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肉的糙汉文1v1 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那个身影缓缓转了过来,背光的他仿佛带着一层金色的光晕,看得我目眩。

空气中的声音一下被全部抽走,我听不到树叶的沙沙声,也没有夏日的虫鸣。

呆呆看着那张脸,我张了张嘴,却连最简单的打招呼都做不到。

反倒是对方,比我从容多了,他朝我走来。

近到跟前,他对我微微一笑,说道好久不见。

林清!是林清!

那一刻,林清的声音就像甘露一样,让我看到了生的希望。

林清背着书包,看起来刚放学的样子。

他已经六年级,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在雪夜里捡我回家的小小少年。

我不知道失踪的这一周,他究竟去了哪里,过得怎么样。

但是看他的样子,总比我过得好。

我虚弱地笑了一下,能再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扶住我的林清,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他的衣着十分整洁,头发也理过了,和失踪前完全是两个样子。

看我不支的样子,他什么也没问,只是从他的书包里拿出一瓶水。

他小心地喂了我一口,叫我不要直接喝下去,先含在嘴里润喉,等水变温再咽下去。

喝了几口水,我的精神就好多了。

林清又从书包里取出一个带包装的香甜面包递给我,然后将我抱起来。

我带你回家,以后都不怕了。

回到家,我爸正怒气冲天地在客厅坐着,见到我和林清一起回来,先是惊讶,而后是惊喜。

林清对他来说,就等同于钱。

我实在太累了,我爸叫林清过去,林清却没有理他,而是先把我抱回房间。

依偎在林清怀里,这温暖又熟悉的拥抱让我安心,还没进房间,我就已经睡着了。

冥冥中,好像有谁对我说了一句话,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不知道林清那天带我回家,和我爸单独说了什么。总之,我得以重新回学校上课,不用再去训练。而林清也没有再被我爸卖到那些偏远的地方去。

我爸和王阿姨眉头也是兴高采烈地早出晚归,竟慢慢地有了一些家庭氛围。

饮食水平也比之前大幅度提升,家里更是增添许多新的家具和电器。我虽然很奇怪,但是却不敢问。

林清如以前一样,还是睡着地铺,但是自从回来后,他就再也没有上过我的床。因为我爸房中的动静一星期也难有几次,有也很小,不像之前那么刺耳。

我爸对林清的态度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处处问林清的意见,甚至有一次提出来让我睡地板,林清睡床,但是被他拒绝了。

碍于林清,我爸对我的态度也缓和很多,基本都是笑脸相迎。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我还是有些沉溺于这种感觉。

有哪个女儿不渴望父爱呢?

日子在一天一天地变好,我当时以为这样的小幸福能持续下去。

但好景不长,在我三年级下半学期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一份通知。

那时候能在班里接收到外面发来的东西,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同学们都兴奋地围在我身边,想看看到底给我送的是什么。

我一打开,看清楚内容后,整个脑袋轰地一下就炸了
我在老师的陪同下,急急赶往医院。

那张单子根本不是可喜的东西,而是我爸的病危通知书。

我趴在急救室的探视玻璃上,看着那个戴上呼吸罩,进气少,出气多的中年男子,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

老师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我轻声说了什么,我听不见。

我虽然不喜欢我爸,但是他毕竟是我的爸爸。

看到早上还生龙活虎的他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我莫名觉得心痛,但时却哭不出来。

我很久以后才知道我爸进医院的原因。

原来是王阿姨出了轨,和情夫卿卿我我的时候,刚好被我爸抓了个正着。

我爸原本就是暴戾的性格,如火山爆发般,气得要杀了王阿姨和她的情夫。

我爸骁勇好斗,那个情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在被我爸掐得快断气的时候,情急之下摸到一旁的酒瓶就砸在我爸头上。

我爸脑门当场就开花了,王阿姨那个情夫慌了神,也不管王阿姨了,抱起衣服就逃了。

可是那会儿,我并不知道这些。

站在门前,我的心一直扑通扑通乱跳。

我爸是是脑出血,情况很危险,在医生护士进进出出的同时,好几次我都看到那个心电图仪跳着跳着变成了一条直线。

林清早就在这里,此时正在和陪我来的老师交谈。

不一会儿,那个老师又过来安慰了一下我才走。

急救室门口此时只剩我们两个半大孩子,我不安地坐着,王阿姨并没有来,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来看都不来看一眼,让我心里不是很好受。

突然有点可怜起我爸,混了大半生,最后竟落得这个下场。

我低着头坐在椅子上,林清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坐在我身边。

我自发自动地倾身抱住他,闷闷地问他,我爸爸能好吗?

林清沉默着,过了许久,突然笑着开口,你爸会离开,从此以后,再也没人会疼爱你。

那时候,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笑意,当多年之后回想起来的时候,才知道那是冷笑。

除了唇角勾起的弧度,林清的表情过于平淡,让我感觉他的话只是危言耸听。

我懵懂地看着他,一脸天真无邪,虽然我的脸颊还挂着两串泪痕。

林清抬手轻轻为我擦去泪痕,人的一生有生老病死,都是命,早已注定好,只是走得早走得晚的区别。

当时的我,还不能理解林清话里的意思。

只是当晚,我爸真的走了。

我变成了一个孤儿。

或者说,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孤儿。

还好,我身边有林清,他一直站在我的身旁,他跟我说了好多次,如果想哭就哭吧。

我是哭过一次,就我爸死的那天,其他时候,我只是失神,只是流眼泪,却真的再也没有哭过了。

……

没有葬礼,因为王阿姨说没钱。

只是简单的火化,然后她带着我们,到了后山,挖了一个坑,把骨灰埋进去了,连个碑都没有。

王阿姨还在我家,她说她好歹也算是我的后妈,所以就住下来和我瓜分那面积并不大的房子。

是的,她和我爸是领了证的,她的确是我的后妈,这点我无法否认。

失去了父亲,我的性情越发地沉默了下去
王阿姨也许是因为愧疚,起先对我还挺好。

可是几个月后,估计是厌烦了我的阴沉

她开始会烦我,比如,烦我隔天就要让。她洗衣服,比如,烦我每到家长会的时候,得叫她过去。

不过她对林清的态度,倒是很不一样,总是冲林清笑,不过我在场的时候,都没见林清冲她笑过。

我对王阿姨没什么感情,在她骂我的时候,我真的好想让她离开我的家,可是林清告诉我,我和他都暂时需要这个女人。

我那时候并不懂,暂时需要是什么意思。

但是林清说的话,我都听的。

而我没想到的是,最开始跟王阿姨对峙的人,会是林清。

……

这天,我和林清放学回家,意外的在家里看到了个男人。

他和王阿姨一起坐在沙发上,贴着王阿姨的耳朵,不知道说了什么,把王阿姨逗的咯咯直笑。

我刚想过去问这个陌生人为什么会在我家,林清就将我拉回房间,将门关了起来,让我不要管。

而那天夜里,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我又听到了王阿姨那熟悉的叫喊声。

这叫声让我想起了我爸,我裹在被子里,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耳朵,紧闭着双眼。

黑暗中,被子里的气流动了动,而后,一双温热的手凑了过来轻轻将我的手掰开。

是林清,他抱住我,再次用他的手指塞进我的耳朵。

这熟悉的温度让我忍不住眼眶一热。

只是今天躺在他的怀里,我却发现林清有些异样。

他的身体滚烫滚烫的,黑暗中,我问他: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他没有回答,只是呼吸慢慢变重,变沉。

我当时以为是因为被子里空气不够,就想掀开被子。

林清立刻喝止了我,他的声音和平常不同,有些喑哑。

不用,这样就好。

我便不再问,只是有些奇怪。

林清的身体很热,不是那种正常的热,可是他却不以为然。

我慢慢冷静下来,也许林清和别人有些不同吧。

感受着林清身体源源不断传过来的热气,我隐隐约约能听到王阿姨传来的叫喊声。

这声音我已经十分熟悉,在过去几年的日日夜夜里,它都不期而然地响起。

我有时候会想,难道王阿姨不难受吗?每次都喊得这么撕心裂肺,为何还要天天如此。

也许大人的世界远比我想象中的复杂得多,我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

但是在这天夜里,不知为何。

第一次,我觉得王阿姨或许是喜欢被这样对待的。

这种念头很疯狂,也很大胆,这么想着的时候,我感觉到林清塞在我耳朵里的手指轻轻动了动。

一种奇怪的酥麻感立刻传遍我的全身,那种感觉很奇特,我说不出来,也羞于说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清的呼吸开始恢复正常,身体也没那么潮热了。

反倒是我,被他一直抱着,全身都有些发烫。

我不知道林清注意到了没有,我不敢和他说我觉得热。

最终,我在昏昏沉沉中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