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鲤鱼乡受含着工作

槐迪公司楼下,一辆显眼的红色跑车大喇喇地停在公司门口,因为是敞篷车的关系,所以大家便可以看得到叶修一脸不耐烦地坐在里面。虽然脸上表情不怎么好,但还是难掩他的俊逸的面容散发出来的帅气,迷倒了一票女生。

乔桑一下楼,就看到一票女生围在跑车不远处讨论着,有的甚至还拿出了手机对着叶修拍了几张照片,然后自我陶醉地盯着照片再看看真人。

乔桑的步子突然就滞了一下,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坐在红色跑车的男人。

一身剪裁得体的棕色西装,配着花色格子的领带,而且这个角度正好逆着黄昏的日光,很自然地在叶修的身上染渡上一层温柔的光辉,让人觉得这一幕似水流年。

但是,他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还是破坏了此时的意境。

乔桑立在原地想着。

叶修的目光突然就转到她身上,锐利中还带了一股厌恶。

乔桑一下子回过神来,她深吸了一口气,迈着步子慢条斯理地走到跑车旁边。

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她问。

身为丈夫,他从未踏足公司一步,公司的人都知道她结婚了,也知道她老公就是叶氏集团的公子哥,也是叶氏的唯一继承人。

可就是从来没见过他和她一起出现过。

所以乔桑在公司没少被说闲话和私下冷嘲热讽。

叶修冷冷地瞟了她一眼,冷声道:上车!

乔桑站着没动,过了两秒才将左手上的袋子转移到已经提到工作袋的右手上,艰难地去拉开车门,她当然知道尊贵如叶修,是万万不会下车替自己开车门的。

他能来到公司门口接自己,怕是受了公公的嘱托吧。

乔桑先将袋子放进去,再弯腰坐了进去。

然而还没有等她坐稳,车子就开了出去,乔桑始料未及,额头重重地撞到了挡风玻璃上,发出砰的一声。

乔桑光洁的额头肿了。

嘶!乔桑疼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扭头看头主驾驶座上的罪魁祸首,忍不住想发火:叶修,你怎么开的车?

叶修心虚地看了她被撞红的额头一眼,气势明显也弱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动作这么慢!

……是她动作慢还是他太没有耐心?乔桑很想发火真的,可是一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就等着和自己离婚呢,如果自己朝他大吼大叫的话,那岂不是让他更有理由吗?

所以她忍住火气,伸手揉着自己的额头,一面从包里掏出小镜子来,发现额头上肿了一个包,红通通的,她有些无奈,这会儿红通通的,再过一会儿就得变淤青了。

果然,千年难得一见的他会到公司门口接自己,就注定不是什么好事,果然,一上车就磕了这么大一个包,也不知道晚点会发生什么事呢?

乔桑现在就已经有了想下车的冲动。

乔桑,你听着,如果不是爸要求,我才不会过来接你。叶修见她收回了镜子,生怕她误会自己是特意过来接她的,便赶紧开口撂明自己的身份和处境。

乔桑没有接他的话,只是垂下眼帘从包里寻找去淤的药油,打开准备给自己的额头擦上。

那,那是什么东西?叶修却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忙大声问道。

药油。乔桑倒了一点准备往额头上抹,叶修却突然厉声斥道:不许抹!

乔桑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手中的动作也跟着顿住,下一秒叶修的长臂横了过来,直接将她手中的药油给拍飞了。药油瓶子刷地往窗外飞去,车速飞快,药油瓶子一下就不见了踪迹。

……

乔桑愣是呆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

你在干什么?她扭头质问道。

这时恰好红灯,车子停了下来,叶修赶紧伸手抓了一张纸巾擦拭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嫌弃道:那种东西味道那么冲,我不可允许这种味道出现在我的车里。

……所以你就可以把它丢了吗?叶修,我的额头上可是还受着伤!如果不是因为他突然开车开得那么快,她至于会撞上挡风玻璃吗?

如果不是撞上挡风玻璃,她的额头至于受伤吗?她会把药油拿出来吗?

而他居然,没有一点愧疚,没有一点关心,还把她的药油给丢了。

就因为,他觉得那个味道很冲!

乔桑知道自己在他的心里一贯的没地位,可自己终归是他的妻子,总不至于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吧?可如今她才知道,她对他来说根本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

陌生人还有发展空间,而她没有!

乔桑抿着唇,控制着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不让她暴发出来。

行了,我给你道歉行了吧?叶修语气恶劣,恰好红灯转了绿灯,他道完歉便转过视线开车去了。

乔桑内心却是一片冰凉。

这叫道歉吗?她可真是个可悲的女人啊,自己的老公一点儿也不关心自己,乔桑轻咬着粉色的下唇,扭头看向窗外,眸子里有异样的情绪在闪动

尽管他对自己一如往日地漠不关心,可这一刻,乔桑却觉得额头上的伤格外地疼车子跑了一会,乔桑才发现周围的景致不是那么熟悉,不由心中生惑,这是要去哪?不是回家吗?

听言,叶修语气仍旧是那么不耐烦,谁跟你说我们要回家了?

乔桑秀眉微微拧起一个弧度。

不回家,去哪里?

去吃饭。

吃饭?乔桑诧异,不可置信地瞪大那双剪水一般潋滟的眸子,她没有听错吧?她老公说要带她去吃饭?

不过,没等她震惊完毕,叶修就把她从幻想中拉了出来。

他扭头看了她一眼,眸中带着厌恶,撇嘴道:不是我和你,是爸叫你过去的,所以不要一副期待的表情。

……乔桑眸中的潋滟瞬间消失,她就知道,一向无视自己的丈夫怎么可能会突然关心起她来了。

那,妈和乔欢也会去吗?乔桑问。

当然。叶修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不止是妈和乔欢,今天有一个重要的客人。

重要的客人?乔桑诧异地抬眸,什么重要的客人?居然要劳动整个叶氏所有人出动,可见此人在叶家一众人心目中的地位。

嗤,就算说了你也不知道,就别再多问了。说完,叶修的目光却突然落在她的脸上,身上,一边回头一边打量着,之后便不悦地蹙起了眉:你就不能穿套体面点的衣服和化个妆?

乔桑被嫌弃,心里冷笑,她平时都是这个样子,也没见他说些什么,今天却来嫌弃了。

又没有人提前通知我,我哪里知道你们今天要聚餐?

闻言,叶修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无语可说,隔了半晌才道:就会给我丢人,一会吃饭的时候,你可不许多说话,也别给我丢脸,听到没?

乔桑转过头没理他,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霓虹灯光,繁华的街道灯红柳绿,她的心却早已一片灰败,哪里还有这灯光的朝气,以及那柳树的蓬勃。

车子开了将近三十分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我去停车,你自己先进去,他们应该在五楼的VIP包厢里。

乔桑下了车,叶修便把车开走了,连个回眸都没有留给她,乔桑微叹了口气,转身看着眼前这一座豪华的五星级饭店,庆顿大酒店。

她深吸一口气,迈开步子朝里面走去。

上了五楼,乔桑找服务员问了包厢,服务员一听到叶家的名头,便赶紧领着她到包厢里去了。

就是这儿。服务员在一个包厢面前停下,笑容甜美地道。

乔桑回以微笑,谢谢。

不客气。服务员妹子离开了,乔桑收回目光,敲了敲包厢的门,然后推开。

偌大的包厢里坐了三个人,叶严,罗绮云和乔欢。乔欢一如既往地窝在罗绮云身边,其实乔桑也想不清楚,自己的妹妹为什么会和罗绮云关系那么好。明明她乔桑才是叶家的媳妇,可罗绮云却似乎把乔欢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一样,疼她宠她,反而把她这个准儿媳,晾在一旁。

但因为乔欢是自己的妹妹,所以乔桑也不能说什么。

自己的婆婆能和自己的妹妹和平相处,她这个当姐姐和儿媳的,无论是哪个身份,都没有资格不满。

看到她,罗绮云脸上闪过一抹不悦,倒是乔欢甜甜地唤了她一声:姐姐,你来了。

乔桑点了点头,朝他们走过去,先跟叶严和罗绮云打招呼。

爸,妈。

叶严正抽着烟,沉默着点了点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谁让你过来的?罗绮云不满地看了乔桑一眼,暗讽道:而且过来也不知道打扮得体面点吗?穿成这样你是打算丢自己的脸还是丢叶家的脸?

面对婆婆的斥责,乔桑不好顶撞,只好垂下眼帘轻声解释道:叶修没告诉我今天有聚餐,所以我是下班的时候才知道的,可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换……

行了吧你,你自己准备不周到就别把责任推到我儿子身上,我儿子可是去你上班的地方接你过来了,你还有什么满意的?居然还敢怪阿修,你自己平时就不知道打扮得体面一点?穿得这么素,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叶家虐待你。

乔桑抿着红唇,曾经一度她的衣服都是少女系列的糖果色,刚嫁到叶家的乔桑还是个不懂世事的单纯少女,可在叶家呆的这日子里,她渐渐习惯了叶修妻子的这个角色,自家婆婆因为自己穿了糖果色的连衣裙,对她是骂又嫌弃,说她花枝招展,狐狸精想吸引男人。

当时心高气傲的她还和罗绮云大吵了一架,不过后来罗绮云居然把她的所有衣服都拿给了乔欢,说乔欢适合,而她不适合。自此之后,乔桑的衣服只有黑白两色,稍微鲜艳一点的她都不敢穿。

怎么?我说你你不服气啊?真是的,自己做错事情难道还不能让别人说吗?

乔欢怯怯地躲在罗绮云的怀里,听此弱弱地开口道:云姨,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您就别跟她生气了,毕竟姐姐每天都要上班工作,确实也挺忙的。

她忙?罗绮云却冷哼一声,她那个破公司能有什么忙的?一个月就领那么一点薪水,还早出晚归的,都嫁到叶家来了,却不知道在家里相夫教子,平日里家务事不知道帮忙也就算了,连肚子也不争气,到现在都没点声响。

提到这个,乔桑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她嫁到叶家这么久,叶修根本就没碰过她,更别说孩子了。他不和自己同房,她的肚子又怎么可能会有动静?

可是这种事情,她又说不出口,难道要她和所有人说,自己的老公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连碰都不愿意碰自己吗?

云姨,想必这个我姐也很伤心难过的,你就不要生气了嘛,看在欢欢的面子上,饶了姐姐这一次好不好?

欢欢,你……罗绮云心疼地看了乔欢一眼,叹了口气:明明是姐妹,可怎么性格就相差那么多呢?一个这么惹人怜爱,一个却只会让人生厌。

后者说的是谁,乔桑自然知道,她没有再接话,而是在叶严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叶严终于正眼看她,声音沙哑。桑桑,你妈说的话别往心里去,不用在意。

乔桑点头,轻笑:没事的爸。对了,今天怎么会突然聚餐呢?我听叶修说有个重要的客人,是谁?

听言,叶严抽烟的动作终于停止,他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开口解释道: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客人,就是一个很多年没见的亲戚。

亲戚?乔桑好奇心被勾起来,是什么样的亲戚,居然值得叶家这么大动干戈?
哼,你别打听了,是什么样的亲戚都和你没关系。一旁的罗绮云听到她的问话,不由得冷哼了一句。

叶严脸色一沉,语气严厉:绮云!

罗绮云嘴巴一扁,理亏地别过脸,乔欢见状赶紧握住她的手作安慰状。

桑桑,其实就是你妈的弟弟,按辈份应该算是你的舅舅。

舅舅?乔桑有些小吃惊,罗绮云的弟弟么?原来是这么一个亲戚,罗绮云那性格,也不知道她弟弟的性子会怎么样。

咔嚓——

这时,门开了,众人的目光均朝目光望去,进来的是叶修,他关上包厢,扫了包厢里一眼,问道:我舅舅还没过来?

姐夫。乔欢看到叶修,刷地从罗绮云的怀里起身,欣喜地朝叶修小跑而去,叶修见状,自然地伸手让乔欢挽住。

乔欢露出甜美的笑容,窃喜地挽住叶修的手臂,心里美滋滋的,姐夫你可来了,我们都等了你好久。

……看到这一幕的乔桑有些无语。

她知道乔欢从小喜欢撒娇,就算跟着她过来叶家,也会和叶家的人相处得很好,特别是她的老公叶修,乔欢特别喜欢缠着他。

一开始乔桑有些不满,觉得她身为自己的妹妹,是娘家人,不能跟自己的老公走得那么近,传出去也不好听。可是乔欢当时却说,她只是看她这个姐姐在叶家没有地位,所以想替她争取一些地位而已,免得日后两姐妹都没有好日子过。

怎么说终归都是自己的妹妹,乔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看到她和自己的老公靠得那么近,心里总是觉得不舒服。她曾经有一瞬间,认为欢欢是要勾自己的老公,可转念一想,欢欢是自己妹妹啊,她怎么可能会抢自己的老公呢?

等我干嘛?在叶修眼里,他还是挺喜欢这个看起来楚楚可怜,不过对着自己的时候却永远笑容满面的小姨子的,比自己的妻子乔桑顺眼太多。

等你过来一起吃饭呀。乔欢欣喜地说道。

罗绮云也站起来,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家儿子和乔欢:阿修,欢欢都念叨你好长时间了,你说你也不早点来,万一你舅舅提前到了怎么办?

听言,叶修抬手看了一下腕表,还有十五分钟,舅舅来了没有?妈,你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哪了。

罗绮云原本笑容满面的,却在听到叶修说的话以后脸色变了几分,她揶揄地撇着嘴道:你舅舅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让我给他打电话,不是为难我吗?

舅舅不接电话吗?还是怎么?

乔桑在一旁看着,目光却专注在乔欢挽着叶修的那双手上,心里依旧不是滋味。她告诉自己,欢欢是自己的妹妹,她不会跟自己抢老公的。

可总是说服不了自己,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晋深那个人,打电话永远只是有问有答,这次回国也不告诉我这个当姐姐的,非得我从报纸上看到才知道他回国来了。况且,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今天已经给他打过一次了,要是再打的话,估计你舅舅他就要生气了。

乔欢在一旁作惊讶状:舅舅脾气这么差呀?

叶修拧起浓眉,不是差,是太冷。

冷?乔欢不太明白地看了叶修一眼。

叶严出来主持大局:不管怎么样,晋深答应了会过来赴宴,就会过来的,马上就到约定的时间了,你们舅舅一向很守时,不迟到也不会早到一分钟。叶修,你和桑桑下楼接你们舅舅。

乔桑表示,在听到他们讨论的晋深时,真的被名字吓了一大跳,脑海里窜出陆晋深俊美的面容。她一惊,他们所说的晋深,不会就是陆晋深吧?

桑桑?

乔桑猛地回过神,是她的公公叶严在叫她的名字,乔桑启唇:爸?

你和叶修一起到楼下去接你们的舅舅。

听言,乔桑下意识地看了叶修一眼,乔欢仍旧紧紧地霸占着他的右手臂,见她望过去的时候,甚至还勇敢地迎视了她的目光。不知为何,或许是错觉,乔桑总觉得,欢欢这目光带了一丝敌意。

没等她开口,乔欢便笑吟吟地道:严叔叔,我姐刚下班,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呢,不如让我姐好好休息下,我陪姐夫下去接舅舅吧?

叶严沉下脸,黑眸中涌起不悦的神色,这个乔欢!

不过他还没有开口的机会,叶修就点头:对啊爸,让欢欢跟我一起下去就行。

乔桑想说什么,却又那么无力,只好目送两人离开。她现在担心的,不是欢欢和叶修怎么样,而是……他们所说的舅舅,会不会就是陆晋深?

如果万一是他,她要怎么应对?

如果真是他,那她不就是出轨了叶修的舅舅吗?这说出去多难听?

思及此,乔桑不安地咬住下唇,呼吸都觉得困难起来。

猛地,她抓起包包站起身,出声道:爸,妈,我好像有点不太舒服,要不我先回去了?

怎么了?哪不舒服?叶严关怀地看着她。

相比起叶严,罗绮云的态度却极为不屑,冷嘲道:我就说吧,成天只知道给我们叶家丢脸,这才来了多久,就不舒服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乔桑就当作没有听见。

叶严无奈地看了罗绮云一眼,冷声道: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哼,就知道袒护她!罗绮云轻哼,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你老婆!

你!叶严眸中流露出气愤,她可是我们的儿媳妇,你说这话像什么样子?

罗绮云扭着脖子,不满地扭来扭去,阴阳怪气地道:我可没认,当初你让叶修娶她的时候我就没同意过。

旁边默默听着这一切的乔桑只觉得心上有一把刀子不住地在剜着自己的心,一刀刀,一层层,深入,再深入。

很疼。

她根本不喜欢这样的日子,却要忍受这样的日子。

爸,妈,你们别说了,我刚才是有点不舒服,不过现在没事了。说完,乔桑捏紧了手中的包包链子,深呼吸了一口,安慰自己道。

或许,这个素未谋面的舅舅不是她认识的陆晋深呢,毕竟她公公说了,这是自己婆婆的弟弟。

罗绮云的弟弟,叫晋深的话,也应该是姓罗吧?而且按照罗绮云这个岁数,她的弟弟怎么说也得四十以上了。

而陆晋深,她看过他的资料,他今年不过才31岁,正是个事业巅峰期,也是他作为一个男人最意气风发的时期。

是她自己吓自己了,同名的人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