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高肉养成 夜晚大炕上罪恶 新婚人妻

被称之为穷同学的两个女人,脸色难堪的要命。

千千,我们没有恶意,你这样……林沫力图做一个受害的弱女子,想要在沈临瑾面前树立安千千性格不好,飞扬跋扈的形象。

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安千千在沈临瑾眼中脾气本来就不好。

安千千一脸嫌弃的拽着沈临瑾进了电梯,在电梯合上之前,语气冷淡又平静:林沫你这幅惺惺作态的样子更让我恶心,还不如宋巧。

宋巧就是跟林沫一起的那个女人。

此时听到安千千的话后,心突地一惊。

电梯门合上……

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面前。

林沫原本含怨带忧的妩媚眼神瞬间变冷,看着无辜的宋巧:我不如你,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狠辣的眼神让宋巧也忍不住反驳:这明显的挑拨离间,你不会蠢得上当了吧。

我蠢,你聪明!

你,简直不可理喻!

宋巧甩手就踩着高跟鞋啪啪的离开。

林沫看着她的背影冷笑一声。

此时电梯内。

安千千一偏头就看到沈临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像是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她的长发,俯身在她耳边低语:这招祸水东引用的不错。

安千千轻叱一声,不屑道:就凭她们哪里需要我用计谋,不过是让她们狗咬狗而已。

狗咬狗?沈临瑾嗓音低哑,夹杂着酒醉的微醺,格外惑人。

如果不是安千千心智强,恐怕还真的会软了膝盖,不过酒气喷洒在她的脸蛋,忍不住染上了几分绯色。

垂眸看着安千千微红的耳垂,沈临瑾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对,你离我这么近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安千千抗拒的推了推沈临瑾的手臂,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免得他不安好心,离她越来越近。

我没什么话要跟你说。沈临瑾无辜的摆手,被她这么一推,顺势倚在电梯壁上,薄唇微微翘起,戏谑一笑,怎么,恼羞成怒了?

恼羞成怒是个什么鬼,她不就推了他一下吗。

怎么就成了恼羞成怒。

安千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看你现在已经很清醒了,根本不需要别人扶了。

怎么不需要,安小姐难道忘记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君子不携恩图报!安千千看这某个男人又拿之前的事情来堵自己,忍不住回道。

本来她就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现在,也没有人在,所以她可以尽情的将自己的不满发泄出来。

听到安千千的话,沈临瑾也不生气因为,在他心里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安千千,如果她真的对他非常的有礼貌的,他才会很不习惯呢。

一听到安千千不客气的话,沈临瑾忍不住含笑:可是我不是……君子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你……

我?怎么了?沈临瑾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满意许多,总比她对着自己一张苦瓜脸强得多。

到了!

眼看着电梯在21楼停下,安千千气势汹汹的扶起靠在电梯上的男人,走了出去。

沈临瑾是真的有些头晕了,尤其是在嗅到安千千身上隐隐的暗香之后,心底的渴望越发的明显。

喂,你真的醉了吗?不会是装的吧?虽然鼻翼间浓烈的酒气不是作假,但是安千千一想到刚才沈临瑾眼神清醒的逗她,就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又是骗她的。
毕竟,他的演技可是比演员还要好。

我不叫喂,我叫沈临瑾。

沈临瑾这个时候,还有时间纠正安千千的话。

开了门,将人丢到最里面的大床上,安千千就准备拍拍手走人。

却突然听到床上的男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让她无意中竟然有些心慌。

真不是别的原因,而是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可怕。

扭头毫不犹豫的就要走人,却被牢牢地抓住了手腕,安千千差点尖叫出声,只是每等她尖叫,那个拉住她的人已经将她狠狠地压在床上。

软软的床上,差点把她弹起来。

安千千一脸惊恐的看这悬在她身上,眼神带着晦暗赤色的男人,沈临瑾,你干什么……

语气中带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恐惧,这个男人的眼神真的太恐怖了,像是要把她吞噬了一样,眼底浓浓的的郁气,落在她的眼中,成了最恐怖的武器。

干……你呀。沈临瑾沉沉的语气说着流氓的话语。

但是安千千却丝毫不怀疑他话中的真假。

因为……下一刻,他便压了下来!

狠狠地稳住了自己的唇瓣,狂风骤雨一样的吻,密密麻麻的如同一张大网,将她整个人笼罩其中,挣脱不得。

两只手腕被他的一双大手牢牢地扣住,动弹不得。

身体最脆弱的位置毫不保留的在他的身下展现,一件一件的衣服脱落,一切都不受控制,让安千千突然想到了那一夜,初见,他们……

她满身的吻痕。

身体之间的斯磨,男人身上浓烈的荷尔蒙气息,缠绵悱恻,让安千千忍不住低吟出声,原本抗拒的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松开,而她已经扶住了他的肩膀,擦枪走火,就在一瞬间。

安千千,跟我在一起吧。

因为欲耐,沈临瑾声音带着隐忍的沙哑,格外的诱惑。

殊不知,这句话却……

就在这个时候,安千千眼神慕然清明,扶在他结实臂膀上的手猛然成手刀砍在他的后颈。

眼睁睁的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沈临瑾重重的倒在她的身上。

哼,竟然敢占本小姐便宜,活的不耐烦了!

差点就被得逞了,枪都擦在她的身上了,再深入点……

妈哒,这个男人,竟然敢真的趁着酒意上了她!

做梦!

安千千使劲推开身上炽热的男性身体。

整理好衣服之后,看着倒在床上的男人,眼底划过一抹兴味,喃喃道,不能就这么算了。

得好好地报复这个男人,不然自己岂不是白吃亏了。

什么救命之恩,早就被安千千抛之脑后,随之抛却的还有刚才那怦然心动。

想要做些什么,来压抑刚才的心动。

环顾四周,安千千重新爬回床,将沈临瑾的衣服扒光,强忍着辣眼睛的冲动,在他的胸膛上用随身携带的口红写了个大大的三个血红色的:辣眼睛。

欠揍的三个字。

然后十分满意的将自己抽象的作品用手机拍了下来,当然没有忘记拍下我们沈大少绝世的美颜和好身材!

才大摇大摆的离开。

可想而知,床上的男人醒来之后,是如何的勃然大怒。

小心翼翼的离开21楼,刚下楼,就听到一道清亮的声音:千千,这里
一听到熟悉的声音,安千千原本悬的高高的心脏终于放了下来。

转身脸上带着不可抑制的欢喜:我在这里!

你不是去上厕所了吗,怎么跑到这里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温暖看到安千千平安无事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也是放心了。

狠狠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我能出什么事儿,刚才碰到一个B市的朋友,聊了两句。安千千将自己遇到沈临瑾的事情一笔带过。

看着她轻描淡写的样子,温暖没好气的说道:原来是你朋友,你不知道刚才林沫她怎么说你!

这个贱人,居然说你碰到了你的金主!

温暖一想到她刚才在全班同学面前诋毁安千千,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么生气做什么,平白让人家看笑话。安千千安抚的握住温暖的手腕,悠悠然开口:我又问心无愧,还怕她们说吗?

顺势挽住安千千的手臂,温暖冷哼一声:话虽如此,但是想想就觉得很恶心嘛。

看着安千千精致的小脸,温暖忍不住捏了一般,而后叹息,都怪你这张脸太真招人恨了,难怪林沫一直看你不顺眼。

长的好看没办法,让她们嫉妒去吧,嫉妒的女人最丑陋。安千千甩开某人的魔爪,漫不经心的说道。

对于这些人,她从来都不怎么在乎的。

这话好狠,千千你的毒舌功力简直一日千里。

过奖。

安千千傲娇的扬起下巴,笑眯眯的回道。

好了好了,既然你自己都不在乎,那我们就不去管这些渣渣们。温暖回了安千千一个大大的笑容,而后意味深长的在她耳边低语,幸灾乐祸:你不知道刚才林沫说你的时候,周围气氛那个尴尬啊,啧啧啧,这个女人脑回路真的是有问题。

不是说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了吗?安千千眼神清冽的看这温暖。

面对安千千这样的眼神,温暖终于歇了怼人的心思,默默自语,知道了!

乖,回家吧。

被顺毛的温暖非常满意的跟安千千回家了。

这边两人已经在回家的路上,那边咱们的沈大少却悠悠然苏醒过来。

幽暗的眼神完全没有刚醒来的迷茫,反而带着势在必得的果决,尤其是看到了自己胸口上那诺大血红的三个字,脸色黑的不成样子:安千千,你给我等着!

勃然的怒气,一拳打在了浴室的玻璃镜子上,鲜血顺着手指染红了半面镜子。

等到他下次再看到她,一定要把她先奸再……奸!

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安千千回到跟温暖一起住的公寓之后,已经差不多把刚才在会馆对沈临瑾做的事情忘记了,一边打开电视,一边问温暖:你的工作找好了吗?

还没呢,刚毕业,我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一下现在社会人士的身份,还不急着找工作。

温暖理所应当的开口。

说的极为大义凌然。

然而……安千千也理所应当的吐槽:其实你就懒。

好吧,那么勤快的安大小姐,请问您找到工作了吗?

安千千轻笑一声:勤快的安小姐当然找到了,大四上学期GE时尚就对我抛来橄榄枝,反正我也不打算回B市,就答应了。

哇!GE,就那个以招聘最为变态的国际知名时尚公司吗,居然主动找上你……天啦撸,你这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啊!

恩,他们看过我之前在V杂志连载的稿子,所以……

安千千若无其事的按着遥控器,明天就去面试了。

快,找衣服,明天一定要惊艳全场!

没等安千千反应过来,就被激动的某人拖到衣帽间……

一件一件的试衣服……

第二天,GE大厦门口站着一个美艳精致的女人。

安千千闲闲的抬头看着二十七层的大厦,精致的小脸染上了几分笑意。

眼神淡淡,冷静异常,完全没有其他人刚被录取时候的兴奋与激动。

寡淡的像是路人。

殊不知,她小小的身影已然落在顶楼某人的眼底