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 小说全文

百里清如收到一封信。

信上大概诉说了一个少年的烦恼,看的百里清如眉眼弯弯,几乎笑的喘不上来气儿。

祁承璟进屋的时候,便看到眼前的女子,捧着一张纸,笑的跟个傻子一般。他当下便摇摇头,暗道,果然一孕傻三年,这话不假。

如今的百里清如,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刚巧便凑成了一个好字。

祁承璟走过去,握住她因着再次怀胎,而有些水肿的手,低声笑道,“什么事儿让你这么开心?”一面说,一面拿过她手中的信纸,扫了一眼。

便是这么一扫,祁承璟也呆立了一下。

信是祁承乾写来的,上面诸多字眼,翻来覆去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他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你给哀家滚出去!”

听完武帝的话,太皇太后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当下便将自己靠着的软枕扔出去,砸向了祁承乾。

再看祁承乾,一脸的苦闷像,哪有往日朝堂上叱咤风云的气概?

“皇祖母,朕这不是没了主意,想给您讨个主意吗?你别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祁承乾一面说,一面以小碎步向外挪走。这主意没讨到,反而惹得皇祖母发了怒,当真是得不偿失。

“你给哀家滚回来!”

太皇太后见他想要开溜,顿时怒喝一声,成功的止住了祁承乾想要开溜的步伐。

如今已经年过八十的太皇太后,历经四代皇帝,却仍旧身板硬朗的端坐慈宁宫内,一声吼,便足以叫这年轻的武帝抖上一抖。

祁承乾心中嘀嘀咕咕的暗道,方才叫我滚,现在又要滚回来。当真是人老不讲理!

只是,这话他只敢在心中腹诽,面上却还得赔笑道,“皇祖母,孙儿在呢。”

太皇太后斜睨了她一眼,幽幽的问道,“你喜欢的是那家的姑……咳咳,公子啊?”她这辈子经历过的风浪太多,是以,盛怒之后,很快便平静了自己的心情,压着怒气问道。

若说这皇帝到了适婚年龄了,想领回来一个媳妇也很正常。可不正常的是,他想领回来的那个媳妇,却是个男人!

试想一下,将来百官朝拜之时,群臣跪下,对着两个男人说,“皇上万岁,皇后万岁!”再试想一下,将来有个男人穿着一身的裙子,走到自己面前,柔弱的一甩手帕,道,“妾身给皇祖母请安!”

当真是成何体统!

太皇太后越想越惊悚,看着祁承乾的眼光也带出了一抹异样的神采来。

祁承乾听到问话,立刻顾左右而言他,“皇祖母,孙儿还要公务要处理,不如这个问题,咱们改日再讨论,好不好?”

他说完,立刻便脚底抹油,开溜了。

待得跑了许久,还能听见慈宁宫里传来的咆哮,“你个小混蛋!”

祁承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又再次愁眉苦脸了起来。他的的确确,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却不是任何一个大臣家的公子,而是——瘦瘦小小,眉清目秀的小侍卫。

他十岁登基,如今已有六年,幼年继位,身旁虽有百里家等忠臣良将辅佐,然其中艰险,又怎能为外人道?

狩猎之时,他身为皇帝须得一马当先,却因身子小,在密林里被摔下马,是一名叫李唐的小侍卫将自己背了回去,又三天三夜的衣不解带照顾自己,从上药到固定腿,都是他一手来。

自此之后二人相识,自己感谢李唐,想要封官,他却不要,只说要在自己身边做一名侍卫就够了。

从此之后,自己身边,便多了李唐的身影。

后西凤国见东莱换了皇帝,欺负自己年少,便举兵来犯。

两军交战,敌国探子行刺,若非李唐以命相护,恐怕他就死在了战场之上了!

如此六年,他对李唐的感情,在不知不觉间,也从最开始的兄弟手足,变成了如今的男女之爱。

只是,喜欢上一个男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他明了自己心意时,也将自己吓了一跳。他苦闷之下,只得给四嫂写信,可是过了这些日子,四嫂都没回自己,他心中惴惴,便来求助皇祖母。

谁料想,又挨了一通的训斥。

“皇上,您在这里干什么?”

他抬眼望去,便见李唐走了过来。

正是三月的天,有桃花纷纷扬扬而落,恰有风吹过,桃花瓣便由着风儿吹了过去,将李唐的身上都沾满了花香。

见祁承乾不说话,李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忍着笑问道,“皇上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为何抱着桃花不放

呢?”

方才那一阵桃花瓣落下,正是因为,伟大的武帝正在拼了命的晃动桃树罢了。

祁承乾忙忙的将手松开,呐呐道,“没事没事,朕,朕在思考!”

他这样窘迫,李唐自然不会拆穿他,只拱手笑道,“既然如此,属下就不打扰皇上了。属下只是来汇报一声,百里夫人回信了。”

闻言,祁承乾顿时眼中一亮,道,“我这就回去看!”

然而,祁承乾看完信之后,再次禁不住仰天长叹,求人不如求己,古人诚不我欺!

因为,百里清如的信上,只写了四个字,“那就上吧!”

上?或者不上?这是问题。该怎么上?这还是个问题!

在问了身边的太监小陈子之后,祁承乾决定自己还是要上。俗话说的好,酒壮怂人胆。又有俗话说,酒后吐真言。

不管是哪种,祁承乾都觉得,于自己必定有用!

于是,心血来潮的祁承乾,捧着两大罐的桃花酿,直奔李唐的屋子里去了。

“来来来,朕今日心情不好,你来陪朕喝两杯!”

眼见祁承乾一脸的心事重重,李唐神情一僵,终究还是坐了下来,笑道,“好。”

外间一轮明月高悬,月凉如水洒落大地。

院子里有男子着一身白衣,手持一柄长剑,醉醺醺的念道,“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李唐看着院落中的男人,忽而便红了眼眶。

这桃花酿的酒劲儿当真大,他的头脑都有些昏沉了起来,身子却不由自主的站起来,用着自己都有些听不真切的声音道,“你这个不好,我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凄婉的声音略带着几分的沙哑,散开的长发叫眼前的人更是有几分的男女莫辩。

李唐的脚步都有些虚浮,这剑到了她的手中,似乎更适合换成一支绸,方能配得上那般凄美的舞步。

祁承乾并没有醉,可是看着眼前的人,他却头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喝多了。

他猛然将眼前胡乱舞动着的李唐拥入怀中,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道,“你心悦的是谁,他又为何不知?!”

李唐有些醉眼迷离的将他来望,吃吃一笑道,“承乾……”

许是离得近了,李唐的面貌也越发清晰了起来。祁承乾的眼眸猛然放大,眼前的人渐渐与记忆中的人影重合到了一起,直叫他的心都有些如同擂鼓一般。

良久,他方才咽了一口吐沫,试探着喊道,“黎秋棠?”

李唐带着几分的茫然,“嗯”了一声,如猫儿一般懒懒道,“喊我做什么?”

祁承乾忽然便湿了眼眶,他的世界仿佛刹那间便千树万树梨花开。

翌日。

有阳光透过纱窗照了进来,将屋子内都照的有些暖意融融。

李唐扶着自己有些疼到发胀的头,昏昏沉沉的坐起来,却猛然张大了眼。

床上睡着一个男人,赤着上身,趴在床上,一张脸上满是满足的笑。

正是祁承乾。

李唐忙的向自己身上望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的衣服至少是完整的。念着,她又小心翼翼的起身下床,赤着脚跑到铜镜前,待得看到脸上沾着的几处人皮面具还在,这才彻底的放下了心。

祁承乾却在这时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呢喃道,“渴。”

闻言,李唐被吓了一大跳,顿时慌乱的回头,见他还未睁眼,又忙忙的倒了水来,喂给祁承乾。

祁承乾睡眼惺忪的将她来望,眼中是藏不住的笑意,嘴里却嘟囔道,“李唐,我做了一个梦。”

李唐将他喝完的水杯接过来,回身放到桌子上,一面随口问道,“皇上梦到了什么?”

“朕梦到,你变成了一个女人,说你叫黎……”说到这里,他忽而停了一停。

李唐的身子僵了一僵。

祁承乾却又继续道,“咦,叫黎什么来着,我忘记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李唐背对着他,只觉得一颗心都凉了下来。这么多年,盼着他认出来,却又怕他认出来。当他真的言笑晏晏的告诉自己,压根想不起来黎秋棠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心却又如同坠到万年冰窟一般,冷的吓人。

她回身一笑,淡淡道,“不过一个梦罢了,皇上想不起来,就算了。时辰不早了,上朝去吧。”

祁承乾点了点头,见她这般反应,心中暗自有了一番计较。遂状做无心道,“唉,是啊,又得上朝了。是了,朕最近,可能便要大婚了。”

李唐微微一愣,只觉得心中再次一沉,却强笑道,“皇上要娶谁?”

“秦丞相家的小女儿,前些日子你见过的,她来进宫陪过太皇太后一段时日。生的倒是花容月貌,我见犹怜呢。”

祁承乾一面说,一面穿好了衣服,道,“昨夜多谢你陪我饮酒,我先走了。”

直到祁承乾离开许久,李唐方才缓缓的抱着自己坐在了地上。

六年,她在宫中女扮男装了这么久,久到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谁。年少时的拼命守护,换来如今她守他六年。恩情,是不是也还够了?

皇帝大婚的日子很快便定了下来,宫中也都换上了一片的红色。

似乎皇帝的婚事,是宫中人都津津乐道的,每个人都在议论着,未来的皇后娘娘,是多么的端庄婀娜,是多么的贤良淑慧。

她甚至也见过那个女子,媚骨天成的秦小姐,跟祁承乾站在一起的时候,多么的相配!

大婚的前一晚,她将包裹收拾整齐,换上了多年未曾着身的女装,再次回望了一眼这个住过许久的屋子,终于转身,决绝的走了出去。

刚打开院子的大门,她却猛然愣住。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着明黄朝服,手中捧着凤冠霞帔,正含笑将她来望。

黎秋棠忍住心内的酸涩,也忘记了自己此刻着了一袭的女装,只沙哑着声音问道,“皇上此时不去准备婚礼,来这里做什么?”

祁承乾不是第一次看她穿女装,只是当时的记忆太过久远,远不及现在看上来的这般明媚鲜艳。

他轻轻一笑,托着凤冠朝服的手往黎秋棠的面前举了一举,满眼都是柔情蜜意,嘴里却略带委屈的说道,“朕的皇后都要出逃了,我若是现在不把凤冠霞帔捧来给她穿上,明儿个的封后大典上,我给谁拜堂成亲去?”

喜欢病弱王爷的傻子王妃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