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浓花娇芙蓉帐64章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乔桑脸色一变,不由得想到了那深邃如海的眸子,又想到了早晨发生的事情,以及陆晋深那裸露的胸膛,还有那八块腹肌。几乎不用想象的,就直接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清晰,分明。

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商。

陆晋深。

倏地,乔桑抬头,语气几乎在瞬间变化:林总,不要胡说!

她语气里带着斥责,林霸南有些恍不过神:怎么了这是?那么严肃,我又不是说你喜欢人家,只是说人家可能喜欢你,至于这么大火吗小乔?

听言,乔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沮丧地垂下眼睛,闷闷地道:对不起,我可能今天情绪不太好。说完,她便开始收拾东西,然后起身:林总,我要先回去了。

这就走了?林霸南放下咖啡杯子,我还有工作的事情没跟你谈呢。

乔桑思衬了一下,又重新坐了下来,拉开工作包的链子,取出那份文件。

林总,所以这个新的开发案子,是您和刚才那位陆总新合作的项目?

对呀。林霸南点头: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项目,虽然合同还没有签下来,不过小乔你可要努力,这次的项目要是做成了,以后就不用愁了,而且在这个圈子里和陆晋深合作过,以后也会名声大噪。

乔桑本来还觉得她是要争取这个项目的,可如今,她却觉得自己不应该插手这个项目的好。

思及此,乔桑将资料推到林霸南面前,开口道:林总,我想这个项目我做不了。

为什么?林霸南愕然,不解地问道,他还想说陆晋深对这个丫头如果有那么点意思的话,他完全这个项目会轻松点。

结果这个丫头却告诉他不做这个项目了,这是为什么?

项目太大,我没经验,恐难胜任。

乔桑心累地说道,这是一点,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不想和那个男人一起工作,如果说她接了这个项目,恐怕以后就要经常面对他了吧?

而且一旦两人有了交集,乔桑内心的罪恶和恐惧会越来越大。

陆晋深很优秀,很俊美,可于她而言,就是一个魔鬼。

一个,会摧毁她家庭的人。

所以她必须狠心地拒绝。

小乔,你都从事这个行业两年多了,也出过不少好的设计,如果你不能胜任,那还有谁能胜任?你太谦虚了!林霸南不满地敲着桌面,再说了,我瞧着那陆总看你的眼神挺特别的,如果你接这个项目的话,胜算会大些。

林总!!!乔桑不悦地拧起秀眉: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嘿嘿,我开个玩笑嘛!

我的情况相信林总也知道,我是已婚人士,林总这样的话如果被我老公听到,可能会引起很大的误会。乔桑觉得有必要和林霸南说清楚,要不然哪天他说的那些风言风语传到叶修耳朵里去,那还得了?

听言,林霸南老脸有些心虚,他撇了撇嘴道:你这丫头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你是已婚人士,不是我说,你那老公也太不负责任了,就没见过他来接过你。

林总,我又不在您这边上班,您一个月见我的次数可以说是只有几面,你怎么知道我老公没来接我?

还不是听……林霸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闭了嘴:好了好了,你的事我不想管,总之这个项目你必须得接,是这样的,陆总要几张设计图,不过是初步设计,如果你能通过陆总的测试,这个合同,我才能拿下来。

我不想接。乔桑直接摊牌。

这么多年了,她觉得自己特别地理智,不管是面对工作还是感情,她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这次,她也知道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以后,她该如何选择。

这个合同和设计,她不会接也不会做。

不想接?小乔,你这就让我为难了,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来难得接到的一个大单子,你不接的话,我到哪去找合适的设计师?林霸道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林总,我……

这样,我不逼你,你先回去好好考虑,反正也不急,明天再给我答复。

说完林霸南把咖啡喝了个见底便直接离开了,未了见她的咖啡还没喝一口,临走前还替她点了一杯果汁。

乔桑看着服务员送上来的果汁,隐隐只觉得眉心发疼,她伸手揉着眉心,再翻一翻那厚厚的一沓资料,只觉得连头也痛了。

该怎么办?

乔桑从咖啡厅出来,准备打车回公司的时候,接到了一通来自她老公叶修的电话。

她站在路边,低头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老公二字,心情很是复杂,叶修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两人结婚这么长时间,他给她打的电话屈指可数。

大概也就几通,而且每一通电话都是几句话告终。

喂?她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儿?叶修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耐烦,似乎有人逼着他给自己打电话一样。

我在公司,出来谈个合同,怎么了?

晚上下班等我,我来接你。

为什么?乔桑奇怪地问了一句,他来接自己下班?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向对她不管不顾,不闻不问的老公居然要来接自己的老婆下班了?

反正你下班以后在公司门口等我就行,问题那么多干什么?说完,叶修那头就直接咔嚓一声切断了电话。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乔桑眨动了一下眸子,继而将手机放进包里。

算了,管他什么事,反正一会见到的时候就知道了。

乔桑回到公司以后,便把资料搁在一旁,然后开始忙着自己的工作。

看着眼前空白的图纸,她的脑海里却突然跃起陆晋深那俊美的五官,还有那果露的精壮胸膛和八块腹肌。

怎么回事?乔桑懊恼捏紧手中的铅笔,咬紧下唇。为什么她的脑子里总是浮现陆晋深的身影?

乔桑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想将陆晋深的样子揉出脑海,可却没有达到效果,陆晋深的五官在她的感官里更加清晰,分明。

而且,早上他握着自己手时,那强而有力的热度,此时真的沿着四肢百骸直钻进心房,像后劲极强的白酒,一涌上来不消片刻是不会消失的。

怎么会这样?

乔桑扔了手中的钢笔,打算去洗手间洗个冷水脸冷静一下。

云子萱转过身来,凝望着她苦恼的模样:桑桑姐,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听言,蒋纯也跟着扭头,怎么了桑桑姐?

坐在自己办公位上的苏沫啪的一声敲下最后一行字,椅子转了个圈,冷笑讽刺道:单子没接到?所以心情低落?

闻言,蒋纯和云子萱均朝苏沫看去,见她脸上挂着嘲讽,均替乔桑打抱不平。

怎么可能呀?只要我们桑桑姐出马,还没有拿不下来的单子吧!

就是呀,桑桑姐可是我们槐迪公司的招牌设计师,如果桑桑姐拿不下来的单子,估计我们公司就没有拿得下来了吧?

云子萱一句话便直接挑明了形势。

就算乔桑拿不下这个单子,也没有你苏沫的份。

果不其然,在两人夹攻之下,苏沫的脸色难看了几分,但她却不是好对付的主,冷笑一声便反击了回来。

招牌设计师又怎么样?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上,如果你一直不努力的话,你以为你的地位可以永保?别忘了后面还有人在努力地想取代她的位置呢?你们每天这么拼命,早出晚归的,可不就是为了想有一天,可以取代乔桑的位子当上公司的招牌设计师吗?

一番话,把蒋纯和云子萱说得哑口无言。

作为一个搞设计的,最希望的当然是自己的作品有一天可以成为最出色的代表,所以大家都在幻想自己可以成为公司最出色的设计师。

当然,这也就是间接默认了取代乔桑招牌设计师的想法。

尽管她们想的不是取代乔桑,但坐上招牌设计师的位置,不就是代表着要将她挤下去么?

所以,蒋纯和云子萱一时之间找不到话语来反驳苏沫的话。

她们心思各异,乔桑却根本没有空去细想她们的话,因为她现在脑子里只有陆晋深的五官和挺拨的身躯,乱得要命。

所以,她一句话都没说,便直接去了洗手间。

蒋纯和云子萱都以为她生气了,于是开始互相埋怨起来。

都怪你,你怎么不解释一下呀?

你怪我干什么?你自己不解释,干嘛要求我解释啊?哼。

你还怪我,我当时根本没想到嘛。

那凭什么你认识我就得想到了?

两人不和地吵了起来,目观这一切的苏沫只是冷笑一声,转了个身回到电脑前。

啧,还真是好挑拨呢,就这两货的智商还想当招牌设计师?

门儿都没有。

别说是她们,就是乔桑,她欠自己的,她都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所以,她迟早会把乔桑从招牌设计师那个位置上拉下马来
乔桑去了洗手间洗了几个冷水脸,终于把脸上的热度冲去,冷静下来以后,陆晋深的样子终于被她坚强的意志力赶出了脑海。

乔桑站在镜子前面轻喘着气,高领里面的脖子上,还有那个男人残留下的吻痕。

只要一扒开,她就能看到!

深吸了一口气,乔桑对自己默念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意外,意外,所以你千万不能记在心里,至于那个男人,就是一个纯路人而已,你没有必要把他当回事。如果真的有必要工作的时候要接触到的话,那你就把他当成一个合作对象,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嗯!

催眠完毕自己之后,乔桑的心境总算是平和了很多,她抽了张纸巾擦干脸上的水滴,然后走出去工作。

一天的工作完成,乔桑总算是对新的设计稿有了一些灵感和想法,她生怕这样的灵感会在下一秒就消失干净,于是下班之后还坐在原地画着设计稿。

蒋纯收拾了东西站起身,忧心忡忡地看了乔桑一眼,下午苏沫说的那一番害得她一天都耿耿于怀,就怕乔桑会记在心里,以后都不带她们了。

思衬了一下,蒋纯走过去道:桑桑姐,下班了,我知道最近附近开了一家新的奶茶店,不如我们去试试他们家的口味怎么样好不好?

乔桑不希望自己的思路被打断,头也没抬。

不了,我还要画图,你们先下班吧。

蒋纯低头看了纸上一眼,发现乔桑确实正认真地画着设计稿。她轻咬了下嘴唇,其实平日里乔桑这样也没少见,只要她画图的时候就会集中所有的注意力,不喜欢被别人打扰,而她和云子萱也习惯了这样的乔桑了。

只是今日发生了那件事以后,蒋纯总觉得有了一丝隔阂,但终总不敢多说什么,停顿了一下之后便和云子萱一起离开公司了。

苏沫关了电脑,拎着包起身,看到还趴在桌面上画图的乔桑,冷哼一声扭着屁股离开了。

乔桑认真地画着设计图,手指飞快,尽量不让脑海里的灵感流失一分一毫,她现在画的只是草图,所以画得飞快。

公司里的同事陆陆续续地离开,其中偶尔还有几个经过她办公桌跟她道别的,乔桑也不知道是谁,只是一干说再见。

没一会儿,搁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乔桑没有理会,但手机铃声不休不止地响着,很影响她画图,于是她只好空出一只手来,按下接听键,右手依旧画着设计图。

喂?

乔桑,你在搞什么鬼?我不是让你下班在楼下等我吗?你先走了?

是叶修的声音,乔桑顿了一下,差点忘了早上叶修给自己打过电话说要来接她了。

我没走,我还在公司。她解释道。

你还在公司?那你快点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乔桑看着只完成了一半的设计稿,微拧起秀眉要求:可不可以等一会?我有工作还没做完。

乔桑,现在都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你有什么工作就不能留着等明天?还是你觉得我从来没有来接过你下班,所以要故意晾我一晾来报复我?

……我并没有这样想。乔桑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铅笔放下,看来今天是画不成了。我收拾东西,马上下去。

说完乔桑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