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了慢慢 满溢游泳池

不觉得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么?顾家客厅里,顾小小满脸阴骛的盯着对面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模样的自家爸妈,阴森森的开口!

而顾小小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本异常显眼的……

结婚证!

顾小小简直就要气炸了!

顾小小今天回国刚下飞机,还没走出机场大厅几步,就看见了外面不远处大屏幕上,非常显眼的新闻标题——

那新闻的内容竟然是——顾家三小姐顾小小与墨家独子墨佑霆,于下月十八号将举行一场隆重的婚礼………

这!到!底!是!什!么!鬼?!

顾小小当场就跟被雷劈了一样傻呆在那里!

可想而知,当顾小小看到这本直接击碎了她最后那一点侥幸心理的结婚证时,表情得有多精彩!

这丫……

这年头居然结婚都不用当事人亲自去的?!

顾小小心情很烦躁!她盯着对面略显心虚的爸妈再度开口:我怎么不知道我结婚了?而且……

还是一年前结的婚?

这结婚证上面的结婚日期,明明白白的是去年的五月十八号,刚刚好就是两家商议的今年婚礼的日子!

顾小小可算是知道之前传言的墨家那个神秘少奶奶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她本来还想说那个人犯了重婚罪,结果这感情好,原来那个被保护的密不透风的少奶奶居然就是她自己?!

还有,顾家和墨家生意上的往来并不多,两家不过点头之交,你们又是怎么勾搭上墨家的?顾小小说的毫不客气!大有一种不解释清楚决不罢休的气势!

对面的顾家二老眼神飘了飘,就是死不开口!直到……

一阵敲门声响起。

啊呀,肯定是我的好女婿来了!我去开门啊!方婉婧瞬间从沙发上弹起来,笑的一脸慈祥!

几秒之后大门口就传来了方婉婧带笑的声音:哎呦佑霆啊!都是一家人,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啊!

顾小小额角青筋跳了跳,转身对着刚想站起身的顾年均说道:我先上去了。

哎,你好歹见见……顾年均看着头也不回的二女儿,无奈的轻轻叹了口气,这丫头……

伯父!一阵略显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顾小小上楼的身影一顿,有些疑惑的往身后看去……

来人身材修长,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整个人从内而外透出一种优雅高贵的气质,自带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那张脸完美的就像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一双鹰目深邃沉溺,仿佛能轻易的将人的灵魂吸走……

怎么会是他?!

顾小小眉头瞬间拧紧!

这人是S国龙头老大Y.T跨国集团的那个神秘总裁,天生属于商场,甚至可以说是商场上的霸主!但他却从未在公共场合露过面,她能知道他,还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不小心听到的……

顾小小倒是不知道,在外面呼风唤雨强势凛冽的Y.T总裁…….竟然是小小梵城墨家的独子!

但是,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顾小小这次回国,是准备把自己的势力和公司部分转移到S国的,毕竟她要给父母一个保障……所以,她和Y.T之间,是肯定会有生意上的摩擦的…….

顾小小站在墙角,看着楼下和父母谈笑风生的那个男人,眼神复杂!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视线太过灼热,正在和顾家二老交流的墨佑霆,精准的捕捉到楼上墙角的身影,刚刚好和顾小小视线相撞!

方婉婧顺着墨佑霆的视线看过去,顿时,眼神变得暧昧起来!

哎呦这丫头!怎么还害羞了呢!要看老公就下来正大光明的看啊!还躲墙角做什么?来来来,快下来!

.…..顾小小额角青筋骤然冒起!去他的害羞!

顾小小动作顿了顿,最后还是在墨佑霆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淡定的走了下来……然后……一屁股坐在离墨佑霆最远的沙发上……正大光明的盯着他!

顾年均嘴角抽了抽,干咳了两声:咳咳,这小小的行李都打包好了,一会儿一起送过去就行了!

.…..爸,你说什么?!顾小小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刚刚坐下的身子立刻直挺挺的弹了起来,行李?打包?送哪儿去?

墨家啊!顾年均一脸的理所当然,你这都嫁过去将近一年了,总不能一直住娘家吧!这让人家怎么看咱们家和人家墨家?况且你们小两口也该同房了……

.…..您还知道我都‘嫁’过去一年了?顾小小露出一口白牙,狠狠的咬在了那个嫁字上面!

对啊,所以今天你就跟着佑霆去墨家吧!顾年均一本正经的接口,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那不是你们……顾小小到口中的话猛然顿住,后知后觉得反应过来另一个当事人还在旁边,咳咳,总之,我不……

嗯,就这样吧,家母也是希望我早日带着小小回去的,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墨佑霆突然打断了顾小小的话。

.…..去你的择日不如撞日!

顾小小脑袋都快要炸了!

据顾小小所知这个墨佑霆也是最近才回到梵城的吧!在刚回到家突然知道自己被结婚了,不是应该像她一样震惊吗?况且结婚对象还是自己并不认识没有任何交集的人,这不是应该拒绝的吗?

他这个反应明显不对啊!

不等顾小小细想,那边墨佑霆大手一挥,然后就是一排的人把一个个密封得很紧实的箱子一股脑的往里面送!

这是把她家当杂货间了吗?

他老爸老妈也不管管?

顾小小惊愕的抬头看向自家爹妈……然后默默的低下头……她实在是不想承认那个笑的一脸褶子的人,是自家商场上衣冠楚楚的老爹!

这些箱子里面是我墨家流传至今的一些药材,家里也没人懂药,倒不如来送给伯父伯母,反正都是一家人,也算是让这些药材物有所值了!

.…..还真是会对症下药啊!顾小小家本来就是做药材生意的,她老妈前半生更是痴迷于研究中药,就算已经是享誉世界的中医大师了,也从没停止过对中药的研究!

听说老妈觊觎墨家那些压箱底的药材好多年了!并且老爹可是那种老妈要星星我都能给你摘下来的实力宠妻类型啊!
顾小小差点没一口血卡死!她算是明白了!这丧尽天良的资本主义家简直就是在光明正大的卖女儿啊!

真是腐败!

顾小小揉了揉额头,只觉得一阵胸闷气短,她趁老爹还没发火之前首先拦住激动的想要朝着墨佑霆扑过去的老妈:不是,我说妈,你确定……我刚回国你就赶我出去?你真的舍得?

你可是三年没见我了啊!妈!

什么三年没见!明明昨天还视频通话了的!方婉婧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就连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一个!

……顾小小可能有了一个假妈妈!

.…..爸,你……你真的不管管?顾小小痛苦的闭了闭眼,转而看向自家脸色不太好的老爸。

你妈说的不对?顾年均反问,虽然他的脸色还是很阴沉,但在无条件支持老妈并且……专业坑女儿这一点上,他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世界再见!

她是捡的,鉴定完毕!

我说爸,这都这么晚了你好意思把小妹扔出去吗?二楼突然传出一阵沙哑的嗓音,紧接着就是一个打着哈欠穿着睡袍,豪放不羁的高大男子身影渐渐从楼上下来,再说了,就算你闺女再不值钱……好歹你女婿身价还是很高的!你确定你们能放心让你们的好女婿走夜路?

嗯,如果没有个‘扔’字,那欠揍的后半句话和那明显幸灾乐祸的表情的话,顾小小还是很想给他好脸色的。

就是啊!顾小小咬牙切齿的瞪着优哉游哉下来的那个名为‘大哥’的男人,你们的‘好女婿’身价可是很高呢!

这倒是!顾年均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还一副这事儿必须好好考虑考虑的样子,那你们今晚就留在这儿吧,小小那间屋子才收拾过,正好住进去!

.……你们!是不是该问问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

谢谢爸!墨佑霆淡淡开口,微微一笑。

顾小小表情瞬间扭曲了一下,转身瞪着一脸无辜的墨佑霆。

这声‘爸’叫的还真顺溜啊!

顾小小默了默,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接一甩大长腿蹭蹭蹭的往楼上走去!她实在是怕自己如果继续呆在这里真的会被气死的!

佑霆啊!今晚努努力啊!争取早点给你妈抱个大胖孙子!身后方婉婧毫不掩饰的话幽幽的飘上来,顾小小直接一个趔趄,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去!

噗呲!头顶一阵轻笑……

顾小小立刻把凶狠的视线投到面前的顾若询身上:笑什么笑!好好地夜猫子不当偏偏学人家当什么八卦的耗子!真是闲的!

顾若询耸了耸肩:世界上最八卦的动物可不是耗子!

……顾小小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选择默默上楼!

她真的要被气死了!

回到卧室刚要关门,从门缝里顺势就钻进来一个人!

我爸开玩笑的你还真进来?顾小小眼神不善的盯着这个不速之客。

墨佑霆毫无自觉的肆意打量这个毫无女性色彩的卧室,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顾小小的大床上:可妈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墨大少您这声‘妈’叫的还真是顺溜啊!

嗯,必须习惯!墨佑霆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她能一巴掌拍死他么!

我去洗澡,你打地铺!简单明了的说完,顾小小就朝着浴室走去,她现在急需冷静冷静!

关上浴室门的一瞬间,顾小小的眉头立刻就拧紧了!她很清楚自家爸妈的性子,虽然思想还有些保守,但是对于这种婚姻的大事,他们从不会开玩笑!

从大哥大嫂到姐姐姐夫,他们的婚姻都是水到渠成,爸妈并没有插手过,完全是自由婚姻,没理由说到了她这里就成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吧!

顾小小咬了咬唇,把自己泡在浴缸里,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或许……唯一的理由,应该就是那个了吧……
想起回国之前南辛查到的那份资料,顾小小的眼神渐渐变得冷凝——

老大,我查过了,二十一年前,确实……发生过一件大事!南辛站在顾小小对面,神情有些复杂。

……说吧,我听着呢。顾小小手里的文件一页都没看下去,却坚持装模作样的翻了翻。

……二十一年前……离梵城不远的裕华镇……曾经发生过一次博物馆大爆炸。南辛说着,还有些担忧的看了看顾小小的脸色。

顾小小的手指倏的一紧:……不用顾虑我,继续说吧。

我查过,那次的大爆炸……消息好像是刻意被人压住了一样,不过两三天,就少有人再提了,并且……

不过一个星期,这件事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南辛查到的时候都很心惊,他没想到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恐怖的势力,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周之内就摆平了?!

……我知道了……顾小小抿了抿唇,思虑片刻,还是接着说到,上次我让你去做的那份鉴定……

结果出来了……结果显示……鉴定对象,并没有父子关系!

……

没有父子关系……

顾小小一想到这个,心口就痛的厉害!眼眶热热的……

到底是什么心态,竟然让他们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无怨无悔的养了二十一年?

顾小小记得小的时候,顾家不过就是个工薪阶级罢了,养顾家两个孩子都略显吃力了,再加上她……

顾小小仰了仰头眨了眨眼,用力的将眼底的晶莹挤进去……

这本来就只不过是她的一个猜测而已,没想到居然成真了!

所以说她当时到底是为什么要做这个该死的亲子鉴定!真是闲的无聊!

你不会在里面睡着了吧!

外面熟悉的声音拉回了顾小小的思绪,她轻咳了一声:咳咳,马上就……喂!你别进来啊!

顾小小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个黑影透过茶色玻璃越来越近,熟悉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顾小小随着外面人影的靠近心也渐渐开始慌乱!她看着那人影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这都还没穿衣服啊!

这个墨佑霆要不要这么快带入角色?!

顾小小心里暗暗骂了一声,顺手扯过墙上挂着的浴袍,胡乱的披在身上随便的系一系!

咔嚓!

该死!怎么就忘了锁门?!难道是她在家里太过安逸以至于警惕性都退化了?!

谁叫你进来的?不是说了我就快洗好了吗?顾小小惊恐的回头,就看见墨佑霆抱着手臂饶有兴味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

看我干嘛?顾小小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前后左右看了看……

没毛病啊!虽然仓促但是……她明明把自己裹得很保守啊!

没想到……你竟然有喜欢穿男士浴袍的癖好?墨佑霆终于开了他高贵的金口。

男……男士?!

她的房间怎么会有……

顾小小一瞬间就想起了爹妈奸诈的表情,只觉得脑袋一阵抽疼!

怪不得穿着感觉这么松垮!

定了定神,顾小小越过他走到床边:你管我啊?!

嗯,我是你的合法丈夫,是应该管你。墨佑霆跟着她走出来,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一本正经,一本正经到……

顾小小很想掐死他!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他是客人,是客人……

再说,你穿了我的,我穿谁的?总不能……穿你的吧!说着,墨佑霆还煞有其事的顺手把那件一套的女士浴袍拿在手里,肯定穿不上!

顾小小闭了闭眼,这会儿她都穿上了总不能让他穿她自己穿过的吧……

我去给你……啊!

果然不能穿不对尺寸的衣服!这衣服太长太大以至于顾小小一个不留神……

脚步一错!

她绝望的闭上了眼,已经能够想象得到自己摔下去的惨痛形象了!

咚!

果然……很痛!

顾小小扶着自己的小蛮腰,揉了揉自己摔痛的屁股,一抬头就看见墨佑霆还保持着伸出手准备接住她的动作!

他的眼神里快速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

咳,我,我没事。顾小小缓了一会儿想要站起来,你干嘛……

墨佑霆一用力就把她拉了起来,顾小小身体还没站稳摇摇欲坠的往前扑了过去……

……这个体位有点尴尬啊!

不知道是顾小小的体重太重还是她力气太大总之……

现在的顾小小和墨佑霆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女上男下的姿势双双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顾小小只觉得心跳慢了半拍!

老天还真是不公平!给了他可以上天的智商之后还要给他一副神人共愤的皮囊!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墨佑霆,顾小小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他细腻的皮肤和让她嫉妒的精致的五官,他薄薄的红唇微微张开,瞳孔中带着讶异和一些不知所措!

隐隐约约的,顾小小似乎看到了墨佑霆耳尖的微红……

这家伙……不会是害羞了吧!

原来你好这口?

顾小小还在探究,冷不丁就听见墨佑霆一句让她摸不着头脑的话!

什……倏的,顾小小身子一僵,紧接着,她的脸瞬间就变得精彩万分,一阵红一阵黑的!

把!你!的!爪!子!给!我!拿!开!她一字一句咬着牙吐出了这句话!

刚刚她会觉得这人在害羞真的是瞎了眼了!

错觉!一定是错觉!

看看他都做了什么?!瞧瞧他的爪子……居然放在……

……!他居然还敢捏?!

原来你喜欢裸睡?墨佑霆说着,就好像是单纯的好奇一样,又动了动手指头!

真是要死了!

……墨佑霆!顾小小想要起身,奈何墨佑霆的大手一直压着她的腰!

然后一个翻身……

你给我起开!顾小小的声音不自觉的拔高!

墨佑霆轻笑一声,将头埋在她的脖颈,温热的气息若有似无的吐在顾小小的耳边,让她脸颊发烫,身体一阵轻软……

刚刚妈好像说……墨佑霆在她耳边轻轻低喃,要我们早点给她抱个孙子……

顾小小咽了咽口水,声音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是……你……你别冲动啊,你先起来我们好好谈谈啊……嘶……

莫有听着这人是属狗的吧!居然还敢咬她?!

本来,我也是想和你好好谈谈的……墨佑霆依旧轻轻蹭着她的脖颈,只觉得身下的女人身上,似乎带着让他着迷的体香,让他……不想再继续那个计划了……

那你这样我们怎么好好谈啊!你先……

但是!墨佑霆打断了顾小小的话,今天见到你,突然就不想了……

……这……就不好了吧!

顾小小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恭喜你,正式成为我的合法妻子!

……去你的合法妻子!

还恭喜?!

这真的是传闻中那个杀伐果断,冷漠决绝的Y.T总裁吗?是不是她认错人了?

……我想退货。顾小小冷下了眼角。

可惜了,本店不接受退货。墨佑霆依旧笑意盈盈。

那你给我一个让你改变想法的理由。顾小小直视着他,眼神通透,身上渐渐散发出一股不容忽视的霸气。

墨佑霆眼底一瞬间闪过惊讶,但很快不动声色的掩饰了过去:你啊!

什么?

没见到你之前,我或许真的会选择离婚,但是……

见了你之后,突然觉得……以后有这么一个妻子,或许也不赖!

他说的没错,本来他来的这一趟,就是要离婚的,就如顾小小所想,和一个自己没见过并且不会有交集的人结婚,他不可能接受!那些药材,也不过是他拿来作为离婚补偿的罢了……

可谁知道,他的小妻子,竟然如此可爱!越接触越会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还有刚刚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上位者的气息……墨佑霆敢肯定,他的小妻子并不仅仅是小小的梵城顾家三小姐这么简单!

他突然很想知道,他的小妻子,日后还会带给他多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