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乐可by金银花露txt未删减

佟锦月被面前这对母子吵得脑仁疼,只想快点儿结束这场争执。

她执拗的拉开沈慕言的手,将镜子拿到面前,伴着有些急促的呼喊,小月!

伴着喊声,佟锦月宛如被人点中的穴道,瞬间一动不动。

衬衣露出的大片肌肤上,红的,青的,紫的,是什么?

她回过神,又将衣服往下拉了拉,全是!

沈慕言有些受伤的垂下头,苏琳更加愤愤然,一副嫌恶的口吻,瞧瞧你自己干的好事,现在你还有什么脸待在我们家?

佟锦月被这些突如其来的吻痕刺激着,大脑一片空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些东西怎么来的?她怎么会在沈家?

思忖了半晌,佟锦月的思维开始慢慢接续上,昨晚她跟明少宗一群人喝酒,难道……

佟锦月脸色瞬间惨白,沈慕言离她最近,自然第一时间瞧出端倪,这反应就是承认这件事的的确确存在,他眼里的受伤更明显了。

苏琳见儿子受伤的模样,心疼得不得了,她自然知道小儿子爱这个女人爱到了骨子里,之前他们多次提出退婚,都遭到小儿子义正言辞的拒绝,但是现在的佟家实在配不上他们沈家,若是不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将两人断了关系,后面只怕后患无穷。

佟锦月,你不知羞耻的做下这种事情,我沈家是容不下你的,你这些下作的照片我都拍了下来,你若是想死缠烂打,攀附着沈家,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你敢这样做,我就立马将这些照片公布出去,让你和你背后的佟家名誉扫地。现在,请你立即离开!

妈——沈慕言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苏琳。

苏琳是大家闺秀,在儿子面前一直保持着温婉慈爱的一面,现在这情形无疑让沈慕言难以接受。

但是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佟锦月倒不是怕什么名誉扫地,今天这事情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又怎么去说服别人,别说沈家火大,就是她,也完完全全接受不了。

她站起身,沈慕言本能的拉住她的手,佟锦月银牙紧咬,没有回头,慕言,我们分手吧!

不,我不同意!

从小到大他只喜欢她,他不能想象以后没有她的日子,所以他愿意退让,退让她的背叛,退让她所做的一切。

这一声不似告白的告白,成功的让佟锦月心脏的地方突然像是破开一个大洞,鲜血淋漓。

可是,佟锦月骄傲惯了,苏琳的举动无疑是将她赶出去,她狠心的拂开他的手,没有任何迟疑的离开了沈家。

身后的吵闹声不止,佟锦月知道沈慕言追了出来,苏琳让佣人们拦住了他,从他的呼唤和呜咽声中,佟锦月也跟流下泪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佟锦月刚走出沈家,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里的人便动了动略显僵硬的身子,看到她如丧家之犬的样子,成功的取悦了他,嘴角不自觉的弯成了漂亮的弧度。

是以,在佟锦月漫无目的走着时,车轮已经滑动,悄然跟了上去。

佟锦月大脑空空,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向哪里,但是她狼狈的样子却引得路上行人侧目,她实在没有心情去顾及别人的目光。

但是,有时候是你什么都没做,麻烦也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这个开放式的公园,是出了名了红灯区,只要女的往这条路上一走,男人便知道她是干这个营生的。

小姐,看你姿色不错,一次八十如何?

佟锦月莫名其妙被人拉住,她皱起眉头,循声望去,是个干煸黑瘦的老男人,眉心皱得更紧了。

见佟锦月不吭声,男人以为她嫌价格低了,立刻比划出一根手指,一百!不可能再多了,我也是看你长得漂亮才给你出这个价。

你想干嘛?佟锦月黑沉了小脸,不耐烦的问。

男人嘿嘿笑起来,你不就是出来卖的吗?我保证你沿着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个百八十回,也没有哪个男的出的价格高过我。

卖?

你才卖?

佟锦月此时不仅不耐烦,还火气特大,你给我放手!

还别说,这爆发力十足,男人还有些被吓住,佟锦月懒得再理这人,转身便走。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想到肉没吃成,反而被踹了一脚,男人也不服气,对着佟锦月的背影跳脚骂咧,给你一百是高看你,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满身痕迹,一晚上不知道伺候过多少个男人。

额头上的伤,被男人打的吧,证明技术也不怎么好嘛,凭什么要高价?

呸,你现在就算免费给我上,我还嫌脏呢!

……

两人距离并不远,男人的话,一丝不落的落入佟锦月的耳朵里,佟锦月觉得遍体生寒,若此时倒回去跟他争执,像这种无赖,自己也落不到什么好处,索性加快步子,赶紧离开。
明少宗看到佟锦月捂着耳朵,跑得飞快,仿佛身后有饿狼似的,他的眼睛情不自禁的轻眯起。

刚才发生的一幕,他全程看在眼里,倒是比他想象中能忍得多。

没关系,说了这只是个开始,他有的是时间陪着她慢慢玩儿。

佟锦月跑到公园的小湖泊边,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在草坪上玩闹,她掬了捧凉水便往脸上拍,往复了好几次,才略略冷静下来,一屁股坐在草坪上,怔怔的望着面前的水面发呆,任由脸上的水渍一路往下淌。

吹了这么大会儿冷风,她的脑子逐渐清明起来,昨晚她舍命陪君子陪着明少宗喝,原本已经喝到位了,可是明少宗那些朋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是不放过她,后面喝得太多,直接就断片了。

可是,她绞尽脑汁都想不通,为什么醒来会在沈家?

更想不明白,她身上的吻痕怎么来的?

明少宗?

她努力摇头,就算她脑子被门挤了,也不可能联想到明少宗身上,他那么高高在上一人,要什么女人没有,绝对不会饥不择食看上她。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难道这个哑巴亏就这么吃了?

佟锦月烦躁的垂了两下地面,冷不防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她心情怏怏的拿过来一看,是李蔚蓝,蔚蓝姐……

小月,你在哪儿?电话那头传来李蔚蓝急切的声音。

佟锦月这才留意四周的环境,并不太熟悉,可是这不是重点,蔚蓝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月,出大事了,你不知道吗?

佟锦月愣了下,我应该要知道什么吗?

李蔚蓝在那头颇有些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味道,我发了一段视频到你微信上,沈家这会儿正在开发布会,单方面解除你和沈慕言的婚约。

哦——

佟锦月的声线很低,李蔚蓝还是听出了端倪,你‘哦’什么‘哦’,你知道?

佟锦月沉默了片晌,才望着远山,幽幽然开口,蔚蓝姐,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我跟慕言的解除婚姻是迟早的事情,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比我预计的来得晚的多。

小月,你说什么胡话?你跟沈慕言从小玩到大,订婚都已经两年,这感情能说散就散吗?你们这样,还让我怎么相信爱情?

佟锦月沉默,她跟沈慕言订婚的时候,正值佟家最后的辉煌,之后佟家便一直开始走下坡路,沈家不但没有帮一把,反而挖走了佟家很多大客户,这无疑对佟家是雪上加霜。

佟家人在这事情上不是没有抱怨,其实为祸的种子早已经埋下,这两年粉饰的太平原本就是偷来的,特别感激沈慕言在这两年给她唯一的温暖。

蔚蓝姐,有些事,有些人存在过就足够!慕言因为我们的事情,已经承受了不小的压力,解除婚约也好,都轻松些吧!

佟锦月这一席话,与其是说给李蔚蓝听的,还不如说是给自己听的。

李蔚蓝见当事人都这么看得开,她也不想枉作小人,又安慰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佟锦月又坐了会儿,脸上的水早已经被风吹干,这会儿紧得有些难受。

她站起来,腿有些麻,加上昨晚和今早都没有吃过东西,低血糖症状发作,眼前一黑,也不知道谁撞了她一下,她立身不稳,直接朝着湖面倒去……

原本就是孩子玩耍没注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将人撞进了湖里,孩子家长也吓到了,惊声尖叫喊着来人帮忙,很快湖边就围过来一群人。

这里是岸边,湖水本来很浅,佟锦月被撞后落入水里,顿时溅起大量泥浆,整个人霎时裹在泥水里。

大家行动还挺快,七手八脚将她拉起来,孩子的母亲赶紧过来连声道歉,佟锦月看了眼自己,浑身湿透,头发上混着泥浆的水滴落下来,好不狼狈,她无奈的摊了摊手,无语望天,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不远处的明少宗,抱肘而立,对于佟锦月的落水,他显得无动于衷,更甚至对于佟锦月那么快就被人救起来,还表现出比较遗憾的样子。

似乎,佟锦月越倒霉他才越开心。

现在佟锦月没事了,他心里就不畅快了。

目色沉了沉,俊脸变得阴森森的,他欲走,刚转身,这才发现有个孩子望着她,约么四五岁的年纪,两颗黑葡萄一样的样子,扑闪扑闪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见到他看向自己,小女孩儿立刻笑起来,黑葡萄的眼睛立刻又变成了月牙儿,实在招人喜欢,他忍不住蹲下身,轻轻摸了下小女孩儿的头,你笑什么?
小女孩儿天真烂漫的指了指佟锦月的方向,叔叔,那边那个姐姐落水的时候,为什么所有人都去救她,你不去呢?

他是叔叔?

她是姐姐?

哼!

他为什么要去救?他巴不得她死呢!

但是明少宗却带了点儿耐心,好脾气的蹲着和她说话,你看啊,大家都好好的在草坪上玩,那个姐姐为什么会掉下去呢?

见小女孩儿瞪着大眼睛,没有开口,却等着答案的样子,明少宗弯了弯嘴角,方才继续道,因为她是坏人啊,坏人才会掉进水里。

小女孩儿被唬得一愣,很明显被明少宗的歪理给绕进去了,但是又想不明白哪里不对劲,她挠了挠耳朵上方,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样。

明少宗满意的站起身,侧身之际,又补充道,小孩子要记住,千万不要跟坏人玩哦……不然也会掉进水里的!

明少宗瞧着小女孩儿懵懂的表情,很是满意的离开。

小女孩儿一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一脸不可解的茫然。

幼儿园的老师,好像没有这么说过呀。

因为衣服都湿透了,孩子的家长赶紧拿来自己的披肩把佟锦月包裹起来,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孩子不是故意的!

佟锦月再有气也被这暖心的举动给浇灭了,摆摆手,没关系!

嘴上虽然这么客气,心里还是忍不住暗暗吐槽自己倒霉。

姐,我送这位小姐回去吧!

如阳光般温暖的嗓音在身侧响起,佟锦月下意识扭头,一个高大帅气的大男孩儿就毫无防备的闯进眼里。

他的头发染成了时下最流行的亚麻色,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五官立体中带着柔和,阳刚中蕴含着柔美,格子的衬衣让他看上去很阳光,很减龄。

不……用了吧!佟锦月私底下并不习惯和陌生人相处。

被叫姐的女人已经非常抱歉,听到自己弟弟这么提议,二话不说就拍板,快去快去!车上把温度调高点儿,别把人冻着了。

帅气的男人对着佟锦月一笑,竟是比阳光还要温暖三分,请接受我们的道歉。

这……让人还怎么拒绝。

男人果然谨遵他姐姐的吩咐,将空调暖气开得够高,末了还询问了一遍,冷吗?

佟锦月赶紧摇摇头,人坐在位置上挺不自在,因为裹了泥水的衣服把座椅都弄脏了。

男人侧头看她眼,立即看破她的窘迫,笑道,没关系,这车是我姐的,她儿子调皮捣蛋,她做娘亲的自然要埋单。

男人说话幽默,车厢里气氛果然缓和不少。

安静了一会儿,男人自我介绍道,我叫穆维宁,你呢?

佟锦月很疲累,没想开口,但是有些人他乐观向上的磁场很容易感染别人,我叫佟锦月!

穆维宁望着前方的路面点点头,人如其名,很美!

佟锦月淡淡的笑了下,谢谢!

知道对方只是客气话,在她看来,自己现在这副落汤鸡的模样,实在毫无美感可言。

穆维宁自然也看出佟锦月不太想搭话,很识趣的闭了嘴,专注的开车。

到了别墅门口,佟锦月道了谢后下车,男人按下车窗探出头,急忙叫住佟锦月,佟小姐,方便留个电话吗?

佟锦月转身,他那阳光般的笑容真的很温暖人心,佟锦月清浅一笑,萍水相逢,后会无期,电话就没必要了吧!

拒绝得很干脆,穆维宁短暂愣了下,随即笑开,好!那你保重!

佟锦月点点头,再转身,就毫不停留的走进了别墅。

穆维宁忖着头,看着佟锦月单薄的背影离去,好看的笑爬满帅气的脸庞,自言自语起来,这小女子,很有意思,好久没碰到这么有个性的女孩子了。

佟锦月刚进到家门,原本打算先溜回房间把自己这身狼狈收拾一下,可是保姆周嫂正从厨房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她,习惯性的打招呼,小月回来了!呀,你这身儿是怎么弄的呀?可是伤到了?

这一喊不打紧,客厅里四道遽亮的目光瞬间就照射过来,佟锦月这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除了周嫂,还有其他人,正是她的父亲跟母亲。

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在她的父母开口前,赶紧抢了话,爸妈,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但是请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楼上换身衣服再好好跟你们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