笠博士半月眼:“……”

真是谢谢两位啊。

光彦无奈提醒,“博士,你也小心一点嘛,这样还是很危险的。”

“对啊,”步美担忧皱眉,“要是热油溅到了身上怎么办?”

“你不会是肚子饿了吧,”元太一脸无奈地瞥阿笠博士,“多忍耐一会儿,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如果受伤了进医院,那不是更没得吃了吗?”

“抱歉,让大家担心了。”阿笠博士干笑着道歉,心里叹了口气。

被一群孩子用‘真是令人操心’的态度说教,心情真微妙。

“不过现在怎么办?”灰原哀一看阿笠博士还活蹦乱跳,也就不在多管,看向破了个大洞的墙壁,“墙壁的维修和室内清理可以雇人来做,不过一时半会儿清理不出来,厨房是不能用了……”

“啊……”元太顿时一脸绝望,不舍地看着池非迟手里的袋子,“我们还买了很多好吃的食材带回来。”

阿笠博士:“……”

这突然来袭的负罪感……

池非迟转头问阿笠博士,“博士,你打电话找人来维修清理,晚饭就去我在米花町的住处吃,怎么样?”

“啊,好啊!”阿笠博士立刻点头,拿出手机,“那我这就打电话拜托人来清理,这样等晚饭过后,这里差不多也能清理完成了……”

阿笠博士炸房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跟修补墙壁、清理屋子的人熟得很,一个电话,很快有相当专业的团队过来,看了现场,果断表示没问题,让阿笠博士放心去吃饭。

一群人这才到了米花町五丁目143号,在池非迟做饭时,毛利兰、毛利小五郎也被孩子们打电话叫过来了。

二楼,毛利兰、灰原哀进厨房,给池非迟帮忙。

三个孩子拖着柯南,就在客厅里跟非赤打游戏。

毛利小五郎、阿笠博士坐在沙发上,追忆过往,闲聊着年轻时候的事。

两人第一次见面、毛利兰小时候的事、毛利兰小时候和工藤新一的趣事,还聊到了年轻时候,毛利小五郎和妃英理某次去工藤家做客的事……

“毛利,我记得你那天上门的时候,脸色可是臭到不行呢!”

“那是当然的啊,谁让他们两口子不管好自家臭小子,让那小子天天围着我女儿打转,有希子打电话过来,还说什么就两个孩子的事想找我们谈谈,顺便邀请我们去吃饭,我可是带着一步不让的谈判决心去的!”

柯南打着电玩,心里呵呵。

谈判的决心?大叔是带着跟他们家拼命的决心去的吧,那天上门脸色简直臭到不行,一直到听他老妈说‘两个孩子的事,只是说他们是好朋友’,脸色才好看一点。

厨房里,毛利兰带着灰原哀帮忙切菜,听着自家老爸不时在外面哈哈哈大笑,心情也不错,转头对做菜的池非迟道,“非迟哥,偶尔这样热闹一下,感觉也很不错吧?”

池非迟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听到了不少工藤新一、阿笠博士、毛利小

五郎、工藤优作、毛利兰的陈年旧事,点头道,“是不错。”

灰原哀吐槽道,“再不热闹一下,这处房子都快被当成鬼屋了。”

外面聊天的人聊着聊着,阵地开始转移。

先是闻到香味的三个孩子坐不住,跑到厨房门口堵门,柯南、阿笠博士、毛利小五郎也默默加入堵门大军。

西湖醋鱼、牛肉丸子、蚝油菜心……

堵门队的头伸长,再伸长。

毛利兰和灰原哀把最后的食材处理完,端给池非迟后,突然发现旁边不对劲,一转头,就看到厨房门口整齐伸头的一排人,顿时无语。

“爸爸,你们去外面等就可以了嘛!”毛利兰无语道。

“咳,我是想来问问,你们要不要帮忙?”毛利小五郎一本正经道,“比如缺个帮忙尝菜的……”

阿笠博士:“!”

毛利这反应……

柯南和三个孩子:“!”

大叔不讲武德,居然还想先吃

“不好意思,不缺尝菜的,”毛利兰一头黑线,转身拿了空碗筷,放到毛利小五郎手里,“既然爸爸想帮忙,那就帮忙布置餐具吧!”

毛利小五郎感觉有被自己女儿的严肃脸威胁到,“好、好啊……”

等饭菜上桌,毛利兰还是有点心软,主动问道,“爸爸,非迟哥,你们要喝两杯吗?没有准备酒的话,我可以去买两瓶度数比较低的啤酒……”

“好啊,好……”毛利小五郎正想欣然答应,突然发现同桌阿笠博士和小鬼头们盯桌面菜肴的目光不对,好像就等一声令下、直接开枪,立刻改口,“那个一会儿再说,我今天肚子比较饿,还是先吃饭吧,吃饭!”

毛利兰有些意外,总觉得这么聚餐几次,他老爸的酒都可以戒了,又转头问出厨房的池非迟,“非迟哥,你呢?”

“家里有酒,不用去买,”池非迟把汤端到桌上,“先吃饭再说。”

灰原哀跟出厨房,把汤勺放进碗里,落座。

然后……

“我要开动了!”

一双双筷子开始扫荡桌上的菜,夹菜都夹出了残影。

池非迟抬眼看到盘子上交错飞舞的筷子,沉默了一下,又继续吃饭。

这场面略夸张,今晚都饿了?

灰原哀原本也无语着,不过看到面前的盘子惨遭清洗,额头上崩出‘井’字,也加入抢菜大军。

过份了过份了,一盘西湖醋鱼她都没动筷子,就快没了,这些人是疯了吧?

毛利兰见毛利小五郎抢得欢快,本来还想说两句,但发现不抢可能真的吃不到,有些急了。

大家都不懂得慢慢品尝、细嚼慢咽吗?真是的……抢!

一顿饭,沉默却热闹。

二十分钟后,桌上飞舞的筷子慢慢停歇。

“我吃饱了!”

“我吃饱了……”

池非迟见一群人放筷子,不慌不忙地继续吃饭,提醒道,“不用抢,菜是够的。”

他刚才看到了什么?一场有关于吃饭的内卷。

明明饭菜都够,大家可以慢慢吃、慢慢尝,谁也饿不到,偏偏有一两个人开始抢,其他人也开始担心抢不到,最后一个个都加入抢菜队伍,吃得那么急,也不怕噎着……

“可是我想吃的牛肉丸子没能吃到多少啊,”毛利小五郎还没有放筷子,陪着池非迟慢慢清扫最后的菜,一脸无语地埋怨,“都被柯南这臭小子抢光了!”

“嘿嘿~”柯南回以灿烂笑脸。

饭后,其他人帮池非迟收拾完饭桌,阿笠博士送三个孩子回家,毛利父女和柯南住得近,和打算在池非迟这里留宿一晚的灰原哀留了下来。

毛利小五郎饭后消食消得差不多,在毛利兰把剩下的食材放进冰箱时,一眼看到有冰镇啤酒,还是没忍住喝两杯的欲望,拉着池非迟转移了阵地,到客厅外的阳台喝酒。

师徒俩站在阳台上,倚着护栏喝酒。

毛利兰在一旁带着柯南、灰原哀看夜景和星空。

由于阳台在二楼,附近的人路过这里,看到这里的住户来了,有认出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来的人都抬头笑着打了招呼。

临回家前,毛利兰还帮池非迟把阳台收拾了一下,而池非迟也帮忙送自家酒量不怎么样、喝多了话多的老师的回家,第一次有‘邻里互助’的神奇体验。

灰原哀一路跟着,离开侦探事务所后,和池非迟走在路上,才提醒道,“非迟哥,刚才扶大叔回家的时候,好像有人给你打电话哦。”

池非迟拿出手机,他刚才也感觉到手机振动了半天,不过扶着自家老师,腾不出手来接电话。

手机才一解锁,就跳出了三个未接电话和一封简讯、一堆UL消息。

【诡术妖姬:你家无名生小猫了?】

【诡术妖姬:我在新宿区见到无名了,它给我叼了只小猫……怎么回事?】

【诡术妖姬:(小猫照片)】

【诡术妖姬:它又给我叼来一只!】

【诡术妖姬:(小猫照片)】

【诡术妖姬:一只黑白花,一只三花,看起来差不多大,一个多月的小猫……你没给无名绝育就放它出去跑吗?】

【诡术妖姬:无名自己走了,现在怎么办?(两只小猫被放在车前盖上的照片)】

【诡术妖姬:现在怎么办?】

【诡术妖姬:喂喂,快接电话,我还在街上。】

【诡术妖姬: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