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好久 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

我出生在1994年八月,三线城市。

那年的夏天格外的热,热浪扑人。

长大以后偶尔听邻居家的阿婆说,那会儿我妈要生我的时候,刮着台风,从家里赶到医院的时候,还差点死在路上。

身世就这样,很简单,家境一般,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姑娘。

按理说,我的人生是不会有什么多大的起伏的。

完成学业,结婚生子,这些都是套路。

只是五岁那年,生活开始变了。

原因是我爸在我五岁那年,沾染上了赌瘾。

嗜赌成性的男人,没有钱赌了就回家打老婆女儿发泄,脾气极大,听不进劝。

然后,我妈跟一个外来打工的汉子跑了,丢下了才七岁刚上幼儿园的我。

那件事过后,我爸把我的名字,从林语,变成了林浪。

女孩子的名字里带个浪字,似乎是不太好的。

浪有浪荡,浪是放,浪。

浪,还是另类的孤独。

正如林浪听起来应该是个活泼的姑娘,可我却恰恰相反,因为家庭的原因,我反倒有些孤僻。

七岁的我,还不懂得如何躲避醉酒回家寻发泄的父亲,总是被打。

他威胁我,如果我敢把他打我的事情告诉别人的话,那他就打死我。

那不是假话,就算我年纪小,也分得出来,因为喝醉了酒的爸爸,已经把妈妈弄丢了的爸爸,压根是没有理智的,他会抓着我的头发,直接往墙壁上撞。

也会拉下我的裤子,直接拿刀背往上敲。

他打我的时候,总是会发出嗜血的声音说:浪啊,你不要跟你妈一样浪,爸爸可就只有你一个闺女了。

我的童年是个噩梦,我有太多个数不清的夜晚,都是在噩梦中惊醒,然后吓的,木然的在床上缩着直到天亮的。

我爸很会装,每天来接我放学回家的时候,也总是很关心我的样子,还会冲老师问我的情况。

而我却衣衫长期不整,面庞会清洗,可眼神太消沉,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不是绑的太紧就是因为疼而披散着,因为没人教我怎么去好好梳理。

我这样的小孩子,老师看着刚开始的时候是心疼的问我怎么回事,可是在我冷漠的走开之后,老师也渐渐变得讨厌我了。

可我能怎么办,我爸说了,我不许说家里的事情。

他告诉我,如果我跟人说了这些事儿,他就会被警察抓走,到时候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不想一个人。

我不想没了妈妈,连爸爸都没了,虽然他总打我,把对妈妈的怒气也发在我的身上。

可他就是我的全世界,我虽然恨他,可是,我也不能没了他。

我总是在想,有一天他也会意识到我是他的亲女儿的,那样他就不打我了,会对我好了。

这样的期待,我一直放在心底,一直寄存着。

直到在幼儿园大班的下学期……
东城的冬天很冷,那天,下了大雪。

放学的时候,地面已经铺上一层雪白了,没有阳光,雪依旧在下。

如果是往常,我爸会在校门口等着我过去找他。

可是这一次,我始终没有看见他。

同学们一个一个的都走了,我站在风雪里觉得冷,就走到一旁的矮墙旁躲着,继续等。

其他同学都走,光了,老师看我还在,就问了一句,林浪,你爸爸呢?

我看着她已经穿戴上的雨衣,冷漠的别开了头,他等下就来了。

我实在是太不讨喜。

老师走了,我一个人被留在了这里。

我依旧在等,一直看着远处。

那会儿我脑袋其实是懵的,我没有想其他的,我只是在想,我爸为什么还不来接我,我好冷,也好饿。

对于那会儿的我而言,绝望大概就是,一直等着一个人,一直等着,而那个人始终没有来。

天都已经黑了。

爸爸还没来。

七岁的孩子,心很慌。

我哭了,抱着膝盖,眼泪已经朦胧了我的视线。

我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身体上的疼都已经被冻的麻木,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然后,我看到了他。

林清。

那年,他十岁。

他打着伞,背着书包一步一步走向我。

他身上的衣衫是薄旧的,他的鞋子是不耐冻的运动鞋。

他是我爸爸的弟弟,一直跟我奶奶一起住。

我每年去奶奶家就会看到他,可是他从来没跟我说过话。

我爸很讨厌他,一直说他是野种,禁止我跟他有任何交流。

原因是……我爷爷十多年前就走了,林清是爷爷走后那么多年才有的。

他父亲不详。

也就是说,他是我奶奶偷人的结果。

我爸厌恶林清,同样和奶奶也没了什么联系,哪怕只是隔了一条街。

除了每年过年,我爸会带着我去老宅烧香。

我怔怔的看着他,而他已经站在了我面前。

我看到他向我伸出了手,然后,抓住了我的手。

走吧,带你回家。

小少年的声音,那么稚嫩。

然而,不管时间过去多少年,我依旧记着那年大雪纷飞的夜晚。

林清拉着我的手,不说话,一步一步带我回家。

我跟着他的脚步,一直看着他的背影。

明明已经冷的不行,冻的麻木,可我的眼泪,却滚烫滚烫。

……

我爸没有来接我,是因为赌博的时候被警察逮了,被派出所拘留。

因为有前科,所以拘留五天,罚款2000。

罚款还是我爸打给奶奶,让奶奶去交的款子。

爸爸讨厌林清讨厌奶奶,奶奶何尝不是恨不得没有我爸这样一个没出息的儿子。

以至于看我的眼神,也是不喜的。

那天晚上,我被林清带到了奶奶家住,奶奶甚至都没有给我管饭。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奶奶也没有去幼儿园接我的意思,是林清自己听到我爸和奶奶的对话,自己来接我的。

……

我爸出来不久后,就跟着一个女人勾搭上了。

他带着那个女人回家,笑着跟我说,让我叫她王阿姨
他们总是搂抱在一起,也当着我的面亲嘴。

王阿姨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真的比我妈妈漂亮很多。

我感觉的到她一直在观察我。

我不喜欢。

可是,她会给我买漂亮的衣服,会把我打扮的清清爽爽的,还会对我笑,还会摸我的头说,小浪长得真可爱呀。

我渐渐的对她卸下了防备,因为有了这个王阿姨后,我爸再也没打过我了。

日子就这样过着,我也从幼儿园升上了小学一年级。

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

奶奶走红绿灯的时候被违规的汽车撞了,当场丧命。

司机逃逸跑了,没抓住。

然后,林清来了我家。

是居委会的人亲自带着他,找上我爸的。

我爸没法,也就收了他。

再次看到林清,我是打心眼里高兴的,我记得他那双手的温度,可是因为我爸,我不敢过去亲近林清。

他就这样在我家住了下来。

不到五十平的房子,四个人,划分了两个房间。

我爸和王阿姨,我和林清。

我爸说,让林清睡地板。

林清在家里住的第一个晚上,他半夜爬上了我的床。

那会儿,我还没睡,因为隔壁房王阿姨痛苦的叫声太响。

每天晚上都是这样的,我也已经习惯了,我那时候以为,是王阿姨做错了什么事,我爸在打她。

当时还在想,王阿姨真可怜,也好笨,为什么天天犯错呢。

林清爬上来的时候,我疑惑的看着他,指了指他之前睡的地方。

我想,如果他不好好睡觉,要是被爸爸发现了,也会打他的。

可他不理我,看了我一眼后,张了张嘴,最后啥也没说,一把就捂住了我的耳朵。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也没有推开他,只觉得他的手温好温暖。

他双手捂着我的耳朵,小小的手指伸进我的耳朵里,这个姿势我是睡在他怀里的。

他有洗了澡,身上有股清香的味道,不是家里的沐浴露的香味,可能是从奶奶家里带出来的,但是我很喜欢。

我就这样窝在他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了林清,出来之后才看到,他被我爸抓着,跪在地上擦着地板。

我爸抓着他的头发,冲着他破口大骂,老子不是让你睡地板吗,你跑到小浪床上睡什么!狗杂种,老子养你给你口饭吃,你也得给老子干活,从今以后家里的卫生都交给你了!

我想要上去拉住爸爸的手,让他放开林清,可是我爸一眼睛瞪过来,我就怕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林清跪在地上,一边被我爸时不时的踢上一脚,一边用抹布,一遍一遍的擦着地板。

他没有哭,小脸那样沉着,一点一点的把这个家的地板,都擦洗了一遍。

那一年,我小学一年级,他小学四年级。

那一年我就隐约的觉得,林清是不一样的小孩。

他才10岁,可是他的眼睛,却让人觉得好冷,他不哭不闹,就算是被我爸打,被我骂,他也只是垂着眸站在哪里,腰杆都站的笔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