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小东西几天没见就想要了

乔桑在一家设计公司上班,在里面担任一位设计师,她们公司是一家装门替房子装修的的设计公司。

毕竟后乔桑就在这里工作,直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多了。

刚进办公室,同事们就热情地朝她打招呼。

桑桑姐,早上好。

桑桑姐,我给您买的早餐~

她平时待人温和有礼,又很照顾新人,所以在公司里很受欢迎,受过她帮助的基本上都和她成了好朋友。当然,有些喜欢钻牛角尖的除外。

早上好。

谢谢。乔桑伸手接过蒋纯手中的袋子,是她给自己买的三明治和牛奶,乔桑露出笑容:纯儿,下次可不能这么破费了。

蒋纯笑眯眯地露出两颗小虎牙:嘻嘻,桑桑姐平时教了我那么多,就算给桑桑姐买一年的早餐也不算破费呀。

乔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电脑开关。

昨天林总送过来的资料呢?

坐另一旁的云子萱忙递上一个牛皮袋子,桑桑姐,这是林总给过来的资料,我已经整理过了、

乔桑抬手接过牛皮袋子,不由得扯唇:真棒!

得到夸奖的云子萱乐滋滋地坐回位子上,捧着脸笑。

乔桑撕开袋子,将资料从里面取了出来,这是西临区一个做房产的老板寄过来的资料,他新开发了一处房地产,因为以前和她们公司合作过多次,所以很信任,这次新的楼房装修都交给了她们公司。

整整几十页资料信息,乔桑翻了一会,了解到了全部信息。

60层的高楼,近千户人家,看来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

是谁这么大的手笔?居然要一次性把这些都装修设计完毕?不嫌累吗?

桑桑姐,我昨天看过了,你说这个林总平时最多也就让我们设计十几房子的装修,怎么这次却开发了这么大的一个产业出来?到底是想做成什么?

酒店。

乔桑斩钉截铁地说道。

桑桑姐怎么知道?叶子萱有些诧异地问:林老板可没说呢,只是问我们公司能不能设计,如果我们公司不行,他会另外找人。

听言,乔桑却微拧起了秀眉,托人设计却不说设计的目的,这到底是何用意?乔桑托着腮思考起来,她翻看着资料,好一会儿才抿唇道:你查一下这个区域的具体,位置。

好的,桑桑姐。云子萱迅速转身开始查资料了。

乔桑转动着手中的圆珠笔,这么浩大的工程,除了酒店以外她暂时想不到其他了,而林总的用意也不明,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打个电话问一问。

思及此,乔桑拿起手机,给林总拨去一个电话。

您好,这里是林总办公室。

你好,我是槐迪设计公司的乔桑,我找林总。

乔小姐,不好意思,我们林总正在接待很重要的客人,恐怕现在没有办法接听您的电话。

是这样。乔桑点点头:好,那我……

不过我们林总吩咐了,如果槐迪公司的乔小姐来电话,让乔小姐过来我们公司一趟,林总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挂了电话,乔桑开始收拾着桌上的资料,将重要的东西都装进了自己的工作袋里,然后起身。

我去林氏一趟,有急事打我电话。

桑桑姐,我跟你一块去吧?蒋纯丢了笔站起来,一脸的天真期待。

恐怕不行哦,这次有比较重要的事情,下次吧纯儿。说完,乔桑便朝外面走去。

她出了公司,正好和刚到公司的苏沫碰了个正面。

苏沫,她在公司里的死对头。

不,应该说是苏沫看她不顺眼才对,跟自己差不多同年进的公司,也算是槐迪的招牌设计师,只可惜,她一直不喜欢自己。

或许是磁场的原因,所以才会不和吧。

乔桑没有跟她打招呼,因为没必要。

哟,这一大早就拉到单子了?苏沫却一副想搞事的模样,讽刺了一句。不错嘛,乔桑就是比我有手段,单子接到手软。

听言,乔桑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没有答话。

她不想和苏沫呛声的原因只有一个,不想二人撕破脸皮太难看,毕竟当初刚进来的时候也是一起共患难过来的,而且曾经是好朋友。

只是后来实在发生了一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还有很大的误会。

苏沫见她不答话,冷笑了一声,漠视她从身边走过,还冷哼了一声,身上带起一阵刺鼻的香水味。

乔桑下意识地蹙起眉,不过清晨的凉风很快把味道给吹散了,乔桑也很快她就走到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

你好,去正华路的林氏地产。

到达林氏地产,乔桑付了车钱然后下车。

她一直和林氏有合作,所以公司前台的人也都认识她,打了个招呼便直接坐了专用电梯上去找林总了。

这个时候,她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乔桑拿出手机接起电话。

林总?

小乔啊,我是林霸南。

林总,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到公司了,您……

你在楼下等我吧,我正好送客人下楼,我们在旁边的咖啡厅见面谈。

说完,林霸南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乔桑听着手机里头传来的忙音,只好将手机放下,这林总的速度也太快了,她还没来得及说明自己的情况呢。

收了手机,乔桑想去按电梯,却发现电梯已经到达8楼了,没办法,只好上去以后再下来吧。

林总的办公室在12楼,所以还有4层就到了。

乔桑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提着包包安静地等待着电梯的开启。

9楼,10楼……

很快电梯到达了12楼,乔桑听着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她露出工作性的招牌笑容,抬头准备走出去。

奈何,乔桑的笑容却在看到面前那人之后,僵在了脸上。

五官俊美,身躯挺俊的男人。

可不就是今天早上在酒店里那个‘奸夫’么????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会在这里遇到他??

很明显的,他也看到了她,褐色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深意,冷冽的薄唇有了一丝微翘的弧度。

然而,并不明显。

小乔?你怎么上来了?林霸南看到了她,有些诧异地问道。

乔桑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应了一声:林总,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电梯里了,抱歉,我现在就走、

说完,乔桑的手按上半闭键,准备离开。

又逃?陆晋深眯起眼睛,目光胶在她身上。

小乔,等一等。林总却不尽人意地开了口:我啊,正好要送陆总下楼,你正好跟我们一起吧。

说完,林霸南肥胖的身躺便挤进了电梯,然后笑眯眯地对外头的俊美男人道:陆总,快进来吧。

乔桑欲哭无泪真的,她最害怕的事情为什么连连发生?她害怕跟这个男人同乘一座电梯,可却逃无可逃。

陆晋深眸光锁定着乔桑,见她脸上流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似乎跟他同乘一座电梯很痛不欲生似的。

呵!有趣了!

既然她害怕自己,想逃,那他就偏偏不如她的意,看她怎么躲?

陆晋深迈开腿进了电梯,身后的陈宇也跟了进来,却不自觉地看向乔桑,这也太巧了吧?早上陆总才让他去查那个女人,这才多长的时间,他们又在碰面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份?

可是陈宇一想到调查出来的身份,脸色就有些难看,他还没来得及报告给陆总知道。

小乔啊,正好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商,陆晋深陆总。

听言,乔桑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林总突然要开发那么大的项目,原来背后操手居然是他。

陆晋深!!!

这个名字!!!

在这个行业,如果说乔桑没听过陆晋深这个名字的话,那她就真的是low爆了,枉为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

陆晋深,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商,同时也是一个设计高手。

他设计装修的房子,在国内已经可以竞拍到一百个亿,白手起家到今年三十二岁,能有这样的成就,可见他的大脑有多智慧,以及IQ有多高。

不过,他现在一般不设计装修了,听说国内一个企业的老总请他出面设计自己的别墅,却被陆晋深当着所有人的面直言拒绝了。

乔桑很想哭真的,她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

惹了谁不好,偏偏惹了这么一个如撒旦般可怕的男人。

陆总,这是槐迪设计公司的设计师,乔桑。林霸南乐呵呵地介绍着。

陆晋深看着那个听了自己名字后脸色变得更难看的乔桑,沉寂了片刻突然开口:槐迪设计公司的设计师?乔桑?
他的声音低沉,像缓缓拉动的大提琴音,暗哑迷人。

乔桑下意识地抬眸看他。

名字不错。陆晋深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林霸道眸中闪过一抹诧异,看向陆晋深的目光带着探究,原本他只是想着介绍一下,不想陆晋深居然主动赞起乔桑的名字?

难道?

林霸南看向乔桑,一身职业套装,白色的衬衣和包臂的A字裙将她的身材很好的展现出来,身姿也极其妙人。况且,乔桑的五官很精致,是个经得起时光雕琢的美人,特别是她那双勾魂摄魄的美眸,一颦一笑都惹人心神荡漾。不过最重要的吧,林霸南还是觉得她睛睛下面那颗泪痣好看,平时垂着眸子不说话沉思的时候,看起来特别楚楚动人。

所以~陆晋深这是看上乔桑了?

看来有戏。

小乔啊,快跟陆总打个招呼。林霸南笑眯眯地对乔桑说道。

乔桑却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发愣地盯着陆晋深,只觉得他的目光太深邃,所以林霸道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林霸道推了她的肩膀一下,乔桑才回过神来。

陆,陆总,您好。她斟酌片刻才开口问好。

幸会。陆晋深主动朝她伸出了手。

乔桑愣住。

林霸南瞪眼,陆总今天是格外地主动啊!!

小乔,愣着干什么呢?快跟陆总握手。林霸南总觉得,如果陆晋深真看上了乔桑的话,那他拿下这个合同的胜算就大了。

于是林霸南又推了乔桑一把。

乔桑迫于无奈,只好伸出手去,和陆晋深握了握,然后闪电般地想将手收回来,却不料陆晋深居然将她细白的手掌给握住了。

乔桑抽了片刻没将手抽回来,不由得抬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陆晋深的目光太过深邃,就像无边的大海,很吸引人,可却很危险。

呵呵,陆总,我们小乔很优秀吧?林霸南发现了小秘密,笑得就像个弥勒佛。

乔桑用力地将手抽回来,身子不小心撞上了旁边的墙壁,而陆晋深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将手插回了口袋里,淡漠的脸上看不出来他的任何情绪。

叮咚——

电梯门开了,已经到了一楼,乔桑见此赶紧拉紧了包包事先冲了出去,而陆晋深也跟着迈开步子。林霸南见机不可失,便主动叫住了二人。

陆总,我和小乔有点事情要商量,约在了附近的咖啡厅,陆总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如就跟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咖啡?林霸南热心地提议,本想陆晋深会答应,却没想到他直接拒绝了。

不了,我还有个会议要开,马上走。

他说话的语气很淡,目光却不自觉地扫了站在旁边的乔桑一眼,纤纤十指紧张地揪着自己的工作包,尖税的指甲在上面划出了一道痕迹。

这个女人,很紧张。

如果他再不走的话,她估计都要把下唇给咬破了。

林霸南有些诧异,但也不勉强:那我就不留陆总了,陆总吩咐的事情我会办好的。

跟他道别以后,陆晋深便带着陈宇离开了,自始至终乔桑都没有再抬起头来。

直到林霸南开口道:人都走了,小乔你不用再紧张了。

乔桑之后跟着林霸南去了附近的咖啡厅,两人点了杯咖啡,林霸南端着咖啡喝了几口,见坐在他面前的乔桑垂着眼睛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睛转了转,问道:小乔啊,你跟陆总之前就认识?

听言,乔桑这才回过神来,拿着勺子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摇头:并不认识。

是吗?可我看陆总看你的眼神不太一样!林霸南砸砸嘴,托着腮:小乔啊,陆总可能是对你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